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是怎样在洞朗协议上无能失职的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4 13:14:11

外卖部本质是有些老人屁股坐到西方去了。西方的非洲跟班把我们正常防疫行为说成虐待,外卖部这是立马就附和,搞下不为例。都是两面人。和当年跟印度搞两面三刀的卖国协议一样。

中印2012年三国交界区域谅解协议,这个就是杨,王这帮人亲手审核办理过的事情。这不是能力问题。【独霸】

洞朗传奇

2017-08-31

序章:盆地和山峰

中国西藏的洞朗地区面积约80平方公里,主要是一个小盆地,周围边缘有若干山峰。西面和印度接壤,东面南面和不丹接壤。按现在的地图,盆地西北角是巴塘格拉山(Batangla),西南角是吉姆马珍山(Gyemochen),南面有Gipmochi山。

1912年,英帝国利用清末民初的混乱,从中国夺取了洞朗地区,将其交给附庸国不丹。

但是在最近几十年中,驻扎在盆地边缘山上的印度和不丹两国军队,并未进入洞朗盆地。中国牧民遵循传统,在此地草场上自由放牧。

1975年,中国军队开始对洞朗盆地进行定期巡逻。初期时每年一次,从下亚东乡出发,徒步经过“细姆”,走到“拉马斯”,掉头折返。1983年,我军已经将巡逻路线向南延伸到了“蔗”。“蔗”是洞朗盆地的西南边缘,吉姆马珍山山脚下的一块牧区。此时我军活动区域已经和吉姆马珍山上不丹军队的“同错那”哨所相接,基本覆盖了洞朗盆地。

由于锡金已经并入印度,而中印、中不又都没有签署边界条约,洞朗盆地边缘的这些山峰本身尚未进行具体划分是正常现象。强调一次,山峰本身。

故事展开:2012

现在穿越回2012年,在外交部视角看来,中印不三国交界区域在漫长棘手的中印边界上是个相对简单的地段,我方的主动权也非常明显。从军民两方面说,此时中国实际控制洞朗盆地已经有几十年了。虽然不丹对该地提出过领土要求,但在近几十年中并没有进入盆地活动,尤其是没有派兵干扰过盆地内中国牧民和边防军的活动。基于此,外交部非常自信地表示中国和不丹“虽然没有划界签约,但有相当默契”。尤其在洞朗,这个默契似乎已经维持了接近两代人时间。

既然如此,在中印协商三国交界区域谅解协议的时候,以外交部的视角看去,这份协议的核心条款对我方是比较有利的:

  • 不能单方面改变现状----现状是中方实际控制洞朗盆地,不改变当然可以
  • 行动时互相知会----有了前一点,这条更可以了,避免摩擦嘛
  • 三国交界点划分必须各国共商----我方已经控制盆地很久了,你俩都默认了,那三国交界点就是吉姆马珍山,需要三国共商划分的只剩下这座山本身,这是可以的啊。洞朗地区是个西瓜,我已经把西瓜瓤吃进肚了,你们两家要跟我分吉姆马珍山这块西瓜皮,咱们可以友好协商

这三条都能接受,不但巩固了我方在洞朗地区的既得利益,对于最后剩余的山头划分还打开了局面。如果顺利,这里可能会成为中印边界谈判这个老大难问题中率先取得突破的一环,还是在我方比较满意的条件下突破。

2012年是“中印友好合作年”,龙象共舞之年,此时站在外交部的视角看,这确实是个很好的协议啊!堪称外交成就!

 

意外转折:左手和右手

然而,高高兴兴签完协议回来后不久,外交部就发现,事情似乎不太对劲。

早在2012年春,边防部队报告称,我军巡逻到洞朗盆地西南边缘“蔗”牧区时,发现不丹军队正在吉姆马珍山面向我方一侧修筑哨所。

现在,三国交界区域谅解协议签了,哨所却仍在加紧施工。中央责问外交部,你们不是说三国交界区已经签了谅解协议吗,怎么不丹继续强化军事存在?

外交部奉命交涉解决此事,却发现自己处境尴尬。

三国交界区域谅解协议虽然涉及到三个国家,也必须三国配合才能执行,但是签字国却只有中国和印度。不丹没有参加谈判,当然也就没签字。协议签署后,也没有邀请不丹进行过会商,更没有建立三国工作机制。这意味着,从法律上说,不丹王国并未承担任何条约义务,没有承诺过不改变该地区现状,也没答应行动时要互相知会。

现在怎么办?去交涉会得到什么呢?

去找印度交涉,印度两手一摊,表示她自己完全遵守了双方协议。至于不丹,毕竟是个主权国家,印度只能帮助劝说,三国沟通解决问题。

去找不丹交涉,不丹质问你说的什么协议,我国怎么不知道?你们两国签署协议为什么会涉及到我不丹王国?都有什么内容?你们这是要搞慕尼黑吗?

外交部生气了,印度人在协议中埋了毒牙,充分利用了不丹王国的“主权”。

印度军方下属有个BRO(Border Roads Organization )“边界道路组织”,该组织在不丹的马甲叫做DANTAK组织,1961年起就负责不丹境内沿印度边境道路的修筑和维护,并对中不边界相关事务进行“指导”。不丹在中不边境修筑道路、哨所等事,一直是被DANTAK严密控制的。即便不丹政府没有给予明确许可,DANTAK照样能在边境自行其是。

几十年来DANTAK在不丹建设了1500公里道路、两座机场、若干直升机场、不丹通信网络、不-印微波通道、广播站、桥梁、中小学、大专院校,等等。不丹王国的交通和信息的命脉牢牢掌握在DANTAK手中,也就掌握在印军手中。

我国外交部想必清楚这些,正因为清楚,才认为中印签署协议就足以解决三国交界区域的问题。在具体边界事物上,所谓“印度方面”和“不丹方面”,不过是同一个主脑的左手和右手。我们和主脑达成了协议,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遗憾的是,我方和右手“印度方面”签署了协议,彼此约束,左手“不丹方面”却是完全自由的,而且正在未划定区域积极行动。我方没有外交工具能加以阻止,外交部发现自己做不了什么,他们已经被网住了。

但是,精明的印度人也许忘了:龙,不止一爪。

2014年2月,不丹在吉姆马珍山的哨所竣工。2015年初,驻扎在洞朗盆地西侧边缘多卡拉山高地上的印军第一次观察到,一条中国公路出现在洞朗盆地内,靠近盆地西部边缘,向南延伸,很显然,中国人要把公路修到“蔗”去,甚至通上吉姆马珍山......

 

高潮来临:对峙和协约

印度外交官有精巧的设计,中国军人则有一力降十会的实力。

随着公路一天天向南延伸,不丹的恐惧在滋长。该国对整个80平方公里的洞朗地区提出领土要求,但在和中方主张重叠的区域内,只有吉姆马珍山上2014年完成的Zomplri哨所这唯一的军事据点。如果中国人把公路修到了山脚下的“蔗”牧区,甚至通上山来,频繁出现的中国巡逻队很容易就能让Zomplri哨所和不丹本土隔离开。最终,不丹将不得不自行放弃该据点。如果到时候中国人在吉姆马珍山修筑永久性军事设施坚固设防,远眺印度东北瓶颈部的大吉岭和西里古里走廊,该怎么办呢?

日子和公路一起向前伸展。2016年的最后一天,Bipin Rawat将军被任命为印度陆军参谋长,接掌帅印。按惯例,该职务从各军区司令中产生,论资排辈。印度独立以来,陆军参谋长职务没有人能连任。越过资历较深的将军而任命资历较浅的,只发生过两次。Bipin Rawat将军是第三次破例,莫迪越过了两位资历更深的军区司令,“破格”任命他执掌印度陆军。此公以强硬善战和熟悉印度北疆著称,他个人的成长故事我们不必展开。

2017年5月,中国外交部援引2012年协议,首次向印度通报:中方已经开始在洞朗盆地内修筑公路,施工完全在中方一侧进行。

印度立刻行动起来!

5月还没结束,上节提到的BRO总裁访问了不丹,公开使命是向不丹递交一份BRO对中国筑路活动的评估报告。与此同时,印度外交部双管齐下:一面向不丹施加压力,促使不丹外交部在6月向中方递交照会,抗议中方修路行为“单方面改变未定界区域现状”;另一面,他们在设法拿到不丹这份非公开的抗议照会以后,立刻捅给了发达的印度媒体。印度主流媒体心领神会,开始大声宣布不丹和中国发生了边界纠纷,80万人的不丹,正独自抵抗着13亿人的中国。此时印度当然必须承担国际义务,挺身而出,扶弱抗强。

6月16日,亟需在军内展示自己过人能力和超凡魄力的Bipin Rawat将军下令驻扎在洞朗盆地西侧边缘多卡拉哨所的印军出动,保护推土机进入几十年没去过的洞朗盆地,立刻阻止中国道路的施工。18日,中国边防部队和入侵印军形成武装对峙。

后面的军事对峙全过程,报道丰富,这里不赘述。镜头切回外交线上。

大军既动,外交部必须奉命展开政治和宣传攻势。抓什么点呢?

那当然就是,洞朗地区我方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不但有历史依据,最重要的是近几十年我方实际控制着整个盆地,只剩边缘山峰等待具体划分。看上去我方占有极大优势,印度不丹能说出什么来反驳?

印度外交部微微一笑,翻出了2012年三国交界区域谅解协议第13款,“三国交界点划分必须各国共商”,这个你们签字了吧?

外交部理直气壮,签了啊,这条有什么问题?三国交界点就是吉姆马珍山,对这座山的具体划分当然应该三国协商解决!违反协议的不是我们,正是你们印度和不丹!不丹凭什么在协商划分以前就去吉姆马珍山修筑军事设施?现在争端发生在中不之间,你们印度凭什么出兵干涉?

印度外交官摸摸胡子:您看一看,2012协议末尾,双方是约好以英文版为准的对吧?这英文协议里说的是tri-junctionboundary points需要所有各方商定,可没说是具体哪个山啊。有吗?您找找看。贵国主张的三国交界处是Gyemochen山,就在“蔗”牧区旁边。我国和不丹王国主张的三国交界处是Batangla山,尚在北面远处。如果按贵国主张,整个洞朗盆地都属于贵国领土。如果按我们两国主张,则盆地属于不丹领土。正因为贵我双方立场差距甚远,为敦睦,2012年签协议时才有这一款“三国交界点划分必须各国共商”。这也符合贵方经常主张的“搁置争议”原则。事实上,我们三国需要商定的是以哪座山作为三界山,然后才是对这座山本身的具体划分。您看,是不是这个情况呢?贵国是全球大国,向来言而有信。协议既然签署,小小争端应该秉承其宗旨,协商解决。贵国现在大兴土木,在未定区域内筑路,这是不是违反了“不改变现状”的协议内容呢?顾及多年以来贵我两国友好大局,和本地区的和平稳定,还希望贵国再作考虑。

我外交官义愤填膺:这...怎么三界山会是Batangla山?!贵国单方面曲解了2012年的谅解协议!根据中英1890年条约,中国与锡金边界起Gipmochi山!也就是旧名支莫挚山,现名吉姆马珍山者!据此,整个洞朗盆地是无可争议的中国领土!贵国难道要否认1890年条约吗?!

印度人放下手里的大吉岭红茶,缓缓翻阅着1890年条约英文版:贵使,您是否有所误解?亦或贵我双方所持条约文本有差异?按条约记载,贵国与锡金边界,起自Gipmochi山,中文支莫挚山。请您确认一下,是不是这样?而您刚才主张的吉姆马珍山,即Gyemochen山,远在此地西面。

----这个...英国人的地图前后不一!Gipmochi山的位置被移动了!无论如何,我方向来主张者均为吉姆马珍山!位置就在多卡拉山口南面不远处!

----贵使,英国殖民者有很多鬼蜮伎俩,这点上我和您的看法完全相同啊。正因为如此,贵我和不丹三国才需要重新厘定国界,以固友谊。相信您也看出,Gipmochi山作为三界山是不可能的了,我国对不丹没有领土要求。既然如此,三界山也许是我国和不丹主张的Batangla山,或者是贵国主张的Gyemochen山,这要看我们三国谈判结果。但无论如何,不可能再以您刚才说的Gipmochi山作为三界山。这太荒谬了,不是吗?

----贵国这是故意曲解2012年谅解协议。我方的理解与此完全不同,在我国看来,2012年协议正是1890年条约划界的最好注脚,以吉姆马珍山为基点,确认了我国对洞朗地区的主权。

----贵使,我重复刚才的话,协议文本中确实并未写入三界山具体是哪座山。因为这个问题上三国没有达成一致。您指责我曲解协议,请问曲在何处?

----贵国这样的态度...毫无谈判诚意。我们在这里交涉是为了解决争端,不是研究文字。

----贵使,我国的态度就是要协商解决争端。根据两国已有谅解协议,和两国领袖对双边关系大局的指示,来协商解决。如果既有协议尚不能遵守,我们对达成新协议还能有什么期待呢?

不欢而散,外交部向中央汇报交涉情况,受到质问:怎么会弄成这样?当初协议文本是谁把关的?戴**同志和杨**同志,还有王*同志,立刻向中央详细汇报。

悲愤之余,外交部的同志们尽到了自己的能力,尽量选择对我方有利的阵地,向印度发动政治攻势和宣传攻势。大局为重,2012谅解协议是暂时不能主动提及了。但是,如果遇到无法回避的时候,我方也勇敢迎击。驻印公使在接受印度媒体访问时指出,中印对协议有不同的理解。但未在此处做过多纠缠,而是很有策略的转而分析1890年条约内容。

悲愤是可以理解的。这是印度埋在协议里的第二颗毒牙,不丹被排除在协议之外则是第一颗。当我们被第一颗毒牙咬到后,迅速做出了反应:在当地采取行动加强实控。而这个反应,在协议签署时已被对方料到,第二颗毒牙就是为此预埋。

 

终章:谁主沉浮

有毒牙的蛇,当然要比没有的危险很多。但是,蛇用毒牙咬到对方就一定能获胜吗?如果被咬到的是一条真正的巨龙呢?

谁赢得了洞朗?最晚从1983年开始,盆地内只有我军的军事活动,直到今年6月印军入侵。72天后印军走了,扛着帐篷爬山退回了他们在多卡拉山口高地的堡垒。那里是他们过去几十年注视中国牧民放牧、静听藏语歌声的地方。不丹军队在吉姆马珍山上的Zomplri哨所里喝酒欢呼,庆祝自己没被战争漩涡吞噬。秋雨连绵,时令已到,中国藏族牧民们把牲口收回下亚东乡照看,准备来年春末再去洞朗草场纵马放歌,就像他们的祖祖辈辈上千年来所做的那样。洞朗盆地还是他们的,也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

一两颗毒牙不能逼退巨龙。但是被毒牙咬到的伤口就在那里,毒性仍在发作,让巨龙感到痛楚。军事对峙暂时结束,现在三国必须面对善后问题,外交官再次成为了主角。不知道印度的外交精英们此时有没有被无力感笼罩。只靠外交艺术胜过对方,就想从从更强者手里赢回大筹码,必须有足够好的运气帮忙。而另一群外交精英们,我不知道他们会从这一课学到些什么。单凭外交艺术固然不足以决定一切,但是外交艺术本身自有其高下之分,不是吗?

草木荣枯,又是一岁。生活在洞朗盆地里的人,生活在盆地边缘高山上的人,军人和百姓,中国人、印度人和不丹人,都将展开自己新的故事。所有这些人的安全和福祉,必须依赖远在千里之外的另一些人来筹谋和保护。而你我十几亿普通人,能给他们的,只有关注,只有祝愿。

当这一页翻过,保护者们,甚至我们这些观众,如果不能、不愿去正视得失,只满足于一腔意气泄得舒畅,那么,用主席的话说,这是比较渺小的。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22.html

继续阅读: 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