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Grayzone网站曝光米国反华阴谋论炮制套路:官方放料——媒体加工——政客呼应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27 13:36:19

独立新闻网站 灰色地带(Grayzone) 网址 https://thegrayzone.com

“灰色地带”网站创始人揭露米国“反华阴谋论”炮制套路:官方“放料”——媒体加工——政客呼应

环球时报,范凌志 刘欣,2020-04-27, 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3y09toWtFuA

就在米国一些媒体不顾事实,频繁炮制、鼓吹“病毒源于中国”“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泄漏的”等阴谋论时,米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于2020.4月20日刊登长篇报道,抽丝剥茧地揭露阴谋论的源头及其炮制者的真实意图。该文作者之一麦克斯·布鲁门塔尔是米国知名记者兼作家,也是“灰色地带”的创建者。他的父亲同样是记者、作家,在克林顿任米国总统时当过其助手。

“灰色地带”的调查不限于疫情话题,针对此前西方反华势力疯狂炒作的“新疆集中营”等谣言,这家网站也做了细致调查予以戳穿。24日,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布鲁门塔尔直言,“灰色地带”并非为中国说话,而是为反战人士和对西方叙事表示怀疑的人说话。他还表示,最担心美中对抗,因为“这将是最可怕的对抗”。


我们致力于揭露谎言,这些谎言打着所谓自由和独立媒体的旗号不断扩散

环球时报:让我们谈谈您最近关于“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泄漏”阴谋论的报道,中国许多读者对这篇报道很感兴趣。

布鲁门塔尔:首先,没有哪家米国媒体邀请我讨论这篇最新的报道。在该报道中,我和同事阿吉特·辛格揭露了米国最大报纸《华盛顿邮报》和福克斯新闻炒作的阴谋论,特朗普总统也参与其中,这个阴谋论的内容完全是捏造的。我们也未受邀与阴谋论的作者进行辩论,他们赞成升级与中国的冷战,而我们的声音被屏蔽了。

过去两天,我们在《纽约时报》、“政治”新闻网站上看到许多有关“中国如何制造虚假信息”的报道,信源都来自未具名的米国官员,这表明我们不幸地处于一场信息战中。这场“战争”里,事实变得无关紧要,米国人不会去探寻真相。我和“灰色地带”的目标是,通过简单展示让米国人民和讲英语的公众获取平衡的信息,从而中断战争、制裁和敌对行动

我们致力于揭露谎言——每天都会有新的谎言,这些谎言打着所谓自由和独立媒体的旗号不断扩散。如果你经常看这些报道,就会发现“根据米国官方”或“某位从事研究的科学家”的说法,或者它们会链接到一篇文章,而我们只是进一步揭露它们真实的来源。例如,《华盛顿邮报》这篇文章引用一名叫肖强(音)的人的说法,称他为“科学家”,但我认为这听起来很有趣:科学家?不是研究病毒的人,或者说不是流行病学家?我立即认为此人很可能是一名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

我是正确的,我和同事查出肖强接受米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资助,这是米国政府的实体机构,为世界各地的反对势力提供资金、支持和培训。我在揭露NED方面做过大量工作,它由里根时期的中情局创建,目的是做中情局以前秘密做的事,但要公开地支持反对派运动,像去年发生在香港的事件一样。因此,这是一个明确的迹象,表明《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文章有些奇怪。

我是一名记者,我在米国媒体圈工作了近20年,曾反对伊拉克战争并揭露小布什政府的谎言。

我了解新保守主义运动,这是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中滋生的亲战运动,在华盛顿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且我知道《华盛顿邮报》这篇文章的作者约什·罗金是新保守主义运动的重要一分子,他曾在日本大使馆工作,是一个倾向于推动与中国开展新冷战的人

我不会以中国问题专家的身份出现,也不会说自己是俄罗斯问题专家,但我是米国专家,我熟悉那些推动我们在过去20年陷入无休止战争的机构和人,我本人甚至认识他们,这给我提供了进行这类调查报道的巨大优势。

 

官方“放料”——媒体加工——政客呼应,他们这样配合

环球时报:媒体的不实报道是否阻碍了米国民众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

布鲁门塔尔:绝对如此。我没去过中国,我应当去武汉看看,与医生交谈,与当地人交谈。在米国,没有任何一个标榜自己为中国问题专家的人能做到这一点。他们中的许多人有理由升级与中国的摩擦,有人受到军火商资助,有人由国务院直接资助,一些人思想上是反共的,想击败中国共产党。还有一些人对中国不满,认为米国的许多工作机会转移到了中国。

我个人也认为米国应在本土制造产品,如果我们制造自己的口罩,米国也许在抗击疫情方面会表现得比现在好。

这是一场政治运动,目的是发动新冷战,并推进特朗普及前国防部长马蒂斯2018年提出的《国防战略报告》的实施,按照这份报告,米国国防战略重心不再是反恐,而是国家间战略竞争,即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随即,我们开始看到越来越多对中国的负面报道,看到米国对中国维吾尔族的人权产生兴趣。

发生在新疆的暴恐事件曾经持续很多年,局势曾经很艰难,但为什么我们在2018年末、2019年初才突然听到“弱势群体的困境”?实际上,几十年来NED一直在支持“世维会”,为什么这样?媒体和记者都不去问这个问题,他们只是在寻找新的冷战爆点

看一下米国民意测验会发现,与去年相比,民主党和共和党、左翼和右翼对中国态度的改变令人难以置信,目前有70%的米国人认为中国对米国的威胁最大,而去年还不到50%。反华宣传起了作用。我不是中国的拉拉队长,我也不会称自己是中国问题专家,但我了解我的国家正在发生什么,了解这种宣传以及一场新的冷战对米国有多危险。

可阅炎黄之家《政客如何操弄人民

两天前,《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称特朗普政府不确定是否会允许从中国向米国运送N95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装备,因为这将促进中国的宣传。如果属实,由于他们激起的对华广泛仇恨,米国人将缺少必需的防护装备。防控疫情的唯一途径是合作,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依赖的全球化世界中。而且我不认为米国有能力完全与中国这样强大的国家“脱钩”,这是不可能的。

环球时报:米国政界和一些媒体、智囊是如何推动反华运动的?

布鲁门塔尔:还是以《华盛顿邮报》为例,4月14日(约什·罗金的)文章刊出后,被两党政客广泛分享。第二天,类似文章出现在福克斯新闻网上。特朗普政府最鹰派的成员蓬佩奥也表示支持该说法。

这则报道背后其实是政府,他们通过米国驻华大使馆“放料”给记者,声称“武汉的实验室存在安全问题”。实际上,他们在扭曲这些“料”。福克斯当晚进行报道,鹰派参议员汤姆·科顿出场,他说“中国应对每一例死亡负责”“中国必须受到惩罚”。

福克斯掀起一场宣传闪电战,所有主播呼吁惩罚中国,他们正成功地为新冷战注入共和党的观点

因此,你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米国国务院将信息泄露给媒体,媒体向公众宣传这个故事,最后政客发出呼吁,要求采取新的对华强硬和敌对政策

 

“灰色地带”为中国说话并没有比为米国说话更多

环球时报:有人称,“灰色地带”的记者似乎在为中国发声,是这样吗?

布鲁门塔尔:首先,“灰色地带”为中国说话并没有比为米国说话更多。我们为反战人士和对西方叙事表示怀疑的人说话。我们是一个独立的网站,我们在洞悉西方宣传机制和所听到的故事上付出了很多努力。当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听到一个故事,使得我们对另一个国家变得更具敌意,也就是这时,警钟响起,我们开始致力于调查。

“灰色地带”的一名杰出贡献者阿吉特·辛格是研究反华宣传的专家,他是加拿大人,现在正在学校学习,致力于成为一名真正的中国问题专家。他努力寻找西方报道中的消息来源,发现关于“新疆集中营”报道的一个来源是反华组织及一群在华盛顿居住的反共激进主义者,另一个来源阿德里安·曾茨是米国政府支持的右翼团体的一分子。

我要强调的是,我没去过新疆,我无法确定那里发生了什么,但问题是,我们正在接受一个被过分夸大的故事——旨在使米国人相信中国是“纳粹”,而这只会导致我们走向战争。我想和米国公众谈一谈,不幸的是,只有中国媒体想要采访我,这就是现在的状况。

我绝对希望能以一名游客的身份去新疆,我还想去武汉。但我现在待在家里,一个月没有理发,因为一切都已关闭。我的政府正利用这种情况试图使我们与一个米国人了解很少的国家发生战争,这让我感到恐惧。我能做的就是揭露欺骗公众的米国机构和人物,无论他们是针对中国、委内瑞拉还是伊朗,而批评中国在米国似乎是政治正确。

环球时报:有人说您的网站是反美的,您同意吗?

布鲁门塔尔:我是米国人,我在华盛顿的许多邻居都认同我的观点。我的邻居是非裔,他们几乎被社会排斥在外。

他们意识到,一个在海外花费数万亿美元建立庞大帝国的国家无法给他们带来任何东西

我们的读者多是米国人,我们得到米国人民和整个西方人民支持,从最大意义上说,还得到拉美人民支持,他们是美帝国主义的受害者。我认为米国人要做的就是揭露一个没有回馈人民的帝国。疫情暴发后,如此多的人被米国政府出卖,包括军人,例如“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上的水手,我们关心他们,这确实是我们的兴趣所在。

确实如此:《杀人者米国华盛顿政权官僚当诛:他们如此残忍屠戮米国人民——医护人员、战士、老人、黑人、无家可归者

他们正对中国展开一场“混合战争”

环球时报:您是否因发表精彩的报道而承受压力或面临批评?

布鲁门塔尔:是的,我们面临严厉批评、侮辱和谩骂,有人说我们为“种族灭绝”辩护,说我们“支持中国和其他法西斯国家”,说我们从委内瑞拉和古巴获得报酬。

我们面对虚假指控,承受很大压力,我甚至因委内瑞拉反对派对我的虚假指控而在华盛顿被捕入狱。我们的作者常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侮辱。但是,他们无法指责我们事实不准确或跟我们辩论。我们给一些批评者辩论的机会,他们通常说“不”

环球时报:您为什么启动“灰色地带”,如何保持运营?

布鲁门塔尔:“灰色地带”成立于2015年,旨在揭示米国外交政策的错误及其对国内的影响。从那以后,我们探讨了一些可能导致米国走向战争的问题,这是最难讨论的话题。从揭露叙利亚代理人战争开始,我们帮助揭露米国对尼加拉瓜政变及那里的暴力活动的资助和支持,揭露导致2018年委内瑞拉政变的因素……

每当公众被谎言欺骗并导致对他国产生更强的敌对情绪,他们其实都不理解,我们帮他们解开谎言。我们不发表社论,仅发布报告和分析。我们是一个独立网站,没有任何国家或亿万富翁的支持,只有来自读者的捐款

环球时报:您如何看疫情过后的中美关系?

布鲁门塔尔:正如我之前所说,对于米国政府的强硬派来说,新冠疫情在米国暴发更像是把对中国的冷战转变为热战的契机。我们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他们没有任何直接与中国进行常规战争的手段,但我们看到“混合战争”——禁止华为、加征关税的同时,指责中国“侵犯人权”,将更多航母派往西太平洋。未来这类事情可能会越来越多。

伊拉克战争时,许多人出来抗议,因为在他们心中这是一场“共和党的战争”。针对中国的新冷战同时得到许多民主党和共和党人的支持,甚至包括桑德斯的支持者,据说这是两党“暂时的和平”。美中对抗是最可怕的对抗,一旦出现问题,它有可能变成核战争。

"脑补'外国怪物','通俄门'剧本也用中国身上了"

王恺雯  观察者网 https://mp.weixin.qq.com/s/OFkR7ktKytoQloYfue8aBw

米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4月20日发文,揭露保守派媒体如何和米国政府“一唱一和”,炮制“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阴谋论。4月25日,“灰色地带”又发布了对文章作者之一的阿基特·辛格(Ajit Singh)的专访视频。

访谈简介写道:“米国正用熟悉的‘通俄门’剧本在新冠危机中妖魔化中国:似是而非的说法、制造恐慌、推卸本国(应对疫情)功能失调的责任。”辛格在采访中对抹黑中国“掩盖疫情”、“实验室播毒”的不实消息逐条批驳,并直指米国以此煽动反华情绪非常危险。

采访开头,辛格就表示:“我认为米国政府和媒体的反华情绪已明显升级。”他指出,米国对中国的批评已经从疫情暴发之初的采取“过于严厉”的隔离措施,转变为现在的“中国做得还不够,中国恶意掩盖了病毒的暴发,应为米国和其他地区面临的麻烦负责”。

他表示,这似乎是一场由米国政府“协调”的运动。这一点从3月21日《每日野兽》的报道中就能得知,该报道援引文件称,白宫要求多个联邦机构“统一口径”,一致“甩锅”中国。

“米国两党围绕这一反华议题团结在一起……把自己描绘成最强的反华政治力量。”辛格表示,这是一种危险的局面,在国际层面,它可能会让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国家之间产生激烈对抗;对米国国内而言,这会让两党和政治机构有胆量去回避或淡化普通米国人真正应有的愤怒,即对米国资本主义体制和米国政府系统性失败的愤怒。

“这让他们能淡化这点,(让民众)把愤怒转移到一个所谓的‘外国怪物’(foreign boogeyman)身上,这与2016年以来‘通俄门’的论调非常相似。”辛格说。

对于美媒质疑中国和世卫组织“有意隐瞒人传人”的失实报道,辛格驳斥称,世卫组织1月14日在推文中写的是“没有证据表明人传人”,而不是说“不会人传人”。在疫情初期,新冠病毒还是个神秘的新型病毒,确诊病例不过几十例,因此很难看出有误导嫌疑。另一方面,中国也早在1月3日就开始向米国通报疫情。

谈及所谓“新冠病毒源于中国实验室”谣言时,辛格指出,这一论调1月初被提出时,就被科学界彻底否定,米国主流媒体也认为这是一种荒谬的阴谋论。

而针对《华盛顿邮报》日前刊登文章渲染相关阴谋论,辛格指出,该文作者约什·罗金(Josh Rogin)没有与任何医学专家或生物学家进行沟通,相反,他只是依靠特朗普政府匿名官员的“暗示”和其所谓“科学家”的说法。实际上,罗金口中的这个“科学家”是一名被米国政府和米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多年的反华人士,并不具备这一领域的相关知识。

“这不是一篇真正的科学文章,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式的阴谋论,试图煽动对中国的敌意。”辛格说。

主持人阿伦·马特(Aaron Maté)提到,在2019年12月,米国国会研究服务处发布了一份报告,称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从打击恐怖主义转移到与中俄的大国竞争。对此辛格指出,这种现象并非才出现,而是米国两党一个长期合作的战略,至少可以追溯到奥巴马政府时期。而在特朗普领导下,这种趋势已经升级。

辛格进一步表示,米国两党都抓住了当前的疫情危机,以推进一个已经存在的议程,即他们对中国发起“新冷战”、展开大国对抗。

至于那些根本站不住脚的阴谋论,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只要对米国的外交政策或米国的议程有用,任何关于中国的主张所需的证据,其标准就会非常低。正如我们在罗金或之前的报道中所看到的那样……对米国或其盟友就永远不会接受这样的标准。”

辛格认为,煽动这样的反华情绪对于米国普通上班族和有进取心的人而言非常危险,因为这助长了右翼势力和种族主义。

他指出,特朗普试图将其政府灾难性的失败归咎于一个“外国敌人”,但拜登阵营和民主党当权者也在利用疫情削弱外界对他们的批评。“这绝对、几乎可以肯定会是个失败的策略……我认为对米国人而言,抵制这种对中国完全夸大、不诚实的描述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很可能也被用来对付他们自己。”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811.html

继续阅读: 造谣 反华 舆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