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真人充气娃娃”的恶魔:Dreammask公司林夕涉嫌虐待罪、非法拘禁罪、有组织卖淫罪、强奸罪

作者:景狗 来处:公众号 点击:2020-05-20 18:54:42

更早新闻见《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暗黑现实再一次刷新我的三观》2019年07月02日 http://ent.ifeng.com/c/7nyapCLZl2O

追查300天,我终于抓住了制造“真人充气娃娃”恶魔的尾巴

景狗,2020.5.14 图片见https://mp.weixin.qq.com/s/h1b-4xoliYuHcW5IH68-Kg

01

2019年1月,山东乳山。

一间平平无奇的酒店内,走进了一名男子。

他手里拖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在办理了入住后,他转身拉着行李箱,便走进了那有点发暗的电梯间。

没人知道他是谁,也没人知道箱子里装着什么。

2019年7月1日,一个令人发指的消息被一名微博用户曝出:有人将一群女性剃光头发,装进密不透风的黑色胶衣中,做成了真人版的人偶,以供他们发泄欲望,【被害人中有未成年少女】。

最可怕的是,这些胶衣基本完全封闭,里面的女孩子们吃饭喝水需要靠鼻饲管直接连通食道喂养,排泄需要通过尿导管。

女孩子们在里面一呆就是至少三天,除了口鼻处仅有的几个防止窒息的通气孔外,全身上下唯一的透风处就是下身的拉链,可以随时拉开成为这些作恶者的性奴。

甚至,因为博主的定位经常会在全国变换,有网友指出她们很可能在被这些人“租赁”给各地的有钱的人以供发泄兽欲。

而这时,人们终于知道了在乳山的那一天,酒店的行李箱内装着什么。

那是一个鲜活的活人。

就在监控、前台和众目睽睽的眼线之下,这个被禁锢的姑娘被拖进了酒店。而那一夜,漆黑的月华闪烁在乳山的上空。

 

02

景狗看到这件事,非常气愤。当时我发布了一篇文章讲述了具体的情况,与此同时,也有大量的媒体曝光了这件事。

一时间,全网震动,数以千万计的网友群情激奋,要求警方彻查此事,逮捕所有涉案的相关者。

我本以为事件的发展一定是涉案者遭到逮捕,被公之于众,接受应有的惩罚。

然而,后来事情的发展,魔幻地超乎我的想象。我等了足足60天的时间,却发现这件事在网上彻底地销声匿迹,没有人再次提起,也没有人追查进展。

首先,爆料用户的网帖不见了。

第二,公安部门的案件受理记录不见了。

第三,#林夕的娃娃间#话题内容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个壳子。

第四,检索林夕的娃娃间,在百度上找不到相关结果。

唯一的第一条凤凰网搜索结果,点进去是凤凰网娱乐频道首页,站内搜索该标题找不到任何结果。

第五,微博搜索:林夕的娃娃间,没有任何有效结果。

更可怕的是,事发后爆料人疑似受到了威胁,删光了所有的微博,换了头像和名字,从去年7月到现在没有发过任何一条微博。我当时发送给他的信息,他直到今天都没有回复我,我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就连是不是还安全我都不知道。

有关部门的调查也杳无音信,最奇怪的是,如果这件事是谣言,或者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犯罪情况,是不是也应当出来发布一个辟谣呢?

然而,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当时意识到,这个水深的超过我想象。

所以,当时不时地还有读者在后台问我事件的进展,我总是告诉他们,再等等,我要仔细调查一下。

 

03

我真的有在查,某些地方不干的事儿,我来干。

然而,调查的结果,让我脊背发凉。

涉事博主的微博已经被封,但是他却仍然好端端地行走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着他囚禁奴役女性的罪恶勾当,没有掉一根毫毛。因为我在推特上又找到了他,这个人继续在推特上发布着那些冰冷的照片,我一张一张地看过去,心逐渐跌到了谷底。

这个人不仅没有停止他令人发指的暴行,甚至还变本加厉。

他让穿着胶衣的女孩站在玄关,一站就是一夜,不许走,不许动,不许发出声音,甚至不许排泄。他睡觉的时候是什么样,起来还得是什么样。

让多个女孩关在笼子里罚站,上面的配文是:“关在笼中的鸟”。

在脖子上栓两指粗的铁链。

更变态的是将女孩子装在没有空气的真空床中,是完全没有空气,这些女孩子不知道要在里面待多久,一个不好就会闹出人命,光看图片我都觉得窒息:

还有被装在真空箱里的“人偶”,我光看照片感觉肺都要炸了。

“玩腻”后就把这些真人人偶放进盒子里,就像当时的行李箱一样。

这些行为已然超出了虐待的范畴,达到了实实在在的凌虐的程度。

而这样的凌虐,从2019年7月1日的爆料开始,到今天,又过去了300多天。

我,已然难忍我的压抑。

因为,不是3天,不是30天,是他妈的三百天。

三百天如一日的折磨、凌虐、体罚、精神摧残和性奴役,这些女孩子们被装在那个封闭、暗无天日的塑胶套子里,不是没有人知道,而是没有人来拯救她们。

甚至她们的心灵,也早已在日复一日的驯化中被扭曲和物化了。

我之前说过,人的心智结构是可以被设计的程序和持续反复的执行驯化甚至摧毁的。正常人的心会想要光明,想要快乐,想要尽情的呼吸,想要自由,想要爱与被爱。然而这些女孩子可能已经没有了自己的自我意志,所有正常人想要的一切在她们这里仿佛都失去了吸引力,就像一个个真正的“物体”一样。

就像那个驯化她们的恶魔所说的那样:“A silent object”(一个沉寂的物品)。

而他在推特上的追随者有3400多个,其中可能不乏对这些娃娃“买单”的存在。

评论区里,有很多人都在留下一些病态的言论:

他们找了个标签来包装自己,叫做"ASFR"。我去查了一下这词的意思:

ASFR本身确实是一种个人的异常癖好,没问题。问题在于,涉事人员有可能是在用这种标签来包装自己的犯罪事实。因为以前我们曾经说过网络爆料这帮人有一个群,群里经常有各种各样的交易,还赫然还有恋童癖等极端危险的人物存在。

去年事发前涉事博主的微博定位就遍布乳山、重庆、威海、西安、南阳等多个地方(其中最常出现的地方在重庆大学城),而他的微博被封转战推特后,也在重庆等多个地方再次出没。

退一万步讲,即便真的是一种癖好,这些不人道行为,也绝对涉嫌虐待罪、故意伤害罪,而与“胶衣娃娃”有关的性服务,则涉嫌组织卖淫罪、强奸罪。

我试图从推特图片中找到“林夕的娃娃间”行动的蛛丝马迹,但是此人非常谨慎,图片中所有出现的定位都是酒店,没有一个是他的长期住所。

而要确定他是谁,需要两个必须的要素:第一是他所在的城市,第二是他的实名资料或所属的组织。

本来线索到这应该就断了。

 

04

然而,可能是天意使然,阴差阳错中,我忽然又仔细看了一眼,11月16号他的一条推文:

看照片里的背景墙,好像是某个公司的年会,后面还有一张照片,是图中这两个“胶衣娃娃”在背景上签字。

这张图的出现让我非常惊喜,因为它能说明太多的问题了。

首先,出现在微博和推特上的那些“真人娃娃”本身很私密,然而在公司的年会场合公开出现,说明该公司的业务与“胶衣娃娃”有关。

第二,图中两名女性的签字位置在Dreammask 和“2019年会”之间,说明这家公司就是他们所属的公司。

第三,“林夕”会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去参加这样的年会,说明他与该公司关系密切,极有可能是公司的负责人。

而我去查了一下“Dreammask”,发现他们就是一家做“仿真面具”和真人胶衣的公司,而背景墙上的关联公司“Hidolls”有在淘宝店上公开销售Dreammask的“DMS”面具和胶衣产品。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林夕”有如此多的橡胶衣。

第三,我去进一步检索了Dreammask,找到了该公司一名员工的微博,图中右下角的照片是她带着“仿真面具”的自拍,说实话,打眼一看我还以为是真脸呢,这仿真度真的令人咋舌,整体的画风非常诡异,和“胶衣娃娃”非常接近。↘

而她的资料显示,她身在广东云浮。

同时我找到了“Dreammask”的淘宝店,里面卖的东西,让看惯了“胶衣娃娃事件”图片的我顿感熟悉。

他们的两家直营店,有一家就在云浮。

他们的淘宝店商品展示页中,有一个胶衣的图片是这样的:

请注意,这个胶衣的口鼻是可以露出来的,和“Dreammask年会”里面的那两名女性穿的是同一套装备。

然而“林夕”用的胶衣,却是这样的:

除了胶衣类型多以外,“林夕”所用的胶衣基本都是近乎完全封闭的。

这说明,“林夕”很可能是Dreammask的负责人,或者是主要人员之一,否则他无法调用资源制造如此多的“私用定制款”胶衣。

至于公司的工商主体,他非常谨慎,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露出过可以追查的线索。但是目前的信息也已经足够我们找出他了。

因为我们知道了他所在的城市,缩小了排查范围;我们有他的淘宝店信息,而淘宝店有实名注册,这可以直接指向他的公司人员,进一步找到他的本体。

所以我们可以对“林夕”作一个比较清晰的画像:

    1. 他是“Dreammask”背后公司的主要负责人,这一点是狡猾的他,在过去的定位中从未显示的。

    2. 他应该一年中有较长的时间呆在广东云浮,也有较多的“出差”。

    3. 他非常有钱,除了之前爆料的保时捷帕拉梅拉和陆巡以外,还有一栋长住带庭院的独栋别墅,庭院内有用来关娃娃的笼子。这个在当地排查一下应该很容易就知道是哪一家。 

    4. 他是淘宝店“DMS 1号店”和“Dreamask 2号店” 以及淘宝账号 "lordkathrina"  和   "q00105441"  的拥有者和实际控制人。

    5. 之前他故意透露出的所有关于自己的个人信息都没有参考的价值,包括职业、所在地和身份。

这些信息,应该已经非常足够警方定位一个人的身份了。

目前可以确定的,“林夕”涉嫌虐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可能涉嫌的有组织卖淫罪、强奸罪、包庇罪等。这些罪名如果切实成立,按照中国刑法,可判处最低2年、最高10年以上有期徒刑。

这其中的意义,不仅仅是制造“笼中人偶”的恶人终于也要得到对等的惩罚。最重要的,是那些姑娘可能有了被解救的机会。

而你能做的,就是让更多的人知晓这件事,当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件事,警方就越来越可能采取实质的行动。318天了,这件事应当划上一个句号。我相信,正义可能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5/1855.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