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西方反华政治正确日趋变态:哪怕是老牌反华媒体,敢提中国丝毫正面事实,就是通中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6 14:29:11

西方对媒体的控制和战争弦绷得有多紧,由此可见一斑。

西方主流精英和西方媒体的困境在于,中国软硬实力全面赶超西方的事实已经很难遮掩,这时候依然强制要求所有的媒体人在任何报道中,依然无所不用其极的抹黑中国,太难为人了,太绝望了。

这种极端意识形态右翼和种族主义的抹黑,会被客观存在的事实打的噼里啪啦。

面对西方这沉沦的江山,哪个裱糊匠也做不到啊。

典型如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疫情,西方比中国落后太多太多了,西方精英居然想变本加厉抹黑,哪怕再反华的西方媒体也只能委委屈屈的说“臣妾做不到啊。”

中国的汉奸媒体南方系等,其写作手法源自西方中情局和西方各大反华媒体,秉持半真半假原则,糊弄了不少中国人。

可时移势迁,中国汉奸媒体的老师们,居然完全顾不上掺点真货忽悠人了,蛮横要求笔杆子写作组们全盘假货,一点真话都不能说,搞成了僵化防御的舆论战马奇诺防线。

中西方都有很多在对方国家生活、工作,很多人也都开通了发出声音的自媒体平台。

海量事实,让西方舆论专制麦卡锡墙挡无可挡,到处是窟窿。

西方通过全面控制传统媒体,钳制言论,造谣抹黑的手法,在信息时代已经很难玩得下去,一味如此,西方传统媒体会彻底沦为西方平民抨击的“谎言媒体”反向指标。

西方精英堕落、心虚到了这种程度,对中国而言,是很好的征兆。

我们前面在《炎黄专题:中国如何打赢舆论战》里分析了,实力在变化,大势在我,米国的虚弱和恐惧,验证了这一点。

没想到的就是,我们之前还担忧中国主流媒体太烂,逆向种族主义的人渣太多,担当不了舆论战,没想到西方反华媒体们,在主子们变态的政治正确准则下,被弄得自乱阵脚,加快变烂,自毁江山,舆论战中同样露出了致命破绽,在比烂竞赛中,居然快胜出了。

米苏冷战中,米国其实完全没预料到苏联突然解体崩溃,基本是躺赢。

在新的中米冷战中,我们当然要做最坏准备,迎接最困难挑战,但也不妨准备好应对西方内部问题太多自我爆炸的躺赢,以免到时候笑岔了气。

活久见!CNN都被“通中”了

环球时报 2020-04-16

继“米国之音”后,米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被米国社会一些保守势力指责“为中国宣传”。

米国福克斯新闻网15日称,CNN本周一转发中国《环球时报》的一篇报道,引述专家的分析称,当米国已有4艘航母报告感染新冠病毒病例时,中国海军舰队上周末前往太平洋,始终保持强大的作战能力,这表明解放军在控制新冠病毒方面比米国海军做得更好。

尽管只是转发,且CNN的报道最后还称,“美军高级官员强烈反对美军没有做好准备的任何想法,即使目前‘罗斯福’号航母处于旁观状态”。文章还引述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的话说:“我不希望世界上任何人认为美军的战备状态大幅下降,事实并非如此。”

不过该文章还是打碎了米国一些人的“玻璃心”。

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在推特上指责CNN“竟然将中国共产党的宣传作为新闻发布”。该议员14日在米国会提出法案,要求剥夺中国的主权豁免权,允许米国人起诉中国“承担赔偿责任”。福克斯新闻网称,“越来越多的人怀疑反特朗普的CNN及其记者庇护中国对新冠病毒的处理以及报告的病例数据”。

CNN首席白宫记者吉姆·阿科斯塔14日晚因为一条推特被指控为“中国宣传员”。

在特朗普宣布指示米国政府停止资助世卫组织后,阿科斯塔在推特上写道:“被特朗普怪罪的新冠病毒替罪羊:世卫组织、新闻媒体记者、国会的民主党人、州长们(不是他本人)。”“特朗普怪罪的其他替罪羊:中国、奥巴马政府。”这两条推特得到了近3万个点赞,也引发一些人极度不满。

特朗普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讽刺称,CNN应该改名。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克鲁兹评论称:“你应该是记者,而不是中共宣传员。”克鲁兹长期对中国持敌视态度,最近提出提案要求“制裁隐瞒疫情、打压公众的中国官员”。

阿科斯塔14日晚回击说,CNN一如既往报道特朗普对中国的评论,并链接特朗普1月25日“对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和透明表示感激和感谢”的推特。

近期米国多家媒体因客观报道中国抗疫情况遭非议。米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因比较中美的新增病例被批“投入到共产主义宣传中”。“米国之音”因在本月初的报道中称,武汉的封锁是一种成功“模式”,并发布武汉庆祝封城结束的灯光秀视频,被白宫批评“花米国纳税人的钱,却为中国进行宣传”。“米国之音”之后回应说,该媒体“可以自由展示问题的各个方面”。

 

2020年3月,fox主持人塔克·卡尔森攻击CNN“帮中国说话”,但拿出的证据却令人啼笑皆非:他专门播了一段CNN的新闻报道,视频画面中出现的是中国送往意大利的救援物资,箱子上还贴着“浮云游子意,明月故乡情”的诗句。节目还介绍,中国向意大利派出了医疗队、送出物资,帮助后者抗疫......

尽管CNN只是在中国对意大利的救援上做了客观的事实性报道,但从塔克的反应来看,不抹黑污蔑中国、报道中国正面消息就是难以置信,就是不能接受;只有像蓬佩奥等美国官员一样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无端指责中国,才是疫情报道的“正常操作”。

米国之音肯定中国抗疫遭白宫训斥:花纳税人的钱却帮中国宣传”

2020.4.11,环球时报,李司坤

作为米国政府的外宣工具,常常冲在抹黑中国第一线的“米国之音”(VOA)或许不会想到,自己居然遭到白宫的严厉批评。当地时间9日,白宫在官网发布的每日简报中罕见地批评VOA称,“花费米国纳税人的钱,但却为中国等进行宣传。”

白宫在简报中称,VOA是由米国纳税人资助的全球新闻网,每年花费约2亿美元用于向全球人民“讲述米国的故事”和“清晰有效地介绍米国的政策”,然而VOA如今却“经常代表米国的对手发声,而非米国公民”。

简报中提到,VOA本周曾在报道中称,中国对武汉的封锁是一种成功的“模式”,已被世界许多地方模仿,还在推特上发布了武汉市庆祝封城结束的灯光秀视频。简报称,更糟糕的是,VOA还用中国的统计数据制作图表,将中国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与米国进行比较。“记者应该报道事实,但VOA却放大北京的宣传。”白宫在简报中称。

在推特上,有米国网民对白宫的批评发声附和。但也不乏质疑的声音。有网友抱怨:“任何人说米国政府不想听到的话都会受到指责。”

无独有偶,VOA并非近期唯一一家因客观报道中国抗疫成就而遭国内非议的米国媒体。

当地时间4月7日,米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发布推特称,“米国24小时内报告1264例冠状病毒死亡。与此同时,在中国,没有一个新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报告。”NBC随后因这条推特,饱受米国国内舆论指责,称该媒体在为中国政府服务。米国保守派评论员丹·邦吉诺声称:“NBC全心投入到共产主义宣传中。”

米国政府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的表现,在米国社会引起极大的不满。“VOA的做法,倒不是有意要称赞中国多么好,它实际上只是想表达对米国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不满。”米国国内这种对客观报道中国抗疫成就的媒体进行批评的做法背离了米国曾经立为牌坊的价值观。“这也让很多人看清米国言论自由的双重标准。”

VOA最初是米国政府为适应二战的需要,针对纳粹得国的宣传而创办的一家广播电台,从建立之日起就是米国政府机构的一部分,由米国政府出资经办,为米国国家利益和外交政策服务,在美苏冷战时期被视为米国意识形态宣传工具。

 

4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点名“米国之音”,大骂“米国之音”令人作呕(disgusting)

在白宫4月9日通过每日简报狠批“米国之音”没有“讲好米国故事”,反而帮中国、伊朗宣传后,总统特朗普亲自上阵了。

“米国之音’,如果你听说他们报道了什么,(就知道)这是令人作呕的。他们说的事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令人作呕的。”

 

美国之音替中国宣传抗疫,被美国cdc封杀

因替中国“宣传”,美国政府喉舌“美国之音”(VOA)被自家疾控中心(CDC)封杀了。

2020年6月14日,“美国之音”台长阿曼达·贝内特(Amanda Bennett)发表声明指出,美疾控中心在一份内部文件中,援引白宫指责“美国之音”替中国“宣传”的推文,指示CDC的媒体关系部门拒绝“任何与美国之音有关的人”的采访请求,他们对此感到震惊。

贝内特在声明中强烈否认这些指控,辩解说“美国之音”是一家由联邦政府资助的独立新闻机构,她呼吁疾控中心立即撤销上述指示。

贝内特不满地说,更令人不安的是,还有一个联邦机构的公共事务办公室,根据白宫的一份意见声明断然拒绝“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请求,包括我们的特约记者萨斯特伦(Greta Van Susteren)。而那份意见中把“美国之音”新闻编辑室转发的一篇有关新冠病毒的美联社报道称之为“宣传”。

同一天,特约记者萨斯特伦发推抱怨说,CDC、白宫或其他地方没人指出她的疫情报道中存在事实错误,就把她拉到采访“黑名单”中,此举十分令人失望。

她的推文中还附上了文件截图,上边写着:“注意:按照规定,不要向萨斯特伦或任何与美国之音有关联的人发送采访请求”。后边还附上了白宫于4月10日发布的《疫情期间,美国之音花纳税人的钱帮外国宣传》的新闻稿链接。

贝内特在声明的最后表示,CDC列出的这些举措可能会对“美国之音”的新闻报道造成寒蝉效应。为此她呼吁若疾控中心或其他任何组织认为“美国之音”的新闻报道中有任何错误,可以立即联系他们进行快速和彻底的审查,以便纠正任何这样的错误。

今年4月,白宫罕见地将“炮火”对准“美国之音”,在9日的每日简报上把“美国之音”狠狠批了一通,指责其拿美国纳税人的钱却没有“讲好美国故事”,反而帮中国、伊朗“宣传”。而同一天,“美国之音”对这些指控进行公开回应,称自己一直在“揭露中国”并一一列出其在疫情期间“抹黑中国”的报道及链接。

但该回应似乎没起多大作用。在这一周后,总统特朗普亲自上阵,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点名大骂“美国之音”,称其报道令人作呕。

“美国之音”是隶属美国新闻署的对外广播系统,自二战以来一直作为美国政府的喉舌在全世界推广所谓“自由民主”。就连这样一家媒体,在本次疫情期间也对中国的抗疫工作进行了一些客观报道。其曾在报道中表示,武汉“封城”是个成功的模式,被世界上许多国家效仿。此外,“美国之音”还曾制作图表,将中美两国的疫情数据进行对比。

 

“美国之音”正副台长双双宣布辞职,因为帮中国“宣传”?

【环球时报】2020年6月15日,“美国之音”台长班奈特和副台长苏加瓦拉双双宣布辞职,原因被认为是她们与特朗普政府公开冲突,特别是白宫指责“美国之音”是在“为中国宣传”。

据“美国之音”网站16日报道,班奈特和苏加瓦拉15日在发给员工的辞职告别信中说,美国全球媒体总署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帕克“有权替换我们,现在是我们离职的时候了”。告别信说,“你们的热情、使命或正直都不会改变。帕克曾向国会宣誓他会敬重确保“美国之音”独立性的防火墙。这面墙为世界各地听众给予我们惊人的信任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

“美国之音”是美国政府资助的媒体机构。美国全国公共电台15日称,班奈特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任命的台长,在“美国之音”工作了4年。在加入“美国之音”前,她在《华尔街日报》工作超过20年,也在美国彭博新闻社担任过主管,并获得过普利策奖。而苏加瓦拉在成为“美国之音”副台长之前是《华盛顿邮报》资深编辑,而且在美国合众国际社工作过。她们二人在给员工的告别信中没有提到“美国之音”与特朗普政府的紧张关系。

《华尔街日报》16日称,在最近的一次争论中,班奈特就美国疾控中心拒绝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请求一事与其发生争论。此前,“美国之音”的报道遭到白宫的批评。今年4月,白宫在网站上指责“美国之音”刊载了一段显示中国武汉在新冠病毒疫情减退后重启城市运作的视频,称这是在帮中国做宣传。针对白宫的有关指责,班奈特台长曾大力争辩,并列出“美国之音”针对中国的行为提出质疑的大量报道。

“美国之音”网站16日称,过去几个月里,“美国之音”的独立性问题以及对特朗普政府可能将政府新闻机构重新打造成一个公关工具的担心,成了一个前沿关注点。这期间,特朗普曾向参议院施压,要求确认他对帕克美国全球媒体总署首席执行官的提名。《纽约时报》16日称,班奈特和苏加瓦拉辞职,直接导火索就是本月初参议院确认帕克的提名。他与特朗普的白宫前首席策略师、右翼媒体布莱巴特新闻前执行主编班农关系密切。

真是神奇啊,一贯抹黑歪曲报道TB的美国之音,其政治标签竟然是帮中国宣传。这个大背景下,美国华人后背发凉没?还要投特朗普?【chaifox】

 

得国主流媒体为何一再传播谎言:任何对华客观积极言论都会惹麻烦

(张丹红,原得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

得国主流媒体这些年越来越失信于民,于是“谎言媒体”成了坊间的热门词汇。

其实“谎言媒体”不是一个新概念。它第一次出现在德语地区是19世纪中叶。保守的天主教徒对新兴市民阶层的媒体不屑一顾,称之为“谎言媒体”。一战期间,在得国和奥匈帝国眼里,敌对的协约国媒体自然是“谎言媒体”。纳粹统治时期,犹太人控制的媒体、同盟国的媒体,还有后来得国内反战力量的媒体统统被纳粹视为“谎言媒体”。由于它是纳粹语言,因此战后成为联邦得国禁忌,只是原东德时不时抨击西方媒体为“谎言媒体”。

那么得国以及西方媒体真的会说谎吗?我在得国主流媒体工作30年,自己没有刻意说过谎,也没有发现身边同事说过谎,但是我们一再犯下传播谎言的错误。

近30年前,主流媒体积极参与了“保育箱谣言”的传播。

据称,伊拉克士兵在1990年8月攻打科威特时残杀科威特早产儿。当时,一个叫纳伊拉·阿斯萨巴赫的女孩子在米国国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讲述了这个恐怖故事。后经证实,这完全是一家公关公司的杜撰,目的是让米国公众相信对伊拉克开战的正当性。

西方传媒界流行一句话:“在战争中,第一个牺牲的往往是事实真相。”战争时期是谎言满天飞的时候,而媒体人明明知道这一点,却往往以资源不足为由,完全或大部分依靠所谓非政府组织提供的信息,造成失实报道。利比亚战争和叙利亚战争期间,这类例子比比皆是。

这种委婉的说法“剪裁”,其实就是毫无下限的造谣:《洞穿媒体剪裁才能读懂国际新闻》。

如果说得国主流媒体中有意编织谎言的是个别现象,那么回避部分事实就是比较普遍的操作了。得国著名作家乌尔里希·托伊舍称此现象为“空缺媒体”。

他引用英语地区的一句俏皮话:“新闻是某些人不愿让大家知道的东西。剩下的都是广告。为什么媒体对联邦政府增建幼儿园广而告之,对一些‘维基解密’的细节却避而不谈?”

“空缺运作”的典型例子是得国媒体对难民危机的报道。得国奥托·布雷纳基金会于2017年发表了一份有关得国难民危机报道的调查报告。作者在分析了三万多篇报道之后得出结论:媒体完全聚焦政治精英,把难民危机变成了一场为执政党政治家举办的研讨会。而实地调查后写出的真实报道只占6%。媒体成了政治精英的传声筒,记者自觉自愿地充当政府发言人。他们为欢迎文化摇旗呐喊,宣传大批难民涌入如何有利于得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对老百姓的顾虑和担忧视而不见,难民队伍中可能混有恐怖分子以及部分难民的暴力倾向也是禁忌话题。在这种一边倒的高压下,电视台采访的反恐专家都排除了恐怖分子混迹难民队伍的可能,说恐怖分子有其他的途径来得国,不必承受巴尔干线路的艰辛。直到2015年11月巴黎恐袭凶手以及得国逮捕的好几名伊斯兰恐怖分子都被证实是趁乱来得国的难民时,这一禁忌才被打破。

得国作家布莱希特有一句关于记者的名言:首要的是道德,其次还是道德。由于对难民敞开怀抱的政策符合“左派”的道德标准,因此凡是对此政策提出质疑就是“不道德”。这也是得国近年来言论自由框架越来越窄的原因。前不久,得国一位知名记者公开承认:立场比事实更重要。因为得国媒体的道德化倾向严重,其报道的片面性比其他西方国家更为明显。比如没有哪个国家对特朗普的报道比得国媒体更为消极,因此也更为片面。

得国主流媒体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报道还带有明显的意识形态色彩。在“中国是个邪恶国家”的大框架下,任何针对中国的客观积极言论都可能给自己惹来麻烦。一位前驻京记者曾坦言:对中国做一次积极的报道,编辑部不说什么;但是如果有第二次,总部的同事就会怀疑你是不是被中国“洗脑”或收买了。而只要基调是抹黑中国的,多么耸人听闻的措辞都不会引来同行的批评

前得国电视二台驻中东通信员乌尔里希·蒂尔格纳曾说:得国记者不说谎,但他们“简化、回避、歪曲或篡改部分事实”。如果他的判断属实,那么在“谎言”和“空缺”之间做区分就没有什么必要了,因为“两者的效果是一样的”。

现在连美国之音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了。西媒精神分裂到了极致,干脆就不报道中国,就当中国不存在。【圣武】

  • 歪曲和篡改不等于撒谎,真是“认真”的德国人。【海水干了】
  • 为了传教,一切都是正义的。传教是门大生意。这个模式自古未变。【正规军】
  • 好像张丹红是因为报道中国写得不够负面而跟几个华人同事一起被开除了?【loewez81】
  • 张丹红不是因为说实话被德国之声开除了吗【奥巴毛】

特朗普点名两家美媒卖国:总宣扬中国了不起,人民公敌!

2020年5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发布一则推文,指责美国全国广播电视台(NBC)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是“中国傀儡”、“人民公敌”。不过,相比这条推文的指控,评论区似乎更加精彩。

特朗普所谓“中国傀儡”的指控,并没有声明是针对两家媒体具体哪篇报道,只是含糊地提到“他们大肆宣扬中国了不起的事”、“用美国的新闻渠道帮助中国”。

关注国际新闻的网友应该知道,CNN曾多次偏颇报道、恶意抹黑中国,以至于在网上赢得了“做人不要太CNN”的恶名。而另一家被点名的NBC新闻,也曾多次对中国进行攻击。此次特朗普所谓“中国傀儡”的指控,实在无从谈起。

笔者在两家媒体的搜索框输入“中国”等关键词发现,这两家媒体近日对中国的报道,从数量和内容看,都和此前没有显著区别。

据笔者综合其他网友的猜测,能让特朗普这么火大的原因,或许是这两家媒体在播报世界疫情数据时,有时会将中美两国数据进行对比,给抗疫不力的特朗普当局造成了压力。

老外从国外回到中国的有感而发

Quarantined in China Day 8 - You Don''t Know CHINA! 2020-04-07,龙腾网译 http://www.ltaaa.com/article/31399

人们看中国的新闻,看中国的电视节目,去中国度假,然后就觉得自己了解中国了。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中国是什么或者中国是谁。我在中国生活了17年,我还在学习这个巨大的国家。我只谈论我所知道的中国,而有些人自以为了解中国,其实一点都不了解。

评论翻译:

Fluffing Fluff

我觉得搞笑的是我所订阅的大部分的油管频道都相当富有逻辑,他们有能力看清媒体所散步的谎言,不论是游戏频道,反女权主义频道,还是哲学频道等等。但是当他们把自己的目光对准中国时,他们竟然立马开始相信媒体的所有报道,好像这是一种本能似的,他们所有的批判性思维,逻辑和常识都烟消云散了。他们从小就被灌输对中国及其人民的仇恨

 

nayanmalig

这是一个古老的仇恨——他们害怕中国的效率——美国在1882年就制定了排华法案,禁止中国工人移民来美国。

 

426firefly

西方媒体就用一个“封城”字眼来形容武汉的情况,但是他们从来不报道封城的具体细节。大部分西方人在看到这个字眼时就会想到灾难片里的场景。

 

Possum Sam

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中国人想要什么,也不在意中国人的看法。所以他们就说中国人丧失人性,或者说他们是五毛,被洗脑了。他们永远不愿意去了解中国人,也不愿意站在中国人的角度看问题,所以他们失败了。

 

Lon Chan

他们说中国人是没有人性的,这样当战争打响时他们就可以屠杀中国人,这是纳粹,法西斯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的惯常手法。中国以及其他左翼以及社会主义倾向的人们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打败他们,否则的话将迎来人性的黑暗时代。

 

Paulo Roberto

自那以后我开始看CGTN,大部分是田薇和刘欣的节目(她们两位是世界上最棒的主持人),也订阅了很多中国油管主的频道。另外印象深刻的是CGTN对自己的采访对象有着很高的标准,而不是像娱乐节目一样让很多愚蠢的的人在不停的辩论,而无法得出任何有益的结论,就像西方电视台那样。幸运的是,这次疫情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注意到了人们对中国的偏见,所以我密切关注,作为一个工程师,(多亏了因特网)我直播观看了中国传染病医院的快速建设,其建设速度之快令我感到震惊。那些说中国坏话或者煽动反华情绪的人,我一个都不放过。最后,多亏了中国的抖音(海外版),这个软件在过去18个月以来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

 

Nicholas Bell

媒体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他们有能力让无辜者有罪,也有能力让有罪者洗白,这就是力量。因为他们控制了大众的头脑。

 

John Chin

我了解中国,但是也知道中国是多么的被妖魔化。我认为更多人需要自己去中国看看。我和很多中国人在工作上有交集,他们非常认真,非常勤劳。那两个老外小丑只和混混以及妓女打交道,所以他们对中国的了解是有限的,尽管他们在中国待了很长时间。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57.html

继续阅读: 媒体 舆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