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些历史学研究者为何蜕变为公知慕洋狗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4 23:14:27

中国一些历史学研究者是怎样蜕变为公知慕洋狗的,这个问题归属于“人文社科领域研究者为何更容易蜕变为公知慕洋狗”。

我们过去点出过好几个案例:

这次有人拎出北大历史系教师罗新,进而引出了这个问题。

@不周山网友在《公知的群像及成因:公知多是脱离完全物质生产的小布尔乔亚阶级》里提出:

公知的成因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学人文艺术80%都是仇国恨家的河殇派?

少数受过学术训练的公知们(也就是我们人文社科学者们),往往只学会一种“话语”(discourse),解释世界的一切都只用一种话语来阐述。

但如果你们仔细用分析哲学式的训练纪律去解读他们的话术,他们往往都是通过术语和行话的堆砌对一个学术范式的拙劣模仿,其语言背后根本是逻辑混乱,在貌似唬人的行话的背后,依旧是一套公知的话术,某某劣根性。

一旦他们与民众的舆论相悖,就大骂愚民韭菜民粹。

你如果说他崇洋媚外,他们会批判你民族主义。

你如果说他们追捧殖民主义,他们说他们在追求民主价值,翻来覆去就是那几种说法

小布尔乔亚们的生活方式是脱离完全物质生产的。他们的日常是与人打交道,而不是物质。

也就是说,他们在社会立足依靠的是自己的名誉与口碑以及圈子,而不是真实的物质生产技能

比如人文学术圈就很重视某种口碑,当你不崇拜西方就口碑尽失,人格毁灭,沦为笑柄。

由于他们缺乏物质生产的生活经验,导致缺乏唯物主义的阶级无意识。

一旦这种阶级无意识形成,当他们面对西方的强大和富足的时候,他们不能从历史与结构的唯物主义史观,了解殖民主义,种族灭绝,工业革命的雾都孤儿等等几百年的帝国对全球血腥剥削的历史与国际现实分配结构上去理解西方富强的理由,而是得出是“西方人的文化优越”的解释。

随着觉得“西方人的文化优越”,继而觉得所以西方的一切范式也就优越。

如果他们生活再遇到几件操蛋的事,就更加河殇了。

而人文学科的纪律天然存在这样的劣势,导致不少我们人文社科学者在这种魅影陆离以“人”为本的解释世界中,不以结构去解释世界,而以意识形态去解释世界,最终面对强大西方文化而不自觉的精神西方人了。

一旦精神西方人,就陷入范式盲目,他们也就没有什么理性可言。从此为洗而洗,为喷而喷。

当然,并不是人文学者都这样。我所敬仰的每个人文大师几乎都脱离了这种萨满式的解读。

 

我们支持这种主张,罗新、姚大力、张德明本质上都是逆向种族主义洗脑后的受害者。

炎黄之家过去关于这些人的讨论可见:

网友讨论类似罗新这种历史学者的价值观问题

@wrnk:部分历史学家的价值观问题

观隔壁贴讨论人文学者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想到最近看到一些国内历史学家的言论和透露出来的观点,有些不能理解。按理来说,做中国史研究的,不更应该有文化自信么,应能更为客观的对待中外文化差异啊。

其中一个代表就是罗新(北大历史系罗新),罗本人就是湖北人,在1,2月份事态最紧张的时候发表过一些批评言论,考虑到初期的一些不堪,能理解。

转折点是2月份他在剩余价值播客上发表的一些观点,包括对各地歧视武汉与湖北人的批评(这点是有道理的);对封城措施的不满(考虑时间节点,有担心也正常);对于新闻报道中语词滥用的不满:一些军事化用语的使用污染了语言环境(这点已经有些故意找茬的味道了)。然后这期节目导致了剩余价值这档播客节目的死亡(这个播客是在外野某推荐贴里面看到的)。

后面中外形势逆转,罗老师开始在微博上发表一些正面化“群体免疫”的文字了,不得不说罗老师学识渊博,引经据典,总能七绕八拐的论证出“群体免疫”的一些正面作用,这里指的是大英的那套“群体免疫”。

罗新的微博,https://weibo.com/luoxinpku  感兴趣的可以翻一下。

我是搞不明白他们这些做中国古代史的为什么会有这种价值观,类似的还有秦晖,包括易中天也有这种倾向

 

@afsd109:

根据经验来说,绝大多数文人(包括各种广义上的艺术创作者、文科类别的研究者等)从来都是反体制并以此为荣,古今中外莫不如是,即所谓“天生反骨”。而愿意去接近或者说亲近体制的基本上都是带有政治色彩(如各种政客律师等等),也是常常被前者所看不起的。

而且文史类研究和各种理科的研究有许多区别,相对来说不需要太高的研究成本,特别是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各种资料的获取成本也越来越低(不考虑各种论文版权费),学术界进行交流也十分方便,这让研究者不太需要看各种脸色,实在不行在个小圈子里面搞搞,偶尔也能输出。而各种理科研究现在大家都抢着要经费,这样各种提供经费的政府和大公司就有着极重的话语权,再讨厌的话想要继续搞研究也要按下反心去申请,有时候还要厚着脸去求人家。

@飞霞精灵:我也是爱好历史的圈外爱好者,以史为鉴是好事,但有很多人是走到里面回不来了。像是辛德勇这样的已经高强度冲塔好久了。影射史学玩多了,人只能看到过去,每天想方设法做类比,但看不到现在和未来。这很可悲。太祖说让知识分子多接触社会,不是没道理。他们该至少看看饼叔的武汉vlog,或者实际去做几天志愿者,也比每天唉声叹气管用。

@磐越西线:很多历史学家不读中国史书,而是拿海外的中国研究资料反刍,完全不加辩证的看那些资料能让人对整个民族文化都彻底失望。

@钦念以忱: 很多研究历史的会丢掉共情心理,比如对个体的漠视,对短周期“小挫折”的轻视,对短痛和长痛难以把握。而且说实话,历史学研究早就彻底抛弃价值判断了。

@飞霞精灵:易中天算个球的历史学家,中文系出身,外加老河殇的洗稿大师。至于秦晖嘛……不白瞎他这名字。经典代表作是论证出印度走民主宪政后没爆发过饥荒。这几个都是屁股一出味儿都不带变的。

@XX: 因为在历史神教国家    研究历史就是研究神学    可是这些神棍又没有释经权     抓住一切机会给p民布道

 

@有口皆悲:我现在是这样:进微博个人主页,搜方方,看看他对方方是正面评价还是负面评价。正面评价就不关注了。

【我看方方日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前期,文学和作家居于社会文化生活的中心。自那以后文学的影响已渐渐让位于其它。谁曾料到,两个月来,方方日记使文学与作家重新回到中心。在恐慌、焦虑、无助和愤怒时,一个作家的平实观察与感想抚慰了、抚慰着亿万人的心灵。文学再一次肩起古老的担子。 ​​​​

@方方 方方近几年表现出的正直、悲悯和勇气,足以垂芳长久,并为当代作家群体遮羞。

再一次,方方展示了作为社会和时代良心的知识人在这样的灾难时刻应该做什么、说什么。湖北文学界因有方方而骤然光亮。

@飞霞精灵:现代汉语是伴随国家过去100年血与火的独立和革命战争中建立起来的。

构建现代汉语最大的两人,鲁迅和太祖,那都是亲身接触过革命和鲜血的人。

军事化用语那不叫污染,那叫现代汉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些人要是看到美国人加油也得喊个fighting,马克龙前些日子演讲喊了六遍我们在打仗,不得背过气去。

@alivekid:他的那本 黑毡上的北魏皇帝我看过 蛮好看的。但我认为这类人实则是反贼 从内心反对中国 向往西方

@rayaxu: 国内一些文人身在新中国,心还留在民国呢,不奇怪

@和真克瓦尔: 易中天没有任何研究历史的学术能力。

@jesperliu:做中国史研究与文化自信没有本质的因果性。一方面,学者的工作一般是对某一细分之后的具体领域进行研究,研究的过程不一定涉及价值判断;另一方面,无论研究者的领域是什么,科班出身的学者一般都接受西方式的人文启蒙,所以价值观偏向西方非常正常。

@飞霞精灵:对任何一个现代国家来说,群体免疫都无异于要人去白白送死。完全反人类的政策。而且没有疫苗根本也实现不了群体免疫,再来一波ADE效应那就是人类清除计划。群体免疫政策,简直和西方标榜了很多年的“人文启蒙”精神完全相背离。当年西方文明打出来最高大上的一张牌,就是关爱生命和每一个人的价值。现在实践里带头背叛自己的西方价值观,那真是活活抽他们自己和每一个全球信徒的耳光。

@人生オワタ: 浏览了一下近期微博,满篇回复都是不接地气眼望星空的酸腐气,着实没啥兴趣交叉了解

@飞霞精灵:语言本来是一个发展变化的东西,鲁迅写杂文、写小说散文、写文言文时候完全是三种不同的文风。

用来贴合不同的读者。没有必然的“典雅精确”才能流行的道理。

中国一百多年历史是一个战乱不休的历史,现代汉语也是这个期间得以建立,军事用语进入日常生活简直太正常了。用污染来形容,那是对中国近代的客观发展缺少正确的认知。简单来说就是小家子文人的酸腐气又上来了。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34.html

继续阅读: 汉奸 西方中心主义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