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专题 > 正文

炎黄专题:人文社科领域多汉奸及其根源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07 19:05:23

炎黄之家将讨论人文社科领域多汉奸及其根源的相关文章辑录如下,供朋友们参考。

据毛泽东卫士长李银桥的回忆,在经济困难的时期,毛泽东不但不吃肉,而且往往一天就吃一盘野菜(马齿菜)或一盘子炒菠菜,以至于全身浮肿。“周恩来一次又一次来劝说:‘主席,吃口猪肉吧,为全党全国人民吃一口吧!’毛泽东摇头:‘你不是也不吃呜?大家都不吃。’”

然而即便如此艰苦,毛泽东依然没有放松放慢中国的原子弹工程建设——全中国从上到下同甘共苦,就这样硬是勒紧裤带搞出了原子弹。

中国文人号称“精英”,却只看得见外国人旨在侵略的“卧薪尝胆”,看不见中国人旨在反侵略的“卧薪尝胆”;

这些文匪“精英 ”这些年不遗余力的描述对象除了乌龟婊子王八蛋、贪官匪盗吸血鬼,就是侵略中国、屠杀中国人的洋大人的“先进文明”,何曾搞出过哪怕一部象点样的描述歌颂毛泽东领导中国人艰苦奋斗搞出原子弹的影视文艺作品?

老实讲,真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些文匪“精英”:揍他杀他欺负他的,他死乞百赖讨好;救他养他保护他的,他无孔不入咒骂。

一边仰仗着别人卧薪尝胆成果的保护,一边恬不知耻冷嘲热讽别人卧薪尝胆的“贫穷”……

真是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见过劣的,没见过这么劣的,不折不扣“老和尚的木鱼——活该挨揍的货”。(出自:黎阳,《哪些高级领导要求下马中国原子弹》)

 

汉奸文人在做什么:

为什么人文社科领域多汉奸:

 

西方长期收买汉奸文人:

 

汉奸文人背后的体制内大佬:

要老命的教科书问题:

 

中国怎么办:


那些渣渣货色:

 

人文社科领域多汉奸原因之一:引入的理论工具内含意识形态陷阱

(网友聊天式讨论,跟忌讳舔西政治正确的文章很不同,直白,不隐晦,针对真问题,经常能道出实质)

卓明谷网友@vasili:推测某些行业领域亲美者多的可能原因

典型就是金融,法律,人文研究(历史,文学)这些领域。

我想,这些领域都属于社会科学,而社会科学这种东西,无法用数学方法构成严密而自恰的逻辑论证体系的,对社会科学的研究,非常依赖于前人开发的方法论和工具框架。

而这些领域,我国的从业者习得知识使用的方法论和工具框架都是从日耳曼国家(西方国家)引入的,这或者是由于我国历史上没有相应的对应物,或者是有过,但在80年代以后被从日耳曼世界引入的方法论给取代了。

小科普(我以为这是常识):  英语属于日耳曼语族西日耳曼语支。 ”盎格鲁-撒克逊“中的”撒克逊“就是德国的”萨克森“,没错,就是同一个民族。”盎格鲁“则来自日德兰半岛。   ”盎格鲁-撒克逊“就是从德国出发进入英国的日耳曼人。

 

但是这些引入的理论工具,本质上是内含着意识形态陷阱的,因为社会科学很多情况下都是神棍式的,先有了结论再去寻找支撑论据;用这些工具去推导,去预测,永远都会得到”美必赢,中必输“的结论,因为这些工具所构建的模型,本身就是拿日耳曼国家当模式样本,越和日耳曼国家接近,得分才越高。

这与其说是一个学术问题,不如说是一个话语权问题。

举个例子,现行的对文明的定义,是要具有文字,按照这个定义,中国出现文明晚于西亚。

但是不同的地理环境产生的人类集群,可能对不同技术的需求紧迫度不同。例如,对一个恒常面临洪水威胁的民族来说,很难说文字比大规模土石工程更能代表社会发展程度。那么为什么一定要把”文字“作为文明定义呢?

其实这是一个话语权问题,美洲文明除了玛雅以外并没有真正的文字,但是日耳曼世界仍然把它定义为文明,这本质上是”我说谁是,谁就是“。

 

感觉在社会科学方面如果我们继续依赖这些从日耳曼国家引入的工具,那获得的结果会与现实差别越来越远。

我怀疑,这些工具的有效性,是与日耳曼国家在现实社会中的权力正相关的,即,日耳曼国家越衰弱,这些工具的正确性就越低。

比如这次新冠,发达国家的各种表现完全出乎预料;而仅仅20多年前,福山提出”历史的终结“时,很多人都相信美国不可战胜,甚至中国都不可能超过日本;

仅仅几年前,各种美国山巅之城,中国大洪水灭亡的荒谬论调还甚嚣尘上。

这次新冠,按很多公知大V汗牛充栋的论证,应该是美欧毫发无伤的,而且还论证得振振有词,表面上看非常有理。那么就必须考虑,是理论工具本身就有问题。

 

现在,有必要开始解构日耳曼世界了。

硬力量发展到一定程度, 如果软实力,尤其是思想阵地一直被压着打,会导致整个追赶-超越过程事倍功半,浪费能量。

何新的阴谋论,以及知乎上盛行的 “入关学” , 代表了一种 “对日耳曼世界进行解构”,或者说 “把华夏作为主体,把日耳曼文明作为被研究,被侵略的客体” 的思想趋势,这是很有意义的。

举个例子,美国一直有汉学,利用日耳曼方法论,站在日耳曼利益出发把中国作为客体加以研究的行为,而且还被国内十分重视,例如争议非常大的“新清史”。

这种情况下,不管我们是赞成还是反对他们的结论,其实都是被动接受的一方

。而如果我国有对等的,把美国作为客体加以研究的学术,而且是立场与当前美国社会主流不同的(比如,站在印第安人的角度进行研究,类比站在满人角度的新清史),是不是一下就摆脱了被动局面?

 

我们现在需要属于我们自己的四书五经。

继续沿用日耳曼国家的四书五经,不仅越来越不顶用,而且亲美恨国,缺乏民族自信的现象会一直存在下去。

这体现在方方面面,包括审美(“白人更帅”),体育(“篮球田径好才是体育强国”)等等,因为这些东西本身就是根据人种和文化特化的,东亚人本身就位于这些东西的反面,这些东西的评判标准先天就对东亚人不利。

高层次的社会科学更不用说了,日耳曼国家在这方面的研究模式就是非常双标的,用力解构其他文明,同时把自己的文明捧为标准不让碰。

我们按他们的方法论来,等于自己解构自己,越研究越觉得自己低劣,这不就是民族自杀。

本质上就是舆论霸权,用一个大喇叭拼命聒噪,强迫所有人使用自己的方法,然而别人用这套方法做到极限也无法超越日耳曼国家,因为这套方法内部就包含了“不得超越日耳曼世界”这个条款。

就好像“自由市场是经济最终形态”   “完全开放金融是最佳政策”  这些理论,根本就没有普适性的,甚至用了之后等于自杀,然而一些人从头到尾就被日耳曼国家开发的这些理论洗脑到深信不疑。

白人恶意诱导后发国家步入陷阱,可见炎黄之家《踢掉梯子:新自由主义怎样改写了经济史——西方故意制造有毒的发展药方

用这些方法和理论来研究问题,最后全都会变成跪舔洋大人的投降派和买办。

社会科学领域从民国开始就盛产从国外贩卖概念回来装逼的“大师”,其实这些人对自己引入的东西根本没有认真加以思考过,说他们是翻译还差不多。

(1) 我们并没有独立开发出对自己的利益最优化的流派。

(2) 我们中的一些人片面地,未加论证地采取来自日耳曼世界的某些流派,通常是某一时期在日耳曼世界最盛行的流派。

可以想像,在日耳曼世界最盛行的流派一定是对日耳曼自身利益最优化的,我们采取了针对对手进行最优化的工具拿来自己用,这不就是对自己进行“最恶化”吗?

就比如,人口众多却工业衰微的不发达国家搞敞开大门的自由贸易而不是贸易保护,必然是永远当“香蕉共和国”了。


@王怡人:因为那些学科的教材都是别人编的啊

 

@普通军转:建议直接叫:盎撒神族

众所周知的原因,某日耳曼国家自1945年以后被限制了社会科学尤其是政治学的研究,生怕再搞出个什么令占领军难堪的理论,这个曾经贡献出无数优秀的社会科学理论和大学者的民族硬生生地被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

社会科学唯盎撒神族马首是瞻不是一天两天了。昨天帮一个朋友校对,还看到有学者说米国华盛顿政权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和索罗斯的基金会的工作“改造非民主国家”“反对激进革命”。

我当时就心想,可去你妈的吧。

 

@汽车屁:应该和自身的阶级性有关

像码农这种学习美国的技术,也清楚技术差距,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亲美倾向

大概是因为码农一般都是平民子弟,学门手艺糊口

而lz说的那些行业领域,和统治阶级关系比较紧密,统治阶级的特点就是欺软怕硬,所以膝盖比较软

@绿茶与猫: 小资中产恐惧阶级滑落,幻想自己能取而代之罢了。码农也好,律师也好,还是其他什么职业,都不缺这种人,没有美国也会有其他补充上去

可参考炎黄之家《公知的群像及成因:公知多是脱离完全物质生产的小布尔乔亚阶级

 

@钦念以忱:亲美或者叫亲西方多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改开以来国内最主要的两大赚钱途径,一个是国内生产卖到国外去,一个是把国外的先进东西卖到国内来,这两种哪一种都会亲西方。

如果从明天开始整个西方世界突然消失,国内从政治到经济到社会到文化全都要崩溃,虽然大破大立,从长远来看也许是好事,但当前的一切的基石全都崩了。

这点就连最草根的网文都看的明白,网文流行的穿越到过去也好异界也好,然后利用穿越者的知识搞降维打击,本质上就是改开以来把西方的先进东西搬到国内来这一进程的复刻,这是国内人最熟悉的一夜暴富快速发展的“故事”,而这种题材在西方发达世界就不流行,因为欧美日们的现代化进程就不是这么来的,他们熟悉的是百年老企业自己研发摸索出了新技术新思想等等等,然后大获成功。

 

@Muminim: 我觉得更加本质的解释方法是关于学科结构体系,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都尝试构建解释框架,不过区别在于自然科学的框架不停地在用事实推翻前有框架,社会科学则是在框架内解释事件,然后修修补补又一年。

@嘟帝: 说白了有的行业不是科学技术这种硬本事,需要给人当奴才来维持对国内“屁民”的优越地位。真的学科技的人即使落后外国很多也知道踏踏实实努力追赶。

@IHSAHN:不过一些人平时挺正常,遇到道士卖符就会摆出“明码标价你情我愿”这种古典自由主义的恶臭立场。我倒也不是一定要批判他们,只是提醒自由主义这种东西的诱惑性是很强的,仅仅反美是不足以把持住自己的。

@Labborn: 不能或很难证伪的东西是这样的,国内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还能盛行呢你敢信?

@Lunamos: 西方各种学科的学说细分多如牛毛,流派和模型足够丰富,这种体系建立方法肯定是值得学习的。比如马列主义、凯恩斯主义也是西方政治经济学里的经典。只不过具体实践时采取何种光谱能提高总福祉,如何从现实出发,实事求是才是关键,跟所谓理论工具和框架没多大关系。

@武男: 先为力胜,其后智胜,其后道胜。没有彻底毁灭他们的力量面前,想靠理论赢那不是空想嘛,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牢记这个。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676.html

继续阅读: 汉奸 文人 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