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核潜艇在改革开放时期怎样险些被扼杀

作者:扬基帧察站 来处:扬基帧察站 点击:2020-04-09 22:30:45

差点就自废武功了【天蓬】就像运十一样。

激励中国核潜艇事业30年的这句名言,曾经差点就说不出口

说到中国核潜艇事业的发展,三十年前的1990年4月7日,他(江泽民同志)在视察“长征4号”核潜艇(404艇),并听取海军领导和核潜艇部队领导关于核潜艇发展问题的汇报后,那一句斩钉截铁的“核潜艇不能断线”,经常为人津津乐道。

而在第二天,在刘华清上将的陪同下视察中国核潜艇制造基地厂区时,他再次指出第二代核潜艇不能断档的重要性:

“目前,实力政策在国际形势中是个很大的问题,没有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讲话就没有发言权,你再会说也不行!要在政治上稳定,要把经济搞上去,靠什么来稳定?要有一个坚强的国防力量作后盾......”

紧接着,在405艇的下水仪式上,他为这艘国产第一代核潜艇的完结之作剪彩,并发表讲话:“现在我们已经搞出核潜艇了,说明已经完成了毛主席‘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的心愿,但我们还要继续密切配合,要具有(更加强大的)核力量,来保卫我们的国家。”这是我军历史上,军委一号首长首次出席核潜艇下水仪式。

正如前文所说,在这个对中国核潜艇未来30年的发展意义非凡的时刻里,除了刚刚下水的405艇之外,满旗盛装、迎接视察的404艇也停泊在一旁。如果它们身边再停着一条091型的话,细心的人会发现,这两艘曾经险些“胎死腹中”的新艇,要比老艇长一点。

“嫌短加长”这件事儿的起源,要追溯到1972年9月,由国防部第七研究院副院长陈右铭主持、军地各相关单位负责人参加的,关于091型总结定型的一场会议。在当时,091型攻击核潜艇和051型导弹驱逐舰虽然都完成了首制艇/舰的下水试航,后者的首舰223舰(即后来的105“济南”)已经交付海军;但它们身上都有许多遗留问题,需要通过定型工作来解决。

对于091型来说,首当其冲的就是与核相关的种种安全使用问题,当时首制艇1701艇(即后来的401“长征一号”)在进行第16次出海试验时,刚刚出现因蒸发器管束应力腐蚀导致泄漏,紧急返厂抢修的重大特情,虽经两个月的抢修后恢复试航,但在8月恢复水面航行能力后,仍然还要经过为期一年的检修和之后的检验性航行试验,才能交付部队。

▲因可靠性问题,091型长期只能在黄渤海的几个“岛”之间来回打转,因此得名的这个“三岛艇”戏称里,自然也包含着无奈

除此之外,因为缺乏大型潜艇的设计经验(和基于苏联交付的6631型导弹潜艇2号艇部分材料建造,类似苏联641型大型常规潜艇的034型最终下马有一定关系),导致首制艇空间设计也欠缺合理,很多设备使用和维修保养空间不足,人员居住条件就更谈不上多好了。另外,首艇研制时的一些计划配套设备因技术上尚未过关而没有到位,是缓装、是用现有成熟产品换装、还是干脆不装,这都是需要在定型时加以解决的问题。

▲受当时环境影响,此时431厂已经按与首艇大致相同的图纸,开工建造2艘091型(402、403艇),这两艘艇已经很难按照定型艇标准改进问题了

说回那场定型会议,作为核潜艇总体设计单位,719所提出了两个总体设计定型方案,第一个是在主尺度不变的情况下,通过对091型七个水密舱布局的微调,实现定型要求的技战术指标,好处是无需对艇体本身的水动力外形等再做计算,但“螺蛳壳里做道场”的难度也可想而知。

第二个方案则由当时担任091型首艇试验技术组组长、为了这场会议从繁忙的试验一线赶到会场的719所研究室主任陈春树提出。根据跟艇建造试航工作的经验,他认为,考虑到试验期间暴露出种种问题的复杂性,将前辅机舱之后的艇体拉长一些(当时预估需要加长3.8米),这样改进空间更充裕,而且能减少对其他舱室布局的更改,可以缩短设计周期。

这两种方案在会场上各有支持者,无法当场形成决策,因此会议决定责成719所把两个方案各自进行细化设计后形成报告,上报海军和第六机械工业部再行决断。1972年10月15日,两个方案均形成详细报告,其中加长版方案确定为加长4.95米。一周后,海军和六机部召开会议,同意719所按加长版方案做设计,并于1974年12月21日,完成了对091定型艇(后来也被称作091D)方案的设计审查。

1975年2月,六机部上报国务院和军委的关于091型后续生产安排计划中,建议从1975年开始开工建造5艘091D型,使得091型总数达到8艘,具备一定的规模战斗力;同年5月22日,海军第一政治委员苏振华在向毛主席的报告中提出,“力争在10年左右建成一支较强大的海军”;随着毛主席的批示,“同意,努力奋斗,十年达到目标”,在海军军以上党委负责人范围内的传达,海军和六机部在6月呈报的《海军舰艇十年发展规划》中,确认了1977年前开工5艘091D,1983年全部服役的规划。

1975年8月3日,国务院和军委正式下文件批准091型设计生产定型,9月10日,091D型首制艇开工建造。然而对于尚需完成前三艘091型大量后续工作的431厂来说,两年内开工建造5艘091D实在是不切实际。当2号艇迟至1977年9月19日才开工时,无论从经费、技术上,还是从政治环境上说,大多数人已经开始反对建造后三艘091D了。

1978年5月和7月,国防科委分两次向中央专委上报,在继续完成现有开工核潜艇的基础上,考虑建造092型2号艇,并取消091D后三艘艇建造,以求缩短战线的规划。这一规划虽经批示“原则同意”,但在同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目标下,相当一部分意见认为:在完成402艇的试航交付,以及当时距离下水还有近两年时间的403艇的建造工作的同时,两艘当时仅完成约12%和5%建造工作量的091D也应当就地拆毁(部分零部件可用于现有核潜艇的修理工作),以节省经费、全力投入092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发展。

幸好431厂这时候还没有苏联解体时把军舰拆了腾地儿造民船的“高效率”,两艇只是生产进度放缓而已。

一年后,总参谋部、国防工办和国防科委向中央专委联合上报请示,根据全国各配套厂家已经开始为两艇生产成品,部分已经封装等待交付的情况,从保住核潜艇生产能力等角度出发,建议将两艘091D型继续建造完成。

1979年12月30日,时任军委副主席对上述请示作出批语:“拟同意(不理想,只好如此)”,至此算是保住了这两艘核潜艇。

否则的话,在092型按照原计划的舷号404于1983年交付海军之后,核潜艇建造事业真就断线了

到了1983年,091D首艇进度已近六成,2号艇也工期近半,两艇原本计划于1984年和1985年下水。但由于前面提到的091型首艇反应堆蒸发器管束腐蚀问题严重一事,后来在包括406艇的多艘核潜艇上又有复现,因此经厂所和部队讨论,于1982年决定在091D上改用由上钢五厂生产耐腐蚀性能好的新管材。

这款管材生产工艺要求苛刻,工厂需要投入资金才能具备生产条件,虽经冶金部和上海市委加强领导协助,最终以延期三个月为代价,完成了091D首艇所需管材的交付;但因此而遭受亏损的上钢五厂表示,如果不能重新签订合同,就无法交付2号艇所需的管材。091D建造历程跨越了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就难免遭遇种种诸如此类的耽搁,也导致两艘开工时间相差两年的艇,下水间隔却长达四年多。

1985年12月,091D首艇在开工10年后终于下水,舷号404,该艇1987年10月交付海军后,立刻投入到代号982的“深水三项试验”任务准备中。404艇1988年4月从青岛起航,经台湾海峡(这也是我军核潜艇首次穿过台湾海峡)安全抵达湛江某军港,并在4-5月间在海南岛以东水域完成了水下全速航行试验、300米深潜试验和大深度(150米)发射鱼-3声自导鱼雷试验。

除了鱼雷本身存在较多技术问题之外(发射的4条鱼雷仅1条正常工作,且这枚鱼雷也未能回收),在包括黄旭华总师在内的艇上军地人员密切协同下,404艇在982任务中的轴功率、动力装置热效率等指标都超过了设计值,艇体和通海系统也经受住了300米深度的考验。

在982任务之后,各方对091D的安全性算是有了底——虽然还有反潜鱼雷这个难题暂时挂账,但在鱼-3乙定型装备之前,用刚刚定型的鱼-4乙声自导反舰鱼雷完成日常训练和战斗值班,总归聊胜于无——相比之前只能在近海打转的401、402艇和有所改进的403艇,091D至少是一型能出岛链使用的准战斗艇。

▲学习六分仪使用的海军学员,背景里是正在被拖船顶推的405艇。091型交的学费,在091D上多少有所见效,如果当初091D就此停建,见效就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

而根据982任务经验稍作修改后的091D型2号艇——405艇,也终于在30年前的今天,迎来了本文开头时提到的那个光辉时刻。

从1977年开工到1990年下水,405艇历时近13年的建造历程,创造了国产舰艇历史上前无古人,后也很难有来者的记录。

虽然通过陆续安排现役核潜艇的大修和现代化改装,在093型首艇1998年12月开工之前,“核潜艇不能断线”在厂家这边基本得到了保证,但要把核潜艇科研这项大工程重新抓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了。

所以,093型首艇也是经历了“八年抗战”才于2006年12月服役,而在此之前,中国核潜艇几次为人所知的出岛链行动,例如2004年11月10日进入日本石垣岛领海等,都是由091D们完成的。

30年后的今天,091基本型已经陆续退出现役,401艇更是成为了青岛海博里的珍贵展品;接替它们的093系列攻击型核潜艇的建造也已近尾声,老一代海军首长们企望的,“拥有8艘攻击型核潜艇,形成一定规模战斗力”的目标,已经在这一代人手上实现。

虽然相比国际先进水平,现有的093系列仍处于低头追赶的地位;但遥想在那个苏联已经开工首艘945型(北约代号“塞拉”级)钛合金攻击核潜艇,美国也开始建造配备垂直发射的“战斧”巡航导弹的第二批次“洛杉矶”级的年代,那一代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决策者们,最终都没有放弃性能与美苏新艇相比可谓天壤之别的091D,今天的中国,又怎么会停止在核潜艇领域上追赶的脚步呢?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686.html

继续阅读: 拆船党 改革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