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美军10万驻外女兵被强奸,三分之一米军女兵被强奸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4 14:13:49

驻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米军2013年之前10年来共派驻了约28万女兵,其中30%曾经惨遭上司性暴力。因为涉及军队面子、军方责任和军人隐私,性侵犯被五角大楼视为最不可外扬的家丑。然而,家丑还是在不断外扬。世界最强大的军队,内部却是如此乱相,让人大摇其头。

当然,米军的沦落是系统性的:《米军系统性的腐败体制:咖啡杯1280美元,插座299美元,马桶盖1万美元

米军内部隐形的强奸战争

2012年1月,在米国犹他州帕克城森丹斯电影节上,导演迪克拍摄的纪录片《隐形的战争》(The Invisible War)首映就引起强烈反响。该片对米军中性侵犯受害者的经历和创伤进行了全方位展示。正如导演呼吁的那样,人们纷纷要求军队改变政策,以性侵犯现象为敌,打一场隐形的战争。

米国驻外女兵晚上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怕遭性骚扰。对她们来说,最大的威胁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战友。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中,战场上女兵遭受“战友”强暴的人数远远超出伤亡女兵的数量。

米国防部老兵事务办公室独立调查后发现,米军女兵服役期间被强奸的比例可能高达1/3。

为了遮丑,米军把性侵犯事件列为“不能问、不许说”的军事隐秘。由于许多事件受害者有情不报,指挥官知情不报,纪录片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就连国防部长帕内塔也承认,2010财年军中性侵犯事件的保守统计应为1.9万起。对一支150万人的军队而言,近百人中就有1名性侵犯受害者,比例之高,令人瞠目。

如今,米国有二十万女性服役米军,连陆军副参谋长中将肯尼迪女士也遭受史密斯将军的性骚扰,正是这位史密斯少将,居然被提名担任为专门从事军中性骚扰案件处理的陆军副参谋长!米国海军导弹驱逐舰指挥官怀利中校承认强奸两名属下女兵,被判处四十二个月的监禁。

米国海军军令部长拉夫黑德慨叹:「我们私生活和专业领域间的界限已经荡然无存。」据米军调查表明,美海军中近百分之七十女兵「领教过污秽下流的污辱」,近百分之五十女兵受过「粗鲁下流的动作污辱」,超过百分之三十女兵「接受不情愿的肉体接触」,超过百分之二十列兵和百分之十老兵「被迫与上级发生性关系」。

令人担忧的是,这一丑恶现象已经蔓延至米军军校。米国防部的统计数字表明,军队院校近两年的性侵犯报案数量正呈激增趋势。 2010~2011学年,米国军校中性侵案报案数量为65起,比上一学年增加64%。这种素质的学员一旦进入军官队伍,分配到部队,后果可想而知。

军队包庇性暴力

按照米军管理体制,指挥链是性侵犯受害者的唯一申诉渠道。上级指挥官有权决定是否调查或起诉性侵犯者,有权决定是否移交军事法庭审理。若指挥官不作为或乱作为,一些受害者不但正当权益无法得到维护,反而有可能身陷囹圄。

米军退役女兵玛丽塞拉·古兹曼在接受英国《卫报》记者调查采访时透露,她加入海军仅仅1个月就被战友强奸了,当她向上司报告时,非但未得到安慰,反因违反“敲3下门并获得允许后方可报告”的土规定,遭到体罚。

2011年4月3日,《时代》周刊披露了35岁的俄裔士兵格雷格·捷洛多的不幸遭遇。格雷格·捷洛多移民米国不久就参加了米国陆军。作为一名新兵,他遭到了老兵的轮奸。事后,性侵犯者极其荒谬地警告他:在米国要始终牢记谁是老大。对他的遭遇,上司却认为是格雷格·捷洛多挑逗了老兵,后果咎由自取。

由于军方层层包庇,许多受害者有理说不清、有冤无处伸,只有脱掉军装之后,才有可能放弃沉默,向社会寻求正义。

 著名的“女兵行动网站”(SWAN)创建者、前美海军上尉巴格瓦蒂曾担任过海军陆战队的指挥官。服役期间,她手下一名女兵遭到男兵强奸。在多次要求上级对强奸者严肃处理未果后,巴格瓦蒂愤然离开了部队。退役后,她倡议成立了维护退伍女兵权益的“女兵行动网站”,希望以网络平台联合社会各界力量向军队施压,扫除军队性侵犯现象。作为亲历者,巴格瓦蒂认为:“军队的性侵犯远比外界想象的严重得多。让军队自己调查军中性侵犯案件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我们要求由独立的机构负责调查军中性暴力事件。”

根据新法律,军人若犯强奸罪,有可能判处终身监禁;若通过性暴露骚扰女性,有可能实施一年监禁。但立法与执法是两回事。在米军军营中,性侵犯现象很寻常,但受审者 “寥寥无几”。

根据米国防部2011年3月1日公布的2010财年军队性侵犯年度报告,3158起上报事件中,有529起移送法庭审理,仅占16.7%。

强奸不过是米军的常态罢了

米军对妇女的歧视与骚扰是个历史问题,性虐待现象已深深扎根于米军的“日常文化”之中。

早在二战期间,就有过米军对妇女性虐待的丑闻。特别是越南战争后,整个米军因战争失败引发了严重的沮丧感,放纵自我成了他们解脱心理桎梏的一种途径。上世纪70年代,那些越战老兵就带着调戏妇女的恶习败回米国。强奸女性、性虐待女性,成了士兵发泄情绪的一种“合理”方式,甚至成为米军一种特有的性文化。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公布的解密档案显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三年,驻扎在英国的米军官兵上演了一出荒唐的性闹剧。他们在这里花钱买春,勾引良家妇女,一度把伦敦搞得乌烟瘴气

1943年的前3个月,驻英米军士兵染上性病的比例为6%,是平时的6倍。一些士兵甚至错误地以为将它传给别人可以使自己痊愈。甚至美英政府都把这个本该避讳的问题拿到桌面上认真讨论,担心它影响军队士气和两国间的同盟关系。

多年来,驻日米军在日引发的放火、强奸等案件不断,给当地社会治安和市民生活带来极大影响

据当地一个市民团体的调查,战后米军在冲绳的性犯罪案件有300多起,冲绳县政府统计,1972年以来被举报的米军强奸案件就有160多起,此外更有许多含恨不语的受害者。 不断发生的性丑闻,激起了日本的强烈反应,民众开始从单纯的抗议,发展到反美浪潮。

米军性质使其成为强奸军队

现在米国国内对此问题至少在表面上开始重视起来,2013年3月13号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为此召开了“军队中的性伤害”专门听证会,许多一直保持沉默的男女受害者对此表示欢迎。

加利福利亚州2012年的一项调查显示,驻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米军女兵中33.5%在军内被强奸,63.8%被性骚扰

听证会上参议院议长说这一问题必须解决,许多男兵和女兵都对自己遭受过的性暴力作证,2011年米国退役军人部的官方统计显示,39%女兵遭受过性暴力。严重的性暴力使得许多女兵对于前往一线从事战斗任务感到不安。

受实用主义思想主导的米军,向来只重视军队战斗力建设,轻视军人道德文化修养。由于缺乏健康和谐的军队主流文化,低级庸俗的社会文化渗透到军营各个角落。比如战地劳军演出,若没有新鲜刺激、富有挑逗性的内容,就很难激发官兵兴趣。这样的文化会把官兵引向何方,不言而喻。米军的雇佣军性质,决定了米军发生点性丑闻简直抬不上触犯米军军纪和国法的台面,就更别提道德层面上了。

除了把道德文化作为解决问题的抓手外,米军领导层也应在政策层面进行反思。历史上,但凡屡屡发动侵略战争的军队,均会留下罄竹难书的性丑闻,二战时期的法西斯军队就是明证。

占领区没足量的当地妇女可供糟蹋时就只有对内解决了。

这就是我爱国谁爱我的米军女兵现实版:我替国家去打仗,国家却派领导强奸我

以史为鉴,上面提到的纪录片《隐形的战争》还有另一层意义,它提醒五角大楼,面对接连出现的性侵、虐囚丑闻,军队不能就事论事,更应反省其战争政策。军队的道德文化建设非一日之功,只有放弃穷兵黩武的政策,军方才有精力打赢这场旷日持久的隐形战争,否则按下葫芦浮起瓢,会有更大的“家丑”在等着他们。

“这个体制在强奸我”

2019年3月初,米国空军女兵、参议员玛莎•麦克萨利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上揭露,服役期间,她曾被一名高级别军官性侵。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玛莎是第一个站出来揭露犯罪事实的米国空军战斗机女飞行员。

她认为,米军中的犯罪者用尽手段,滥用职权。同时她表示,米军部分扭曲的文化和制度在恶意纵容对于女兵和部分男兵的性侵。

这位服役26年的老兵、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人士,希望米军能够采取措施来防止性侵并对发生的性侵案做出积极的回应。同时她呼吁所有米军指挥官承担道德及法律责任,严查性侵事件。

不只是玛莎一人,多位服役人员都提到了这个敏感问题。

玛莎指出,当时她并没有将这次性侵公之于众,因为她感到羞愧和不安,同时她也不信任米军整个体系,“和许多受害者一样,我认为米军这个体制在一次又一次地亵渎我们。由于对米军失望透顶,在为其效力的第18个年头,我几乎就要离开米国空军。”

在随后朗读的一份声明中,玛莎表达了自己在服役期间为国效力的骄傲以及对性侵事件的厌恶。声明中也提到了对她实施侵犯的嫌疑人,以及她被多次侵犯的证据。

在玛莎朗读这份声明时,参议院鸦雀无声。参议院同僚为玛莎勇于揭露真相表示赞扬,同时他们也表示了对此事件的惊讶。

“我被玛莎的证词深深震撼了。”参议院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告诉《华盛顿邮报》记者。

米国空军发言人卡丽•沃尔普上尉表示,米国空军对玛莎及其他受害者的遭遇深表遗憾,“玛莎今日揭露的犯罪行为彻彻底底违反了作为一个米国空军的信条。我们坚决支持玛莎及其他受害者并谴责性侵事件,同时我们承诺坚决打击此类有违信条的犯罪行为。”

在随后的听证会间歇期,玛莎拥抱了此前同她一样勇于揭露事实的同胞,其中包括一名被指挥官性侵的西点军校毕业生。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一份五角大楼调查报告证明了玛莎的证词。

报告显示,2018年,米国军校的性侵率激增50%,虽然米国空军的性侵率略有下降,但整个米军的性侵率提高了10%。

另一份来自米国兰德公司的报告显示,米国空军女兵每年有3.1%几率被性侵,而她们在海军的同事被性侵率则达到了惊人的17.1%。

米国海豹突击队女军人遭男战友强奸

据《福克斯新闻》2019年9月7日报道,米国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Naval Special Warfare Command)周五宣布,海豹突击队(Navy SEAL)第7分队的三名高级指挥官被解职。

六个星期前,该部队内的一个排被从伊拉克遣返回国,因部队内一名女军人指控称自己遭受队内成员性侵。

五角大楼并不想将丑闻扩大,仅仅只米国内部声称是因为集体酗酒闹事,因此才被押送回国进行审判。然而,当五角大楼刚公布这一理由时,立即就遭到了被强奸女兵的反驳,声称五角大楼就是公然包庇海豹突击队第七队指挥官,因此这名女兵要求米国联邦法院对该事件进行核查,以此来公正对海豹突击队第七队指挥官进行审判。由于米国联邦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缺乏证据,而且海豹突击队第七队所有的士兵都拒绝作证,因此强奸女兵这一案件又进入了停滞阶段。

当米国联邦法院准备对该事件进一步进行调查时,海豹突击队第七队所有士兵都拒绝配合,并且用各种手段来干扰联邦法院调查取证,同时还公然对联邦法院工作人员进行了威胁。面对海豹突击队第七队成员的态度,米国联邦法院所有的被调查士兵都拒绝合作,并干扰相关人员的深入调查,甚至还发出一系列的威胁举动。

特种作战司令部发言人塔玛拉·劳伦斯(Tamara Lawrence)说,科林·格林少将解除了指挥官爱德华·梅森、执行官卢克和最高级别的领袖指挥官休·斯潘格勒的职务,称这些人使军队良好秩序和纪律崩溃。

据报道,这三人将被重新分配到海军特种作战第一小组。目前还不清楚谁将接替他们的位置。

海豹突击队第7分队的成员包括埃迪·加拉格尔(Eddie Gallagher),他在今年7月被判战争罪犯罪不成立,但因与一名ISIS(Islamic State)武装分子的尸体合影仍被判罚。

米国女兵被上级强奸、杀害肢解,上级包庇敷衍

米国陆军胡德堡军事基地再发恶性案件,一位20岁漂亮女兵惨遭杀害。

2020年4月22日,米国女兵瓦内萨·吉伦被报告从驻扎的军营失踪,年仅20岁,她工作的房间内发现了她的车钥匙、身份证和钱包。因为调查进展缓慢,引发舆论热议。近日,她的部分遗体被找到,米国陆军调查人员认为,这名女兵在基地被另一名士兵杀害,尸体被肢解后埋在树林中。随后,家属方律师表示整个事件令人发指。

据米国《陆军时报》报道,近日,米国陆军正式通知家属,6月30日在德州河旁发现到的遗骨、头发和其他肢体遗骸确实是凡妮莎的。值得注意的是,在遗骸被找到的当天,一位名叫罗宾森的胡德堡士兵在被警察追捕时开枪自杀,他被认为是这一案件的头号嫌疑人。

家属方律师表示,吉伦临死前曾对犯罪嫌疑人提出过骚扰投诉,她很害怕举报此事,因为骚扰来自上级,她担心遭到报复。

根据警方公布出来的信息,在案件头号嫌疑人罗宾逊自杀后,另外一名嫌疑人阿吉拉也在上周三被逮捕。据悉,这名已婚女子与罗宾逊维持这婚外伴侣关系。审讯中阿吉拉表示,凡妮莎无意中看到罗宾逊手机上两人的亲密照片,担心她和罗宾逊婚外关系败露而受到军事法庭处罚。

整个案件至今没有完全破解,事实上早在5月18日两名目击证人指出,在凡妮莎失踪当天,曾看到罗宾森“极为吃力地扛着一个塑料盒上车”,而后三周内调查毫无进展。随着家属方律师的强硬表态和社会舆论压力,在得到国会议员帮助后,搜寻才有了进展。同时,凡妮莎家人相信她曾被犯罪嫌疑人侵犯,并呼吁米国国会进一步调查,因为凡妮莎生前曾多次对家人抱怨称被长官骚扰。

凡妮莎从小就想要参军报国,却落得这样的下场,不仅是军队中的长官背叛了她的信仰,米国陆军也背叛了她。

一直在帮助凡妮莎一家的德州民主党女议员西尔薇雅加西亚周日发表声明表示称:“我对凡妮莎·吉伦的遭遇伤心欲绝,我将继续努力,并保证这样的悲剧,不会再发生到另一名士兵身上。”现在,包括凡妮莎一家在内的诸多正义力量正在试图敦促国会通过联邦立法建立一套完整的军队的举报、查处侵犯和骚扰的制度。他们还敦促在凡妮莎得到正义之前,大家都不要入伍,迫使军队迅速作出改革。

随着事件的深入,米国国民相信罗宾逊背后隐藏着更多人,他们的职位可能更高。凡妮莎遇害前很有可能已经遭到上级或者同僚侵犯,杀人毁尸只为掩人耳目。目前案件背后的真相还不得而知,社会上为凡妮莎伸张正义的声音越来越大,为此进行大规模抗议示威,缅怀这位年轻的女兵。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23.html

继续阅读: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