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基辛格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改变世界秩序的发言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5 16:42:06

基辛格是杀害中国人最多的邪恶凶手:《世纪复盘:米国人怎样制订减丁计划,推动改共计生委用种族灭绝方式屠杀中国人

请朋友们记住这一点。

@夜走锦衣:基辛格的讲话威胁要拉着中国一块死

2020-04-07

最近2个人出来讲话,传达了与川普和鲍里斯不同的政策,基辛格和英国女王。

基辛格的讲话明显是对中国的,核心是威胁,威胁要拉着中国一块死。

英国女王的讲话,是对广大的盎格鲁撒克逊同胞的,强调的内部团结,共同抗疫。

基辛格是代表着盎格鲁-撒克逊-犹太,统治世界的幕后的DEEPSTATE,主要是:

1、现在中美之间不要争吵。

2、共同抗疫为名,为米帝的2万亿买单。

3、如果中国不要象2008年那样为米帝买单,帮米帝度过危机,世界将万劫不复。

什么是万劫不复?就是要拉着你1块死,就是要拉着中国给它垫背。

我很早说过,第3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世界各国俱已认识到武力不能撼动中国这样的体量。

米帝和基辛格们当然会认识到,但它们的认识是:

武力我打不垮你,但文力可以淹死你,出动全世界的媒体和舆论,用口水淹死你。

它们出动婆罗门媒体,还成立了婆罗门法院,出动印度退休官员去告中国,说中国制造了病毒危害了全世界,要求赔几万亿美元。

这个几万亿,是川普新近印刷的量。自己不出面,让A3出面大张臭嘴。就像前面出动台巴子呱噪1样,造成3人成虎,众口铄金的舆论氛围。

媒介、法院、人权、街头、NGO,这不就是民主党那套把戏么?这不就是除了武力和生物力,仅有的家当么?

这次不就是把A3、台巴子、北欧、体制内暗桩全SHOUHAND出来了么?开足火力,哦不开足唾沫,千夫所指天下围攻么?

不就是舆论和法院不就范,就扔核弹么?不就是借A3的手扔核弹么?

网友讨论基辛格发言

还是那句,想嘴炮击垮大国,还是开20条航母来西太来吧,不梭哈,谁鸟你?【扫雷炮】

崔天凯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算是回应基辛格吧:别威胁俺,反华大合唱,煽动种族仇恨,别自己走进深渊。【夜走锦衣】

如果中国没控制住病毒,那老头说的还可以一听。问题是中国做到了啊,谁理会那个糟老头子【午时到了】

米帝在各国都埋有暗桩,它自己不出面,让这些暗桩促成本国出面。对中国千夫所指,就是激怒中国让中国和各国兑子。兑到差不多了白皮的精英们再出山。你看,印度、波斯、中国体制内的,这几天都出来冒泡了,能清楚的看出幕后有人在组织在协调。【夜走锦衣】

没办法的事,还在时间在我们这一边,他叫他的,叫多了自然有人来打脸了。乌克兰就是,只是没人组织打脸而已,(挖挖从乌克兰总统到巴西总统后面CIA的踪影)阎王殿无能,丧权辱国!【卡卡螺丝

米国果然是多头联合体,基辛格是一派,子孙多,建制派,川普是一派新人,撕逼有,但是对华大战略一样。简单来说肯定是有人铤而走险下毒,结果翻船,现在都染上了。这是喊话威胁你要帮我,要防着第二波投毒一起死,大概率是不可能的,苏联819都没这个勇气,我不相信犹太人有这个勇气【卡卡螺丝】

米鳖现在的战略就是老贼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等害得,前天老贼还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说疫情彻底改变了现有世界,回不去了。搞垮苏联后这帮老逼膨胀了,感觉他们就是这颗星球的主人,傲慢的对待其他国家,随意侵略肢解其他国家,劫掠全世界。中国的崛起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完全打乱了他们的计划:2030年彻底统治世界__米国著名的<2030计划>【有味道】

如果一个国家能被喷倒,我到真相看看。【小张飞】

俄国不是被喷倒的?【somebody】

根本原因是内部僵化,还有就是傻逼的推中国到西方阵营,嘴炮击倒大国闻所未闻。【扫雷炮】

大家都是当笑话看,看白皮还有啥招数。【青霉素】

说句公道话,基辛格自从80年代神棍上台之后就靠边站了。我觉得现在是他整天赖着中国这招牌不走混吃混喝。在米国其实他这种密室阴谋家已经靠边站几十年了。【咩】

我留学时候讲国际关系的年轻老师一提基辛格都是一脸鄙视,那就是个战犯。【九节狼2】

同意。另外,尼克松比基辛格强太多了。【老老狐狸】

本来就是一个传话的,他的文章顶多能代表他那一派的意见【这里是一院】

要想好啊,不打的话,可能是从单独超级大国上下来,但是如果是打的,那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再说了,就算真打,能阻挡中国脚步吗【板车】

只有女婿能代表川普【板车】

资本市场按照米国要求开放财富供米国人挥霍,自个完蛋俄罗斯自己来过一次。犹太人还有哪个地方可去,慢慢享受虚拟资本的反噬。【白旗军】

如果米国控制不住还真有可能拉中国一起死【(.)(.)】

控制不住=世界第二,有必要一起死么?苏联亡了,俄罗斯世界第二也没去死啊【卡卡螺丝】

不可能得逞的讹诈。同归于尽哪有那么简单。小胡子这种理想主义者不是每国每时都出得了头了。有远见的投食策略肯定能防患于未然。【门修斯】

准备战争呗,基辛格也就叫叫,犹太人也就是叫叫大家一起死。世界只剩下精英,他们就不能成为精英了【卡卡螺丝】

本穷注意到基辛格去年访华,说了句:暴风雨要来了,关好窗户!【卡卡螺丝】

《基辛格:帮我关上窗户,暴风雨要来了》这篇文章伪托的吧?【老老狐狸】

11月来的,时间敏感。【独霸】

巨巨下过乡,挑过200斤担子,得了主席的衣钵,所以不信邪,直接把老头给挡回去了。【醉东风】

基辛格是时候去感染了。差不多该到点儿了。【醉东风】

你这个大战略的最关键一环,得有个总幕后来协调各个国家举世伐唐。问题是,要是谁有这种团结的能力,不说世界,别说欧洲几十个国家,就米国内部能团结起来?。【南山之】

基辛格冒泡谈新冠病毒,透露出三个信号!

华新语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公认的世界级大佬的话,那么基辛格肯定算得上其中之一。单单从我们中国的角度来看,被毛主席、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所有中国领导人多次接见过的外国政要,只有基辛格博士一人。

据人民网华盛顿4月4日报道:米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4月3日在米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的专栏文章。

基辛格在文中指出,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猛烈程度对人类发起袭击,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可能是暂时的,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各国必须在合作的基础上解决当前的问题,否则将面临最坏结果:

第一个信号:华尔街朋友

这个信号,非常好解读。因为基辛格发表专栏文章选择的媒体,不是《洛杉矶时报》 ,不是《纽约时报》 ,不是《华盛顿邮报》 ,不是《纽约每日新闻》,不是 《芝加哥论坛报》 ,不是《今日米国》 ,不是《纽约邮报》 ,而是《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并非米国排前三甲的报纸。但是,基辛格却选择了华尔街日报,这说明,基博士和华尔街的关系非同一般。

作为华尔街的老朋友,从1950年代基负责洛克菲勒家族的纳尔逊.洛克菲勒倡导的米国外交战略制定,后来1960年代肯尼迪总统上台,没有自己的政治外交主张,实际上基辛格主导的米国外交战略计划逐渐成为1960年代到1970年代米国的外交实践。1970年代因为中美乒乓外交,基辛格秘密访华,更是将基博士推上了人生的巅峰。从那个时候开始,洛克菲勒等米国为首的世界资本,就伴随着基辛格的多次来华而在我国各领域开展了合作。下次我专门会说洛克菲勒家族的大佬们,如何跟随基辛格来华而频频敲开我们各领域大门的事情。今天大家只需要了解一点,基辛格和洛克菲勒家族等世界资本以及和华尔街这些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第二个信号:统治全世界

报道称: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的超现实气氛,让我想起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突出部战役期间,我作为第84步兵师一名年轻人的感受。” 基辛格撰文说,现在就像1944年一样,有一种早期的危险感,这种危险不是针对任何特定的人,而是随机的袭击和破坏。“现在,在一个分裂的国家,(我们)需要有效率和有远见的政府,以便克服前所未有的障碍。维持公众的信任对社会团结、社会之间的关系以及国际和平与稳定至关重要”。

今年基辛格已经97周岁了,他是1923年出生的。大约十岁的时候,他们全家从德国去了米国。普通德国犹太人,是没有基辛格他们家的战略眼光的。

到了米国之后,基辛格的家庭显然躲过了后来德国对待犹太人的那些事情。作为米国人的基辛格,去了部队当兵。二战米国参战后,还被派往德国他自己的老家。基辛格在德国表现优秀,接管了一个小城市,几天的功夫,这名米国兵就让一座小城市运转了起来。当然这是一个秘密。

总之,我们是难以想象,一个获得一定授权的米国兵,如何让接手的一座德国城市运转起来的。如果你我他,20出头,就给你同样的机会,去运转一座城市,那么我们将来的前途基本上也是难以估量的。

从德国战场回国后,基辛格去哈佛上了学,再后来留在哈佛当老师。而且,一边教书,一边给米国外交杂志等顶级刊物撰稿。同时还每年主办一期国际培训班。当然钱是米国政府出的,人是基辛格自己从各国挑选的,去接受培训的人,都是欧洲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的政要。基辛格每年暑期两个月,带着一帮子国际政要学习,交上了全世界的朋友。其中一些人回去后做了总统总理首相部长。比如有人做了日本首相,有人坐上了巴基斯坦第一把手的位子,后来中美乒乓外交,基辛格途经巴基斯坦,换飞机飞到北京,坐的飞机就是巴基斯坦总统专机,1950年代国际培训班的人脉起作用了

所以炎黄之家一直反对派遣中国官员到米国、新加坡培训,这是把自己人送到对方巢穴里进行情报分析和收买拉拢,更不用说专门的冷战操作了——《米国“新兴公民社会领袖”带路党培训班为颜色革命储备骨干

其实搞政治的,最终,要搞得好,第一个因素,是活得长。你再好的战略计划,如果人亡政息,那么都是白扯。所以,1950年代搞米国外交战略至今,将近60-70年了,一个人20多岁搞的国家战略,可以一直被自己推行60-70年,历史上也只有少数几个长寿皇帝有这个先例了。

某种意义上来讲,米国从1950年代以后,不是米国总统在统治,而是基辛格这样的战略大佬在前台唱戏,代表着洛克菲勒世界资本华尔街美联储等后台大佬们的利益

目前基辛格突然冒泡,通过专栏文章放话,这说明统治世界的大佬对全世界的控制越来越深入了,这次数十个国家的政要被检测出了阳性,连小命都掌握在人家的手里了。政要如此,比如德国默克尔,刚刚解除隔离,说明工作比较卖力,世界大佬们比较满意;英国首相约翰逊就没那么走运了,检测出阳性,还在发烧隔离中。普通老百姓就更不用多说了,生命和健康危在旦夕:

我觉得这场疫情,对于资本主义国家政要来说,是一次历史性的权力剥夺。

以往,西方政要还是有一定权力的,比如米国总统,二战时罗斯福力挽狂澜,绝不能说完全听命于华尔街。但是,1945年二战结束前,罗斯福就突然死了。而同样是二战三巨头的英国首相丘吉尔,年轻时就和米国摩根家族关系非同一般,二战后又潇潇洒洒活了几十年,直到90多岁去世。罗斯福去世才60多点。二战后又过了70年,统治世界的大佬们对资本主义国家政要的控制越来越深入,如今借助这场疫情,甚至让西方政要时刻面临检测阴性还是阳性的生死抉择,谁敢不老老实实?所以更不用说普通西方老百姓了,戴不戴口罩的自由都没有,更不用说检测救治活命了,像我们中国一样的免费检测救治更是做梦去吧。

我们来看基辛格的说法:

基辛格指出,新冠病毒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猛烈程度向人类发起袭击。它的传播是指数级的:米国的病例数每5天就翻一番。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治愈的方法。医疗供应也不足以应付不断扩大的病例数。重症监护病房已经到了不堪重负的边缘。检测量不足以确定感染的程度,更不用说逆转其蔓延。成功的疫苗可能需要12到18个月。“国家的团结和繁荣建立在这样的信念上,即国家机构能够预见灾难、阻止其影响并恢复稳定。而当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时,许多国家机构将被视为失败”。我提醒大家,世界上有一些P4实验室,专门研究顶级病毒的顶级实验室,他们可能一手病毒,一手解药。掌握全世界生命健康安全的手,并非是投票选出来的那些职业经理人的手。

 

第三个信号:世界国战略

如果一战后米国搞的“国联(国际联盟)”是世界国1.0版本的话,那么一战就当上米国海军部副部长的罗斯福到了二战期间搞出来的“联合国”就是世界国2.0版本。罗斯福一战期间,眼看着威尔逊总统的1.0版本破产,所以多年后他自己搞2.0版本的时候,吸取了教训,使得方案在米国成功通过(威尔逊的国联方案是自己提出的,竟然始终没有在米国自己国家通过)。

一战还有一个副产品,就是1917年的贝尔福宣言,英国海军大臣贝尔福给犹太金融家族大名鼎鼎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信,奠定了所谓以色列建国的国际法理基础,允许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国。二战的重要副产品,就是1948年以色列基于当初1917年的贝尔福宣言建国了。1917年,还差6年,1923年基辛格出生。1948年,基辛格25岁,作为德国犹太人,同时作为米国人,从内心肯定是为以色列建国感到无比高兴的。1950年代,基辛格举办国际班,有没有以色列的学员呢,我们用脚都想得到。

到了1970年代中美乒乓外交,再后来1980年代东欧剧变,1990年代苏联解体,同时期我们被邀请加入了世界组织的人类基因组计划,1990年代我们这里肝炎流行,2000年代我们闹非典,2010年代全世界闹H5N1、寨卡、埃博拉、禽流感、非洲猪瘟等等,2020年代光一个新冠肺炎病毒就让全世界彻底濒临崩溃。如今全球确诊已经超过了120多万人,而且每天以10万人确诊的速度急速上升。

在这个全世界最危急的时刻,97岁的基辛格突然出来放话:

基辛格认为,新冠病毒对人类健康的攻击是暂时的,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没有一个国家,即使是米国,能够通过单纯的国家努力战胜这种病毒。解决当前的问题,最终必须与全球合作的愿景和计划相结合。如果我们不能同时做这两件事,我们将面临最坏的结果。

基辛格强调,米国必须在三个领域作出重大努力。首先,增强全球抵御传染病的能力,避免因医疗技术进步带来的危险自满情绪,不断开发新的传染病防控技术和疫苗。地方政府也必须始终如一地为保护其人民免受流行病之害做好准备。第二,努力医治世界经济创伤,政府应寻求减轻经济衰退对最脆弱人群的影响。第三,维护世界秩序原则,在内政外交中保持克制,确定问题的优先次序。

在全文的最后,基辛格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纪元。各国领导人面临的历史性挑战是,在应对危机的同时建设未来。失败可能会引火烧身”。


简单小结

我不想大家读完此文后,带着一种消极的情绪去面向未来。虽然基辛格们很厉害,虽然世界国似乎越来越浮出水面,但是,这个世界并非任由任何人掌控的玩物。至少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我们不认为我们应该成为人家手里任意宰割的羔羊。

我们应该把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就要求我们首先看清我们面临的威胁。这个威胁不是很具象的,而是高度抽象的世界国。

具体威胁我们的不是像基辛格这样的具体的人,而是那些数千年数百年来一直在世界各主权国家之间游移的那一类人。

他们没有具体国家民族文明历史的概念。但是他们又最懂得最了解有史以来的国家民族文明的兴衰。他们一直在玩弄国家民族文明的排列组合游戏,利用国家民族文明的分分合合,来达到他们统治世界的目的。我们必须要相信有这样的极少数人的存在,我们才可能看清历史变迁中不变的白色身影:世界资本和世界民族。

未来的世界,将是世界人民红色身影,与世界资本世界民族白色身影的长期斗争。世界人民是有国家民族文明疆界的;世界资本世界民族却是不受疆域和国界的任何限制的。目前我们中国恐怕是还没有被世界资本世界民族彻底征服的世界最后的文明堡垒了。我们面临着历史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我们没有退路。

如果你觉得我是痴人说梦,你就当我说的是梦话吧。如果你觉得的确世界资本和世界民族是存在的,比如世界民族,他们具体可以是任何一个具体民族。世界民族泛指服务于世界资本统治世界目标的来自任何一个具体民族的人。也许某些具体民族的人始终占据世界资本和世界民族的控股地位,但那是另一个话题。

希望大家透过这场疫情,透过基辛格最新放话,看清这位华尔街朋友流露出来的统治世界的世界国战略意图。

我们和世界资本世界民族彻底统治世界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这个斗争首先是精神文化领域的斗争。如果所有人都把本文当做所谓阴谋论,那么我们实际上已经进入到世界国3.0了。

世界国3.0的标志就是,没有人质疑历史现实和未来,只希望或只愿意相信媒体给我们的“合理”解释。而媒体早已控制在世界资本世界民族手里。基辛格可以在华尔街日报上发专栏,我却只能以无比曲里拐弯的方式在说明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这个道理西方传媒早就为我们设定好了标签:阴谋论。

放眼全世界,除了我们中国,无一不是掌握在世界资本世界民族的手里了,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病毒疫情的真实写照就是最好的说明。

基辛格: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Covid-19大流行的超现实气氛让我回想起我在突击战役中作为第84步兵师的一个年轻人时的感受。现在,就像当时1944年末一样,有一种危险在发酵,它不针对任何特定的人,而是随机地进行破坏性打击。但是,那个遥远的时代与我们当下的时代存在重要的区别。当时,米国人的坚毅精神因为国家的终极目标而得以强化;现在,在一个分裂的国家,我们需要一个高效率、有远见的政府才能克服这前所未有、破坏巨大、全球规模的挑战。维持公众信任对于社会团结,社会关系以及国际和平与稳定至关重要。

各国都相信他们本国的机构可以预见灾难,遏制灾难的影响,进而恢复稳定,这个信念使国家能团结一致,蓬勃发展。当Covid-19大流行结束时,许多国家的机构将被评判为“应对不力”。这一判断是否客观公正无关紧要。现实是,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将永远不一样。现在还争论过去的事情,只会使我们将要做的事情变得更加困难。

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猛烈程度向人类发起攻击。它的传播是指数级的:米国的确诊病例数每五天就翻一番。在撰写本文时,还没有新型冠状病毒的针对性治疗方法。医疗供应无法应付病毒的加速蔓延,重症监护病房已经到了不堪重负的边缘。检测数量不足以确定感染的程度,更不用说逆转病毒的蔓延。成功的疫苗可能需要12到18个月。

米国政府在避免疫情失控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最终的考验是该病毒的传播是否可以被遏制,然后全面扭转疫情,同时维持公众对米国政府管理能力的信心。抗击疫情,无论多么巨大和必要,都决不能排除同时启动向新冠病毒之后的秩序过渡这一紧迫任务。

领导人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国家层面上应对这场危机,但是新冠病毒在社会上的破坏作用并不停留于国界。新冠病毒对人类健康的攻击是暂时的,至少我们希望是,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对几代人产生影响。没有一个国家,即使是米国,能够仅仅通过一国的努力战胜这种病毒。解决当前的问题,最终必须与全球合作的愿景和计划相结合。如果我们不能同时做这两件事,我们将面临最糟糕的结果—防疫和国际合作的双重失败。

米国从马歇尔计划和曼哈顿项目的发展中吸取了教训,米国有义务在三个领域作出重大的努力。

首先,增强全球抵御传染病的能力。脊髓灰质炎疫苗和根除天花等医学科学的胜利,或者通过人工智能进行医学诊断的新兴统计技术的突破,使我们陷入了危险的自满情绪。我们需要开发新的传染病防控技术,开发疫苗应用于广泛人群。地方政府也必须一如既往、科学地开展储备、合作计划和探索等准备工作,保护其人民免受流行病之害。

第二,努力治愈世界经济的创伤。全球领导人都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吸取了重要教训。当前的经济危机更为复杂: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和全球蔓延规模都是史无前例的。社会隔离,关闭学校和企业等必要的公共卫生措施正在加剧经济困境。计划还应该寻求减轻即将到来的混乱对世界上最弱势人群的影响。

第三,维护自由世界秩序的原则。米国现代政府的开国传奇是一个由强力统治者保护的围墙城市,统治者有时专横有时仁慈,但始终强有力地保护人民免受外敌的侵害。启蒙思想家重新定义了这一概念,认为合法国家的目的是满足人民的基本需求:安全,秩序,经济福祉和正义。个人无法自己保护这些东西。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经引发了“时代错误”现象,即在这个繁荣取决于全球贸易和人员流动的时代,“围墙城市”思潮的复兴。

世界上的民主国家需要捍卫和维持其启蒙运动的价值观。全球范围内法制和权力之间平衡的退步将使社会契约在国内和国际上瓦解。然而,这个千禧年的法制和权力的问题无法与新冠病毒防疫同时解决。在国内政治和国际外交中,各方都必须克制。必须确定问题的优先次序。

我们从与“膨胀”做战进入了一个日益繁荣和人类尊严不断提升的世界。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划时代的时期。领导人面临着历史性的挑战,那就是在应对危机的同时建设未来。不能做到这一点,将会使世界陷入灾难。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37.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