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专题 > 正文

【炎黄专题】人民民主专政的言论自由:严打汉奸言论,防范官僚和资本钳制人民言论,让人民言论成“指挥棒”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7 15:29:51

毛主席教导我们,矛盾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同样,言论分汉奸敌对性的言论,和人民内部讨论的各种言论。

中国也要基于人民民主专政制度,建立自己的言论自由规范,具体来说,就是有破有立,软的更软,硬的更硬:

——大破大立,揭露西方资本专制的虚假言论自由。

——严打汉奸及其言论,中国言论自由不保护汉奸,汉奸及其言论在中国应该是过街老鼠。

——要对人民内部各种言论,彻底贯彻言论自由原则,防范官僚恶意钳制人民言论。

——要让人民言论起到“指挥棒”作用,影响甚至决定政策议程,真正实现人民当家做主。

打击汉奸的言论自由,正是为了保卫人民的言论自由。

放任汉奸言论自由,就是伤害人民的言论自由。

揭露西方资本专制的虚假言论自由

在当今世界西方世界舆论霸权独大形势下,敌强我弱,要特别注意,不要被白皮攻击中国时自吹自擂的“言论自由”忽悠。

米国那些敢于在公开场合说犹太人一个不字的,都被撵滚蛋,社会性死亡了。

西方媒体敢稍微提一下中国正面事实的,都被指责为“通中”,要被撵滚蛋的。


严打汉奸及其言论

米国中情局千方百计向中国推销的那种“言论自由”方案,是骗鬼的,是白皮们为汉奸争取在中国大放厥词的特权呢。

中国千万不要被那种“言论自由”毒药方牵着鼻子走,相反,敌人越怕什么,中国应越来什么。

首要任务是:中国应尽快制定《惩治汉奸言论法》

中国要特别警惕汉奸言论自由化,当年苏联败类、米国间谍戈尔巴乔夫搞“新闻公开性改革”,就是想让苏奸随意发言,却钳制苏联爱国者声音。

苏联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苏联激进政改导致种族灭绝苦难

中国在赵紫、胡耀时代,以及后来的胡温时代,都出现了汉奸言论猖獗的情况。

这些汉奸言论,目的都是捍卫其西方主子的利益,打断炎黄文明复兴进程,控制中国人民的正常生存需求,使其不影响其西方主子高高在上的殖民者地位。

奥巴马:中国人采取澳大利亚和美国生活模式,情况会十分悲惨——地球容得下中国和西方吗》就揭示了西方指挥汉奸捣乱的真正目的。

所以我们要严打汉奸公知在中国的反华、反人民言行。

与此同时,中国人也不能让敌人的西方中心主义舆论在中国实现言论自由:

人民内部贯彻言论自由,防范官僚和资本两股势力恶意钳制人民言论

中国人要防范官僚,特别是官僚中的汉奸叛徒和腐败无能分子钳制言论。

首先是常见的腐败无能官僚打压人民声音。

典型如《没有自知之明,又让别人闭嘴,结果,撞墙上了。我说的是湖北省的某些人》,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疫情中,湖北官僚的愚蠢,牺牲的是人民生命。

【目前日常的言论管控大部分都是围绕各地政府和各个职能部门的日常工作发生的,其中有非常多涉及基层的摩擦。各地政府和职能部门为了工作方便,包括一些官员担心个人惹上责任,推动了过度的舆论管控,逐渐形成了越管控敏感的事情越多、各地对管控依赖越强的恶性循环。

典型如中国对互联网的管制,繁琐、极端的电信备案制度之后,居然又来个公安备案,论坛备案则限制的严苛,连个人博客文章后面开个评论,都被叽歪半天。

这就造成了非常负面的观感,也导致了对很多人信心的侵蚀。

中国应当针对基层治理和一般性争议其实可以开放开更多舆论空间,同时强化言论的合宪边界,以这样的框架推动社会共识的不断构建。

社会有实现舆论平衡的内在需求,官方的管控如果让出一点空间,民间对负面舆论的反制力量就会更多发育。

总之,不能让各地和一些职能部门形成对管控舆论的依赖。

多给人民内部矛盾的舆论一些空间,表面上争论会多一些,各地治理的成本也会稍微增加一些,但社会的整体承受力会相应大幅增加,人们的感受会得到大幅改善。

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社会动态稳定则会更具韧性,也更有可持续性。

而且很多不好的事情,由主流媒体率先拿出来说,与被互联网上揭出来,给舆论场的感受截然不同。前一种情形是党和政府授权的舆论机构主动纠错,而后一种情形则给人要隐藏什么却被挖出来的印象。

当出了一件事,各地政府迅速积极回应,该纠正的及时纠正,公众的体验也会是积极的。中国这么大,哪能不出些问题,这样的集体悟性在中国是充分存在的。

舆论场多有一些对具体问题的讨论,只会加强人们对中国国情的这一常识性理解,决不会形成相反的认知方向。

就是在技术层面上做一些契实际、合民心的调整,中国的舆论生态就会出现内在的积极能动,逐渐积累出我们这个社会更多的集体自信,以及以此为新出发点向前安全探索的各种可能性。我们的基层治理文化会形成新的习惯和适应性,国家则会拥有今天难以想象的新的主动性。】

有意思的是,腐败官僚打击曝光其丑陋者,有时候还会打击了汉奸,见《陈杰人被判刑15年与他还在继续反华的公知小伙伴》。

 

其次是性质极其恶劣的官僚修正主义叛徒和汉奸打击人民正义呼声:

戈尔巴乔夫一边鼓吹自由、公开,一边却打击爱国者的声音:《“我们绝不能放弃原则”——记公开反对苏联高官叛徒的苏共党员安德列耶娃

今天中国也出现了这种情况,典型如方方这种体制内肥头大耳的人民叛徒,却恬不知耻的攻击反对者为“极左”,试图压制其言论自由权。

魏巍等先辈当年被闭嘴,《中流》等杂志被封,都是官僚反人民行为的体现。

 

再次,在新时代,还要打破越来越危险的资本舆论专制,保障人民言论自由权。

这一点可见《资本控制下媒体的舆论专制》。

互联网寡头高层谈如何炒热方方反人民小说《软埋》里,就介绍了资本媒体高层如何钳制言论:

我手下原先有个冷言冷语的老编辑,说什么方方的小说是反共救国军文艺,不能吹得太过,要避嫌,老子一句话就让他滚蛋了,估计这个傻×不可能再在大门户网站找到职业,我都打了招呼的。

 

要让人民言论起到“指挥棒”作用

人民声音能发出来,却没有什么用处,被漠视,被屏蔽,被嘲笑,被抵消,只有形式上的言论自由,也违背了社会主义理念。我们应该追求有成果的实质性言论自由。

要进一步让人民言论能深刻影响甚至决定政策议程,强化人民政治参与,确保人民参的有效性,真正实现人民当家做主。

米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通过金喇叭模式的代议制民主,和资本牢固钳制媒体舆论,有效压制、离间了人民,在虚伪的言论自由牌坊下,实施实施言论专制,使得西方民众有些声音能发出来,但完全无效,直接被漠视,从而坐稳了剥削者的统治地位。

中国要想作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当家做主在言论自由领域的提现,就是充分讨论的人民呼声,能及时转化为政府行动。

最近有个典型案例,就是《体制内两面人农业农村部畜禽种业处邹奎、张延秋跪舔西方,宣称狗是伴侣动物不列入禽畜管理》,我们就此呼吁《禁食狗肉法律野蛮出台的实质是“崇洋法律教祭司”试图凌驾于人民至上》。

这件事的本质,就是一些劣质法律人把持“崇洋法律教祭司”地位后,自视高高在上的婆罗门阶层,蔑视人民,枉顾人民声音,肆意妄为,一小撮人就把反人民、反炎黄文明的媚外条文变成法律。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60.html

继续阅读: 人民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