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对文明的自保——论述排华现象兼论汉奸问题

作者:yaodi1226 来处:龙空 点击:2020-04-15 20:39:10

声明:欧美制度问题,和华夏制度问题,非本人原创,大量摘抄了茶馆@生如过客(《创鬼录》),@紫苑寺有子的研究成果,与赤群的讨论成果,本人不过是把具体问题与之联系,并整理成文。http://www.lkong.net/thread-2539489-1-1.html

还可阅炎黄之家《【专题】警惕米国已经开始的新一轮排华暴行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我们的追赶进程将要结束,因而现在也有了闲暇反思问题,反思我们因尽全力追赶而无暇思考的问题。

排华现象其实是依从于文明程度这个问题的(以此细说)。(注:文明程度只是通俗化的说法,并非歧视欧美文明,实指宏观社会科学的发达程度)

(另,笔者反对中国特殊论,请勿将本文作此理解)

 

一、排华与反犹的本质区别

近年来,排华与反往往被相提并论,认同与反对者均有,本文作反对者观点的时不进行不同点的列举,以避免走向特殊论。

笔者认为,排华与反犹最本质的区别在于恐惧:

黄祸论这是独有的,不同于排华,其实反犹和旧时农村的吃绝户无本质区别,不过是对弱势群体的迫害罢了。

而排华现象蕴含着深深的恐惧,历史中看反犹与各种反对弱势群体(落实群体不一定代表正义,也不一定代表不正义)的运动,能找到巨大的相似度,小到吃绝户,大到灭佛运动,往往是为了图财,杀人不过是以绝后患,让自己安心罢了,所以此类运动往往失控,找到一个有油水的目标就扣上帽子,反之,对于没油水的活,也就运动中真信了这种鬼话的蠢货,才会去做。

而排华往往是杀人,消除其影响为目的,当然华人往往相对富裕,但排华事件少见扩散化,执行人员也不再以被驱动的流氓无产者为主,可见经济需求反而居于次要。

 

二、恐惧的来源:欧美制度的落后性

从历史中看来,狭义的排华是近代史以来的特有名词,由欧美当局主导的(现代往往以可以放纵为表),对华人的排斥事件。

但从更大的历史中看来,落后文明进行排华的次数不少,五胡乱华,蒙古人入侵,满清剃头令与大屠杀,等等光是极端例子便屡见不鲜。

至于不够极端的例子,落后政权对汉化和番化的争论往往贯穿其历史,具体事件已难以列举,其“有识之士”对于汉化的警惕与如今的排华如出一辙。

过去我们较少观察此类事件相似性,往往只在某些特殊场合才拿出此类材料进行类比,其目的也仅仅是为了谩骂罢了,潜意识看到了真相,而往往被时代所迷惑,直到如今,才拨开了迷雾。

其宏观社会科学邻域相对我们,甚至相对满清也是远远落后的,相对于我们的落后程度可能以千年记,只是因为工业革命的缘故,科技对于我们产生了代差,乃至社会科学的微观领域也被爆炸的生产力带动,产生了赶超,因而,本身便不易被观察的宏观社会科学问题被掩盖在时代幻象以下,直至如今,因为疫情,问题暴露而出,才能见其本质。

记得在哪看到过说法,这是人类首次把人命置于经济之上。

这是一个表象,自古以来,在我们观点中,疫情是天灾(本次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是天灾还是人祸不争论),但不管是什么灾情,救灾不力就是人祸了,政府必需为此承担合法性危机的代价,为此,大起义乃是其应有的福报。

这似乎是我们所独有的。

再结合古代史,古代史范畴中,中国是最先进的,这个毫无疑问。

然后,美国的制度,其实还是罗马,和当年没有变化,充当元老院的参议院,充当保民官的众议院(保民官还是人民大会有争议),庞大的体育产业充当着斗兽场作用,有食品券提供面包,对外频繁的战争劫掠,负债累累的平民。

而我们现在制度,批判的继承了古中国的体制。

这两问题,都有海量的研究文献,然后我们讲制度自信时,常常忽略了一件事,中国的制度对欧美的制度是遥遥领先的,忽视了这个前提,欧美的各种莫名其妙难以解释。

结合这个前提,我们能够发现,排华不过是历史的重演罢了,现在不过是另一个五胡乱华时期,并且可以预言随着历史恢复常态,排华问题会愈演愈烈。

 

三、排华问题的推动力,及其作用

人类的历史是一个进步的过程,人是趋向进步的,而自然科学及微观社会科学处于领先状态的欧美文明,和宏观社会科学处于领先状态的中华文明接触,碰撞之时(有了满清作为缓冲),自然产生了几个结果。

中华文明在自然科学及微观社会科学领域要求进步,这贯穿了我们的近现代史,为此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

因为古代的发达,其实我们原先没有对工业革命的需求,一次改朝换代足以解决问题,所以工业革命不在中国产生,我们因而在很多领域落后了,落后挨打,重新进入了一次漫长而黑暗的调整其,直至共产党应运而生,把人民抬高到了这个地步,因而释放了巨大的需求,解决了工业革命与我们体制的矛盾。

因为历史,我们也有了,为了工业革命,打一次战争,乃至核战争是值得的的觉悟,这是题外话。

我们为自己的落后部分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那欧美文明呢?

我们运气好,只付出了春秋战国加上一个秦朝的几百年战乱时期,就实现了制度的产生和稳定,欧美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宏观社会科学的进步要留更多血的,并且是自己的血,反封建的刀能砍向自己吗?

现在看来,做出了相同的选择,虽然没意识到自己的落后,但还是潜意识的选择了排华以自保,如此汉化这种最多打一场内战的可能性减少了,很可能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哀叹历史啊,清洗了落后势力之后,鲜卑人是我们的同胞,蒙古人是我们的同胞,党项人契丹人是我们的同胞,但被胁迫着和我们见刀兵的历史可能得重演。

(注:中华文明对外感召力其实很大的,大革命时期,可见太祖思想在外影响,这是中华文明和工业结合的产物,至于封建糟粕,自然也就那样)

 

四、汉奸问题

汉奸问题和排华问题一体两面,落后政权一方面需要排华以保护其统治,另一方面有得倚重于汉奸,汉奸充当丑角的同时,也是其重要的助手,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纵观历史,落后政权都不约而同的蓄养了汉奸,充当了技术人员,恐惧排斥的同时,离不开其,所以汉奸往往能在此类政权充当重要角色,位卑权重。

再结合欧美文明对罗马的继承,诉棍,高利贷者,牧师,在其充当了非常总要的角色,是统治者和统治支柱。

所以,法律,金融,经济学家和传媒(此两者从当了牧师角色)往往更喜欢欧美,具有反对其政权的歧视和喜欢其政权的体制的二重性。

与之相对,过去的支柱,传统文人和文官,这个角色由庞大的公务员体系和专家组智库充当,武官由解放军和民族企业充当,传统文人的实质地位是文艺,而我们的文艺不是马戏,没那么迫切的需求。

再然后,入华夏则华夏,都是我们的同胞,我们不可能让同胞充当被蓄养的丑角和角斗士,所以反对团结汉奸和在外制造类似汉奸的角色。

特别讲一点,香港暴乱实质上是一次排华事件,并非汉奸问题。

 

五、建议

建议蕴含于历史中。

首先是我们的宣传部门做的,四个自信,这问题要讲清楚,先进和落后问题得理清了。

然后是我们的统一战线所做的,团结我们的同胞,同时也应该向外传播文明,让跟多人成为我们同胞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45.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