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扶持满清余孽(2010)

作者:顾凯 来处:汉明论坛 点击:2020-04-07 13:20:09

谁上台后,扶植八旗旧贵族,打压民族团结的积极分子?

顾凯 2010-06-16 来源:汉明论坛

谁上台后,扶植八旗旧贵族,打压民族团结的积极分子?

在西藏,把仍在服刑的376名“西藏叛乱”分子全部释放,戴帽监督改造的600人一律摘帽,清退过去被查抄的财产。1959年的叛军司令拉鲁坐牢6年,以后回乡务农。资改派请其出山,当上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其妻任政协常委,儿子任自治区宗教局副局长。与此同时,翻身西藏农奴重新回到地狱,沦为弱势群体,工作、收入无保障,非常困难。不仅如此,资改派还提出“要把80%的汉人从西藏撤出来”,“在新疆问题上,党中央只要三个权:国防权、外交权、内政否决权。即除了国防、外交归中央管外,新疆自治区范围里的内政都由你们决定。”“两少一宽”等等政策,使稳定多年的西藏、新疆开始动荡,为近几年的“3·14” ,“7·5”埋下了隐患。

苏东剧变后,国际敌对势力把“民族问题”作为对中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的重要突破口,加大了对分裂活动的支持力度。满独集团在国际敌对势力大力支持下,变本加厉地进行分裂破坏活动,并且加紧与“台独”、“东突”、“藏独”及“轮子”勾联,企图联手建立分裂祖国的“大同盟”。资改派在国内依靠八旗旧贵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的上层分裂势力,继续汉奸卖国活动,而八旗旧贵族依靠资改派,大肆进行分裂复辟:

1981年,意大利、中国合拍《马可波罗》,英若诚(满人)在片中扮演忽必烈。英若诚在拍摄开始前,向意大利导演朱利亚诺 蒙塔尔多吹嘘: “忽必烈是13世纪中国伟大的政治家,………比如对杀人、战俘、汉族文化,都采取了开明的态度”。

1982年,《清史论丛》开始发表美化多尔衮的“史学论文”。李格的《多尔衮与满清统治的建立》不顾事实,吹捧满清入关后 “纪律严明、秋毫无犯”。

1983年,英若诚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所谓的海外“好评”(主要是因为《马可波罗》),在其间发挥的作用,无法估计。

1983年,阎崇年推出《努尔哈赤传》。

1985年,《荒唐王爷》推出,美化“扬州十日”的刽子手多铎。

1986年,电视剧《努尔哈赤》推出。

1988年,中国、意大利合拍电影《末代皇帝》,公然美化卖国贼傅仪。英若诚参与了此片的拍摄。此片拉开了辫子戏泛滥神州的序幕。

1989年,《雍正皇帝》完成。北京八旗势力以该片“诬蔑大清皇帝”为理由,进行攻击。

1992年,“四方会议” 在土耳其召开,“藏独”、“满独”、“蒙独”、“疆独”拉手,组织分裂同盟。

1995年,满清余孽将溥仪骨灰从八宝山迁葬于清西陵崇陵(光绪陵)西北面新建的“华龙皇家陵园”。

1996年,福建石狮举办的“洪承畴在清初的历史作用”研讨会上,辽宁社科院溥滢说,“我是满族人,如果将说洪承畴是‘汉奸’,那我就不算中国人”。

1997年,胡媚导演的《雍正王朝》推出,彻底美化暴君雍正。

1997年,以反对“汉服”而出名的汉奸文人余秋雨发表《一个王朝的背影》,公然赞美满清。

1998年,李治亭在《清康乾盛世》一书中,否定顾诚对满清的揭露,继续无原则的吹捧所谓的“康乾盛世”。

1999年,人民政府肃清海外反动组织“世界满族文教基金会”在中国的渗透颠覆。

1999年7月,教主自称“康熙转世”的,在东北华北制造满独分裂活动的轮子组织被取缔。

2000年,《康熙帝国》推出。第一次公开诽谤抗清势力,将沿海万里“三光政策”式的“迁界禁海”完全抹去。

2000年,陈水扁当选台湾地区所谓“中华民国”的“总统”后,满清贵族,铁杆汉奸金美龄被聘为国策顾问

2002年,溥仪被谥号曰“愍皇帝”,庙号“恭宗”,尊骨灰奉安处为“献陵”。 尊婉容为“孝恪愍皇后”、谭玉龄为“明贤皇贵妃”、李玉琴为“敦肃福贵妃”、李淑贤为“孝睿愍皇后”。

2002年10月,满独与轮子联合,成功围堵来访的江主席的车队,制造了“芝加哥事件”,芝加哥汉奸总领事魏瑞兴被撤职。

2003年,李治亭推出《清史》,公然掩盖满清屠杀暴行。官方版《清史》开始编撰。其主旨,将致力于肯定满清的“统一”。

2003年,洪承畴学术研讨会召开,定位史上著名汉奸洪承畴是开清重臣、杰出人物,统一贡献巨大。

2003年,满人江平任广电总局副局长,辫子文化愈演愈烈。

2004年,焦利(伪满余孽)总策划沈阳庆祝清军入关360年,举办紫气东来清文化节,树立满清12酋长铜像,退位时3岁的溥仪居然使用伪满皇帝成人像。

2004年,侮辱汉族的图书《狼图腾》通过文化部审核,正式出版。弃明投清的汉奸尚可喜的纪念馆在辽宁海城开张。

2004年,万卫开办“百家讲坛”,阎崇年在中央电视台开讲评书《清十二帝疑案》,对“扬州十日”、文字狱、禁毁古书、丧权辱国的割地赔款几乎不提。

2004年,“满洲国临时政府”成立于美国。

2004年5月,中央电视台播出《守墓人》,胡说汉奸袁崇焕部将佘某盗出袁首,带回家中安葬(而史书记载的是“传首九边”)。连阎崇年都不敢相信。

2006年1月,福建南安承畴纪念园完成,是在已倒塌100多年的故居基础上复建的。

2006年3月,魏瑞兴复出,任中国驻巴布亚新几内亚大使,与满独公开勾结。

2006年4月,美化汉奸施琅的电视剧《施琅大将军》播出。

2006年8月,导致70万人丧生的广州大屠杀制造者尚可喜被千余后人纪念,祭祀者着满服,推崇汉奸

2006年8月,焦利(伪满余孽)在沈阳世园会表演萨尔浒之战(叛国分子努尔哈赤击败明朝、满军歼灭汉军的大屠杀)。

2006年9月,阎崇年抛出《明亡清兴六十年》,再次鼓吹分裂分子努尔哈赤、皇太极。

2006年10月,金纪玖(新加坡鞑人(对满独势力的遗老遗少的蔑称))诈骗台湾10亿建交款,帮助川岛志明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建立满独武装基地。

2006年, 辱骂汉族反抗剃发易服的人为土匪的电视剧《七品李剃头》开拍。

2006年11月,民进中央撤消了鞑人赵友三民进吉林市委员会的主任委员职位,有关部门正在调查赵友三的分裂祖国的罪行。

2008年3月,金孝杰任“满洲国临时政府”皇帝,公然宣布武装叛乱。

2008年3月,八旗贵族余孽李斌任国家计生委主任。

2008年10月,阎崇年在无锡被打,全国人民一致叫好。

2008年10月,由赵连博管理的“东北满族在线”被政府关闭。

2008年11月,“东北满族在线”服务器在美国重开,沈傲君担任形象大使。

2008年11月,川岛志明偷袭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中冶镍矿,非法抓捕223名中国人。

2009年5月,川岛志明策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反华暴乱。

2009年5月,满人江平身穿瓢虫鞑衣,在钓鱼台国宾馆“庆功厅”高挂伪旗,主持川岛志明和沈傲君的庆功宴。

2009年5月,焦利(伪满余孽)担任中央电视台台长,“东北满洲工程”进入冲刺阶段。

2009年8月,川岛志明在堪培拉会见热比娅,满独公然与东突合流。

2009年9月,杭州紫阳小学学生穿鞑衣服开学。

2010年1月,满人常纪文建议“禁食猫狗肉”被写入《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违者将被处5000元以下罚款并处15日以下拘留,遭到汉族人民反对。

2010年春,中国人民欢迎反满影片《十月围城》,同时鞑婆胡玫导演的《孔子》门庭冷落。

2010年3月,国家计生委副主任、伪满战犯赵秋航的余孽赵白鸽要求继续实行汉族一胎制。

2010年4月,汉奸魏瑞兴被撤去中国驻巴布亚新几内亚大使。

2010年4月,阎崇年参观李鸿章故居,歌颂汉奸屠夫卖国贼。

2010年5月,满人万卫教唆八旗军余孽袁腾飞挑动左右之争。

公知群体里有趣的“大清情结”

凯申日记本,2020.4.25 https://mp.weixin.qq.com/s/J371c1t18zE9kV2hykbpHw

网络公知群体里面,不少人都有“大清情结”,很喜欢发一些以晚清为背景的段子甚至谣言,然后在里面添油加醋,搞一些若有若无的影射,借助晚清在民众心中的糟糕形象来攻击当下的中国。

这种例子稍微想一想,就能记起不少。比如“龚半伦带路典故”、“太监姚勋典故”、“英法联军跪拜慈禧典故”,就在最近还出了一篇“1840年,一枚五十年前的谎言爆雷了”。更有意思的一点是,这些段子里面大多都是讲的晚清与洋人之间的冲突,在这些段子里,洋人一般都是高大上的“慈悲启蒙威武文明”的形象,映衬出晚清面对洋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猥琐无能奸诈形象,然后字里行间再加几个自以为得计的影射性词汇,以此警示读者:如今也万万不要和洋人做对,和洋人做对那是愚昧的,跟晚清一样。洋人打你左脸,说明你不够普世,应该自己反思,切忌横眉冷对。

后来看湾湾的论坛,也看到过几次这种思维,那里的有些人也认为中国军队不行,和日本打肯定没戏,至于原因嘛,甲午战争不是就输了吗?既然甲午战争都输了,那今天肯定也赢不了啊。

直到今天,公知们搞“影射史学”式的历史发明活动时,晚清背景也一般是优先选用的素材。甚至有时候为此不惜编造谣言,比如南京大学吕效平教授微博上发的那个违反基本历史常识的“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清廷要洋人跪拜慈禧”。

有人可能会问了,晚清本来就很烂了,批判的话只需要按照事实痛批即可,为什么有时候还要造谣?

因为晚清烂归烂,但如果照实批判,“影射”起来,射门的角度不那么舒服,有时候不太好和现实建立联想。因此还不如借助晚清背景,编造一些段子。既然是自己发明的历史,当然影射起来角度舒服的很,想怎么影射怎么影射。

为什么很多公知会有“大清情结”这种现象呢?我总结了四个原因:

1、晚清的背景很适合公知们散播对西方的“敬畏”心态。因为晚清一开始蔑视西方,后来被打趴了之后又畏惧跪舔。这种“前倨后恭”被公知们认为很适合用来影射今天面对西方不愿意跟着下跪的人们,暗示读者:西方可厉害了,你看看当年晚清就不行,你能行吗?现在别硬挺着,别妄想跟洋人反抗,不如早跪了,免得日后闹笑话!

2、清末的“西学东渐”为公知们给自己戴上一顶“社会思想启蒙者”的帽子提供了幻想场景。清末百姓文盲率高,反抗列强侵略时不掌握先进的科学思想和科学力量,因此只能以蒙昧单纯暴烈的破坏性行为来表达这种反抗精神。而少数把西方科学和思想介绍到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后世都地位崇高。这让公知觉得,嗯,你看看,我就是相当于那个时候的思想启蒙者啊!老像了!真的,我现在说个什么美国霸气小护照德国良心下水道,这些愚民也不怎么买账,甚至还嗤之以鼻。对文明社会太不尊重了,和晚清简直是一模一样,真是需要我来启蒙啊!

3、晚清面对列强屡战屡败的历史,可以给公知们“打气壮胆”。让他们觉得,只要建立了这种“影射关联”,那么今天的中国面对西方也必然失败,到时候我们就会像历史上那些“启蒙者”一样,成为社会的先觉醒者了。既然晚清面对西方都失败了,那今天的中国自然也会失败。

4、公知一般都是历史唯心主义者,天天抱着“制度决定论”、“文化决定论”这些东西。坚持认为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而不是反过来。因此西方百年来的科技发达,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制度优越,而制度优越又是“元规则”,是超越一切的决定因素。因此,只要不搞他们认为的那种“自由民主”,那就都是“专制”,都是一样的垃圾。因此晚清和当下的中国没有任何根本区别,前者失败的现实必然可以得到后者失败的推论。

所以说,只要是建立起这种原本不存在的影射关系,同时又用事实或者谣言把清末中国批判一番,那自然也就相当于批判了现代中国,论证了现代中国必然失败。打倒了自己树立的稻草人之后,身心都轻松了,似乎看到了“改旗易帜”的那一天也快要到来,就也心满意足起来,仿佛全身比拍拍的响了之后轻松,飘飘然的似乎要飞去了。

这种“小心思”还是很微妙有趣的。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668.html

继续阅读: 满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