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论瘟疫:瘟疫是资本主义的丧钟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9 15:54:35

瘟疫只是一个催化剂,现在全世界都存在一个问题,现实的政治经济结构和新技术条件下的社会不匹配。 更直白的就是贪婪的资本和广大人民之间的对立。【考拉】

马克思、恩格斯详尽谈论“瘟疫”事件本身的内容不多。他们在研究政治经济学或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往往将其作为 导致社会经济运转出现变动、社会危机爆发的一个原因,或者是作为 分析工人生存状况陷入无助或贫困状态的一个要素,并进而分析可能的结果;在分析克里米亚战争和其他战争的过程中,他们也引入了“疾病”的因素,分析战争进程。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中还会专题引用一些讨论瘟疫过程和影响的文献材料。

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第六章“资本的积累过程”、 《资本论》第三卷第五章“不变资本使用上的节约”和 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对工人患病得不到保障的悲惨状况有较为集中的论述。

其他关于瘟疫等内容散见于马克思恩格斯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和一些时事评论中,不太好归类整理。这里只能举几例以说明:

讽刺国民经济学——

最明确地表述英国对赤贫的看法——我们一直指的是英国资产阶级和政府的看法——,那是英国的国民经济学,即英国国民经济状况在科学上的反映。

……

多么好的新鲜的空气,那是英国地下室住所充满瘟疫菌的空气!多么壮丽的大自然的美景,那是英国贫民穿的破烂不堪的衣衫;是妇女们饱受劳动和贫困折磨的憔悴面容和干瘪肌肤;是在垃圾堆里打滚的孩子们;是工厂里单调的机器的过度劳动造成的畸形人!多么令人欣喜的实践中最细小的环节,那是卖淫、谋杀和绞架!

(马克思《评一个普鲁士人的〈普鲁士国王和社会改革〉一文》)

牲畜瘟疫等造成劳动者丧失生产资料——

他们需要货币作为购买手段,主要只是在下述场合:在劳动者还必定是自己生产条件的所有者,必定掌握着生产条件的这些生产形式下,劳动者偶然地或由于意外的损失而丧失生产资料,或者至少是劳动条件不能由通常的再生产过程得到补偿,例如,歉收、牲畜瘟疫等等。[谷物、牲畜等等],作为生活资料和原料也属于生产条件。只要它们涨价,劳动者就不再可能用出售自己产品所得到的货款来重新购买它们,或者用实物来补偿它们。……例如,饥荒逼迫[农民]出卖自身去给富人当奴隶。这一切是划时代的要素,因为货币作为高利贷资本得到了发展。如果就个别情况来说,那么,单个生产者是保持还是丧失生产条件,取决于无数偶然事故,而每一次这样的丧失事故——贫困化——都使高利贷寄生虫得以乘虚而入。对农民来说,只要死一头母牛,对小皮靴匠来说,只要皮革的价格上涨,他们就不能按原有的规模重新开始他们的再生产。于是高利贷者就插手进来。他使这些人的生产条件如果还不是在经济上,那么就是在法律上发生异化,把他们的剩余劳动等占为己有。这里需要货币只是作为购买手段,但不是为了消费,也不是为了获得“利润”,而是为了重新占有已经丧失的劳动条件。

(马克思《1861 —1863 年经济学手稿》)

工人的赤贫和人口相对过剩——

工人阶级的这个阶层不断地从大工业和农业的“过剩者”那里得到补充,特别是从那些由于手工业被工场手工业打垮,或者工场手工业被机器生产打垮而没落的生产领域里得到补充。这个阶层的队伍除了由这些补充成分而得到扩大以外,它本身也以扩大的规模再生产着。不仅这个阶层的出生和死亡的人数非常高,而且,目前这种处于停滞状态的过剩人口的各类工人与他们所得到的工资、从而与他们赖以活命的生活资料的数量成反比例地增长着。这种现象在野蛮人中间,或者甚至在文明的移民中间,都是前所未有的。它使人想起某些种类的软弱的、经常受到追捕的动物的大量再生产。但是亚当·斯密说:“贫困似乎会促进繁殖。”在风流才子加利阿尼神父看来,这甚至是上帝特别英明的安排:“上帝安排好了,让从事最有益的职业的人生得绰绰有余”。“贫困在达到引起饥馑和瘟疫的极限以前,与其说会妨碍人口的增长,不如说会促进人口的增长。”兰格用统计材料说明了这个论点之后,又继续说道:“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生活在舒适安乐的环境中,那么世界上很快就会荒无人烟。”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

工人健康状况得不到保障,生活悲惨——

关于这种营养状况,西蒙医生在他的总的卫生报告中说:

“由于缺乏营养而引起疾病或者加重疾病的事例是举不胜举的,任何一个熟悉贫民医疗情况,或者熟悉医院的住院或门诊病人的人都可以证实这一点……”

最勤劳的工人阶层的饥饿痛苦和富人建立在资本主义积累基础上的粗野的或高雅的奢侈浪费之间的内在联系,只有当人们认识了经济规律时才能揭露出来。居住状况却不是这样。在这方面,任何一个公正的观察者都能看到,生产资料越是大量集中,工人就相应地越要聚集在同一个空间,因此,资本主义的积累越迅速,工人的居住状况就越悲惨。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

室内劳动。大家知道,空间的节约,从而建筑物的节约,使工人拥挤在狭小地方的情况多么严重。此外,还有通风设备的节约。这两件事,再加上劳动时间过长,使呼吸器官的疾病大量增加,从而使死亡人数增加。以下的例证摘自《公共卫生。1863年第6号报告》;这个报告是本书第一册中屡次谈到的约翰·西蒙医生编写的。

工人的结合和协作,使机器的大规模使用、生产资料的集中、生产资料使用上的节约成为可能,而大量的共同劳动在室内进行,并且在那种不是为工人健康着想,而是为便利产品生产着想的环境下进行,也就是说,大量的工人在同一个工场里集中,一方面是资本家利润增长的源泉,另一方面,如果没有劳动时间的缩短和特别的预防措施作为补偿,也是造成生命和健康浪费的原因。

(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

另外,1853 年代,欧洲曾爆发过一场霍乱,马克思恩格斯本人也经历了这场霍乱,并在若干时事评论和信件中做过说明——

目前,霍乱病在哥本哈根闹得很厉害,已有4000人被传染,至少有15000人申请离开丹麦首都的护照……

(马克思《在下院。——报刊论东方问题。——沙皇宣言。——丹麦》)

上星期在伦敦发现了一些肯定是亚洲霍乱的病例。我们还听说,霍乱已蔓延到柏林。

(马克思《粮价上涨。——霍乱。——罢工。——海员中的运动》)

但是公众的注意力基本上还是集中在贴现率、粮价、罢工和商业前景不妙等问题上,而更使人关心的是霍乱,这种疫病已在纽卡斯尔逞凶肆虐,伦敦卫生部正在用解释性指示来对付它。内阁会议已发布命令,指示今后六个月在全国范围内执行防疫法的各项规定;伦敦和其他大城市正急忙准备采取适当的措施来对付即将来临的灾难。如果我同意乌尔卡尔特先生的看法的话,我就要说,霍乱是被沙皇派到英国来执行一项“秘密使命”,即彻底摧毁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精神。

(马克思《西方列强和土耳其。——经济危机的征兆》)

目前,因为索霍区是霍乱的主要流行区,身无分文的状况———且不谈家里的消费一刻也没有停止———,就更令人难忍了;左邻右舍的人一批批死去(例如,宽街平均每户死三个人),对付这种讨厌事情,最好的是“食品”。

(马克思致恩格斯1854 年9 月13 日)

关于“瘟疫问题”的补充

马克思恩格斯喜欢以“瘟疫”作为比喻,描述一些社会现象,比如私有制(像个人利益这种全社会如此普遍的瘟疫、不知不觉加重的热病),“真正的社会主义”等错误思潮的传播(“民主派的瘟疫”、“黑格尔瘟疫”)、人的异化状况(“人们像逃避瘟疫一下逃避劳动”)、周期性的经济危机(“经济瘟疫”、“法国还在对这种传染病进行某种抵抗”)、生产过剩的现象等。

列宁也有用比喻“布尔什维主义瘟疫”“革命传染病”“苏维埃传染病”等以说明工人运动或无产阶级革命的发展势头。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78.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