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英雄 > 正文

1984年老山、者阴山战役烈士永垂不朽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28 21:35:48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向1984年老山、者阴山战役中参战的两万多名解放军战士们表示由衷的敬意!

你们的丰功伟绩后辈永远铭记于心! ​​​​

今天这个日子,向三十六年前的卫国英雄们致敬!

1984年4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师、第31师分别对老山、者阴山(4.30)展开拔点作战。

他们为了祖国奉献了青春,热血甚至是生命。今天我们一起致敬当年的解放军战士们!

https://weibo.com/u/2636237417

@江紫辰:昨天晚上,云南省麻栗坡烈士陵园一幕。

云南省麻栗坡烈士陵园一幕

1984老山、者阴山对越自卫反击战三十六周年,缅怀为国捐躯的烈士们,让蜡烛照亮英烈回家的路!

愿有一天,能有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


【父辈的荣誉:追忆1984老山英雄连】1984老山、者阴山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这段历史距离我们最近,但对我们来说又太陌生了,尤其是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过于陌生。而如今这个崇拜、追逐流量明星、流量网红的社会。似乎没有人愿意想起他们,记得他们,为他们做点什么。

 

父辈的荣誉:追忆1984老山英雄连

江紫辰原创04-2809:23已编辑投诉编辑记录阅读数:11万+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作者:江紫辰

这段历史距离我们最近,但对我们来说又太陌生了,尤其是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过于陌生。而如今这个崇拜、追逐流量明星、流量网红的社会。似乎没有人愿意想起他们,记得他们,为他们做点什么。他们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从人们的视线消失。有一天等他们不再变老的时候,可能真的就没人记得他们了。

今天是老山战役三十六周年纪念日,让我们一起追忆那段被世人遗忘的历史。

老山位于中国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天保镇驻地船头村以西,中越边境口岸船头西南五公里处的中越边界骑线点上,横亘于中越边境12号至13号界桩之间最高点。主峰海拔1422.2米,占据老山,向北可通视中国境内纵深25公里的广大地区;向南可俯瞰越南老寨、清水以南至河江省会27公里地区;向东可封锁中国麻栗坡县至越南河江省的主要通道、口岸;向西可监视12号界桩以西至扣林山边境诸要点,扼越南西北部河江市通向中国云南省的咽喉,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1979年3月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结束后,不甘心失败的越军依然多次骚扰入侵中国领土。并一度占领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等。敌人依托复杂的地形,修筑了大量坑道、堑壕、掩体、藏兵洞,多道铁丝网、陷阱和防步兵壕。

1984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对老山实施炮火打击后,第14军第40师于4月28日对老山发起总攻。按照部署,第40师第118团负责进攻老山主峰、第119团负责进攻662.6高地、那拉地区。做为第118团的英雄连队——第8连负责拔掉位于老山东北侧的山梁的突出部56号、54号高地。

第8连可以说是一支具有光辉历史的连队,有着敢打硬仗、恶仗的光荣传统。在抗日战争百团大战中,第8连获得“白刃格斗英雄连”的荣誉称号,在2019年国庆大阅兵中,百面战旗方队中,就有白刃格斗英雄连这面旗帜。

在战前,党支部多次组织全连参观荣誉室,回顾光辉历史,并请老首长讲述连史,进行“发扬传统,再立新功”的教育。当时第8连战斗情绪高涨,4次向营一级、团一级请战。并立下收复老山的誓言。

血战老山顶,领土一日还!

卫国当英雄,血染战旗红!

56、54号高地位于老山东北侧山梁的突出部,由6个高地组成,地势较高,是敌人前沿阵地的要点,而且地形险要。两高地山梁狭窄,前后谷深坡陡,坡度约60度,山顶面积较大,兵力机动方便,火力可互相策应,易守难攻。高地上杂草丛生,洞和北侧林竹茂密,通行通视困难。白天视距仅10-15米,从56号高地经54号高地也只有一条道路通往老山主峰。

当时越军第122团第22连约一个加强排的兵力控制住两处高地。56号高地有战壕一处和低桩铁丝网一道以及防步兵地雷区。54号高地为老山守军的核心阵地,构筑有两道环形战壕,并与交通壕相连,阵地前沿还有蛇腹型铁丝网以及防步兵地雷区,竹签等障碍、阵地内构筑了各种机枪射击掩体,同时还有地堡两处,钢筋混凝土的掩蔽部三处。构成以60毫米迫击炮,火箭筒和轻重机枪为骨干,明暗火力结合的交叉火力王,并有主峰和50号高地炮火支援。

根据掌握的敌情和敌人的防御工事情况后,第118团团指命令第8连配属工兵1个班,喷火兵2具组、82无座力炮2个班、重机枪2个班,占领58号高地冲锋阵地,沿56高地向54高地实施进攻。

按照部署:第8连第2排配属82无座力炮1个班、重机枪1个班为突击排。在58号高地西南侧占领冲击出发阵地。首先攻占56号高地,尔后,配合连主力攻占54号高地。

第1排配属喷火兵单具组为左翼攻击排,由58号高地南侧向54号高地南侧攻击。

第3排配属喷火兵单具组、工兵1个组为右翼攻击排。由58号高地经56号高地北侧向54号高地北侧实施攻击。

连火力组由82无座力炮、重机枪各1个班和60迫击炮排编成。

4月27日19时30分,解放军第118团第8连如同一把尖刀,冒着雨从待机地域出发,经过铜塔、那谢、马嘿向59高地隐蔽接敌。由于天黑路滑,加上穿越密林道路难行,第1排和第3排掉了队。

4月28日5时30分,第8连第2排达到58号高地,并占领了冲锋阵地,连指挥部在59号高地开设。5时56分师级炮兵对老山发起猛烈的炮击。随后第2排在副连长李昌林指挥下,向第56号高地发起进攻。但遭遇敌军猛烈的机枪火力封锁,加上冲锋道路布满了地雷,副连长立马组织火力反击。当时连级火力组在58号高地展开,机枪手在树上观察,指示目标,重机枪高架向敌人猛烈扫射。激战十多分钟,第2排在火力组的支援下攻占了56号高地。同时,连长彭燕良命令第1排加快前进速度,沿着56号高地东侧道路加入战斗,向54号高地东北侧进攻,第2排向54号高地东侧进攻,第3排跟在后面。

6时40分,第8连向54号高地发起攻击,第2排第4班突破敌军第一道防线后,被越军猛烈的火力压制,随后跟上的第5、6班损失巨大,班长接连负伤。第1排进入56号高地西南侧时,遭到敌军50号高地侧射火力和炮火压制,排长负伤,2名班长壮烈牺牲,两个排累计伤亡20余人。连长彭燕良在紧急时刻迅速判明敌情,他命令第2排、第3排沿敌巡逻道路继续攻打54号高地东南侧阵地,自己亲自组织火力压制敌人。当时连指导员陈培俊在部队开进时已经身患疟疾,他不肯住院,多次晕倒。这时他高喊:“同志们,为人民杀敌立功的时候到了,冲啊!”就在这时,敌人炮弹打了过来,他直接被炮弹的气浪震晕过去,苏醒后又继续带部队冲锋,边打边鼓舞连队战士。

但由于越军工事坚固,火力猛烈,第8连伤亡颇大,多次进攻连续受挫。当时连指多次向上级请求炮火压制敌军50号、54号高地。早上7时05分,得到炮火支援的第1、2排再次向54号高地发起攻击,同时连火力组一直协助作战连续摧毁4个火力点,但第2排遭到军50、54号高地的火力封锁,整个排瞬间伤亡过半,排长负伤,指挥机被炸毁导致与连指联络中断。由于排长负伤,1班班长主动接替排长指挥全排继续作战,但敌军火力过于猛烈,多次冲锋全被都没有任何进展,另一边第3排进入56号高地东侧时,遭敌军炮火压制,不少战士尚未见到敌人就为国捐躯了。

指挥部队作战的副连长李昌林被炮弹炸断左手三个手指头,他忍着伤痛捡起敌人的腰带挂住左手,带领连队主力继续作战。惨烈的拔点作战中,重机枪手陈传勇爬到树上给火力组指示目标,消灭了敌人两个火力点。当部队冲到敌人前沿阵地遭到火力压制时,陈传勇为了克服地形障碍,用手举起重机枪枪管,让战友射击,压制住了敌人的三个火力点,在双手被枪管烫伤起泡,背部被炮弹片击伤的情况下,他咬紧牙关,始终举着枪管,后来他带枪随部队冲击时不幸触雷牺牲。协助第8连作战的机枪连战士李胜祥,在脚被炮弹被炸伤的情况下,仍坚持作战,他捡起烈士留下的冲锋枪和手榴弹,边投弹边冲击,直接冲到第54号高地西南侧敌人战壕边,不幸中弹牺牲。

由于第8连进攻再次受挫,敌军见状后突然向北侧和西侧反扑,一时间第8连伤亡增大,连长命令第1排和部分火力压制敌人西侧阵地,2排、3排分两路向北侧阵地冲击,副连长李昌林在指挥部队冲击时被炮弹击中,七处负伤,血肉模糊,仍然坚持作战,负伤的指导员陈培俊也边打边鼓舞战士们。

战斗至7时54分,第8连再次请求上级炮火压制第50号、54号高地的敌人,同时连火力组掩护第3排投入战斗。但敌人依托地形用轻重武器死死地压制第3排的战士们,排长张天林见状后冲在第一线指挥作战,在左腕被子弹打穿的情况下,他忍着伤痛亲自用火箭筒摧毁了敌人一个火力点,并击毙了5名敌人,然后指挥全排从右侧突上敌军阵地。第1排在1班长的带领下,避开敌人火力,迂回至54号高地东侧围攻敌军。

惨烈的54号高地争夺战持续到8时22分,师、团级炮兵再次对54号高地进行火力压制,连集中82毫米无座力炮、40毫米火箭筒和重机枪连续摧毁了54号高地、50号高地3处火力点。在炮兵、重机枪火力沿海下,第2排冲入敌军交通壕,与敌军展开近战、肉搏战。4班班长伊光忠巧妙避开敌人火力,只身冲入敌人第一道战壕,单枪匹马消灭了敌人三个火力点,并击毙了四名敌人,为第2排打开了缺口。随后第2排、第3排经过浴血奋战,于9时40分攻占了54号高地北侧。

占领54号高地后,第8连留下一小部分兵力搜索残敌,连主力继续向第53号高地展开攻击。

战斗英雄伊光忠战斗英雄伊光忠

由于大部分战士都是没上过战场的新兵,缺少实战经验加上受地形限制,冲锋部队战斗队形过于密集,导致不少排、班长以及战斗骨干伤亡。当时第3排第7班打得只剩下副班长文其海一个人了,但他仍主动加入突击队的战斗。

战斗中,文其海趴在战壕里用冲锋枪朝敌人猛烈射击时,他的右侧方突然飞来了一排子弹。中弹后,文其海短暂昏迷过去。没过多久战友过来把他叫醒,此时的他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直认为自己是受了轻伤,“只觉得全身发热,流血不止。”

几十年后的文其海回忆道:“至少有五六发,一发子弹直接从我左手手臂穿过去,第二发从我背上穿过。当时我就感觉手百分之百被打断了,完全不知道背也受伤了。”

在随后的进攻中,他被炮弹击中,左臂粉粹性骨折,左肋炸断,背上被打穿了两个洞。救护组上来抢救,他看见担架少,伤员多,坚决不上担架,让救护组先将别的伤员抬走。然后他右手紧握手榴弹,准备与敌同归于尽,他在留言中写道:爸爸,我心里难过,从生下地后,把我养大成人,送我读书,又送我参军,不知您们吃尽了多少苦,但是当儿的没有把您们忘记过。爸爸妈妈您们多多保重身体,欢度幸福的晚年...............为了收复领土,愿将热血洒老山。如果我牺牲了,没何要求,只请记住文其海在8连当过兵。”

由于7班伤亡殆尽,第3排第8、9班立马跟上支援,当时第8班战士陆道山用六发子弹消灭了5个敌人。第1排1班新入伍战士张忠顺跳入战壕击毙2个敌人,又在防空洞里俘虏了2名敌人(其中一名是少尉军官),缴获重机枪一挺。战斗持续到10时10分,第8连攻克了53号高地,顺利完成团指交待的任务。

但作战中出现了很多失误:1.攻打54号高地时,由于地形狭窄,队形密集,致使全连和干部、骨干伤亡过半。2.由铜塔向进攻出发阵地的5公里开进中,由于天黑路滑,穿林难行等多种因素,三分之二人员掉队。

总体来说整个作战第8连发扬了“白刃格斗英雄连”的光荣传统,与敌人激战4个小时,连续攻克54号、56号以及53号高地,击毙敌人50名、俘虏敌人少尉军官以下2名,缴获82炮2门、重机枪3挺,冲锋枪6支、火箭筒3具、掷弹筒2具、电台1部,各种枪炮余发。

第8连也付出了巨大的伤亡,短短4个小时的激战牺牲18人、负伤91、合计伤亡109人,伤亡占全连编制的67%,是第118团伤亡最大的连队。战后,第8连被中央军委授予“老山英雄连”称号。

后记

说来惭愧,虽然很早之前就知道这段历史,但苦于没有充足的资料,一直未能写出文章纪念这场战斗牺牲的中国军人们。

今天这篇小文,算是弥补之前的过失。以后会坚持宣传抗日战争、抗美援朝、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历史的道路,无论遇到再多困难永不退缩。

不信青春唤不回、不容青史尽成灰!

参考资料

1.【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8团战史】

2.【老山者阴山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经验选编】

3.【老山、者阴山地区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勤保障经验汇编】

4.【重庆籍老兵追忆峥嵘岁月】重庆青年报2014.4.24期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4/1819.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