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做假账,你的愤怒从何而来,那些懦弱而自以为是的资本家及其帮闲

作者:夏树财经 来处:夏树财经 点击:2020-04-07 14:12:18

瑞幸咖啡上市公司财报作假,一石激起千层浪。国内的媒体、企业和资本界对瑞幸的管理层和投资人,刨根溯源有之,风潮热风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口诛笔伐者有之,然而让笔者最看不懂的莫过于有相当多的企业家和投资人的怒火冲天。

几百年来的全球资本市场,财务数据弄虚作假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情,因此倒掉的大公司或专业机构比比皆是,再拿出安然能源(Enron)和安达信(Arthur Andersen)的陈年旧账说事儿实在无趣,国内上市公司财报作假或信息披露违规不胜枚举,为何均不见这些企业家和投资人怒火中烧,站出来高声斥责或维护正义?

说到底,上百年来中国资本家骨子里的懦弱和投机,依然深深铭刻在这些所谓的企业家、投资人和依附于他们的知识分子的骨头里。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些人是资本家(Capitalist),而不是企业家(Entrepreneur)。

 

正义和骨气不过是他们的幌子

当这个群体中的某些人“放大炮”的时候,或许会认为他正义、有骨气,如果我们看他炮口锁定的目标,就会看出异样的端倪。

他们敢抨击中国的各种体制问题,对中国发展中出现的社会和经济问题表现出一种见怪不怪式厌倦,依附于他们的反动文人们也乐于以侮辱中国领袖和英雄为能事。

你可见过他们什么时候敢抨击西方国家的不公平不正义的行为?

所以炎黄之家提醒大家:

边芹呼吁打赢“审美权、道义权和历史解释权”的文化舆论战

警惕“中国人丑陋”式自虐思维

面对外国人,你有什么好怕的

过去30年,这些人鼓吹新自由主义经济,却又不断攫取各种政治资源。以体制内的政策和身份优势在市场经济发展中无风险的实现财富增长

炎黄之家《挂着启蒙牌坊的中国新蒙昧主义的兴起和衰败》:

(90年代后)新自由主义思潮渐成主流,这一思潮宣称接续了新蒙昧精神,它不但在公共媒体空间获得了话语的优势地位,也深度影响了官方的决策取向。

随着中国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尖锐化,这一派别的解释能力和对策能力的匮乏已经显而易见了,他们的表述基本上简化为通过“继续深化改革”来解决所有问题,对改革的具体内涵却羞答答地欲说还休。

这一思想流派巧妙地利用了国家体制的多重性,利用“国家-市场/社会”二元对立的言说方式把自己塑造为民间批评者,但这掩盖不了他们深度介入改革决策事实,也不能否认他们需要对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所负的责任

一旦他们获得政治经济优势,就返回身来斥责国有机制和宏观调控政策,他们全然枉顾法国、新加坡甚至德国的国有企业的强大而持续的生命力,更对日韩产业经济发展中宏观调控的关键成功要素价值所在。说到底,无非就是“仗势欺(蒙骗)人”和“以势压人(牟利)”。

一旦遇到洋人,这些人立即显出他们懦弱而无耻的本性。

因为企业经营出现重大社会责任问题,某商人的女儿发出一份道歉信,这群人立即苍蝇逐臭般上前表示“心疼、加油”之类恶俗献媚的表演。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因为正常的企业经营活动被美国政府“长臂管辖”无端扣押在加拿大,这群人立即像是被孙猴子施了定身法的妖怪,一句话都不敢说。

问题绝不是此女儿非彼女儿,而是在于对面是否站着一个洋人。

今天,某些义正言辞斥责瑞幸咖啡财务作假的人,恐怕不少是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的旧“友”、利益相关人或粉丝,说不定昨天还绞尽脑汁想从陆正耀那里得到什么便宜。

今天跑出来怒斥陆正耀和瑞幸咖啡的人,绝非是他们多么有正义或社会责任感,而在于瑞幸咖啡财报作假影响了他们的财路,更不客气地讲瑞幸咖啡一不小心也暴露了他们的套路。

在财富受阻和洋人发飙面前,这些人所有的正义和骨气立即变成了树倒猢狲散的懦弱和恼羞成怒。

 

知识和品格不过是他们的道具

这些人衣冠楚楚,仪态万方,表现出学贯中西品格不凡的架势,动辄自己退群或者要求别人退群。

这些人惯常的套路,就是拿出一些他们自己都似懂非懂的西方政治经济逻辑,要求别人膜拜或遵从,如不遵从别人就不配与之为伍,就是欲除之而后快的傻逼或人渣。

获得了西方高等教育学位,非要告诉别人自己祖上曾是洋务运动的带头人,明明自己的成功源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宏观背景,也要给洋人的大学捐上几个亿获得认可(潘石屹)。

除了潘石屹落跑效忠米国,还有其他不少案例,比如:《新暴发户资产阶级真不成器——刘强东还要跑到美国去接受“册封”

这些人的语境里,中国经济的成功是西方国家的恩赐,中国某产业的崛起就是以阴谋或盗版获得洋人技术的结果。

如果某个中国商业模式在西方找不到参照物,或者中国的科研技术找不到西方的转移渊源,则是万万不能发展或者投资的,那就是“大坑”或者骗局。

看着他们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样子,你如果真要是把社会责任赋予他们,他们会跑得比谁都快。

比如“娜个贱人”,一副全球围着她的性子转动的样子,把中国各方面都敢骂的狗血淋头,真要是让她出力的时候,她是分文不会出的。你敢质疑,她就敢甩给你一张美国绿卡说事儿。

是否身在海外不是评判一个人价值观的维度,华侨有钱学深邓稼先,也有陈嘉庚霍英东。

关键在于你的能力是否经得起检验,更在于你能否正确的看待自己的伤痕和成功,以正确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而不是发泄私愤或精致利己。

比如曹德旺先生,福耀玻璃企业遍布全球,对于国家营商环境或产业政策的的是可以建设性表达,赚了钱没有改换国籍,遇到难处不会没有哭哭啼啼到政府那里寻求帮助。

比如美国两大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香橼(Citron)先后做空新东方教育技术集团(NY.EDU),俞敏洪并没有惊慌失措,像某些人那样哀嚎。

 

中国概念股在全球资本市场的前路

瑞幸咖啡不是第一个财报作假的中国概念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陆正耀不是第一个移民海外的中国商人,也不是最后一个。瑞幸咖啡作为一家注册在海外,上市在海外,实际控制人是外国籍的华侨,主要业务在中国的公司。最终的裁决将是中国和美国证券及司法部门来决定。

持有加拿大国籍的陆正耀先生,作为瑞幸咖啡的董事长,其是否对瑞幸咖啡财报作假是否负有法律责任尚在调查中。

如果美国司法部们提出引渡陆正耀,要求其去美国接受调查,中国不会关心加拿大政府对此的态度,只会认真核查瑞幸咖啡和中国密切相关的税务和社保等事务。

中美贸易冲突、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瑞幸咖啡财报作假或许会短暂影响中国概念创新企业赴美上市之路,但是在中国经济和金融不断开放的今天,拥有优质资产和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永远都是全球资本追捧的宠儿。如果你的企业或资产没有瑕疵,也定会有张文中的坦然和硬气,也会有黄光裕的接受和耐心。

和资本家、商人(Merchant)不同的是,企业家是有品格和社会责任感的,也是有担当和定力的人。

本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之际,瑞幸咖啡财报作假事件,不过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过程中“一个茶杯里的风波”而已,它不会影响中国经济持续发展,也不会影响中国健康的商业模式创新。

惟愿在这其中,我们可以看到更多如任正非、曹德旺和俞敏洪等企业家涌现出来,当然我们也希望全球司法部门有足够的能力,在某些地方给那些喜欢弄虚作假、装腔作势的人们准备好一杯咖啡。

 

后记

最近这些年,我们在时代的大背景里看到太多的壮怀激烈,看到太多的忍辱负重,同时看到了太多的卑劣下作,也有太多的逍遥法外。作为一个有法律背景的人,我相信高尚的品格和热诚的担当,更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671.html

继续阅读: 逆向种族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