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抚顺曙光医院黑恶势力长期手术台上强行加钱敲诈病人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7 21:16:48

莆田系抚顺曙光医院长期套路敲诈病人,先用极其低廉的检查费骗人进来,然后用低价治疗费和夸大病情的恐吓,把人拉到手术台上,等插上尿管或做初步处理后,就开始进一步恐吓敲诈,强行加钱。

因其业务主要是男科,受害者多不好意思声张,多就此认栽。

少数受害者维权,抚顺曙光(男科)医院先是糊弄搪塞,倚靠已经贿买当地卫计委医政管理部门、公安局派出所刑警队和媒体,待理不理。

如果对方稍有能力,把事情闹大,就赶紧退钱,息事宁人,受害人多数也就罢休,如果受害人坚持报警,会遭到抚顺曙光医院收买的体制内人士敷衍,抚顺曙光医院会进一步通过单位、地痞流氓施加压力。

莆田系抚顺曙光医院这事,最恶劣的是长期这样敲诈犯罪,安然无恙。从下面简单就能查到的几个案例看,过去三年来,这种严重的敲诈犯罪从未停止过,那个“曲院长”依然安然无恙的糊弄众多受害者。

《抚顺曙光医院插上“尿管”后强行勒索——从85元到近万元》这则新闻,2020年4月11日到12日被自媒体“抚顺二三里资讯”报道,因性质恶劣,被不少媒体转载,但到16日,大多数此案新闻页已经打不开了,被公关删除。

下面抚顺贴吧网友的讨论,也显示抚顺曙光医院在当地已经声名狼藉,臭名在外,敲诈罪行众所周知。

抚顺卫计委医政管理部门到哪里去了?

抚顺刑事犯罪侦查部门到哪里去了?

抚顺当地众多报纸电视电台大众媒体哪里去了?

你们收了多少钱,放任莆田系抚顺曙光医院这个黑恶势力团伙,常年荼毒抚顺人民?

 

关于《莆田系医院不是医疗,是谋财害命,是特大医疗诈骗团伙》,都已经不用多说了,说无可说。

莆田系抚顺曙光医院敲诈犯罪绝非孤例。

最近两年,因公众反映强烈,大批“莆田系”医院因在手术过程中反复增加项目和费用,诱导、强迫患者接受治疗,进行敲诈和伤害,已经被尚有良知的部分公安局定为黑恶势力进行侦查、逮捕。

2018年8月,厦门警方侦查湖里区莆田系私立医院工作人员强迫患者增加手术项目,涉嫌敲诈勒索。一台仅需几百块钱的手术,往往要加价到5000元,甚至过万元。在患者就医后,院方人员诱导患者做包皮过长等小手术,并在术中以发现新病情为由,通过威胁、软暴力等方式,强迫患者增加手术项目和费用。该案被定性为厦门首个医疗领域恶势力团伙。新闻中未提该犯罪机构名称。

2018年10月,姚先生在兰州现代男科医院缴纳538元做包皮切割手术,让人没想到的是,在手术过程中,医生以有炎症要清理、神经暴露需修复等各种理由,要求姚先生增加手术项目和费用,甚至停下手术,要求必须再缴纳15300元手术费才能继续。最终的结果是,姚先生在局部麻醉状态下拖着伤口下楼再缴费12000元,并于术后借贷3300元缴了费。

2019年5月,深圳市龙华区公安局宣布侦破全市首宗“莆田系”医疗机构强迫交易案,其主要嫌疑人同样是福建莆田人。新闻中未提该犯罪机构名称。

2019年6月,甘肃临夏市公安局公开征集甘肃临夏协和医院、博爱医院、现代妇科医院、华山医院、新阳光男科医院、同济医院6家私立医院的违法犯罪线索,其中有5家的法人代表来自福建莆田。

2019年7月,宁夏银川警方发布通告,莆田系医院罪犯共35人,而包括医院前任及现任院长、运营主任等在内的多名主要成员均来自福建莆田。新闻中未提该犯罪机构名称。

但要看到,绝大多数莆田系医院仍在进行犯罪活动,因有国家医疗私有化政策护航,收买了当地的医政管理部门、公安部门、媒体,毫不收敛的残害着人民。

莆田系私立医院带有最恶劣的野蛮资本主义色彩,是资本和公权力结合以后的畸形怪胎。

中国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一群人号召拿起枪杆子,砸烂了一个恶心的,肮脏的社会,一个人吃人的社会,开始做一些靠谱的事》,正是为了消灭莆田系私立医院这种社会反动杂种,才有了坚决卓绝的人民革命,才有了新中国。

莆田系私立医院能从欺诈游医,变身有执照的医疗机构公开行骗,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极少受到打击,只能证明地党修正主义者何等背叛人民。

能否铲除莆田系私立医院,是考验中国政府世道良心的一杆秤!

更多莆田系私立医院犯罪信息和讨论,可阅:

新冠肺炎事件反思:官僚和资本合谋搞私有化医改谋财害命

抗疫战争后中央有政客在新闻联播吹捧私立医院窃取胜利果实,你们能要点逼脸吗?

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摧毁了医疗行业信任资本

什么是中国可能面临的“颠覆性错误”?妖魔化国企、极端私有化的休克疗法新自由主义改革快

2018年无效疫苗事件辑录:人民被政府和资本联手出卖

2020年:抚顺曙光医院插上“尿管”后强行勒索——从85元到近万元

2020-04-12

最近一段时间,抚顺男子李先生感觉下腹坠痛,认为是自己前列腺出了问题,无意间看到广告上说抚顺曙光医院有一项价值85元的前列腺全面检查的体检项目,他于4月8日前往该医院准备做个检查,然而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从进医院的门到最后走出医院,他竟然花了近万元。

“我就是一步一步被他们给套路了。”事后,李先生越想越不对劲儿,感觉自己上当了。

“本来打算就做个85元的体检项目,没想到前前后后一共花了9000多,当时给我插着尿管,跟我说这有问题,那有问题,得花钱治,我痛得实在受不了了,根本没来得及仔细想啊,就合计赶紧完事得了。”4月10日上午,二三里资讯见到了李先生,他说8日当天他到抚顺曙光医院原本打算做个检查,可检查结束之后,在等结果的时候却被“主任”叫进了办公室,“说我前列腺管堵塞了,需要疏通,而且病情严重,但是不用太担心,只要疏通开就啥事没有。”

“跟我说完,让我交60块钱,我以为这个钱就是给我疏通的钱,我合计钱也不多就交了钱,完了就给我按机器上,尿管给我插上了。”李先生说,当时他感觉特别疼,让人受不了,治疗过程中对方又提出他的病情很严重,并且用针管在他的体内抽出了一些堵塞的“东西”,这一样来还需要进一步排除,同时强调如果这次不排净还得遭“二遍罪”。李先生隐隐约约看到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趁着这工夫对方当即展开“推销”,“跟我说还得深入治疗,费用有3000多的、5000多的、还有8000多的,跟我说别做3000多的,创伤大,最好做5000多的或者是8000多的。”

李先生称,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因为疼痛难忍再加上对自己的病情根本不了解,所以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听从“医生”的建议,最终无奈选择了5850元的治疗项目,只希望这一切能够尽快结束。

项目做完后,“医生”又对李先生说“你这还得用药”,“我当时就感觉自己被套路了,但是他们各种吓唬你,说你要是不用药就能咋地咋地,我也不懂啊,就只能硬着头皮再交钱,告诉我得打三组药一共6600,我没办法又花了2200,跟他们说打一组得了,因为按他的说法不打不行了。”

治疗全部结束后,听从对方的建议,李先生又花920元开了一些口服药剂。折腾一番下来,加上85元的检查费,李先生在该医院一共花了9115元。这下,李先生笃定自己被医院给忽悠了,“本来合计花85元做个检查,没想到最后花了9000多,这也太坑人了。”

李先生反映的事情是否属实?医院对此又作何解释?采访当日,二三里资讯陪同李先生来到抚顺曙光医院,见到了该院的负责人曲院长。

曲院长称,该院各项收费公开透明,院内有公示,作为民营医院收费肯定要比公立医院高,并且患者当时是自愿交费,不存在强迫。

不过,针对李先生的事情,曲院长的态度倒也爽快,他表示,尽管医院对李先生的治疗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考虑到李先生生活并不富裕,所以出于照顾的角度可以酌情退还一部分的治疗费用,如果李先生还不满意,仍然可以进一步协商。

最终,双方经协商,李先生在现场同意院方退还8050元治疗费的方案,双方当场拟定和解协议并签字,李先生表示满意。

2018年:抚顺曙光医院手术台上进行敲诈——从51元到两万元

抚顺论坛2018-10-26

guanfang945称:

2018年9月27日,下午一点多,在抚顺市顺城区曙光医院做检查。开始花了51元检查费,之后他说我包皮过长需要手术,价格为800多,打折后为600多,开始感觉还可以接受,毕竟这个医院在我市广告打的很多,就相信了。但是,没想到这就是我噩梦的开始·!!

先是给我打了两个消炎针,然后让我去楼上做手术,在手术的过程中,告知我有感染,需要消毒~!需要再花钱~! 价格为4600多·!

我要求不做了,医生称手术已经进行,后续手术不做会感染,医生与护士进行催促~然后拿出一个手术同意签字书,也没有让我看就让我签字~!!当时没办法在手术台上,被迫签字了~!寻思就算多花钱就忍了吧~!!

可是就才是个开始,又过了两分钟告诉我,需要什么药片补贴·!价格为1万多~!我再次要求不做~!医生影响生育能力~!我俩僵持了一会,医生让护士找来主任,上来了看了一下,说必须做~!过了5 、6 分钟因为打了麻药脑袋有点蒙·!实在僵持不下去了·! 就被迫又签字了~!!

后续跟进~!已经报警·!向相关部门反映此事·!正在等待处理过程中~! 去医院换相关手续也是相当费劲~!基本的明细和挂号本都不愿意出具,后经过我努力要来了费用明细~! 护士一会说院长不在,一会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最后自己找到自称姓“曲的院长“。院长称:这样的事经历很多~!

抚顺贴吧抨击抚顺曙光男科:莆田系鼠辈

https://tieba.baidu.com/p/6441597179

@JustinHuskie:我想请问一下,抚顺曙光男科医院怎么样?今天去看病不知不觉就花了5000多,感觉有点上当了_抚顺吧_百度贴吧 

2020-01-13

dlj320:自己都感觉出来上当了,还用问怎么样吗?事实已经给你答案了。

JustinHuskie: 我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Soul:挺好的,臭名远扬。

乃维港之冬夜:莆田系民间鼠辈***

海豹突击队小兵:广告打的好

JustinHuskie: 我真是想飙脏话了,做个十多分钟的治疗就好几千

春哥丶是我哥:没治死就谢天谢地吧。。。骗子医院还有人去?

JustinHuskie: 我就去做个检查,不知不觉就被骗了好几千,真是***了

看穿一切: 曙光医院不是切丁丁吗?切丁丁怎么也不至于切死吧

JustinHuskie: 回复 看穿一切 :可能本身几百块的治疗费他们收好几千,属于欺诈

贴吧用户_Qe71E53:骗子医院!

JustinHuskie: 回复 抚顺教父 :他们确实不正规,主任医师的名片上连名字都不敢写,就写了个第一诊室

车王霸独自:去之前不上贴吧问一下呢?有啥问题,你就三甲去看,这种医院不要去!

JustinHuskie: 我太年轻了,就想去检查一下,没想到稀里糊涂就被骗了

车王霸独自: 回复 JustinHuskie :哎,下回整不清楚百度问问,再不济来贴吧聊聊,集思广益呗,有问题去三甲,再次也比民办强啊!

JustinHuskie: 回复 车王霸独自 :这次真是花钱买个教训了,回头网上一搜莆田系医院真是后怕啊。给开的药就那点一千多块,那和抢劫也没啥区别啊

车王霸独自: 回复 JustinHuskie :去正规医院看,要么下个好大夫,上去提问,也比去什么曙光男科强啊

热爱抚顺地沟油:去年有个包皮手术花了二万多的,给切开了再和你谈加价,不加就不给缝

JustinHuskie: 也是顺城这个曙光医院吗?太特么恶心了

热爱抚顺地沟油: 回复 JustinHuskie :抚顺好像就这一个曙光吧

JustinHuskie: 回复 热爱抚顺地沟油 :这医院太垃圾了

热爱抚顺地沟油: 回复 JustinHuskie :大部分人都知道

JustinHuskie: 回复 热爱抚顺地沟油 :我说今天去咋没病人呢,算我就俩患者

JustinHuskie: 前列腺有堵塞

关二哥:还好没给你按手术台上,开刀以后让你加几万再给你缝上,不加钱不缝。。

JustinHuskie: 感觉像是黑社会呢

智慧风云树:你去抚顺市中心医院或者矿务局医院都比去这强

JustinHuskie: 这回终于知道了,花钱买个教训吧,只是这个教训有点贵啊

JustinHuskie: 想把医院炸了

木土三日:5000居然你能出来,赶紧送锦旗。

chenchen0292:那个医院 不是前些年 那个 在手术台上加价的 医院吗

HSIYUH0:你这种人就该骗,有问题不去正规三甲,去那几把地方。该奥.....

热爱抚顺地沟油:5000多你应该写感谢信

贴吧用户_Qet6CR1:抚顺属抚顺曙光医院千万不要去。有机会告曙光医院

莆田系曙光系列医院普遍由以詹国团为首的“詹家”创办

2014-07-18

“莆田系”医院曙光系列医院,存在诸多医疗问题。

“莆田系”医院大多属“莆田系四大家族”所有,分别是:以詹国团为首的“詹家”,陈金秀旗下的“陈家”,林志忠所率领的“林家”和黄德锋领军的“黄家”。曙光系列医院普遍由詹家创办,不过四大家族的连锁医院之间关系错综复杂:林志忠的博爱集团旗下有南京曙光医院,林宗金的英才集团在国内各地有曙光男科医院二十余家,香港莆田商会会长翁国亮从詹国团手中收购过浙江嘉兴曙光医院。

以北京曙光医院为例,医院声称要“打造中国专业男科典范”,提出无需等待的预约手术方式,并具有专业的专家团队和优秀护理团队。如果登陆医院官网,预约咨询的弹窗会始终悬浮在页面中央,以吸引患者。2012年11月媒体揭露了北京曙光医院“化验结果玩猫腻,没病变有病,有病变重病。”记者以患者身份到医院进行暗访,在医生的要求下做了一系列检查和化验后,被诊断患有前列腺疾病,“危害极大”、“后果严重”。医生要求记者接受“设备”治疗,而且费用高昂。可是记者在其他公立医院诊断的结果都是没有患病,不需要治疗。

深圳诊所涉黑涉恶:手术台上故意割大口子加钱,卫监部门多名官员收钱后成为保护伞

莆田系抚顺曙光医院的行贿手法,跟这家深圳诊所不会有任何区别,实在有的话,也就是莆田系抚顺曙光医院显然进一步收买了抚顺公安局有关市区分局、派出所和刑警队。

请记住,这种常年黑恶势力嚣张行凶的私立医院,背后一定有医政、公安各部门都被行贿收买的后台。

莆田系不止是一个人,背后还有腐败官僚网络。

这就是我们多年来提醒大家注意的资本与官僚最恶劣的联合。

https://www.toutiao.com/a6818752300186599944

21岁的小魏在深圳一家名为国安门诊部的诊所做完手术后,把自己噩梦般的经历写了下来:手术进行到一半时,医生说了一堆问题有多严重,要他增加手术,他临时扫描微信二维码重新缴纳数千元手术费后,手术才得以继续。

小魏的遭遇不是个例。位于深圳宝安大道的这家国安门诊部,门面不起眼,敛财手段却了得,在营业的3年时间里,先后被投诉举报42次,遭遇行政处罚10次。

奇怪的是,哪怕被认定为医疗涉黑涉恶势力后,它还能在卫计局领导的帮助下,换个名字重新大张旗鼓的开张营业。

近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公开的多份刑事判决书,揭开了这起受贿窝案的内情:从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到区卫计局副局长,多名官员为这家黑诊所的持续营业开绿灯,甚至成为保护伞。

鹏深门诊在病患接受检查、手术治疗过程中,为获取不法利益,采用“恶意夸大病情、故意割大伤口及使用器具制造疼痛”等手段,诱骗、威胁、恐吓患者多交治疗费,通过“无中生有、小病大医”敲诈勒索。

直到2019年3月,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成功打掉了“鹏深门诊”恶势力犯罪团伙,刑事拘留21名犯罪嫌疑人。专案组通过核查,已发现涉及该门诊部的警情68宗,找到69名受害人,涉案金额90余万元,涉及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行医、诈骗等四种罪名。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20年1月20日公开的黄某雄滥用职权一审刑事判决书透露,2015年以来,深圳国安门诊部由于执业情况最差、投诉举报最多,一直是西乡卫生监督所辖区的“红色”重点监管单位,曾被西乡卫生监督所行政处罚10次。

通过层层打点,疏通西乡卫生监督所监督人员的关系,向西乡卫生监督所副所长郭某、原监督科副主任、负责人黄某雄行贿了4.5万元。

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突破口就是黄某雄。

2015年1月至2018年8月15日,西乡卫监所处理深圳市人民政府12345公开电话关于国安门诊部的42件投诉,黄某雄参与处理或负责审核其中的38件,主要涉及强迫患者接受医疗服务、过度治疗、医疗欺诈等内容。

收了吴家崇的钱之后,黄某雄在处理相关投诉件中,或亲自、或交待下属,先通过电话让陈金桂提前与投诉人协商。

有了黄某雄的通风报信,国安门诊部就能在调查前先找到投诉人,通过对投诉人施压及退还部分诊疗费,要求投诉人同意放弃投诉。等到国安门诊部处理妥当后,黄某雄才安排人员到现场调查。此时,国安门诊部早就提前做好了应对措施,西乡卫生监督所的现场调查就会流于形式。

患者在手术台上被强迫接受额外的临时治疗,向卫生监督所投诉有效吗?当然也没有。投诉件中涉及强迫患者接受医疗服务、医疗欺诈等涉嫌犯罪问题,黄某雄会采用回避、单方采信、以小问题立案处罚、降低处罚标准等方式,敷衍了事,往往以现场出具《监督意见书》的方式,要求国安门诊部加强医德医风建设,加强与患者的沟通,然后上报宝安区卫计局,事后多以双方达成和解协议结案。

就算投诉人反复投诉或投诉较强烈,西乡卫监所也大多是选择“未取得处方权”等小问题予以立案处罚,降低处罚标准。

凭借着黄某雄的这份“关系”,被列为辖区红色重点监管单位的国安门诊部,仅被形式检查,每年的年审校验都顺利通过。

黄某雄的放任和包庇,还让国安门诊部可以长期利用虚假的检验报告对患者实施强迫接受医疗服务、医疗欺诈等违法犯罪行为。

2018年12月11日,区卫计局组织实施了《宝安区医疗机构扫黑除恶“猎狐”行动》,将深圳国安门诊部作为第一个医疗涉黑涉恶势力。

拥有42次患者投诉记录,甚至被列入“医疗涉黑涉恶势力”的国安门诊部,是否就此关门大吉?并非如此,他们很快有了新的办法。

改头换面继续经营敛财

原本按照陈金桂和吴家崇的商量,他们只想尽快解决处罚事件,减少罚款,尽快开门营业,但找了多层关系之后,均被告知“处罚决定无法更改”。

在这个情况下,当时福永卫生监督所所长孙杨青给二人出了个主意——先注销深圳国安门诊部的牌照,再申请注册一个新的牌照,这样能最快重新营业。吴家崇认为这个办法可行,托孙杨青找到宝安区卫计局副局长陈锦隆帮忙。

陈金桂将装有5万元现金的档案袋交给吴家崇,由吴家崇送往陈锦隆办公室。吴家崇偷偷抽走2万元,将剩余的3万元交给陈锦隆,请求陈在注销国安门诊部和注册新牌照上给予关照。

2019年1月2日,陈金桂把准备好的注销材料让吴家崇交给了西乡卫生监督所医疗保健监督科。当时宝安区卫生监督所法制稽查科姬姓副科长认为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但应防止相对人借此逃避处罚。吴家崇通过短信和电话让陈锦隆向姬姓副科长打招呼,陈锦隆让他“不要担心”。

吴家崇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西乡卫生监督所采取了回避的方式,在国安门诊部注销申请表上注明该门诊部停业整顿期“目前尚未完全履行”,然后上报到区卫健局。吴家崇只能又打电话催促陈锦隆尽快审批注销申请。于是,陈锦隆在2019年1月22日审批同意了深圳国安门诊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注销。

在国安门诊部办理注销期间,吴家崇早已按陈金桂的请托开始准备深圳鹏深门诊部的注册。2018年12月26日,陈金桂在深圳国安门诊部原址上,以深圳鹏深门诊部的名称提交了申请注册新牌照的相关材料。

2019年1月中旬,在西乡卫生监督所组织专家对深圳鹏深门诊部进行检查验收前,吴家崇送给黄某雄1万元,委托他代为送给彭某3万元,请彭某对鹏深门诊部注册进行关照。黄某雄从中又取出1万元归自己所有,把剩余2万元送给了彭某。

其后,吴家崇又送给刘某烟酒等礼品及现金2万元。为帮助鹏深门诊部尽快验收,2019年1月29日,刘某在验收专家不齐的情况下,带着宝安中心医院的专家库成员到深圳鹏深门诊部现场检查验收,事后又找了并未到现场的黄某雄补充签名确认合格。在验收过程中,吴家崇为了得到专家的支持,顺利通过检查验收,给其中三名专家每人塞了2000元。

2019年2月15日,陈锦隆审批同意鹏深门诊部的注册,宝安区卫健局向深圳鹏深门诊部颁发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就这样,一个曾被列为医疗涉黑涉恶势力的黑诊所改头换面重新开张,直至案发。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62.html

继续阅读: 资本主义 腐败 私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