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是敏锐觉察崩塌米国潮流的先驱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26 08:31:44

桑德斯是敏锐觉察崩塌米国潮流的先驱,2020.3桑德斯承认:“在米国只有千万富翁才能挺过肺炎疫情,普通人就别想了”。

但桑德斯作为米国资本主义的改良者和事实上的捍卫者,终究不敢直面米国野蛮资本主义的深层问题。

桑德斯有强烈妥协性,其资本主义基本立场内部相对偏左翼的站位,证明其实米国资本寡头们认为其可控,所以拿出来当吉祥物,米国人民的苦难仍将持续。

米国权力过于集中强大的资本寡头,反过来使其已经失去改良自清能力,只能像明朝那样崩塌,可见:

2020.4桑德斯宣布退选

(观察者网讯)米国参议员桑德斯宣布退出2020年米国总统大选。至此,米国前副总统乔∙拜登成为民主党唯一总统候选人。拜登将在11月代表民主党挑战特朗普。

桑德斯的竞选团队表示,桑德斯是在与竞选工作人员的电话中宣布退选的。

最初,桑德斯在民主党初选的前三个州表现强劲。直到第四场,拜登在南卡罗来纳州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随后,反桑德斯的选票聚集在拜登周围,即使桑德斯在加州获胜,拜登还是在“超级星期二”坐掌握了主动权,赢下14个州中的10个,以累计566张承诺代表票数反超桑德斯(501张)跃居第一。

对中国来说,桑德斯早早退选是件好事

强舸,观察者网,2020.4.10

一、老战士退出赛场

4月8日,在威斯康辛州初选尚未开票时,伯尼·桑德斯宣布退出2020年米国大选民主党初选。至此,民主党曾经的初选队伍已经只剩乔·拜登一人。2020年大选格局将是拜登VS特朗普。

由于政治主张原因,桑德斯始终未获得民主党当权派认可。但是,在初选大幕拉开之初,很少有人认为桑德斯会如此早的退出战斗,特别是在内华达州初选时,桑德斯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彼时拜登还苦苦挣扎在第四位。然而,自2月29日的南卡罗来纳州初选起,形势急转直下,特别是桑德斯在此后初选中的得票率均极其反常的远低于选前民调。这种变化并不符合米国选举政治的一般规律。

归根结底,这种不同寻常来自于新冠肺炎疫情。若无疫情,桑德斯可能在7月的党代会上被拜登击败,但在4月就失败,不是拜登而是疫情能做到的。某种程度上来讲,桑德斯的迅速失败是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对米国政治乃至全球政局最大的影响,远高于被病魔击倒的英国首相约翰逊。

二、疫情怎样击败了桑德斯?

米国政治有趣之处在于,应对不利的当权派们(首要是特朗普,其次是民主党当权派,当然包括拜登)愈发稳坐钓鱼台,反倒是对疫情应对并没有多大责任的桑德斯却先被干掉了。

为什么呢?大体来说,疫情从三个方面毁掉了桑德斯的竞选。

最重要的是股市暴跌。从根本上来讲,美股暴跌并不是因为疫情,而是因为涨的太久了,早就处于不正常高位,该跌跌了,正好来了疫情这根导火索。而桑德斯对资本市场素来不友好,例如他明确要求上调金融市场的各种交易税,希望以此增加每年3000亿美元税收。客观来说,这些主张有助于缓解财政赤字和过度金融化等问题,也是他赢得选民青睐的重要因素。

然而,与中国不同,米国直接炒股的散户不多,但股市与普通人的绑定程度非常高(普通人退休金还有各种保险大多以基金等形式持有股票)。在股市大涨时,选民自然支持通过增税方式让赚的盆满钵满的资本家手里稍微多分出一些收益。但是,在股市暴跌大背景下,选民首先关心的是自己的养老金,桑德斯的主张就显得非常不合时宜。疫情应对不利,死的毕竟是少数人,股市才是大多数米国人的命根子。所以,选民首先要选的是能保住股市而非应对疫情的总统。

其次,疫情让桑德斯的主要经济主张没意义了。一方面,为了应对疫情,特朗普推出大规模发钱计划。若在平时,这一做法之“左”,都超过桑德斯了,和杨安泽的“基本收入计划”差不多。就算共和党总统愿意做,共和党议员也不会答应,多数民主党议员都未必会答应。然而,疫情让共和党总统干成了民主党极左翼都干不出来的事。虽然肯定是短期的,但大选也是近在咫尺的,这段时间里已经不可能再用福利议题来争取选民了。

另一方面,“最低工资提升至15美元/小时”是桑德斯的标志性主张,并且他成功的让这一主张在2016年进入民主党党纲,这意味着该主张在民主党内有深厚的群众基础。然而,疫情来了,工作都没了,提最低工资还有啥意义。

第三,疫情对竞选活动的限制抵消了桑德斯和激进派选民的动员优势。在米国中,现场集会的动员效果始终是各类传媒无法替代的。2016年,由于身体不好,希拉里竞选集会数量远少于桑德斯和特朗普,这是她虽然具有绝对的资金优势和党内乃至主流媒体一致支持,但选战打的很难看的重要原因。同样,依靠身体优势,桑德斯在2020年民主党初选中集会次数远多于拜登,本来效果还是不错的,拜登因此也一直戴着“脱离群众”帽子。

进一步而言,拜登代表温和派,桑德斯代表激进派。两派选民行为逻辑不同,温和派选民一般只是自己投票,并不热衷竞选活动;激进派选民不仅自己投票,更善于通过竞选活动影响其他选民。因此,竞选活动越多对桑德斯越有利。可疫情又让其优势无处发挥。

不过,桑德斯其实还有机会。此次疫情暴露出米国医疗体系、医保体系和高昂药价等诸多问题,而这些恰恰是桑德斯数十年持之以恒坚决反对的关键领域,也是特朗普和拜登的软肋。然而,桑德斯却出人意料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许这是因为他是君子,不愿意在国难之时挑起政争;也许因为他的妥协性,就像2016年他在初选中遭到民主党的系统性不公正对待后,依然在大选中全心全意为希拉里普选,而不像特朗普那样会拼命干死和任何敢惹他的人。

其实,即使什么都不说,桑德斯也还有一个机会,就是继续拖着,反正因为疫情,多个州的初选已经被推后到6月底,刚刚选过的威斯康辛州的开票日期也被大幅延长。在疫情的不确定性下,一切皆有可能。例如,万一拜登感染了呢?

当然,对中国来说,桑德斯退选特别是早早退选,是件好事。特朗普和拜登均比较实际,为了利益可以反华,有好处也会暂时收起刀枪。桑德斯则更注重意识形态,从贸易到人权到香港等所有问题都对中国抱有明确敌意。所以,虽然从个人层面我更欣赏桑德斯这样信仰坚定的政治家而非拜登、希拉里这样圆滑的政客,为他的退选而惋惜;但作为中国人还是乐于看见这一结果。

桑德斯的竞选运动并未失败,它激励了数百万人并改变了米国政治

诺姆·乔姆斯基,无产者译丛 ,译者吴小译

摘 要

在建制派眼中,他犯下的罪行不是提出的那些政策,而是他能够激发民众运动的事实。这些运动,如占领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已经正在得到发展,并且转为激进运动,即不仅仅是隔几年露一次面,来施一下压然后各回各家,而是实施持续的压力、持续的激进主义等等,这能够对拜登政权产生影响。

在一次新的采访中,语言学家及作家诺姆·乔姆斯基思考了伯尼·桑德斯的竞选运动,称其为“非凡的成功”,在米国“彻底转换了辩论和讨论的场域”。

文字版: https://mp.weixin.qq.com/s/K65OscCEYK0E8kBoBWSt1Q

礼拜三(4月8日),就在桑德斯宣布退出竞选之前,即使当时已经能够看出他要这么做了。我问了诺姆·乔姆斯基,如何评价桑德斯在此次新冠疫情时期的竞选运动。

乔姆斯基:如果川普重新当选的话,这将是一场难以形容的灾难。这意味着过去四年来,那些对米国人民来说极为有害的政策将得以延续,并很可能变本加厉。

这对医疗卫生来说也是糟糕透了,我之前提到的《柳叶刀》上的数据会变得更差;这还意味着,环境问题或者是虽无人提及但极其严重的核战争的威胁变得难以描述。

假如拜登当选了,我预计这本质上将会是奥巴马政策的延续,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但是至少也并非完全有害,并且组织起来的公众可以有机会改变目前的所作所为以及施加压力。

现在说桑德斯的竞选运动失败了的说法十分普遍

我认为这个说法不对。我认为桑德斯的运动取得了非凡的成功,他彻底转换了讨论和辩论的场域。那些在两三年前根本无法想象的问题如今却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建制派眼中,他犯下的罪行不是提出的那些政策,而是他能够激发民众运动的事实。这些运动,如占领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已经正在得到发展,并且转为激进运动,即不仅仅是隔几年露一次面,来施一下压然后各回各家,而是实施持续的压力、持续的激进主义等等,这能够对拜登政权产生影响。

原文链接:https://freewillibrary.blogspot.com/2020/04/noam-chomsky-bernie-sanders-campaign.html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796.html

继续阅读: 资本主义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