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台湾后要严厉处置国民党反动派:郝柏村不过是丧家之犬逐渐走向消亡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4 17:02:57

前几天我们提出台湾工作大变革刻不容缓:裁国台办,设台工委,制定《惩治台湾地区敌对分子法》,里面提到:

特别要提一下国民党,武装收复台湾后一定要把国民党青帮匪帮情理干净:

这个话题,是因有网友说:

“老一代对台湾还是有感情的。我爸是老党员了,一心就想去看看“国民党把台湾管得怎么样”,还抱着“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心态。【哈处之手】2020-04-13”

有网友指出这种情感跟国民党没关系:

对台湾有感情和对国民党有感情是两码事吧 ,我第一次空降台湾时,眼睛都差点湿了,但国民党就是个笑话【喷】

可能跟国民党关系不大,是那一代人的家国情怀吧!【鼎盛新兵】

其它一些网友则态度更严厉:

真党员还能原谅刮民党?!国民党的历史就是一部残杀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给中国制造灾难的历史。【我是好狼】

49年以前国民党跟共产党有啥感情,林彪的弟弟咋死的?毛泽覃的儿子咋死的?非要扯感情,国民党对共产党那是“异端去死吧”的感情。49年以后相隔一个海峡,双方见不了面一般人也接触不到,对国民党的所谓感情,还不是共产党强行培养出来的。【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异端去死是国民党内一小撮左派对共产党的感情,作为国民党主体的右派,是泥腿子去死,根本没资格跟我说话。培养感情是地产党的锅,不关共产党屁事。【游糊】

过去受国家机器的宣传影响,把台湾当亲儿子。日月潭凭啥上教科书,美的地多了去了,就是宣传。当时打不过去,只能这样自我安慰。现在么,分分钟灭此朝食,一口一个蛙,扯什么狗屁血浓于水兄弟之情,那群垃圾也配得上?【远程南瓜锤】”

伯颜:一听到什么香火情之类的话,真心忍不住要吐槽,什么香火情,尼玛的国民党整一个人类垃圾大集合,反人类集团。跟这种杂碎集团有香火情,有个毛香火情,是4.12的情,还是宁汉合流错杀一千不放一个的情。

我们则早就提过《武统台湾已经是必然,绥靖让利贿买只会助力台独》。

很简单的逻辑,台湾割据政权的前身反动、汉奸蒋匪团伙从来就是人渣:

今日更融入台独毒素的台湾已经从根子上坏掉了:

2020.4.26江启臣还对大陆叫嚣:“国民党经历过战争,不会怯战。”

坏到这种程度,不彻底清理一遍,无从拯救。

也就是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对台独分子自不必说,但对昔日的青帮流氓反动团伙、今日的独台分子国民党及其周边分子,如何处理呢?

当然也要彻底清理啦。

附录:侯汉廷称颂蒋介石杀害共产党员防范了台湾赤化

相关文章:

他是杀人兕手。

因为日本侵华,

他带领的军队必须杀日本人,否则,就会死更多中国人;

为了保卫台湾,

他带领的军队杀了许多共产党,否则台湾早被赤化,

成为共产党治下的一省;

他在台湾处决了许多外省人,六张犁公墓白色恐怖下的枯骨,

便是共产主义、红色中国的信仰者。

但要说他在228杀台湾人?那是对历史的编造与无知。他在公文电报中不断强调要爱护台人、

不可拾取民间一草一木。

不是神格化,

而是还原历史、陈述事实。

蒋中正将大陆杰出的学者政务官,包括钱穆、胡适之、

傅斯年等带到台湾,

也保留国军精壮之士保卫台湾,让台湾推动各种建设

都能有人才扮演关键角色;

此外,蒋中正将北京、上海的数百万两黄金安全护送到台湾,作为发行新台币的准备与保证,黄金现在仍在新店,

安定中华民国的金融秩序;

郝柏村死了,也不会改变任何历史

胡诌施佬2020.3.30

前台湾“行政院长”郝柏村:“今天我来到此地,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让抗战历史的真相(昭示天下)。花园决口对我们抗战,特别是这个(河南)战场,它的贡献抵挡一百万的军队,这是我们一定要肯定的。”

能说出炸花园口是抗战行为的都不是我们的同乡。

作为全球政治老人待机大奖赛的一位有力的参赛者,郝柏村在今天下午的“退赛”其实并没有引起外界太多的波澜。

郝柏村确实可以看做台湾在两蒋时期所谓政治人物的一个典型:外省人、国民党、军人背景、侍奉权贵。

郝柏村虽然代表了台湾军队巨大的权力,但所作所为其实令人失望,既没有在任上用好这一权力摆正台湾的发展方向,反而是在卸任军职之后留恋军权,以至于其政治信誉被李登辉借着所谓“体制外军事会议”的机会严重挫败。

最终李登辉成功地瓦解了国民党,也让台湾政治从一种肃杀进入到了另一种乱象之中

就这么一位建军马马虎虎,执政也稀松平常,政治斗争也手艺不精的军人政客,在晚年退休之后,倒是因为频繁到访大陆以及发表对国民党、抗日战争、蒋介石等一系列事件的评价而名声大噪,并因其反对“台独”的立场被大陆不少人给予高度评价。

然而作为一名很典型的去台国民党军人,郝柏村对“一个中国”的态度是机械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对抗战和内战历史也无什么太多真知灼见,反倒是被国民党长年累月的自我标榜所洗脑,在各种表态中显得颇为可笑。

当然这某种程度上也能算作是他作为国民党军人的一种“忠诚”,毕竟在国民党时期军方的官方文宣中,1946-1949年的国共内战只有三件大事——内战爆发,攻占延安和所谓的“古宁头大捷”,至于“国军”如何逃成了“台军”,国民党政权又如何丧失了执政的合法性,他不愿意思考,也不可能承认。

也正因如此,虽然郝柏村在退休后依然有着“郝伯伯”的形象,其子郝龙斌也至今还在台湾政坛为分散国民党的力量与团结扮演着重要的酱油角色,但他影响台湾人的时代其实早已过去。台湾的当代政坛主流意识形态早已不是“要台独”和“不要台独”,而进展到了“自以为台独”和“假装反台独”的地步。郝柏村在辞职时高呼的“消灭台独”口号连国民党自己都已经彻底放弃,而他终身所顽抗的强敌,如今却成为了海峡两岸消灭台独势力唯一可靠的指望。

郝柏村时代的台军尚可一搏,而如今,台军连上桌的筹码都凑不齐了

正如郝柏村活着的时候没有改变任何历史一样,郝柏村死了,也不会改变任何历史。

皓首老贼想“统一”的那个“中国”,是他们反动派作威作福的中华民国

北朝论坛

@刘梦龙:回顾下郝柏村这辈子

起家于金门前线,国军说他中共的炮弹打不掉一面青天白日旗,共军说被炮弹打出了白旗,但蹲在前线吃炮弹总是真的。金门炮战终究没有变成解放金门,很是给台湾刷了一波资历。另一个起于金门,我们今天还耳熟能详的大人物是林毅夫。从金门提拔回台湾,小蒋指望他搞平衡,结果明明兵权在握,轻而易举就被李登辉用一点小手段就搞倒了,实际上是宣布国民党完蛋了,从此走上不归路。也证明这位大概除了运气好,有点勇,能是没有的,喝了阿辉伯洗脚水。好不容易生了个儿子郝龙斌,也算风生水起了一阵子,奈何果然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不愧传统国民党人,谋大事儿惜身,见小利而舍命,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终究和老爹一起垮下去了。年老了,吃两岸饭,到大陆来,优哉游哉,好像他是胜利者一样,到处吃拿卡要,估计连重孙子的老婆本都攒下了吧。

上半辈子吃大陆,下半辈子吃大陆,如今,终于吃不成大陆了,希望他后代不要继续吃大陆。

@苹果薄荷: 郝在金门那点事吧,说穿了就是为了树个所谓的英雄典型给拱上去的,当年绿党那批人把他的皮给拔的干干净净,他作为金门防卫部的炮兵指挥官躲在防空洞里指挥炮击而已,上滩头冒着炮火抢运203炮的又不需要他去,当时在前面指挥的马涤心和陆志家都不如他卖相好和会说话。

@aeolides: 对面kmt就是没这类人搞废的

@刘梦龙: 希望他的后代去西北植树绿化沙漠

@huduzen:丧家之犬逐渐走向消亡

 

@龍城飛將MK:“我也反对台独”的迷惑性

现在某些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老反动派死了,一群孝子贤孙们打着民族主义反分裂的旗号来给他吹拉弹唱。

这样的“爱国反分裂”帽子很具有迷惑性,不知情的人会认为:虽然是对面的官员,只要反分裂也坏不到哪去吧?

但仔细想想,就发现这蓝帽子下面还有一顶绿帽子。

剥开障目的画皮,会发现这些皓首老贼做梦也想“统一”的那个“中国”,不是人民当家做主的中国,是那个他们反动派作威作福的中华民国。

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统一台湾,他们打心底里是不愿意的。所以现在所谓的蓝派国民党也在极速的台独化、绿化,这一切就是阶级利益所决定的,再怎么涂脂抹粉,屁股还在那。

@5283467: 说破了台湾人的伪装,也戳破了我们这边有些人的幻想

@zwxb1103:譬如那洪秀柱,人家痴心妄想的,是那个国民党反动买办阶级的中国,始终如一

国台办把洪秀柱奉为座上宾,网上一群人还称赞……简直魔幻

解放战争还没结束呢,国共双方还没签停战协定呢,难道时间真会让敌人变成朋友吗?

洪秀柱统一中国,第一个被杀的就是共产党人!

@guy123: 为了激起同情,贵族们不得不装模做样,似乎他们已经不关心自身的利益,只是为了被剥削的工人阶级的利益才去写对资产阶级的控诉书。他们用来泄愤的手段是:唱唱诅咒他们的新统治者的歌,并向他叽叽咕咕地说一些或多或少凶险的预言。 这样就产生了封建的社会主义,半是挽歌,半是谤文;半是过去的回音,半是未来的恫吓;它有时也能用辛辣、俏皮而尖刻的评论刺中资产阶级的心,但是它由于完全不能理解现代历史的进程而总是令人感到可笑。 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做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zwxb1103:为什么说国台办已经蜕变成一个反动机构。

既然承认了郝伯村的所谓“统一中国”,那要不要承认蒋介石授发的N多授田证?

Ps:

战士授田凭据或称战士授田证,是依据中华民国政府于1951年10月18日制订的《反共抗俄战士授田条例》,先发给服役满两年以上战士或者遗眷战士授田凭据,待光复大陆再配发土地授田。然而因为时局变迁,立法院修法改为发配补偿金,于1990年1月3日起发放。

中华民国政府来台湾后,为延缓开出的“五年反攻成功支票”兑现压力,于1951年10月18日制订“反共抗俄战士授田条例”,规定服役满两年以上战士或遗眷,未来待光复中国大陆后,授予年产净燥稻谷二千市斤面积之田地。

@坦克手贝塔: 他反毛线台独  他是陈水扁的行政院长啊!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27.html

继续阅读: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