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对待义和团的革命群众运动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24 21:14:39

东省民教积不相能,推究本源,实由地方州县各官,平时为传教洋人挟制……往往抑制良民……而教民转得借官吏之势力,肆其欺凌,良民上诉亦难伸理。积怨成仇,有由然也。——袁世凯

义和团的评价回归其实反映了价值观的回归:说起义和团,不知道有没有记得十几年前,袁伟时《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当年的“著名反团文章”,抛出“教科书狼奶论”,当时在老SC论坛上,貌似讨论时支持他的声音还不少,天涯之类的地方更不用说了。到如今,这些玩意儿想必已经不是问题了,这背后是整个社会意识导向扶正和价值观的回归。21世纪初年那会儿,网络的舆论氛围和现在相差不可以道里计。【醉东风】

正确评价义和团爱国运动

无为李爷2020.5.3

​​#义和团爱国运动被公知文人污名化#

义和团爱国运动,近些年来被中国公知美狗恨国蛆污名化很严重。理由无外乎义和团运动不文明,野蛮。所谓不文明,野蛮,就是打了入侵中国的外国人。用一位伟人的话说,义和团若是野蛮,它们连猴子也赶不上。

孙中山是这样评价义和团与污名化义和团的人的:

“义和团的人格,与庚子辛丑以后,一班媚外的巧宦,和卖国的奸贼比较起来,真是天渊之隔。可怪他们还笑义和团野蛮。哼!义和团若是野蛮,他们连猴子也赶不上。”——《九七国耻纪念宣言》

“其(义和团)勇锐之气,殊不可当,真是令人惊奇佩服。所以经过那次血战之后,外国人才知道中国还有民族思想,这种民族是不可消灭的。”(《孙中山选集》下集第724页)

后来,孙中山在《国民会议为解决中国内乱之法》演说中,更进一步指出:妄图瓜分中国的列强,“及遇义和团之变,中国人竟用肉体和外国相斗,外国虽用长枪大炮打败了中国,但是见得中国的民气还不可侮,以为外国就是一时用武力瓜分了中国,以后还不容易管理中国,所以现在便改变方针,想用中国人来瓜分中国”。

美国驻华特使柔克义致海约翰信中说:“赫德爵士认为,义和团起义是中国摆脱外国人的束缚,争取民族解放的爱国运动。

义和团运动所显示出的热情和能量,使八国联军司令德国人瓦德西将军感慨万端:“中国群众含有无限蓬勃生气”。

污名化义和团的都是什么东西?恰恰是中国公知美狗恨国蛆。

中国公知美狗恨国蛆不遗余力污名化义和团,理由无外乎义和团野蛮,敢反抗洋大人。然则,义和团比起美国人来,那是太文明了。中国义和团运动反抗外国侵略,美国十三州独立,杀的是英国爸爸!著名维新人士容闳说:“(美国)十三州独立,杀英税吏,焚英货船,其举动何殊义和团?”

义和团运动失败了,义和团抗击帝国主义侵略的失败证明,没有正确的指导思想就没有人民革命的胜利。何止是义和团运动失败了?维新变法(改良)、辛亥革命(资产阶级革命),在中国都失败了。中国人民最终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毛泽东。中国人民才站了起来。再到抗美援朝的胜利,中国人民的头抬了起来。

“一百多年以来,中国人民受尽了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压迫、掠夺和屠杀。中国人民在这个时期里,不断地为争取自己祖国的自由和独立,英勇地进行了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封建主义压迫的斗争。一九○○年的义和团运动正是中国人民顽强地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表现。他们的英勇斗争是五十年后中国人民伟大胜利的奠基石之一。”——周恩来​​​​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500447900598599

平原公子:如何正确看待义和团?

https://mp.weixin.qq.com/s/0O5NviK2Hc57mk9NRiGmTg 摘录

义和团其实就是全世界殖民地国家被压迫人民一个典型罢了。

在现代网络世界中,义和团是贬义词,代表的是“愚昧”、“盲目”、“易煽动”、“不会独立思考”,而红脖子是褒义词 ,意味着“武德充沛”、“民族主义”,饱受许多精神美国人的追捧。

讲实话,美国是最喜欢排外,最喜欢打砸烧洋货、抢劫外国人的国家,哪怕在20世纪下半叶,他们也打砸烧过日货,哪怕在现在,他们也抵制过中国货,歧视骚扰抢劫亚裔,天天喊着“XXX滚回去。”可是并没有人说美国人是“义和团”。

所以,评价任何历史事件,都不能双重标准,一个时代,就只能讲一个时代的精神,义和团那个时代,中国人民气衰弱,对外屈辱,从政府到民众,对外来侵略和殖民扩张都是一退再退,传教士、冒险家们在中国的国土上横行无忌,而官府一味媚外,偏袒洋人,百姓有怨不能申,有气无处吐,怎么办?就只能“武器的批判”了。

这就是如今人们常说的“开天窗不会,掀屋顶可还行?”

这个过程中,有愚昧,有盲目,有无知,有被煽动和利用,但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做到这样了,当时孙文也在组织会党搞起义,水平也差不多,前几次起义,也都有大量的帮会手工业者城市游民参与,甚至也使用了一些封建迷信和帮会教会的手段,真打起来也都是“乌合之众”。

历史发明家们从各种犄角旮旯里编出段子,讽刺清末义和团的团众们愚昧、无知、盲目排外。说他们是“愚民”、“乌合之众”、“迷信”,被“洗脑”、被利用的一群人。

确实,我们唯物主义者承认,义和团确实不高明,包括太平天国也不高明,历史上所有的农民起义,从陈胜吴广、到张角、到黄巢、再到张献忠李自成,都不高明,这叫“农民阶级的历史局限性”。

很多人攻击义和团,主要攻击他们“以落后排斥文明”,断铁路、断电线、砸洋货、攻击“文明开化”的西方传教士。

但是你要考虑到——他们为什么会诞生?义和团确实存在封建迷信、盲目排外的毛病,但万事都有个缘由,好端端的温和怕事的中国老百姓,为什么不要身家性命,也要去和洋人拼命?

我们历史教科书如此评价:“......朴素的、自发的群众爱国运动,粉碎了列强瓜分中国的迷梦,将清政府的卖国投降面目暴露于国人面前,面对八国联军的侵略,义和团进行了英勇抵抗,但最终在中外反动势力的绞杀下失败,从某种意义上是自19世纪4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出现的各种矛盾的一次总爆发。”

我再说得透彻一些,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刻着一句话:“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为什么说是“19世纪4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出现的各种矛盾的一次总爆发”呢?因为自1840年,清政府在列强面前一败再败,不断退让,签订各种不平等条约,1860年《北京条约》后,西方传教士就开始深入中国内陆,各处设立教堂,传播基督教信仰。和佛教、道教不同,基督教传教喜欢深入基层,扎根到农村,凡有人聚居处,就要建教堂,主动传教,步步扩张。

建教堂,传教义,发展教众,那就要和地方上的百姓、农民争夺土地和各种权益。教堂的选址,大都是传教士巧取豪夺的村社土地,而地方官员不敢得罪外国人,一味护短,双重标准,使得传教士们有恃无恐,在地方上仗势欺人。而很多西方国家的冒险家、流氓、强盗、不法之徒,也借着“传教”的名义,深入中国内陆,横行无忌。

中国本土的不法之徒、恶棍流氓看到清朝地方官员在洋人传教士面前的软弱无能,妥协退让,于是纷纷加入基督教,只要入了教,就获得了特权,为虎作伥,变本加厉欺压中国百姓,使得社会矛盾不断激化。

袁世凯尽管极端仇视义和团运动,仍不得不说:

“东省民教积不相能,推究本源,实由地方州县各官,平时为传教洋人挟制……往往抑制良民……而教民转得借官吏之势力,肆其欺凌,良民上诉亦难伸理。积怨成仇,有由然也。”

当时基督教在中国吸纳的“教民”入教后,就不再受地方政府管辖,不再向地方政府纳税;传教士和当地的“教民”、土匪勾结,强占土地、干涉司法、放贷催债,在地方上形成了强大的宗教势力,并且强势插手地方经济、政治、宗族问题。地方官根本不敢管、不敢问,听之任之。你想想,大批大批的“洋垃圾”以及“二鬼子”,在中国无视司法,欺男霸女,横行无忌,还能拥有“超国民待遇”,老百姓怎么可能不愤怒?

那时候,“教案”频发,冲突不断,当地官府只听“教民”的陈述,不给普通百姓伸冤,如此才会让矛盾愈演愈烈。比如“涞水县教案”,涞水县当地的村民传统春节的时候张灯结彩庆祝过年,基督教的“教民”们冲到彩棚里辱骂当地百姓,打砸过年的彩棚。教民转头还诬告百姓,传教士给官府发文,要求官府“严肃处理”,在这样的情况下,地方官府让当地百姓道歉,还要他们“宴请教民”,甚至逼村民们跪在宴席前认错,最后还要“赔偿一万两白银”。此后,教民更加横行不法,甚至杀人越货无所不为,最后,当事人阎老福一怒之下,加入义和团,打死当事教民三十多家。

残暴吗?残暴!愚昧吗?愚昧!文明吗?不文明!以暴易暴,简直是个法盲!但是他还有什么办法?他只是一个农民,被逼到绝境里,他只能想到这种报复的方法。

义和团爆发的直接原因,就是1899年10月上旬,山东平原冠县蒋家庄,教民和当地民众发生冲突,义和团冲击当地的教堂。知县蒋楷派兵前往镇压。朱红灯率团民数百人与清军进行战斗,将其击败。至今在平原乡间还流传一句谚语“义和团起平原,不到三月遍地传”。他们本质上,就是农民,没有现代化的理论,也没有现代化的组织,每次和洋人打完,想的还是回家种地;慈禧太后曾经想要赏赐义和团领袖10万两白银,结果他们断然拒绝了,“某等自备资斧,欲图报效,不受国恩”。他们是——“自带干粮的爱国者”啊。

他们有着朴素到简单粗暴的爱国思想,他们表示:“最恨和约,误国殃民;上行下效,民冤不伸”。义和团领袖于栋成所发布过一个布告,布告写道:“若辈洋人,借通商与传教以掠夺国人之土地、粮食与衣服,不仅污蔑我们的圣教,尚以鸦片毒害我们,以淫邪污辱我们。自道光以来,夺取我们的土地,骗取我们的金钱;蚕食我们的子女如食物,筑我们的债台如高山;焚烧我们的宫殿,消灭我们的属国;占据上海,蹂躏台湾,强迫开放胶州,而如今又想来瓜分中国。”

他们不聪明,不文明,组织不先进,没有科学理论指导,也有很多不法之徒混进了他们的队伍,他们也不懂得清理队伍、分辨战友和敌人,当时,为了污蔑、丑化义和团,很多“教民”都混进了义和团。“奉教者皆扮成假义和拳会,各处寻仇杀人,北京西城尤多”“直北一带,天主教民往往效拳匪服色,四出行劫。有被获者,自称义和团,则地方官即释之。”(《庚子记事》)

由于他们失败了,而且是屈辱地惨败,所以,所有的帽子,都被扣到了他们头上,他们被残酷地屠杀在自己地国土上,英国记者辛普生记载了他目击的情况:

“ 法国步兵之前队路遇中国人一团,其内拳匪、兵联军斩杀被俘的义和团丁、平民相与搀杂,匆遽逃生。法国兵以机关枪向之,逼至一不通之小巷,机关枪即轰击于陷阱之中,约击十分钟或十五分钟,直至不留一人而后已”。

各国洋兵

“俱以捕拿义和团、搜查军械为名,三五成群,身跨洋枪,手持利刃,在各街巷挨户踹门而入。卧房密室,无处不至,翻箱倒柜,无处不搜。凡银钱钟表细软值钱之物,劫掳一空,谓之扰城。稍有拦阻,即被戕害”。


当年,庚子国难后,清政府和八国联军一起屠杀义和团,把无辜的老弱妇孺都当义和团一起杀害;如今,高高在上的“历史发明家”、“键盘政治家”们,占着道德制高点,骂他们是“乌合之众”。可怜啊可怜。

古典小说《水浒传》中有句话叫做“逼上梁山”,重点在于“逼”字,晁里正好好做着里正,鲁提辖好端端做着提辖,武都头好端端当着都头,林教头好好做着教头,基层公务员干得好好的,为什么非要上梁山呢?那你就要问一问西门大官人、蒋门神、张都监、黄通判、高太尉、梁中书这些乡贤、豪强、大佬们给不给活路了。如果不给,那有什么办法?等死吗?

日本电影《七武士》中有一段非常精彩的台词:“你们把农民当作什么,以为是菩萨吗?简直笑话!农民最狡猾,要米不给米,要麦又说没有,其实他们都有,什么都有,掀开地板看看,不在地下就在储物室,一定会发现很多东西,米、盐、豆、酒...到山谷深处去看看,有隐蔽的稻田。表面忠厚但最会说谎,不管什么他们都会说谎!一打仗就去杀残兵强武器,听着,所谓农民最吝啬,最狡猾,懦弱,坏心肠,低能,是杀人鬼。”

“但是...是谁令他们变成这样的?是你们,是你们武士,你们都去死!为打仗而烧村,蹂躏田地,恣意劳役,凌辱妇女,杀反抗者,你叫农民怎么办,他们应该怎么办?”

义和团确实没有文化,没有知识,不文明,不进步,他们搞迷信,挖铁路,断电线,喝纸灰,自以为神仙保佑、刀枪不入,他们打仗也不行,遇到洋人一触即溃,根本没有太多的贡献,在反抗侵略的斗争中,他们也曾不分好歹、滥杀无辜,无知的他们也曾被清政府利用,最后又被懦弱无能的清政府出卖。

但那又怎样?你还想要他们怎样?他们只是一群想着好好在家种地,好好在家做生意,好好养家糊口、传宗接代的普通中国农民,有些人连这点安宁都不给他们,请教,他们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才能又文明又礼貌地给自己争取利益、给自己求个公道?

如今,“历史发明家”和公知们污名化义和团,抹黑中国农民所有反侵略反压迫的努力。但是,当年义和团的敌人,八国联军的统帅瓦德西却如此评价义和团:

“我们对中国的民众,不能看成是衰弱不堪或者失去道德品质的人。实际上,他们还有无限的生气。中国人素有英勇善战的精神,并没有完全丧失”

“无论欧美日本各国,皆无此脑力与兵力可以统治此天下生灵四分之一……故瓜分一事,实为下策。”

诸位,我们是21世纪的现代人,我们接受过科学、系统的现代教育,我们懂得数学、物理、化学,学过马列思想,唯物主义,我们知道什么是文明,什么是宽容,什么是人性,我们见识过先进、高效、如臂使指的社会组织,我们还有着发达的生产力,还有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保护着我们。

所以,我们可以高谈阔论,站在历史的制高点评价太平天国、义和团;其实,异地而处,我们21世纪的大多数现代人,真的比他们高明,比他们聪慧,比他们更勇敢,更善良,更有办法救中国吗?

兄弟,你拿得起斧头,挥得动镰刀吗,听得懂口号和指令吗,面对欺凌压迫,枪炮刺刀,迈得动腿吗?你有本事对强盗讲宽容、仁爱、人权、善良吗?何不食肉糜啊!

事情是要一步一步做的,伟大的革命者和先进的组织,不是一开始就能出现的,先有太平天国、义和团,后才有光复会、同盟会、国民党、CCP。万事开头难,因为第一次,谁也不知道这么做才是对的,但一定要先有人做起来。

所以,后来的伟人们,对义和团评价都不低,对他们的“排外”都很能理解。

孙中山先生说:

“然而义和团的人格,与庚子辛丑以后,一班媚外的巧宦,和卖国的奸贼比较起来,真是天渊之隔。可怪他们还笑义和团野蛮。哼!义和团若是野蛮,他们连猴子也赶不上”。

导师列宁说:

“中国人并不是憎恶欧洲人民,因为他们之间并无冲突,他们是憎恶欧洲资本家和唯资本家之命是从的欧洲各国政府。那些到中国来只是为了大发横财的人,那些利用自己的所谓文明来进行欺骗、掠夺和镇压的人,那些为了取得贩卖毒害人民的鸦片的权利而同中国作战的人,那些用传教的鬼话来掩盖掠夺政策的人,中国人难道能不痛恨他们吗?欧洲各国政府已经开始瓜分中国了。不过它们在开始时不是公开瓜分的,而是像贼那样偷偷摸摸进行的。它们盗窃中国,就像盗窃死人的财物一样,一旦这个假死人试图反抗,它们就像野兽一样猛扑到他身上。它们杀人放火,把村庄烧光,把老百姓驱入黑龙江中活活淹死,枪杀和刺死手无寸铁的居民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就在这些基督徒立功的时候,他们却大叫大嚷反对野蛮的中国人,说他们胆敢触犯文明的欧洲人。”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说:

“外国人不需要中国人,中国人也不需要外国人。在这一点上,我任何时候都是和义和团站在一起的。义和团是爱国者。他们爱他们自己的国家胜过爱别的民族的国家。我祝愿他们成功。义和团主张要把我们赶出他们的国家。我也是义和团。因为我也主张把他们赶出我们的国家”。

https://142.54.178.10/show.php?f=1&t=1999330&m=17314438

戚本禹: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反动电影《清宫秘史》

怎样对待义和团的革命群众运动?

毛主席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对于义和团的革命群众大造帝国主义的反、大造封建主义的反的革命运动,究竟采取什么态度?是支持还是反对,是歌颂还是仇视?这是检验真革命和假革命、革命和反革命的一块试金石。

震撼祖国大地的义和团运动,是近代中国历史上的一次伟大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群众运动。这是一次表现了中国人民历史首创精神的伟大运动。当时,几乎整个中国的北方,无论是城市或者乡村,到处都有义和团在进行革命活动。在敌人统治最严密的政治中心北京城内,义和团就设坛八百余所,景山后面的宫墙下,每天都有参加义和团的青少年在操练。

义和团的英雄们,在祖国处于被帝国主义瓜分的严重时刻,挺身而出,高举反帝爱国斗争的革命大旗,同帝国主义强盗及其走狗进行了英勇斗争。他们一开始就在大街小巷,贴出各种标语,表达了中国人民的反帝决心:

“还我江山还我权,刀山火海爷敢钻,哪怕皇上服了外,不杀洋人誓不完。”

义和团严厉禁止洋货,蔑视帝国主义分子。他们把驻有外国使馆的东交民巷改名为“切洋街”,御河桥改为“断洋桥”。义和团在游行时,经常同市民齐声高呼“杀洋鬼子”的口号,使帝国主义分子听了发抖。有的吓得躲进棺材,雇人吹打着,企图逃出城外。

一九○○年的六月,义和团的革命活动达到高潮,京郊各县的义和团三五十人一队,不分昼夜,一天数十起地涌进北京城内,守卫城门口的士兵,向他们致敬礼,为他们喝道让路。浩浩荡荡的革命群众,头裹红布,腰缠红带,鞋镶红边,手持大刀长矛,在大街上威风凛凛地游行。前门外打磨厂等处的铁铺里,炉火熊熊,日夜不停地为义和团赶制各种刀枪。

当帝国主义侵略军疯狂镇压义和团的时候,义和团的革命群众用大刀、长矛等原始武器同以洋枪、洋炮武装的侵略者进行英勇的搏斗,显示了中国人民大无畏的革命战斗精神。在著名的“廊房阻击战”中,英国海军大将西摩尔率领的一千五百多人的联军,被义和团“直逼火车,持矛猛触”,死伤将近一半,最后狼狈地逃回天津。后来西摩尔胆战心惊地说:“义和团所用设为西式枪炮,则所率联军必全体覆没。”

在保卫天津的战斗中,义和团同侵略军进行肉搏战,在火车站一仗,就把一支二千人的俄国侵略军,打死打伤了五百多名。帝国主义者不得不承认:“此次天津华军与西兵苦战月余,西人咸谓如此死战,实为从来所未见”。在杨村的战斗中,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军,被义和团战士打得落花流水。帝国主义侵略军一听到义和团的军号声,就惶恐万状,惊呼:“闻此声,可以使人之血凝而不流。”

在义和团运动中,青少年是一支最生动、最活跃的力量,他们在这次伟大的革命运动中,建立了不朽的功勋。震骇中外的“红灯照”,就是当时北方许多地方女青年们的组织。她们很有纪律地自己组织起来,练习武艺,保卫祖国。她们着红衣,戴红帽,提红灯,拿红枪,前方作战,后方除奸,积极参加义和团的起义行列,坚决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表现了中国青年妇女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英雄气概!  “红灯照,义和团,亲兄妹,闹的欢,一个心,杀洋官。”

这首歌谣生动地反映了“红灯照”反帝的坚强决心。“红灯照”英勇斗争的事迹,一直在人民群众中广泛地流传着。他们说,“红灯女儿,一入兵阵,视死如归,于枪林弹雨中,惟恐落后。”“中国自道咸以来,沿海防夷水陆各战,望风奔溃”,“得此番小儿女一振疲癃,不特寒众国之心,且壮中原之气。”

义和团的英勇斗争,是中国人民的光荣和骄傲,是五十年后中国人民伟大胜利的奠基石之一。它使侵略者亲自尝到了中国人民铁拳的滋味,粉碎了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迷梦。帝国主义侵略军的头子瓦德西为此向德皇威廉报告说:“皇上诚然常有瓜分中国的思想”,可是,“不应忘去者,……彼等在实际上,尚含有无限蓬勃生气”。“中国所有好战精神,尚未完全丧失,可于此次‘拳民运动’中见之”。“无论欧美、日本各国,皆无此脑力与兵力,可以统治此天下生灵四分之一”,“故瓜分一事,实为下策”。

对于这样大规模的革命群众运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从来都是热情歌颂的。毛主席在他的伟大著作中,曾经一再高度评价和赞扬义和团运动的英雄业绩,他把义和团运动看作是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重要的发展阶段之一。毛主席指出:义和团战争是反抗压迫者的义战,它同一百年来中国人民历次的革命战争一样,“都表现了中国人民不甘屈服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顽强的反抗精神”;表现了“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中国人民,百年以来,不屈不挠、再接再厉的英勇斗争,使得帝国主义至今不能灭亡中国,也永远不能灭亡中国。”

但是,被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以及背后支持他们的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所歌颂的反动的、彻底的卖国主义影片《清宫秘史》,对义和团反帝的革命群众运动却抱着刻骨的阶级仇恨,竭尽诽谤污蔑之能事。影片把义和团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行动,描写为一种野蛮的骚乱。并且尽量地丑化义和团,恶毒地攻击义和团是什么“杀人放火”、“状如疯魔”的“乌合之众”,是什么专搞“邪术妖法”的“无知愚民”。  影片及其歌颂者对义和团的这种恶毒污蔑同帝国主义者完全是一个鼻孔出气。当时美帝国主义头目艾奇逊就在《白皮书》中咒骂义和团是“中国的排外骚动”,是“拳乱”。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御用学者也大肆攻击义和团是“无知迷信与暴民歇斯底里的产物”,是“没有理性的行动”,是杀人放火的“拳匪”。

究竟是中国人民组织义和团跑到欧美、日本各帝国主义国家去造反,去“杀人放火”呢?还是各帝国主义国家跑到中国这块地方来侵略中国、压迫剥削中国人民,因而激起中国人民群众奋起反抗帝国主义及其在中国的走狗、贪官污吏?这是大是大非问题,不可以不辩论清楚。

真正的杀人放火的匪徒,不是别人,正是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

据帝国主义侵略军头子瓦德西自供:帝国主义侵略军侵占北京以后,烧杀抢劫,奸淫妇女,破坏文明,无恶不作。帝国主义军队在占领北京之后,“曾特许军队公开抢劫三日,其后更继以私人抢劫。”上自宫廷王府,下至民间百姓的财物均被洗劫一空。“曲槛临湖面面开,内官惊看骆驼来。”封建皇帝的宝库颐和园所贮藏的历朝文物,被侵略者用骆驼运至天津,累月不尽。中国几千年保留下来的许多文物,其中包括《永乐大典》,都被帝国主义烧抢殆尽。瓦德西还供称:“因抢劫时所发生之强奸妇女,残忍行为,随意杀人,无故放火等事,为数极属不少”。至于帝国主义的走狗对义和团的屠杀和镇压,更是惨无人道。

列宁曾经怀着满腔的愤怒,谴责了帝国主义侵略者杀人放火的罪行。他说:

“欧洲各国政府(最先恐怕是俄国政府)已经开始瓜分中国了。……它们盗窃中国,就像盗窃死人的财物一样,一旦这个假死人试图反抗,它们就像野兽一样猛扑到他身上。它们杀人放火,把村庄烧光,把老百姓驱入黑龙江中活活淹死,枪杀和刺死手无寸铁的居民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就在这些基督教徒立功的时候,他们却大叫大嚷反对野蛮的中国人,说他们胆敢触犯文明的欧洲人。”

而影片及其歌颂者却颠倒黑白,为虎作伥,把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帝国主义侵略者美化为文明的使者,把坚决抗击帝国主义侵略、英勇不屈的义和团污蔑为“野蛮的骚乱”。这是地地道道的汉奸、卖国贼的哲学。

义和团的反帝爱国斗争是同反封建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义和团的战斗口号是:“杀洋人,灭赃官。”当时流传的歌谣说:“砍洋头,杀官兽,杀尽洋和官,百姓有盼头”。“先夺洋鬼头,后把贪官揍”。这些都是他们提出的朴素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口号。他们对封建统治阶级恨之入骨。一九○○年义和团控制北京期间,清朝的在京衙门、亲贵王公的住宅,大多数都被义和团成员把守监视。义和团时常抓住一些罪恶昭著的官吏,特别是对帝国主义奴颜婢膝的官吏,强迫他们到拳坛去叩头焚表,罪大恶极的官吏就被杀掉。

但是,影片却把义和团诽谤为封建统治者的工具。

它借清朝大臣赵舒翘之口说:“请老佛爷旨,把义和团编为义军”。慈禧太后听了,欣然采纳。就这样把义和团污蔑为慈禧太后的一党,可谓恶毒之极。

在一个短时间内,清朝统治者对义和团采取了欺骗、软化的政策,这个政策一度发生了作用,义和团的一部分成员受了蒙蔽,对清朝统治者产生了一些错误的认识,有些组织提出过“扶清灭洋”的口号。这种情形,一方面反映了当时阶级矛盾的复杂性;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当时的人民大众对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认识还处于感性阶段。"

毛主席教导我们,人的认识是一步又一步地由低级向高级、由感性认识向理性认识发展的。“中国人民对于帝国主义的认识也是这样。第一阶段是表面的感性的认识阶段,表现在太平天国运动和义和团运动等笼统的排外主义的斗争上。第二阶段才进到理性的认识阶段,看出了帝国主义内部和外部的各种矛盾,并看出了帝国主义联合中国买办阶级和封建阶级以压榨中国人民大众的实质,这种认识是从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前后才开始的。”所以,绝不可以因为当时义和团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本质认识不清楚,就把义和团污蔑为封建统治者的工具。如前所述,义和团在反帝的同时,“抗清”活动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就在“扶清灭洋”的口号出现之后,义和团的首领朱红灯还制定“攻打北京”的计划,始终坚持了反封建的斗争。

反动影片《清宫秘史》大肆污蔑和攻击义和团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完全是出于帝国主义和封建地主阶级的需要。他们对义和团革命群众的污蔑和攻击,反映了阶级敌人对中国革命主力军农民的刻骨仇恨,反映了阶级敌人对我们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的刻骨仇恨。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以及背后支持他们的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同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唱着同一个调子,为一部反对中国革命,侮辱革命群众的反动的、彻底的卖国主义影片拍手叫好。他们这样做,不折不扣地充当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反革命宣传的应声虫,赤裸裸地暴露了他们的地主、资产阶级的反革命立场。  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样仇恨历史上的革命群众运动,这使我们更加懂得了:在今天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他为什么要勾结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抛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妄图扑灭毛主席亲自点燃起来的革命烈火;他为什么要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镇压群众,实行白色恐怖;他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二册附毛主席批语

对《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一文的批语和修改〔1〕

(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三日)

戚本禹〔2〕同志:

看过,写得很好。有一些小的修改〔3〕,不知是否妥当,请你和同志们商量处理。

毛 泽 东

三月廿三日

(根据手稿刊印)

红灯照,又是当时北方许多地方女青年们的组织,她们很有纪律地自己组织起来,练习武术,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似可在这里增加几句。〔4〕

是翘还是饶,请查一下。〔5〕

究竟是中国人民组织义和团跑到欧美、日本各帝国主义国家去造反,去“杀人放火”呢?还是各帝国主义国家跑到中国这块地方来侵略中国、压迫剥削中国人民,因而激起中国人民群众奋起反抗帝国主义及其在中国的走狗、贪官污吏?这是大是大非问题,不可以不辩论清楚。

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 释

〔1〕 本篇一至三是毛泽东写在这篇文章送审稿上的批语;本篇四是毛泽东在文章中加写的一段话。这篇文章后来发表在一九六七年三月三十日出版的《红旗》杂志第五期,《人民日报》等各大报纸作了转载。

〔2〕 戚本禹,当时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员、《红旗》杂志副总编辑。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他将《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反动影片〈清宫秘史〉》一文第五次稿报送毛泽东审阅时写道:“这是去年看了《清宫秘史》影片以后写的,最近改了一下,送呈主席一阅。目前,可否联系这部电影开展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批判,请主席考虑。”这篇文章将批判的矛头直指所谓“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参见本册第90页注〔1〕。  〔3〕 毛泽东对戚本禹文章送审稿的修改,除本篇四外,还在第二页删去了“毛主席”前面的四个定语“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此外,还有个别文字的修改。

〔4〕 戚本禹的文章送审稿有一处引用了义和团流传的一首歌谣:“红灯照,义和拳,闹得欢,一个心,杀洋官。”在这旁边,毛泽东写了这个批语。根据毛泽东的批语,戚本禹在这首歌谣的前后各加写了一段话:“在义和团运动中,青少年是一支最生动、最活跃的力量,他们在这次伟大的革命运动中,建立了不朽的功勋。震骇中外的‘红灯照’,就是当时北方许多地方女青年们的组织。她们很有纪律地自己组织起来,练习武艺,保卫祖国。她们着红衣,戴红帽,提红灯,拿红枪,前方作战,后方除奸,积极参加义和团的起义行列,坚决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表现了中国青年妇女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英雄气概!”“这首歌谣生动地反映了‘红灯照’反帝的坚强决心。‘红灯照’英勇斗争的事迹,一直在人民群众中广泛地流传着。他们说,‘红灯女儿,一入兵阵,视死如归,于枪林弹雨中,惟恐落后。’‘中国自道咸以来,沿海防夷水陆各战,望风奔溃’,‘得此番小儿女一振疲癃,不特寒众国之心,且壮中原之气’。”

〔5〕 戚本禹的文章送审稿中有一处写道:“影片还把义和团诽谤为封建统治者的工具。它借大臣赵舒饶之口说:‘请老佛爷降旨,把义和团编为义军,扫灭洋人,立威天下,大清国运,就在此一举。’”毛泽东在文中“赵舒饶”的“饶”字下划了一道,并写了这个批语。赵舒饶,应为赵舒翘。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004/1793.html

本文话题: 人民力量 崇洋媚外 革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