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专题 > 正文

炎黄专题:中国如何打赢舆论战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6 12:03:31

中国硬实力根本性改善以后,软实力的孱弱短板,日益明显,成为国人关注焦点。此处针对舆论战做个梳理。

当然,我们以前说过,大家不要太着急,我们目前软实力的落后,是客观的文化堕距问题,文化丛会天然落后于物质丛。我们在一力破十会的同时,重建完善中国主流意识形态,改善战略战术,舆论战压垮西方可期。

西方反华政治正确趋于变态彰显其恐惧:哪怕是老牌反华媒体,敢提中国丝毫正面事实,就是通中》就显示了这一点,西方走投无路,掩耳盗铃,气急败坏出败招了。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舆论战的失败

 

舆论战关乎信仰

宁说得比较客气,实际就是土工自己把意识形态丢了,舆论战就是无头苍蝇。太祖在的时候,舆论战是谁更怕谁?【武器的批判】

没有信仰就不要谈占领舆论阵地的事了【海水干了】

舆论战关乎信仰,土共还有吗,不可能赢【比较健康】

消极抵抗,积极反G,能打赢才怪了。【A.L.Murph】

 

入关才能打赢舆论战

入关可见《从定体问到高喊入关:入关学的前世今生

不入关,指望打赢什么舆论战?蛮族从鸦片战争开始揍了大清半个世纪,大清嘴上都没认输啊。【咩】

 

敌人的战场:在西方世界里中国永远打不赢舆论仗

宁南山:为什么我们总是打不赢舆论战?——准确地说,这个命题是个问题命题,在西方世界里中国是永远打不赢这个舆论仗的,中西方是两个世界与体系,幻想打赢在西方的舆论战根本鸡同鸭讲道理,烧香拜错了庙门!【热烈欢迎】

 

要从科学和工业的角度来叙事

因为不讲科学,不从科学的角度来吹牛,又刚刚从农业国成为工业国,既不自信,又有点怯弱,从心理上就已经打不赢舆论战。而且还老是想证明自己的体制是有巨大优势,有合法性,跟白皮的思维逻辑完全相反,自然就不信了。科学,是全世界唯一通用的语言,也是最有利的对外宣传的着力点。比起到处吹什么意识形态,强得多得多。【龙神帝国万岁】

 

要对抗传播资本意志的媒体

白皮的价值观就是资本的价值观。白皮的价值观就是资本的价值观,就是先富起来的银的价值观,深层次一点就是强盗的价值观。想明白上面的一切,打不赢舆论战的原因就很简单了——我们的媒体——比如南方系——都是在传播资本的意志~【无聊的土人】

媒体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因为资本在别人手里【化石】

 

情报安全部门对媒体的审查和控制很重要

拿衣服,绝不是“自觉”的共同价值观!!!美帝“每家”媒体都有CIA的人,对内审查,对外搞情报。还记得去年臭港事件的那些“记者”吗?全是CIA的人【爱因司机】

 

战略上要转守为攻拆墙开闸

从新乡时报披露温家宝就知道为什么不自信,为什么不放开墙,为什么搞局域网了吧。不是人民不敢自信,不敢维护制度,而是这套体制确实很多小鸡鸡在人家手里攥着随时捏碎你【台海乌云】

俺提过N遍了,战略上转守为攻。拆墙开闸,放虎出笼。把老媒体的人清洗掉一部分。一部分反贼退休领导降待遇。【醉东风】

扯蛋。自己在家都不让人说话,出去哪能说得过人家。所谓白皮的价值观,更是扯蛋,价值观,价值观,是基于价值的。你要是让他们觉得自己的价值那么low,那还有个屁价值观。现在中国就是不敢放人出去,大声告诉白皮,你们这帮穷鬼,没钱没价值。【功夫熊猫兔】

 

舆论战是全球情报能力、议题设置能力

傻逼的自我欺骗罢了?舆论战就是全球情报能力,议题设置能力,讲故事的时候

人的魅力跟能力。只有当你拥有设置议题的能力的时候,才会迫使别人按照你的节奏来,不然你一直跟在别人的议题里解释,辟谣,跟着别人的指挥棒跳舞,还打什么舆论战?要搞清楚,所有的舆论都是有选择的一部分,所有的媒体必须先有立场跟自己的态度。你不能指望一帮标榜用事实说话的媒体人,一个到处宣扬新闻要客观的中宣部,能打什么舆论战。情报不足,可以买,然后慢慢发展

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体制中宣的体制非常僵化不说,还会天生的反对任何别人的成功,比如这次这次那个发言人就很好的展示了怎么打舆论战……但我敢肯定外交部现在受到的最大内部压力恰恰是来自中宣部,要不是有人护着,估计这人肯定要被清……你个搞外教的懂什么叫宣传吗?要理性客观,用事实跟真理说服人,,怎么凭空污人清白?【玩泥巴】

 

舆论战要强化战略战术

见《舆论战中如何主动进攻、强势伤害敌人:我们要说服谁?如何超越辩解让敌人玩火自焚

 

中国打赢舆论战的可能性在加大

这次疫情就算不是转折点,也会是标志性的一个节点,中国在舆论战线上的反攻必将到来【张富贵】

中国打赢舆论战的可能性在加大,很明显,西方传统媒体的利益太重了,新媒体被压制的厉害,而中国以抖音为标准的短视频新媒体正在崛起,而抖音被中宣部控制的非常不错,颇为正能量,在宣传领域,同样是年轻人对老人的战斗。10个方方都顶不上抖音两条短视频,方方这样的人不用在乎,有几个年轻人会相信一个官方老太太说的话【摩诃萨】

要拆墙才对。油管里所有官方媒体加起来不如一个李子柒的四分之一影响力。【正规军】

宁南山:为什么我们总是打不赢舆论战?慕洋狗群体抵制中国共同价值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宁南山(ID:ningnanshan2017)

我们总是更关注打舆论战的能力和手段,但是总是觉得,似乎我们还缺点其他什么东西。

中国和西方媒体的能力和手段的差距,我们都体会到了。

在基础能力上,英语是国际语言,欧美的媒体尤其是英美的媒体是国际主流媒体。欧美的整体实力也在我国之上,军事,科技,面积,人均收入,社会发展水平总体上都优于我国,而人总是天然的更爱听强者,爱听权威的声音。

在对新闻的报道和新闻素材的挖掘的能力上,西方媒体确实也有非常过人的能力,反应速度很快又非常专业。

在宣传手段上,西方媒体早已经形成了多维度的手段,社交媒体、官方媒体、民间媒体,不同利益方、不同观点、不同派别的媒体都有。

不同媒体之间观点相左的有之,支持反对党的媒体有之,支持执政党的媒体有之。让民众有一种自己有多元化信息获取渠道、因此自己看待事情肯定能够客观公正的认知。

但是在这些之外,我总觉得隐隐还有其他的东西——这个东西隐藏在言论多元化与言论自由的水面之下,是看不见的支撑舆论战的东西。

2019年12月,为了反击西方在舆论上对我国新疆治理的各种噪音,CGTN(也就是以前的CCTV-9)发布了一个新疆反恐的中英文双语记录片,首次把大量的案情视频曝光。内容非常震撼,体现了恐怖分子对平民的残忍。

这个视频是为了反击西方舆论而制作的。

……

这个视频的制作内容和水平是相当不错的,也首批揭露了大量的内容。对观众来说,能够了解到很多新的东西。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个用心制作的视频,在西方主流媒体中几乎可以说像是不存在一样。

下面是胡锡进当时发的微博:

“新疆自治区近日发布了反恐纪录片,里面有很多前些年恐怖主义活动的视频。环球时报注意到,西方主流媒体集体漠视了这个纪录片,几乎什么报道都没有。它们是如何做到这种协调的?有意思。 ”

我当时看到这篇微博,和我之前一直的疑惑可以说不谋而合。

那就是西方媒体虽然遍布在如此多的国家,有如此多的派别,有如此多的不同民族构成,有如此多的观点,但是却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统一协调着他们的行动。

欧洲,北美,澳新,我相信西方并不存在类似“中宣部”的组织,能够统一协调这么多国家的媒体。但是他们就是神奇般的做到了。

那么是什么统一指挥着西方媒体的行动呢?共同价值观。

西方人至少有着以下几条价值观,这些共同价值观非常容易地映射到了西方媒体上,统一指挥着他们的新闻报道。

第一个共同价值观,是对民主自由制度的绝对自信,对非西方道路的鄙视甚至是仇视。

西方人非常统一的,把世界分为两种,民主国家和非民主国家。

对于非民主国家,西方人认为其制度是劣于民主国家的。中国自然肯定是非民主国家,再加上是共产党执政的、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那就更是相当于原罪了,必然是邪恶的、专制的,是最好从地球上被消灭的制度。

西方媒体的第二个共同价值观,就是白人内心深处的种族主义。他们潜意识里认为白人是最高等的,其他的种族都是不如白人的。

见《瑞典警察种族歧视野蛮对待中国游客,中国慕洋犬为虎作伥

这么严重的针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充满了满满的白人优越感的节目在瑞典的电视台播出了,也遭到了中国的抗议。但是在西方媒体中,却几乎集体漠视了这起事件。

这也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对中国人搞种族主义攻击,在西方媒体眼中没什么大不了的,并不是什么问题。

西方人的种族主义心态,其实非常严重。俄罗斯人也是白人,但是只是他们的远亲。即使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也拥抱了民主自由制度,也依然受到西方的集体排斥和打压,才幡然醒悟。

至于中国人,在种族血缘上和西方人差的更远,更是自然不在话下。

共同的种族主义价值观,使得西方国家媒体在面对俄罗斯、中国时,天然地站在对立面。

俄罗斯无论和谁冲突,西方媒体都会坚定站在其敌对方一边,对待中国同样是如此。中国不少人,以为中国采取了西方一样的制度,就可能会被西方接纳。

趁早放弃这个想法。同样是基于种族优越性的价值观,会自然而然地产生西方在历史、文化都优于其他种族的各种思想。

 

在共同价值观形成上,我国显然还有道路要走。

对于我们的制度和道路,非常多的人是不自信的,认为西方的制度优于中国制度、西方的道路优于中国的道路的人大有人在。

你在中国做一个调查,中国制度和西方民主自由制度哪个更好,看法一定是分裂的,或者说至少不会达到西方那么一边倒地认为“民主自由制度就是好”的程度。

不只是道路和制度的问题,对于我们的民族,也有很多人是不自信的,

和西方人几乎一边倒的在内心认为白人最为优越的共同价值观不同,我们非常非常多的人,认为自己是劣于外国人,认为西方的思想、文化和历史优于中国的思想、文化和历史。因而特别喜欢对中国的思想文化进行批判,喜欢谈论中国人的劣根性,而对西方主要谈其先进性,对西方来的思想毫无保留地张开怀抱。

这种思想到现在也还广泛的存在于中国人的思想中。现在在中国社会广泛存在的外国人优先新闻,我就不再叙述了,说多了会生气。

 

你说中国媒体,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战斗力吗?

其实我国不少媒体,尤其是一些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媒体,专业性和战斗力是很强的。在揭露国内阴暗面方面,各种深度报道,细节都能挖掘出来。这次疫情期间,各种原创和深度调查稿件就有不少,在各个新闻网站评论数万,在微博上热搜,在微信公众号10万+。

比如说,现在全国上下都知道“吹哨人”是什么意思了,这个翻译过来的词汇加上事情的发酵,宣传力不就很强么?

我国不少知识分子,对内也是很有战斗力的,对国内的阴暗一面批判起来很有深度,也很有思想,能够引起普通人的共鸣。

媒体和知识分子,对国内进行深度报道和批评很有必要,有助于行使媒体监督的作用,推动中国的进步,要知道没有媒体监督,对我国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觉得有问题的是,在国内很有战斗力的媒体,在国内很有战斗力的知识分子,一涉及到对外的舆论战,在对外反击西方抹黑的舆论斗争中,他们就缺位了。

我们的媒体,即使是那些市场化程度很高的媒体,尽管他们具备比较好的专业性,但是似乎对于在国际舆论场上和西方媒体怼正面兴趣不大,还不如我国的普通网友热情高

比如这次疫情,我国各种媒体为体现武汉地方官员初期抗疫不力而制作的各种时间线非常多,体现出了对政府工作的监督和还原。

而在近期西方部分政客和媒体,炒作中国应该对欧美疫情爆发负责,甚至于要求我国赔偿的时候,我就没有看到我国媒体有大量制作各种时间线、去反击西方政客和媒体来证明中国反应已经足够快,为世界争取了一两个月的时间。

更不要说看到这些媒体去推特、脸书、youtube这些国际舆论主战场去发表时间线了,仅有的时间线还是我国官方发布的。

难道反击西方政客和媒体的“中国负责论”不重要么?显然不是,恐怕国内很多人的内心,还真的是觉得我国就应该对疫情负责、道歉、赔偿。

目前就数据来说,输出零号病人最多的国家是意大利,输出病例最多的国家是美国,中国输出的病例还远不如有智库发出“中国赔偿论”噪音的英国多。这些事实为何没有国内专业媒体去宣传呢?

 

总的来说,中国媒体反击西方媒体,让我感觉最爽的一次是2016年8月环球时报发了一篇《澳大利亚,围绕南海猛窜的“纸猫”》,讽刺澳大利亚是“纸猫”,在澳国引起强烈反响。

澳主流媒体几乎全都转引了这篇社评内容,其中有些态度激烈,认为环球时报“威胁”澳大利亚;个别媒体甚至以讹传讹,宣称环时社评呼吁中国对澳大利亚“宣战”。

他们总是借着各种理由攻击中国,没想到还会被反击,而偏偏“纸猫”这个词很有攻击性,又恰好了击中了内心优越的澳大利亚人的软肋,他们总是习惯居高临下的评判,讽刺和攻击中国,而一被反击自然反应激烈。

不过当时多少让我疑惑的是,澳方是主流媒体全部上阵反华,中国为何只有一家报纸在怼?学习下洋人,来个左中右,保守极端、理中客各种角度立体化作战多好。

总的来说,在国际舆论战场上,只有少数官媒、外交部发言人、中国驻外大使馆等官方力量在勉力进行反击。这让西方媒体开头来一句“中国官方控制的媒体某某报”或者“中国官方声称”就可以迅速地对读者进行暗示,看,这是来自专制中国的官方的声音。

外交部的同志在海外个人推上发表回击美国政客持续抹黑的一条质疑口吻的推文,在中国国内先遭遇一通围剿和批判,可见一斑。

详见《赵立坚同志顶肺式质疑米国或为病毒源头一骨碌插到米国喉咙G点

赵立坚以后会遭遇汉奸们疯了一样妖魔化,不奇怪,《慕洋狗云孝子为米国垃圾抗疫表现洗地造谣——舔狗们把米帝直肠都舔肿了》,难得碰到个硬朗点、小弟弟能硬一些的中国外交人,肯定会扑上来撕咬的,要警惕外交系统里的卖国汉奸余孽迫害打击赵立坚同志。

西方国家,他们不只是媒体在对外宣传,尤其是对中国的负面宣传方面很有战斗力。而且西方的知识分子也是同样的。

在之前的文章里面,我就发过张维为参加荷兰的The Nexus Institute组织的思想者论坛,大家可以看看,西方的知识分子在跟张维为讨论的时候,其表现出来对待中国呈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其创始人面对张维为,就直接说中国没有人权,统治是基于恐惧,每年处死这么多人,还有童工等等,很有攻击性。

对内和对外的战斗力差异,这背后我觉得还是价值观的构建问题。我国不少人的价值观只把自己定位为中国的批判者,无论是制度、文化还是其他。内心深处还是认为自己样样不如西方,西方是先进的,因而不值得去批判,或者自己没有资格去批判。

但是你看西方媒体的报道,不管哪个西方媒体,他们会批判某个人、会批评某个政党、会批评某项政策、会批评某个国家,但是绝不会批判自己的民主自由道路不如中国。相反,每一篇报道都会透露出对自己道路和制度的绝对自信。

你见过BBC、CNN、纽约时报会不断报道说,西方道路不如中国社会主义道路,西方民主制度不如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吗?

西方媒体的新闻报道,你经常能或多或少读出他们对自己民主自由制度的自豪和优越感。我敢说每一个西方记者在面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时候,他们内心深处都是认为自己的制度和道路更好更优越的。

 

不只是制度问题,西方人还有共同的对中国的种族心理。

品牌商公开投放辱华广告(还记得D&G杜嘉班纳吗)、瑞典电视台播放抹黑中国人的节目、造谣新疆“集中营”、抹黑中国在压迫藏族人、指责中国应该对新冠疫情在欧美爆发负责、说中国封城没有人权,总之对中国各种负面报道和指责毫无心理压力。

美国黑人演员公然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说三个亚裔小孩是会计,是因为他深知在以白人为主流的西方社会这样做并不会有灾难性后果。

他甚至还说“如果有谁不喜欢这个笑话,自己拿手机去推特留言吧。对了,你的手机估计也是这些孩子制造的”。

他们的共同价值观非常坚强。

一个正常的中国人,一个正常的中国媒体的价值观,应该是维护中国利益,对中国的道路和华夏民族复兴有着高度的自信,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绝对讲不好中国故事。要对内能够行使媒体监督,促进改革和进步,对外也要敢于出击,通过各种专业和真实的报道和西方媒体硬刚捍卫中国利益。

现在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不能再总是对外唯唯诺诺,对内重拳出击。

多少值得欣慰的是,随着国力增强,我国的年轻人在道路和民族自信的共同价值观构建上,明显超出许多。

另外外部环境的变化,尤其是来自美国的强大压力,也有利于我国构建团结一心,扛住外部压力实现民族复兴的共同价值观。

这两个机遇带来的效果,在国内舆论场已经有所体现,而且随时间发展会越来越占优势。而在对外的舆论战,长期以来我国是以防为主,阻挡西方宣传渗透。

在国内舆论场共同价值观逐渐形成和逐渐占据优势之后,我们很快就会意识到,防守和龟缩是赢不了战斗的,必须要进攻才能获胜

西方就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疫情发动对华舆论战三阶段

摘自《宋鲁郑巴黎日记:第三阶段舆论战,西方已提前开打》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西方对中国发起前所未有的舆论战规模和投入的力量之大是三十年来首见。这场舆论战将持续三个阶段,现在正处于第二个阶段。第一阶段中国完全被动,第二阶段还处于胶着状态,第三阶段将在疫情结束后激烈开打。

从中国开始独自面对人类共同的敌人病毒到西方出现疫情,这是第一阶段。

21世纪以来,美国、墨西哥、巴西、非洲、中东等地都出现过疫情,按说西方知道如何站在人类共同命运的立场上来看待。然而,事实却是西方对中国发起了舆论围剿,把病毒出现的原因归到中国制度身上。最极端也是最经典的就是德国明镜周刊:“中国人若想消灭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需要的药方既不是什么西医疫苗,也不是中医草药,而是自由和民主。”

这种手法西方并不是第一次运用。1997年发生东南亚经济危机,西方媒体就认为是专制制度导致的。全然不管还有一个韩国危机最严重:国家破产,寻求世界银行援助。但到了2008年西方发生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却没有一家媒体把原因归到制度上去。

这一阶段中国非常被动,媒体基本上处于失语状态,无法回击西方。原因当然很多,西方媒体一直占有话语权,中国媒体刚刚处于学习和提高如何讲好中国故事的阶段,面对西方迅猛的攻击,确实招架不住。

等到中国有效遏制病毒、西方开始出现疫情,双方的较量进入第二阶段。

从常规讲,西方应该比第一阶段的中国还被动。中国的成功、西方白白浪费一个多月时间、不该出现的严重错误远超中国这三大因素应该令西方完全失语。

但恰在这个时候,西方媒体显示了捍卫自己的能力。它们以各种方式否定中国的模式,又抛出国情论、制度不同、科学性等为幌子,为西方的各种措施辩护。后来又开始质疑中国数据不准确、不顾世卫组织的命名原则坚持使用“武汉肺炎”,不仅以掩盖自己大量死亡的原因,还试图把西方出问题的原因甩锅到中国。

再到后来又指责中国援助产品质量有问题,援助别有动机。对世卫组织则发起签名运动,要罢免世卫组织总干事,直到今天宣布中断对世卫组织的援助。这个阶段最经典的手法是认为中国成功的原因在于提前两个月遇到病毒,因而有时间应对,歪曲常识和事实到了极点。

西方另一个手法是相互包庇,互不揭短。比如英国的群体免疫、法国前卫生部长爆料、就是互相之间抢口罩也不能互相指责。

重大严肃的政策,瑞典竟两度一百八十度急转弯。但是西方只报事实,没有任何评论。假如是中国岂能被放过?

详见《瑞典斯德哥尔摩政权借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疫情冷酷屠戮人民

第二阶段由于中国做的实在太好,西方做的实在太差,使得中国的话语权上升,双方悬殊的实力有所拉近,但中国并未占上风。

等到西方疫情结束,其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解释如此惨重的生命代价。我想办法应该会有两个。一是继续搞另类事实,另类解读事实。把西方的灾难性后果描绘成胜利。二是继续把责任推向中国。

西方媒体自然是主力,但也会利用自己在第三世界的盟国。这一招其实已经在第二阶段用上了:这就是巴西何以突然跳出来指责中国的原因。而且用词比西方还激烈:巴西教育部长温特劳布发推说,“中国有一个统治全球的计划”。“中国是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源头。”

第三阶段的舆论战西方已经占位开打,从时间到方式都是精心设计。西方别看应对人命关天的疫情效率低下,但打媒体战的速度不亚于火神山。这种即使干的不好也能把干的好的说得很糟糕的水平,真是令人甘拜下风。

虽然中国在话语权之战中长期落后,但在中国庆祝武汉解封,欧美持续恶化的现实面前,我们已经开始具备打赢舆论战的历史条件了。

每个人立场不同、角度不同、感受不同,表达出来自然也不一样。在中国崛起最关键的时候,中国人一定要再多一些国际观、地缘政治观和国家利益观,站在更高的格局上看中西方话语权之争。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56.html

继续阅读: 信仰 舆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