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斯德哥尔摩政权借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疫情冷酷屠戮人民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2 21:09:49

本次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疫情中,不少西方政权都采取了面对病毒躺倒,无视人民生命“管你去死”的态度,这是资本主义胎里带的先天重症:

搞笑的是,就这幅怂逼样,还想给方方颁发诺贝尔狗链呢。被这种垃圾政权反对,真是中国之福。

瑞典政府文件明确老人染疫后不再进行重症监护治疗

瑞典政府文件,明确下列人员染疫后医院将不再进行重症监护治疗,这年龄范围包括了我们,你们多保重。

1. 年龄80 岁以上不再治疗;

2. 年龄60- 80 岁之间的,有1- 2种以上基础病的不再治疗;

3. 以上两类人员已经入住ICU重症病房治疗的,自今日文件生效起中断治疗,拔管让病人离开ICU病房。

不封锁、不隔离,瑞典确诊破万各项数据远高于邻国

(文/观察者网 郭涵)新冠肺炎疫情已导致全球超过170万人感染、10万人死亡。作为少数几个仍未采取强制管控的国家之一,瑞典因“另类”抗疫策略遭到国内外多方批评,其后果逐步显现。

截至当地时间4月11日,瑞典累计确诊数破万,死亡数已达887例。作为一个1000万人口的国家,瑞典每百万人口中确诊死亡数87人,远高于三个北欧邻国,甚至高于美国。

从二月底新冠病毒开始在瑞典爆发式传播至今,瑞典在这场全球抗疫战中一直不走寻常路:在全世界封城封国的大背景下,瑞典公共卫生局一直坚称病毒在潜伏期不会传染、戴口罩没有用,以及儿童不会传播病毒;政府坚持不考虑封城,且至今仍要求公立幼儿园、小学和初中照常上课;首相Stefan Löfven还在敦促全民外出,到餐馆打包回家吃以支持餐饮业。

从疫情爆发初期斯德哥尔摩省居民可居家检测,到3月12日宣布“非高危人群不住院不检测”,再到三月底开始大规模检测,政府举措朝令夕改,瑞典的确诊人数曲线走势始终保持陡峭。

截至当地时间4月13日中午,瑞典总计确诊10483人,只略低于挪威和丹麦两国的总和,死亡899人,约等于其他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死亡人数总和的两倍。

北欧联合银行(Nordea)旗下研究机构的分析显示,瑞典与意大利每百万人数死亡率及发展走势非常接近,两个国家的折线图几乎重合。基于现在疫情的发展情况和数据分析,瑞典成为第二个意大利只是时间问题(甚至时间也可根据意大利此前的发展轨迹预估)。

瑞典首相勒文11日承认在疫情暴发前未能做好充分准备,宣布启动国家安全战略,将根据疫情发展评估斯德哥尔摩是否“封城”。就在几天前邻国挪威的专家公开批评瑞典的策略“大错特错”。挪威还出动军队封锁与瑞典的边界,以阻止疫情因复活节期间人员流动向本国蔓延。

一个月前,瑞典已宣布不再检测轻症与疑似患者,实际数字显然要高于统计值。且有疑似患者得不到检测后去世,未被纳入统计。瑞典还面临床位不足,医生被要求限制年迈患者进入ICU病床。

有瑞典专家批评:这是在玩俄罗斯轮盘赌。

截至4月11日,部分国家每百万人口中确诊死亡数比较 图自:牛津大学OurWorldinData数据库

瑞典每百万人死亡数超美国,居北欧四国之首

瑞典公共卫生局11日公布,全国新冠确诊病例增至10151例,死亡病例887例,重症病例789例。其中斯德哥尔摩郡确诊人数最多,4205例。不过全国的实际感染人数应高于统计数据。

典卫生部门3月12日宣布,因资源有限,将不再检测轻症与疑似患者,建议他们在家隔离。此外,公共卫生局也承认病死数据存在滞后,有的死亡报告数天后才收到。

4月6日至今,瑞典的病死数几乎翻倍,从477例增至881例。瑞典首相勒文一周前表示,未来可能会出现“数千例”死亡。

横向比较,瑞典的确诊数在北欧四国中排第一,死亡数是余下三国之和(428例)的两倍。瑞典每百万人死亡86人,芬兰为9人,挪威22人,丹麦46人。在全球疫情“震中”美国,这一数字也仅47人。

瑞典至今仍未宣布强制隔离措施,而是鼓励民众自发减少社交接触。

3月9日,瑞典出现首例本土确诊病例。截至16日前后,邻国丹麦、挪威与芬兰均已关闭边境、学校、餐馆等。但瑞典并未跟进。

该国公共卫生局首席流行病学家安德斯(Anders Tegnell)当时公开反对封锁措施,认为他们无法持久,因此不会奏效,且病毒在瑞典仍处于传播早期。

在丹麦,违反疫情相关的法律可能面临坐牢或被驱逐出境。而目前的瑞典街头,餐馆、酒吧、商店依然正常开放,虽然大学与高中停课,但小学依然开放。政府提醒老年人不要出门,民众不要前往疫情严重的国家,提倡在家工作。但也并非强制,仅禁止造访养老院以及举行500人以上的聚会(29日起改为限制50人以上)。

面对《华盛顿邮报》采访,28岁的店员伯格维斯克显得很轻松,认为疫情是“媒体歇斯底里的炒作”,“真的有那么糟嘛?”家住斯德哥尔摩北部中产郊区的阿克森也透露:“一开始两周,城市(斯德哥尔摩)就像鬼城一样,然后人们就厌倦了待在家里。”

3月30日的采访中,安德斯称瑞典与其他国家“目标一致”:尽可能压平病毒传播曲线,确保医疗系统与社会运转……“瑞典基本采取了自愿措施,这就是我们长期以来习惯的方式,效果很好。”

 

“拿瑞典人民的生命玩俄罗斯轮盘赌”

然而挪威健康局主任助理纳科斯塔德8日接受挪威广播公司(NRK)采访,公开批评瑞典的“刹车”战略“完全错误”,会导致更多人同时患病,增加医疗系统压力。他认为瑞典迟早会像英国那样,被迫采取更多限制性措施。

挪威原计划封锁边境至4月13日,但本周也出动军队加强对瑞典边界的封锁,防止疫情因复活节期间人员流动向挪威蔓延。

国际顶尖医学期刊《柳叶刀》在3月一篇总结疫情经验教训的文章中,点名批评瑞典与英国、美国:“初期的迟缓应对现在看来越来越像是糟糕的判断。”

隆德大学数学系副教授卡尔森在社交视频上直言,政府的做法是“拿瑞典人民的生命玩俄罗斯轮盘赌”。

瑞典流行病学名誉教授费拉达(Marcello Ferrada de Noli)在“今日俄罗斯”撰文,批评瑞典政府抗疫应对不力,受苦的是老人与穷人。

比如,瑞典40%的确诊患者是在养老院内被感染。在斯德哥尔摩,三分之一的养老院出现疫情;外来移民与低收入人口集中的云克比·西斯塔区,截至6日确诊238例,相当于每万人中48人确诊,明显高于斯德哥尔摩每万人13人确诊的平均值。而在国王岛等富人区,每万人中仅9人确诊。

瑞典麻醉学与重症监护教授艾瑞克森称,好几名未检测就被医院释放的患者在家中去世,死因被列为不明肺炎。“这是斯德哥尔摩的指示,任何因新冠肺炎造成的疑似死亡病例不会被检测,因此不算在统计数据里。”

 

瑞典有医生接到指令,不再优先为年老患者提供ICU床位

瑞典《体育画报》9日报道,斯德哥尔摩郊外的卡罗琳斯卡医学院近日向医生发布通知,对生理年龄80岁以上、70岁以上且至少一处器官严重衰竭、60到70岁且至少两处器官衰竭的患者,将不被优先考虑送进ICU病房。如果患者符合条件且正在ICU内接受治疗,将被中断以腾出床位。

根据欧盟2017年的统计数据,瑞典每10万人约能享有203.6张医院床位,在28个成员国中排名垫底。欧盟的平均值是372.2张。

勒文11日对媒体说,政府已启动国家安全战略,以应对新冠疫情。该战略涵盖电力供应、交通运输和水能资源等各个方面,包括医疗卫生系统的紧急应对。

他承认在疫情暴发前未能做好充分准备,但议会和政府已在安全战略问题上达成共识。关于首都斯德哥尔摩是否“封城”,还要根据疫情发展进行评估。

"头铁"瑞典践行"群体免疫",瞧瞧吧

观察者网  2020.4.26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4904234818664581

► 王亚娟 医学博士,临床医生

► 徐磊 瑞典皇家理工大学物理博士,机器视觉应用工程师

在各国纷纷加强抗疫的大环境下,瑞典特色的全靠自觉的放任策略独树一帜。瑞典怕是目前唯一仍然在坚持群体免疫政策的国家,即使有超过2000多名科学家的联名信,比英国此前500多科学家还多,却在瑞典起不到任何影响,激不起半点水花就彻底销声匿迹了。

笔者大致总结了一下瑞典特色的放任策略,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 把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

二 拖延式消极抗疫

瑞典硬是不隔离,能拖就拖,而且硬是拖到了社区传播,然后索性更不作为了,轻症也不测了,密切接触者也不追踪了,只测重到需要住院治疗的病人,就这样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不断增加。

三 选择性、误导性的科普宣传

有句话是,科学是没有国界的,科学家是有国界的。我们也可以说,病毒是不讲政治的,但科学家讲政治。瑞典的首席流行病学家、瑞典公共卫生署主管Anders Tegnell(以下简称安某人)为瑞典政府的决策提供科学建议,而该流行病学家常常语出惊人,全然不顾已有的中国和意大利等国的科研和事实经验。例如疫情初期其断言儿童不易感,不传播新冠,不用关学校,很快我们就知道瑞典确诊的病人从0岁到99岁都有。

安某人还断言潜伏期不传播,没症状都可以上班上学,不用隔离,后来安某人也改口承认潜伏期后期也传播了,但是仍然不支持隔离封城,因为他觉得已经太晚了作用不大了。安某人还说跟新冠病人同处一室不需要防护,保持社交距离足够,事实是很多新冠患者是家庭聚集发病的。中国的普通老百姓都知道的常识,安某人硬是按自己的解读随意歪曲。作为瑞典最权威的可以影响政府决策的流行病学家,笔者不认为安某人只是缺乏基本的科学素养。

1. 要求民众减少聚集靠自觉。

2. 耗材多少决定指南推荐的防护级别。相比国内医护人员全套的防护设施,瑞典医护人员的防护可谓寒酸。

瑞典在斯德哥尔摩和哥德堡也在建战地医院,同时扩大现有重症床位,不过已经千疮百孔深陷裁员危机并且在私有化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医疗系统到底能在崩溃前撑多久也是个未知数。家政业因为缺少防护也已经出现了病假增多的情况,而不同地区的多个养老院也发现了新冠确诊的老人。

四 歧视老年人和移民群体

除了瑞典人最信赖的医院选择病人做救治,瑞典媒体也在向民众传递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不要去就医挤占医疗资源的理念。例如瑞典国家电视台SVT(就是那个曾经公然播放辱华节目的瑞典国家媒体)的记者Johannes Björklund 拿自己亲生父亲现身说法,试图宣传老年人得了新冠就在家静静等死是对自己最好的做法。该记者的父亲67岁,有心脏病糖尿病等基础疾病,去年曾经被抢救过,目前看上去健康状况良好。

但是记者和其家人却一直诱导父亲亲口说如果得了新冠就待在家里(这是一个假设性的讨论,记者父亲并没有感染新冠肺炎),而且记者还一个劲强调这样是对老人自己最好的选择,下有截图为证。

为了迎合瑞典国家政策的主旋律丝毫不顾礼仪廉耻和人伦的基本道德,瑞典社会密而不宣的对老年人的态度可见一斑。笔者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中国。即使社会中会存在不敬老的情况,但在面对全国公众的镜头面前,对自己的父亲施加压力让其承诺如果感染新冠肺炎不占用国家医疗资源献身,这是超出想象力的场景。

五 严控信息,不透明和虚假的自由

瑞典的新冠数据是每个省自己公布,国家疾控每天公布一次,数据经常对不上。例如有一次,国家疾控提前公布了斯德哥尔摩省的数据,遭到斯德哥尔摩的否定,然后国家疾控道歉说自己公布早了公布了初步阳性的,后来斯德哥尔摩也公布了,找的借口是因为技术故障公布的不够及时。

还有多次出现的媒体公布的数字大于官方最后公布的数字,当然一般都是媒体赶快再找借口核减了。还出现过死亡人数没有省份认领的情况,国家疾控的死亡数字减去每个省自己公布的死亡数据还有5个地区未知,以致于有读者疑惑瑞典并没有一个省叫未知省,猜测可能因为死亡原因,因为最初的死亡病例每个省都说自己省死亡的是老年多病共存的,可能这5个不太符合预期,然后这5个病例后来慢慢被各个省悄悄的消化掉了。

瑞典的媒体不管是公立还是私立的,在舆论传声筒方面配合非常默契,从来不会质疑这些数据,也不会去暗访调查背后的真相,政府部门给什么就报什么,给多少就报多少,不给的就不报,跟政府不同的先自我检讨,这和中国的很多媒体对中国官方公布的信息采取的态度截然不同。

近日瑞典《晚报》报道尽管按照规定所有在老年病院的老人如有症状应该得到检测,但是现实当中他们可能会因人手不足等各种原因而被拒检。由此导致的死亡数字,例如报道中因此死亡的Eva Alinder,自然也就不会被计算到全国的统计数字之中。


笔者不愿意以恶意来揣测瑞典公共卫生署采取的策略,但是从现实层面看,瑞典的老年人成了新冠疫情被选择的牺牲品是确实的。对此Umeå(于默奥)大学老年病的教授Yngve Gustafson批评说这种牺牲完全是不必要的(《Seniorprofessor: Många kommer att dö i onödan》),很多老年人需要主要是支持治疗和氧气,这在很多普通医院都可以提供。

那么瑞典的特立独行背后有何政治制度上的因素吗?根据近日的报道,瑞典政府寻求扩权以获得限制人民自由移动的权利控制疫情传播来看,过度分权即瑞典中央政府需要依靠公共卫生署的独立决议来制定应对策略。

在通常情况下,公共卫生署是独立运作的机构,其任命不受选举政治的影响,其制度设计的初衷是为了防止党派政治的干预。从中国国内的新冠疫情发展的现实来看,如果负责国家公共卫生的部门如果缺乏必要的独立性也确实会有负面作用。

但是在独立运行的部门没有采取必要应对措施以保障公民整体权益,而政府却没有足够的授权来加以干预也同样存在问题。如果不把人民整体权益,或者说“为人民服务”作为指导思想的话,并不存在什么理论上完美的政治制度设计,怎么平衡各种权利和责任、义务,需要的也不是理论上绝对化的人权,而是需要将实际情况下最大程度反映整体人民福祉和利益作为行动纲领。

笔者看到一句话,“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这个作家写的很有前瞻性,跨越国界和种族,写出了我们这些处于瑞典疫区中心的人们的心声——但是如果拿来隐射中国,恐怕更有一抹讽刺的意味。希望瑞典可以在不用付出太高昂的社会代价的情况下,度过这场危机。

瑞典斯德哥尔摩政权拒绝隔离防疫被人民抨击

拒绝封城,瑞典备受争议的防疫措施能否奏效,还是会导致更大的灾难?

Could Sweden''s controversial COVID-19 plan pay off?

龙腾网翻译:兰陵笑笑生

瑞典备受争议的COVID-19计划能奏效吗?在拒绝封锁后,瑞典是否正走向COVID-19大灾难?

随着世界其他国家的封锁,瑞典正在采取完全不同的方法来应对冠状病毒的爆发。老年人和弱势群体被建议待在室内,但仍然有很多人在街上,许多企业仍然开放。

瑞典是一个另类,坚决认为它拥有应对病毒的更明智的策略-但是随着大流行情况的恶化,瑞典是否在盲目走向悬崖边缘?

评论翻译

john hansberry

给它点时间...瑞典很快就归队的。

Team Schoen

就像在说“我永远不会死,因为我肯定不会被感染”。 纯粹是在自杀。

Fatimah Seck

这就是瑞典人的心态。 他们觉得自己是完美的。

Didier Depardieur

她可以肯定地相信,如果她死了,她的政府将用一些未受过教育、缺乏技能和粗鲁的中东难民来取代她。

Bendigeidfran Emmanuel Jones

从天地初开开始,经济学家们就一直梦想着一种方法来有效地对那些效率低下的疾病患者和老年人实施安乐死

ritwik nandakumar

Aaaannnddd........Sweden now has 500+ new infections per day now.

bijitaq

这种真是个糟糕的主意瑞典。 每天这样下去你都会增加潜在的死亡人数。 他们甚至没有戴口罩。

Sauk Raya

他们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测试,而是先把头埋在沙子里。

Random Guy

我会描述一副图景,想一想,看看你是否同意。 根据我们对这种病毒的了解,死亡率(在良好的卫生保健条件下)约占人口的1%。我们也知道,感染后要花一些时间才能开始出现症状,而且在出现症状后需要一些时间才能住院,然后再过几天,你终于死在了医院里。 因此,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确定大多数两个似乎在所有国家都是不变的指标,第一,假设有足够的医疗服务,每100人中就有1人死亡,第二,那些死亡的人是大约2-3周前被感染的人。这表明,如果你今天总共有300人死亡,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在大约2-3周前久就已经被感染了,这意味着,如果1%的死亡率成立,大约2-3周前,瑞典总共有3万名感染者,其中300人到今天已经死亡。

因为像意大利这样受到严重影响的国家已经在3月9日被封锁,西班牙在3月15日被封锁,奥地利也在3月15日左右,直到现在他们才开始看到一个死亡率缓慢下降的过程。大约需要3周的时间来“得出” 你的措施开始起作用或不起作用。 如果感染数字开始上升,你的衡量指标展示仍然不够好,那么这将是一个非常昂贵的错误,需要多周的指数增长来纠正。

P

先生,我该如何尽量简单地跟你解释呢?.....贵国政府将要对成千上万的未来的死亡以及医疗体系的过度负担负责。

Javier Lavin

我希望瑞典政府知道什么才是对的,因为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他们会付出可怕的代价,就像在西班牙一样,我们看到了意大利发生了什么,然后一个接一个继续下去。

Kry Kry

这太疯狂了……他们被认为是地球上生活水平最高最自由的人之一……但他们只告诉那些生病的人呆在家里? ?他们愚蠢的政府知道这种疾病潜伏期是没有症状吗? ?有人看起来非常健康到能跑完马拉松,但仍然是非常容易被感染的! !

George P.

瑞典喜欢在战争中保持中立,包括对抗covid19的战争

Rob P.R. Cap

瑞典人是隐居和反社会的,他们几个世纪前就把自封闭起来了,唯一能让他们出来的是毒品和酒精。 他们很安全!

Atuk Nakal

很快整个世界都会拒绝瑞典进入他们的国家

sdfasdfasd sdfasdfas

这个世界颠倒了。索马里正在教瑞典什么叫常识。

P F

“我们应该信任专家”。 但大多数专家都建议实行封锁! 他们当然也可能错了,但你真的想冒这个险吗?

Music Calgary

停止向孩子们获取意见。 他们不了解。 政策应该由把握现实的人制定。瑞典今天有500多个新病例! ! 这很不好! 5500起,300人死亡?那是比加拿大更多的死亡数,而加拿大的人数是我们的三倍。你们这种态度是在杀人。

Salesmatrix Europe

新西兰450万人,严格封锁,1人死亡。瑞典900万人,不封锁,280人死亡。

Soli. S

这种病毒会呈指数增长,让我们一个月后再来看

Steven

“群体免疫”不过是“老弱病残先去死”的一种文雅的说法。

Billy MTB

我真的希望他们过得好,但我看不出世界上其他国家是怎么错的,瑞典是怎么对的

snowbird14

典型的瑞典人思维,就是认为自己是对的,其他人都是错。我们几周后就会看到结果。

Genco Abbandando

瑞典的逻辑:“190个国家错了,我们是对的。

asumamonsta

COVID19是一个怪物,尤其是对那些低估它的人

shivam mishra

冠状病毒:邪魅一笑

Rajivanan Francis

通过观察世界范围的观察,我们可以看到哪些政府重视经济过于人类的生命。

اك العلم

下周瑞典将从中国购买100万套裹尸布。

Mochi and Hoshi

mikes5637 因为到目前为止,医疗系统不堪重负的国家只有意大利和西班牙-很快就会是美国,尤其是纽约。 问题在于,正如每一位与此斗争的医生所说的那样,当医院看到大量的病人并且资源耗尽时,他们实际上必须选择谁生谁死。这意味着很多本可避免的死亡。问题不在于该病毒本身有多致命,而是使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以至于许多本可以正常拯救的人死了。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大多数地区都处于封锁状态,你们怎么就想不通这一点呢。

Gogo

瑞典

3月10日:500例

3月25日:2526例

4月3日:6161例

emmmmm你们能看到这里的曲线吗?

Yaakoub Ghezal

意大利的情景将重演。

你们就不能吸取教训吗!!!

- MAX -

瑞典对本国人口或者说活人的实验对世界其他地区都有好处。通过监测这个实时流的实验,我们将看到当我们不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时,灾难性的场景是如何演变的。通常,我们是对活体动物进行此类测试,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对活人进行大规模测试实验。瑞典,感谢您为人类的进步所作的牺牲!!!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05.html

继续阅读: 人民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