米国华盛顿政权疯狂专横打击报复疫情吹哨者,国际社会应谴责并成立调查组彻查米国真相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02 20:38:11

米国大范围的打击正义爆料者,最终导致,已经成为全世界新冠病毒感染者最多的国家,死亡人数很快也会成为世界第一,再次证明,米国是打击吹哨人最恶劣,也是最需要吹哨人的黑暗国家。

在此情况下,作为披露信息最全面、透明、快捷的中国,应牵头组织世界各国,谴责调查米国各种瞒报行径,防范瞒报导致米国病人四处蔓延,殃及世界其他国家。

这种恶劣后果已经出来了,澳大利亚大部分新冠病人都是源自米国感染,日本很早就在抱怨很多早期案例都来自米国,要求进行调查,港台这些汉奸地区,因不敢轻易拒绝米国爸爸,更涌入大量米国病人,导致内部疫情不断。

我们前几天提到了调查组的问题:《米国华盛顿政权为何不敢让世卫专家组赴美调查?川普和背后的隐形政府在隐瞒什么?

针对米国瞒报、打击吹哨人的行径,成立国际调查组,刻不容缓。

美国吹哨人曝光:西雅图华裔女医生自行检测新冠,竟被华盛顿政权压制6星期

默虹美海军学习小站03-11

纽约时报文章《病毒已经无处不在:我们如何把一手好牌拖烂的》,报道了美国疫情最早吹哨人——西雅图华裔女医生Helen Chu,以及如何被联邦CDC压制了足足6个星期,造成如今局面。

Helen Y Chu是传染病学博士,目前在美国疫情核心的西雅图港景医疗中心,过敏与传染病科担任助理教授。她是康奈尔大学、杜克大学、哈佛大学多个名校的毕业生,在美国传染病学会、临床医学会等组织多次获奖。

故事要回到1月21日,一名从武汉返回西雅图的华人IT工程师感觉不适,去医院就诊,被确诊为美国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虽然华盛顿州卫生部门像模像样排查了所有密切接触者认为没事,而且几周后这名感染者也痊愈出院沦为新闻美谈,但从这一刻起,作为传染病医生的朱大夫就开始警觉起来:到底有没有其他感染者?是否已经在社区传播?

好在她作为本地传染科的医生,跟其他同行一起,几个月来都在搜集和检测本地病人的流感样本,因为恰逢流感季节,所有人去医院都会做个鼻拭纸的流感病毒检测,保存在冰柜里,而这个样本也足以进行新冠病毒的测试。

然而,当时美国新冠病毒的快速检测都在亚特兰大的联邦疾控中心CDC的实验室,CDC当时规定:有肺炎症状者必须符合“疫区旅行过,或者与确诊者密切接触过”的两条之一,才能把样本送到亚特兰大进行测试——结果,朱医生手头一些可疑肺炎样本就这样被本地卫生局,以及联邦CDC照章办事的官员们卡住了。

随着中国疫情的蔓延,朱医生她们再坐不住了,2月25日她们未经政府许可,就自己在临床实验室进行了病毒测试(理论上只要基因序列公开,很多有能力的实验室都可以做这个,只是慢一点;而CDC只不过是法定的,且有 “快速检测试剂盒”而已)。

第一批结果就让朱医生大惊失色,本地一名近期没有出国旅行,也没有确诊者密切接触史的高中生的样本里捡出了新冠病毒!他也成为华盛顿州第二个确诊病例。这个小伙子本来当作流感治疗,已经康复,回到了学校,这下子立即被一个电话叫回家里隔离,然后整个学校封闭。

这意味着,新冠病毒已经在华盛顿州,乃至美国的社区里,默默传播了几个星期,而没有人注意到。时至今日,按照朱医生的原话:“它已经无处不在!”it’s just everywhere already!

然而当时州卫生局和联邦政府依然不认可,说了一大堆:比如未经病患明确同意就化验流感意外的项目是“侵犯病人隐私”的行为,而且朱医生的临床实验室缺乏检测新冠病毒的资质之类。而朱医生承认有点“不道德地侵犯病人隐私”,但坚持认为紧急情况下应该有更大灵活性,为了挽救更多生命。结果周一,州卫生机构居然要求朱医生她们团队完全停止测试!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此后加州也爆出了一个“没有疫区旅行记录,没有确诊者密切接触记录”的患者,2月25日CDC迫于压力做了测试,确诊了!然后宣布放宽测试标准,只要有不明原因的肺炎,都可以测!

但后面又经历了CDC的试剂盒不靠谱,试剂盒子数量有限等一系列风波。直到2月26日华盛顿州出现了首例死亡病例后,CDC才迫于压力,干脆放弃,测试权利完全下放。

于是,事实证明,新冠病毒早就悄悄在本地蔓延足足6个星期,而因为CDC的官僚检测标准,一切都被耽误了,6个星期,一发而不可收拾,至今美国已经确诊一千多人,20多人死亡,还在快速增长。而相关专家模型预测,实际感染人数远不止此。

但朱医生她们的遭遇表明,州卫生局和联邦的现行法规和繁文缛节,阻碍了美国的快速响应,浪费了足足6个星期的时间。CDC刚消停,联邦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又蹦出来,继续认为朱医生他们的临床实验室不具备测试资格,需要走流程,而流程需要几个月!

朱医生很无奈:“我们感觉只能坐等,等待疫情大蔓延的到来!我们本可以做点什么,却什么也做不了”。直到3月2日,FDA也顶不住压力了,放宽了全美国各个实验室自己测试的许可要求,但要求自己写一个新的《同意书》,并且结果要与当地卫生部门共享。而且华盛顿地区还规定:如果研究人员在公共紧急状态下,不测试,或者测了不报结果,是不道德的!——这不就是朱医生早就在呼吁的么?

现在,朱医生她们不仅抓紧测试现在的新样本,还对医院保存的以往流感病人的样本进行补充测试,最早的已经发现了2月20日的确诊病例,这至少有助于了解社区传播的情况,采取隔离措施。

但是总的来说她是沮丧的,一场本可以在华盛顿州遏制住的疫情,就因为行政部门的繁文缛节而耽误了,已经有数千人付出了生命和健康的代价,而且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

吹哨的华盛顿政权航母舰长被控违反军纪被撤职

据美国“国会山”网站当地时间4月2日报道,在写给上级的亲笔求援信被曝光后,华盛顿政权代理海军部长托马斯·莫德利(Thomas Modly)在当天宣布,解除华盛顿政权海军“西奥多·罗斯福”号航空母舰(CVN-71)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尔(Brett Crozier)的指挥权。

吹哨的华盛顿政权航母舰长“把水兵们的安危置于个人职业生涯之前”,五角大楼:“违反军纪、泄露机密,将受到惩戒……”

米军“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克罗泽的求援信经媒体曝光,揭露舰上疫情加速扩散、海军高层却不闻不问。

【美媒:为维持美军霸权,#美专家建议中国周边美舰实施群体免疫#】正当大家都在热议“罗斯福”号舰长被开除离舰时,网友偶然发现了《星条旗报》上这样一则报道:专家指出,海军应该让航母上的官兵形成“群体免疫”,而不是让他们上岸隔离。在介绍了“罗斯福”号疫情的基本信息后,这篇报道话锋一转,引述了一位名为简·范·托尔专家的观点:“(‘罗斯福’号疫情)最好的解决方案,是让水兵们集体感染得病、痊愈,随后在整个舰上形成群体免疫。”说出这番怪论的托尔不是“纸上谈兵”的象牙塔专家,据他任职的美国海军研究机构介绍,托尔在从事军事相关研究前,曾在美军三艘军舰服役并担任领导岗位

2020年3月31日,克罗泽一封写给上级的求援信被《旧金山纪事报》曝光。信中委婉批评海军承诺加强检测、要求自我隔离的举措,警告舰上疫情正加速扩散,提出安排90%的船员下船接受隔离。

克罗泽呼吁此事需要“政治解决”,喊话“不要辜负最值得信任的水手”。“这不是战时,水手们没必要这样死去。”

一番纠结后,事态终于取得进展:航母通报93名水手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首批近1000人已下船隔离。

但对于向媒体“吹哨”的行为,克罗泽恐怕也要付出代价。

代理海军部长莫德利4月1日称,如果确是舰长泄露内部信件,意味着他已违反军纪,暗示不排除遭惩戒的可能。

有船员对于海军高层的处置速度感到沮丧,他们的家属也越发担忧。

有要求匿名的水兵告诉路透社:“为什么看起来我们的舰长在乞求海军确保照顾并保证我们的安全,高层看上去并没有在很快地制定应对计划?”

一位儿子在航母上服役的母亲,在“罗斯福”号社交媒体上主页写道:“作为母亲,我过去几天来感到绝望。”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曾孙罗斯福则呼吁,应“尽快让舰上勇敢的男女下船,保护他们的生命。”

米国海军4月1日宣布,共有334名成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包括243名水手。共19人住院、15人康复,无人死亡。

 

百米机库送舰长——罗斯福号全体成员夹道送别英雄舰长克洛泽尔

张仲麟

作为罗斯福号疫情的吹哨人,罗斯福号舰长克洛泽尔因为向外界透露罗斯福号的严重疫情而遭到海军免职。然而他的吹哨使得罗斯福号的真实情况为外界所知,也使得美国海军不得不在舆论压力之下疏散船上舰员,就留下1100多人维持航母运作。

在遭到免职之后克洛泽尔舰长离舰时受到了全体舰员最热烈的欢迎,送别人群齐声喊着“克洛泽尔舰长!克洛泽尔舰长!”设身处地的说,如果我是罗斯福号的舰员,有这样的长官我会誓死追随。

作为一个中国看客,克洛泽尔舰长作为一个航母舰长理应是前途无量,升上将官也只是时间问题。他这次为了舰上官兵吹哨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最清楚,但他依然揭露了罗斯福号上的真实情况。某种程度上美国海军说他“具有极其糟糕的判断力”并没有错,为了士兵的生命而牺牲自己的大好前途,确实是“极其糟糕的判断力”。但是对罗斯福号上五千多名官兵来说,有这样的长官是福报。

西方整天说海外抖音版tiktok是中国宣传战工具,要我说真要tiktok是中国宣传工具,那么现在就给tiktok上每一个美国军人用户(尤其海军)推送百米机库送舰长的视频,让每一个美国军人看看这样关心士兵生命的长官在美国体制内面临什么下场。

张仲麟公众号:键盘航空调查薯作者 顺便一说,百米机库送舰长的视频,在油管子全网查删了,好一个言论自由

 

@共和国之翼:水兵们,拿起你们的武器!消灭资本暴政

英雄的美国水兵们,你们的舰长为了你们的安全牺牲了自己!我不禁要问,这样腐朽的社会中,为何做一个好人如此的难?

国会山的老爷们根本不在乎你们的生死,他们把你们看成数字,只愿意在计算抚恤金时看上一眼。还记得那些在海外MIA的马润吗?你们的父母妻儿甚至连这点抚恤金都收不到。它们变成了国会老爷和华尔街大亨们的豪宅、豪车和雪茄!

水兵兄弟姐妹们,你们还打算忍耐到什么时候?还要让那些蛀虫如猪狗般驱使你们到何时?我们的敌人不在中东、不在俄罗斯,更不在中国,它就在国会!就在华尔街!

水兵们,拿起你们的武器!为了真正的自由与民主,消灭资本暴政!

华人医生因曝光医院渎职被开除

根据米国《西雅图时报》的报道,米国就职于华盛顿州一家医院且拥有18年工作经验的急诊科医生,因为不满医院在防护新冠疫情时工作缓慢,将员工置于高风险之下,找媒体曝光了此事。

然而,之后他却被他的雇主开除了……

3月19日,米国《西雅图时报》曾刊登了一篇报道,讲述的是一位名叫Ming Lin的华裔医生,指控他所在的“和平健康圣约瑟夫医疗中心”(PeaceHealth St. Joseph Medical Center)在应对新冠疫情上准备不足,而且也没有给医护人员提供足够的防护。

在这篇报道中,有18年工作经验、并经历过9·11恐怖袭击急救工作的Ming Lin表示,尽管米国的新冠疫情越来越严重,可他所在的医院对防疫工作的重视程度和准备工作,甚至还不如周边的一些小医院。

他指出,他所工作的医院缺少足够的隔离病房,缺少口罩等必要的防护设备,也缺少足够的防护措施,如定期的体温检测,以及对于员工的新冠病毒检测等。他担心的表示一旦病人开始大量涌入,以医院现在的准备工作将不足以应对,并会导致医护人员处在被感染的高风险下。毕竟,这家医疗中心是当地25万人口的郡中唯一的紧急医疗机构。

Ming Lin当时还对《西雅图时报》表示,他的医院的所在地,与米国华盛顿州的疫情中心金县十分临近,所以他更加不能理解为何医院还没有采取足够的防护措施。

当时,根据《西雅图时报》的数据,华盛顿州已有1400人感染。而截至3月28晚,这个数字已经暴增到了3723人。

医院方面则在19日的报道中表示,他们已经在准备防疫的计划了,比如在病患进入医院前就对他们进行体温检测等。院方还表示尽管疫情可能导致医院的病人数量出现增加,但目前他们还没有看到这种情况,甚至表示急诊室的病人数量还下降了。

但Ming Lin称,这些回应是在回避重点,任何一个不留心,都可能会导致医院的职员被感染。

他还透露医院方面要求他撤回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那些话,以及他发在自己账号上公开抨击医院的文字。

不过,Ming Lin并没有顺从医院的要求,反而还在过去几天里持续发帖,抨击医院的准备工作不足,比如医院的病毒检测仍然限制得太死,以及医院所谓的进入医院前的病人监测,其实是安排在了急诊科的等候区,这很容易导致病毒传播开来。《西雅图时报》也从该医院另外两名匿名的急诊科员工那里确认了这一情况。

结果,就在当地时间3月27日,《西雅图时报》的一篇最新报道显示,Ming Lin已经被他的雇主开除了。

根据《西雅图时报》这篇最新报道,Ming Lin其实并不算是他工作的那家医院的员工,而是一个名为TeamHealth的医疗人力外包公司的雇员。该公司与他所工作的医院有合同,负责给该医院提供急诊科的医护人员。如今,也是这家外包公司中止了与Ming Lin的合同。

目前,TeamHealth并没有就Ming Lin为何会被开除给出任何回应。Ming Lin之前所供职的那家“和平健康圣约瑟夫医疗中心”则确认Ming Lin已经被开除,但表示因为他不是医院的雇员,所以医院不会评论此事。

来自Ming Lin的说法则是,他就是因为上周曾找媒体曝光医院的问题,并持续发帖批评医院的工作不足,还拒绝了医院方面要求删帖的要求,导致医院方面找到了雇主,要求雇主开除他。

讽刺的是,根据《西雅图时报》的说法,尽管Ming Lin被开除,他之前供职的医院本周所宣布的一系列新的防护措施,绝大多数都是在他曝光了医院的问题,形成了舆论压力后做出的。不过在Ming Lin看来,这些措施仍然没达标,仍然比不上其他医疗机构的措施。

最后,在境外的社交平台推特上,Ming Lin的遭遇也引起了不少米国网民的关注,大家纷纷为他曝光医院的防疫问题后被开除的结果抱不平。

有不少愤怒的网民还跑到了他的前雇主TeamHealth和前工作单位“和平健康圣约瑟夫医疗中心”的所开设的推特账号下面,宣泄他们对于Ming Lin被开除的不满。

一名同情Ming Lin遭遇的网民还这样写道:这不就是米国政府抨击中国和伊朗的事情么,太虚伪了吧。

米国护士提醒同事戴N95口罩被开除:医院不让戴

因为建议同事戴上更具防护力的N95口罩,芝加哥西北纪念医院里的一名护士劳瑞(Lauri Mazurkiewicz)被开除了。

据《芝加哥太阳时报》2020年3月24日报道,本月初,劳瑞所在的医院开始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由于护士们每天都和这些患者近距离接触,因此部分护士给自己买了一些N95口罩,她们认为这些口罩比普通医用口罩强。

上周,劳瑞给大约50名别的同事发邮件,希望大家都戴上N95,结果,次日,劳瑞就接到了电话,通知她她已经被解雇了。

劳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医院一直都禁止护士们佩戴N95,她猜测,可能是因为医院的N95库存不足,所以非常担心护士们都来要N95,另外,从医院的角度讲,自己提醒同事们戴上防护力更强的口罩,可能会造成那些最终没有拿到口罩的护士走上街头抗议或者因此罢工。

目前,劳瑞已经找了律师决定提起诉讼,而医院发言人只是表示,“医院永远将患者和医护人员放在第一位”。

米国罂国医院为此对员工下了“封口令”,禁止曝光医院窘迫内情

各国医护人员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抱怨防护装备短缺,米国医院为此对员工下了“封口令”......

新冠疫情在欧米国家持续蔓延,各国医护人员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抱怨防护装备短缺,米国医院为此对员工下了“封口令”。3月31日,《卫报》等多家罂国媒体也曝光称,罂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员工们被禁止讨论个人防护装备(PPE)普遍短缺的问题。 报道称,最近几周,罂国的医护人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以垃圾袋等材料做防护装备的照片。罂国总工会(GMB Union)也表示,有些社工只带了一条塑料围裙和一副手套来医院:“这和他们做三明治用的防护措施一样。”

截止4月1日,罂国确诊病例已达25481例,死亡1793人。《金融时报》分析,仅仅照顾目前入院的约1.1万名病人,每个月就要用掉790万套防护装备,这还没有考虑到未来增加的病例,以及疗养院等其他部门医护人员的需求。

然而,罂国医师协会(DAUK)整理的一份证据档案显示,医院和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其他机构警告医护人员,不许公开表达他们对防护装备缺乏的担忧。用以阻止员工的方式包括使用“恐吓”邮件、警告他们可能受到纪律处分,一些医生遭到训斥,有两名医生还被勒令下班回家。

埃塞克斯郡绍森德医院的事故应急人员(A&E)就被警告道,如果他们公开提出防护装备短缺的问题将会面临纪律处分。在26日的一份备忘录在,他们被告知:“发布不恰当的社交媒体评论,或者发布员工穿着不符合感染预防与控制标准(IPC)与社交距离的照片,(医院)将动用纪律政策来考虑这些行为。”

“现在,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员工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公众关注,我们有责任树立专业的形象,树立保持社交距离的积极榜样。如果有不恰当或者不专业的行为,破坏了公众对我们和同事们的尊敬,这将是非常可悲的。”

罂国医师协会给出的其他证据中还显示,一位对口罩问题表示不安的重症监护室医生被医院警告称:“如果我们听到,你的这些担忧泄露出这(房间的)四面墙,你的职位和职业生涯都将不保。”另一位重症监护专家则被上级叫去开会,并在提出自己的担忧后受到处罚。

此外,伦敦大通农场(Chase Farm)医院的一位全科医生被勒令回家。约克郡的一位儿科顾问医生则收到了医院的电子邮件,其中称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内容正被监控,他们应该谨言慎行。

另一位全科医生呼吁她的社区提供更多防护装备,但当地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临床试验小组禁止她发表意见:“我被人警告称,我没有遵循官方的路线。”

罂国医师协会主席萨曼莎·巴特·劳登医生表示:“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迫切需要每个医生都在抗疫前线,而一些人的职业生涯受威胁,至少两名医生被勒令下班回家,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当地不能解决这些(缺少防护装备的)问题,医生有道德义务将他们对新冠病毒的担忧公之于众。”

“医院员工公开发声反遭无情的上级解雇,这很可耻,他们不想自己的领导失误被曝光。”罂国总工会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工会的组织者海伦·康纳表示:“压制信息不仅仅是一个民主问题,现在这更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

为工友健康发声的亚马逊公司工人被开除

今天不好的消息在纽约,不是疫情数字,每天的惨状我已无语,而是一个小人物的命运。他叫Christian Smalls,刚好姓“小”。

他是亚马逊公司纽约一仓库的助理经理,目前网购公司的工人非常辛苦和危险,不少人感染。公司没有适时通报和必要的防护,只是制定一些指导原则。不满公司的防护不力,他本周一组织一些工人停工谈判。

亚马逊公司直接开除他,不需要更多理由,就一条: “违反了社交距离指导原则” (Violating social distancing guildlines)。什么劳资谈判、劳动保护、工人权利,全都靠边站。

这种事,在中国,我能想到的就是网络声援、政府协调,公司高层和员工对话,尽快解决问题,像拖欠工资一样,又不是什么政治问题。就是要算账,也会等到秋后。

在这经济危机、失业惊人的时刻,不撤职降级、不开除留用察看,直接砸了饭碗,一家生计,如何维系?

他只是为工友发声(I am their voice),就遭此厄运。资本社会就是这么冷酷。

时代广场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对了,主张工人权利、组建工会的都是左派,组织工运、积极行动的就是“极左分子”。(@乔木)

拍摄纽约无人岛埋尸体一幕后,摄影师被告了...

疫情之下,纽约已有12000余人去世,当地殡仪馆和太平间“不堪重负”,随后,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被要求埋葬在纽约东部的无人小岛哈特岛上。

因为用无人机拍摄下这一幕,近日,摄影师斯坦梅茨(George Steinmetz)被纽约警方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在机场以外区域使用飞行器。

但斯坦梅茨嘲弄道,“我们大肆报道伊朗所谓‘万人坑’,说他们用这样那样残忍的方式埋葬新冠逝者,但却对于报道发生在我们脚下新闻的人进行惩戒。”

发国卫生部长一月份亲自吹哨,被发国巴黎政权总理压下去了

布赞作为发国巴黎政权卫生部长如此对待风险,自然影响了发国上下。1月25日一位中国游客因出现症状前往医院却被误诊。1月28日,发国出现第四个确诊病例,巴黎市政府晚上照常举行以华人为主的春节招待会,而且无一人戴口罩。据了解内情的华人讲,他们已经向市政府提出取消,但市政府坚持要举行。直到2月12日一位本土病例出现症状,四处求医,直到病亡后才确诊,这十四天包括医护人员感染无数,从而引爆了发国疫情。

我当时就很奇怪,这位医学界专家怎么能这样处理疫情?现在真相算是揭开一角。

在辞去部长、竞选失败而失去一切的情况下,她终于向《世界报》撕开内幕:早在一月她就疫情扩大危机向总统和总理发出警告。1月11日,就把形势报告给总统。1月30号她警告总理,市长选举不应该举行。她认为发国本应该能够阻止疫情。

她把组织第一轮市长选举称之为“假面舞会”(Mascarade或闹剧)!她后来还为使用这个词而道歉。在法语语境中,这是一个很不适当的用语。费加罗报也认为一个前卫生部长不应该这样说。足见她之愤怒或者激动。媒体形容她这个发言如同晴天霹雳。

据媒体报道,行政部门的内部人士确认目击了1月30号布赞女士和总理的一场激烈争论。布赞说症状很严重,可能大量爆发,很担心它的传播速度和死亡率。她当时还展示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曲线,说:“你想像一下,它将给发国带来什么?”

巴黎政权菲利普总理的回应是他对所有已经采取的决定绝对承担,举行第一轮选举是根据科学模式,布赞当时只是对他说如果在选举时疫情严重,就很难组织选举。但总理特别强调,当时许多医生专家并不赞同这个看法。总理还说了一句中国人听起来会很有意思的话:“我没有任何疑问,几个月后,会有人说当初应该做的更多”(看来他也懂得什么是事后诸葛亮)。随后总理强调做为政府首脑,他唯一感兴趣的是确保我们正在进行的战斗获胜。意思是大家现在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

反对党不屈的发国领导人梅朗雄提出进行调查:“是否三个月以前布赞就已经发出警告?为什么没有人采取行动?为什么现在这么迟了,她才讲出来?”

我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看到这篇报道之后所带来的震惊!我比梅朗雄还多一问的是:为什么布赞女士把真相告诉巴黎政权总统和总理,但却对发国当家做主的人民一再撒谎?究竟是谁下令她必须对人民撒谎?她代表的可是中央政府,而不是普通的地方官员啊。假如她一开始就把真相告诉发国人民,即使总统和总理不做为,人民也会警惕,也同样有机会能避免危机的发生啊!

确实,在中国发生疫情后,世界卫生组织天天警告全球要采取措施应对。但世人难以理解和心存疑问的是,何以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不仅发国,连同整个西方都未能避免疫情的爆发,也未做任何准备,甚至连避免医护人员感染都没有做到?

发国前卫生部长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是因为选举失败一无所有,还是不满让她辞职去选本就没有希望的市长,还是执政党对她未来的安排感到不满,或者不想自己成为替罪羊,或者干脆就是良心发现,但是她掀开的内幕实在是太迟,太迟了,对于疫情已经毫无意义。接下来,不仅发国,整个西方都将面临类似的难以想像的政治风暴。这不由得令人想起高尔基的名作:海燕。

罂国医护人员被禁止公开谈论疫情,违者将遭到处罚

2020年4月,罂国多家医院的医护人员透露称自己被禁止公开谈论新冠肺炎疫情,否则就会收到纪律处分等处罚威胁。

据罂国《卫报》9日报道,有罂国抗疫一线医护人员因公开表达个人防护装备短缺被要求“封口”。除遭到邮件威胁和纪律处分之外,甚至还有医护人员因此被打发回家。

有医护人员收到一封署名为罂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信托基金(NHS Trust)首席执行官的邮件,邮件中,寄件人禁止收件的医护人员和媒体沟通,该医护人员因此怀疑他的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遭监视。

不具名的医护人员向《卫报》表示,他们害怕遭到处分,一些人甚至表示他们担心会失去工作。另外,有员工向NHS信托基金的通讯部门提出与新闻媒体对话的申请也被拒绝。还有一名护士想要公开强调自己职业的重要作用,却收到了其所在医院群发所有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后被撤回),该邮件禁止员工公开讨论交流。

当他与通讯部门联系时,他只收到一条声称“不准(对话)媒体”的答复。据这名护士描述,NHS信托基金的通讯部门并没有透露他们将采取何种行动来执行该禁令,不过“他们使用的语气很具威胁性”。

“在与通讯部沟通时,我突然感觉好无力。这让我非常伤心。”该护士说道。

除此之外,《卫报》还披露了多起类似事件,如来自不同医院的医护人员自愿接受有关新冠肺炎的采访,却被告之不能提及所属医院及其工作内容。

一位匿名的医院管理人员坦言称,他们收到所在医院关于媒体方面的指示,强调其在可预见的未来将无法发表任何言论。

一位精神卫生工作者透露称,他们对公开发表讲话感到害怕,因为此前他们因强调患者护理而受到高管指责。

代表NHS工作人员的工会已经对此表示关注。该工会负责人科伦佐•贾瑞特-索普(Colenzo Jarrett-Thorpe)声称,他们已经获悉某些NHS医院的负责人可能阻止了一些员工为改善患者健康状况而揭露医疗体系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阻止员工公开谈论抗疫工作的事情不仅发生在罂国,无独有偶,据美国彭博社此前报道,美国也有医院对那些在疫情暴发期间谈论工作条件的医护人员施加解雇威胁。

法国卫生部长一月份亲自吹哨,被法国总理压下去了

在辞去部长、竞选失败而失去一切的情况下,发国卫生部长布赞终于向《世界报》撕开内幕:早在一月她就疫情扩大危机向总统和总理发出警告。

1月11日,就把形势报告给总统。1月30号她警告总理,市长选举不应该举行。她认为法国本应该能够阻止疫情。她把组织第一轮市长选举称之为“假面舞会”(Mascarade或闹剧)!她后来还为使用这个词而道歉。在法语语境中,这是一个很不适当的用语。费加罗报也认为一个前卫生部长不应该这样说。足见她之愤怒或者激动。媒体形容她这个发言如同晴天霹雳。

据媒体报道,行政部门的内部人士确认目击了1月30号布赞女士和总理的一场激烈争论。布赞说症状很严重,可能大量爆发,很担心它的传播速度和死亡率。她当时还展示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曲线,说:“你想像一下,它将给法国带来什么?”

菲利普总理的回应是他对所有已经采取的决定绝对承担。

反对党不屈的法国领导人梅朗雄提出进行调查:“是否三个月以前布赞就已经发出警告?为什么没有人采取行动?为什么现在这么迟了,她才讲出来?”

我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看到这篇报道之后所带来的震惊!我比梅朗雄还多一问的是:为什么布赞女士把真相告诉总统和总理,但却对法国当家做主的人民一再撒谎?究竟是谁下令她必须对人民撒谎?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642.html

继续阅读: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