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互联网的红色风暴:资本官僚社会的残酷打醒了年轻人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6-23 14:00:29

毛主席谈他为什么要接见红卫兵》:

我不怕累,我就是要想让更多的孩子见到我,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希望。将来,我不在了,有人要搞修正主义,就是现在在广场上见到我的孩子们当中,会有人记着我对他们的希望,记着我说的要反对修正主义,要敢于实行对修正主义造反有理。我多见一群孩子,多站一会,就多一份希望,这是很有意义的。

井冈山1965:毛主席谈所有制基础变化的恶果》:

“仗我们是不怕打的,帝国主义要想‘和平演变’我们这一代人也难;可下一代、再下一代就不好讲了。中国人讲‘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英国人说‘爵位不传三代’;到我们的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情形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啊?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原载马社香:《前奏――毛泽东1965年重上井冈山》,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10月第1版

毛主席给江青信说文革是演习:反共右派政变后左派会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

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

血总是热的,心总是凉的,你让谁从头再来?

大别山三幺  2020.6.20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483941/

视频见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Q5411W77a

近一段时间以来,B站对资本家的批判可谓一浪接一浪,后浪把前浪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从996福报、到人民富豪,从阅文合同,到商业就是最大的慈善。资本变着法子更新他们的理论,搞出一个个怪异的名词,给人洗脑。

但B站作为一个以青少年为主的平台,大部分用户是未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学生,为什么会比某些社畜要更加痛恨资本呢?

我思考了很久,发现要解答这个问题,可能需要回到资本发明的,消费主义陷阱开始说起。

没有穿过AJ的男生没有猛男底气,没有戴过劳力士手表的男人没有总裁味,没有为女朋友买过LV的不是真男朋友等等。

他们将人的价值和拥有多少贵重商品划等号,把最大限度地进行消费作为生活的宗旨,不是商品为了满足人的需要而生产,而是人类为了消费商品而存在。资本将这些高价的商品,套上文化、个性、优雅、高贵的外套,让你们乖乖的把钱掏出来,愉快的去购买,以为拿到手里后,自己就有文化了,有个性了,有贵族气质了。

而你从来都不会去思考,为什么穿上AJ,带上劳力士,背上LV就是自由了高贵了。

而忘记了买AJ只是为了打篮球或压马路,带劳力士可能只是为了看时间,背LV可能就为了装荣耀手机。好像买了他们的产品,你就能马上气质飞升,成为下一个朱一旦、下一个王思聪,下一个李佳琦,左拥右抱,爱情事业立马成功一样。

在这个大数据的今天,你的所有消费数据和习惯,已经基本被资本精准掌控,一步步引导,在资本创造出来的虚幻的商品光环下,你像一个被火焰吸引的飞蛾一样,交出了自己的劳动创造的财富,然后获得了一张“中产阶级”的通行证。

抱歉,本质上来说,你就是个中等收入的无产阶级,归根结底就是个无产阶级。

就像马段子手说的那样:

钱并没有离开你,只是换了个方式陪在你身边,我对钱一点也不感兴趣。

潜意识都是在给你洗脑,有钱就要买东西,不买贵的东西,配不上你这个中产阶级的身份。没钱?借去啊!花呗网贷搞起来,没钱也要买。

以上内容有点扯蛋,都是口水车轱辘话,下面来点正经的。

人的五个需求层次,最底层的才是吃好喝好穿好。而最高层次是自我价值的实现,活在世上把我的能力施展出来,贡献出来,才是最大的幸福。把人的幸福,建立在吃喝穿戴,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物质生活享受当中,那只是表面上的幸福,那只是碌碌无为的生活。

而消费主义的催生下,又把下面这些东西给灌输给你:

个人主义,强调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为了满足个人利益不惜损人利己;现实主义,只关注眼前的短期利益,抛弃理想;享乐主义,追求及时行乐,声色犬马,醉生梦死。

换一种说法就是,给你发奶头乐,麻痹你的思想,摧毁你的精神,毁灭你的理想,把你变成资本榨取价值的电池工具人。

资本不光利用消费主义陷阱给你发奶头乐,还用资本的力量创造出一个个流量明星。

本质上来说,他们只是资本的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用以攫取饭圈金钱的工具。这些工具明星的存在,创造出来近乎畸形的饭圈文化,消耗你宝贵的时间,转移真正的矛盾。

当然我们必须分清“真实的需求”和“虚假的需求”,不能被“虚假的需求”牵着鼻子走,尽量使自己满足的需求确实是自己的,而不是资本吹嘘的那种高贵自由的需求。

而随着获取新闻资讯的便捷化,年前一代的后浪们,能早早看到那些他们都去前辈在资本的打压下,活得像条狗。买不起的房子、干不完的工作,加不完的班。

而先富起来的有些人却能大摇大摆的,用资本或者某些特权,凌驾于公权之上,挑战人们的底线和思维。

他们通过自己简单而朴素的思维,认识到如果这个现状继续发展,那等他参加工作走上社会后,情况比现在还要糟糕。

他们需要反对资本的力量,而这时,因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义务教育,最起码告诉了他们,用什么反抗资本和资本家。那就是社会主义思想,马列主义。从课本简单粗浅的道理上,他们明白,只有拿起那把马列主义的镰刀和锤子,才能理直气壮地对抗资本,并且没有任何政治不正确的后顾之忧。

而这种社会现象和矛盾,混杂上外部的国家矛盾,凝结出另外一种意识形态下的对抗。对自由主义、自由市场、全盘西化的对抗和反驳。

他们在B站不同的UP主,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中,模糊的得出,我们不难再摸着美国过河了,彻底的市场经济自由和西方自由主义那一套,已经不适合现在的情况。这些管不了资本,也管不了压榨。

他们开始寻找新的他们认可的理论和价值观,部分人,把希望寄托在社会主义的底子,希望通过学习马列思想,找到对抗资本的办法。

这不是B站年轻人的特有现象,在2019年的清华大学图书借阅榜单上,《毛泽东选集》高居第一,在某些电子书下载网站上,《毛泽东选集》高居榜首。某些电商网站上,《毛泽东选集》的销量在这两年开始大幅度增加。

这不单单是B站某些年轻用户的特点,这是整个社会,一部分年轻人的表现。

他们在自由主义、西化市场经济中找不到解决他们目前困境的答案,自然而然的要去寻找新的思想,而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了那些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

这说明了这些年轻人,显然并没有被资本麻痹思想,摧毁精神,毁灭理想。也许,当这一代年轻人成长起来后,我们将会可能看到他们的解决办法。

最后,用40年前一部电影的名字来结束这篇文章,我们年轻人的血总是热的,虽然残酷的现实让我们有时候心可能会冷,但我们找到了我们认可的思想和价值。

你不能再用《从头再来》再欺骗和敷衍我们,因为如果再从头再来,我们和下一代的生活由谁来保证?

b站红色风暴下更多自省觉悟者

2020.6.25:毛选朗读上B站热榜第二,从早到晚一直都是B站热榜第二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e54y1B7WF

@宝剑侍从:被起点纵横连坑三次后,我决定把《毛选》写进西幻小说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YA411t7mn

 

 

为什么年轻人纷纷左转?社会毒打全记录------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还是社会这个反面教员,比什么正面教员都管用。当打工人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才发现马克思早就在无产阶级的队伍中等着你了......

https://142.54.178.10/show.php?f=1&t=2028190&m=17645206

 

年轻人的爱国热情从哪里来的,卢诗翰

多说一句

这两天各种庆祝活动,看见好多人感慨近两年年轻人爱国热情之高涨,仿佛突然觉醒一般。事实上,这是错觉,近两年的爱国热情,并不是凭空出来的,而是早就一直在默默酝酿了,并且是从价值观到方法论的整体回归。

我举个例子,网文流派的变迁

1 魔幻世界里的救世主

大概在十五年前,国内网络小说萌芽时期,主流作品是异世魔幻风格。

因为早年创作者受欧美的龙枪指环王,以及日式魔幻影响较大,所以最早一批作品都走了这个风格。大致剧情就是,

你穿越到了某个剑与魔法的世界,发现自己是传说中的救世主,于是你苦练剑术/魔法,又结识了几个队友,通常是一群肤白貌美长腿的妹子[偷笑]~经历了千辛万苦的历险后,你们击败了魔王,解救了世界,而你,也就此得到了最宝贵的东西——这段旅程本身。

没有什么阴谋宫斗,也不会过多介绍世界观背景,基本就是全程描写主角开着金手指一路无双,很纯粹的童话故事。(金手指就是作者给主角开的外挂,比如设定你因为穿越过来,天生神力,或者魔法天赋特别高)

但是,慢慢的,有人觉得,这样的故事有点太童话太简单了,看的不爽,我们要写实一点。金手指不要这么乱开。

于是,越来越多作者开始加强故事背景刻画,比如让大陆出现四大帝国,又会介绍各国是什么制度,各国钱币怎么兑换。主角们也从以往不食人间烟火的救世主,开始会考虑怎么赚钱怎么获得更好的功法。主角对于金手指的依赖开始降低,开始更多的强调智取以及厚积薄发。

也有的,会加强主角的戏剧性,不再是一路顺风一路赢到底,而是会给主角配上一个被退婚之类的剧情。比如开头先被女方甩,然后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允悲]

这样之后迎来逆袭,怒干BOSS时,爽点都上升了很多。

2 种田流平推大魔王

但是,慢慢的,又有人觉得,这样写不太对

因为的所有故事,你们都只描写主角自己,是,主角小分队靠着金手指击败了魔王看起来是很爽,但这现实吗?魔王那么多大军,你主角一个小分队就直接杀进魔宫去了?太主角光环了吧。

而且按照故事设定,魔王深谋远虑诡计多端,手下众多,怎么可能那么大意被主角无脑猪突了呢?

此外,一个灵魂问题开始出现,你说魔王是坏人,那么为什么魔王那边手下更多呢?说好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呢?

于是,中文网文一大经典流派,种田流开始出现~

他的核心思路是,主角不再靠着个体的盖世神功击败魔王,而开始发动群众,走基建路线。

比如,主角的设定不再是某个天赋超群的魔法学徒,而是某伯爵不被待见的小儿子,被发配去某个落后的小镇。

然后主角在这个镇投资基建,建立工厂学校医院,吸收民众,发展工业,一个五年计划下去,跑步进入工业革命时代~

几年后,正反双方大决战,魔王这边依旧神功盖世一发禁咒打掉一个山头~

但主角这边,一声令下,几枚弹道导弹缓缓升空[并不简单] 随后是铺天盖地的新式军队在火炮和飞机的掩护下步坦协同开始推进。

最后,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大魔王在一脸懵逼中被无数坦克堆死,主角淡淡的表示

“人的命运啊,要靠自己的努力,但也要考虑时代的进程”

这个写法,主角不再像过去的救世主路线一样满世界乱逛四处大冒险提升功法,而是闷在家里建工厂搞基建,故事核心看点也是看主角怎样在一穷二白环境下,靠着脑海里的蓝图重新建立起工业体系。所以俗称种田流。

顺带,种田流有很多子流派

有穿越异世的种田流,

也有穿越历史的种田流,比如穿越回宋朝,然后怒攀科技最后火枪大炮反推铁骑

但是,但是

挑剔的中文互联网的读者,总能挑出问题来。

在种田流大量流行后,又有许多人开始疑问,建立工业体系,平推对面固然很爽。

但是,工业体系建立需要初始基础啊,主角你明明是穷乡僻壤一个穷伯爵,哪来的资金建立工厂?在农业社会建立工业体系,你有这个物质基础吗?

又或者,你穿越回大宋,想闷头种田,但不论是建学校工厂还是吸收人口,都和当时主流社会格格不入,只要你一动立马就会来围剿你,安全的外部环境都没有,怎么种田?

于是,早年一拍脑袋的空想工业化开始少了,作者们也不再动不动拉出一队线列步兵来。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落后的农业社会下,怎样才能快速积累开启工业化

用什么产品才能积累第一桶金,什么技术才能保证对旧时代的工业剪刀差。

也有人开始思考,怎样保证弱小的工业化体系不被当时社会围剿

甚至有越来越多的作者开始思考,我想种田发展生产力,那么我要代表谁的利益,原有时代中哪些势力是我们的盟友,哪些势力是我们的敌人?

感受一下图四~现在的网文已经是这样了~~

典型作者木允峰:《大明之五好青年》《护国公》《神级造物主》《历史粉碎机》 《大清之祸害》《新大明帝国》 还有一本以马甲写的《红星照耀扶桑》

如果把文中人物换一下,你甚至会认为自己在读那个选~

简而言之就是

在不断改进,不断挑刺,再不断改进不断挑刺的过程中,

大家都发现了,原来很多无法理解的事,确实是有实际问题背景的。

上一代作者们动不动建学校爆人口,但现在大家都意识到,你建学校破坏原有时代固有的阶级上升体系,那么大贵族们肯定第一个联合起来干你,所以你首先得思考哪些阶级是你能够联合的,哪些阶级是你无法妥协的。

很多原本以为只是口号的东西,在各种操作各种尝试后,原来真的是排除一切错误选项后的最优解。

甚至,连女频那边宫斗小说都开始“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宫斗的首要问题”了[允悲]

整个网文圈,最后都不约而同的得出了类似的答案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要拯救世界,还得靠我实事求是的社会主义[笑cry]

所以年轻人的爱国热情,其实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从网文来说,大概在三四年前,作者就人手一本选了,虽然实现起来往往是低级版,但也有模有样,大家的方法论和价值观早就开始整体回归了。

或者说,当我们自己真正经历了各种事情后,不论价值观还是方法论,都开始知道哪个是真的好使,哪个是小说都不说通了。

为什么年轻人都开始左转了?

2021-07-17 ,老端公众号,端宏斌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21-07-16/273527.html

在昨天的文章《洋人的所谓排名,已经彻底沦为笑柄》里,我讲了自己当年思想的转变过程,最初我也像很多年轻人一样,深受公知的蛊惑,但由于一些亲身经历的事情,让我逐渐醒悟过来,我发现这些公知言论本质上就是洋人给你种的木马病毒,目的当然不是想你好,而是让你乖乖听洋人的话,乖乖维护洋人的利益,当我明白过来之后,从此坚定地走上了“反公知”的道路。

最近这几年来,我越来越欣喜的看到,公知言论已经没有市场了,起码在年轻人当中已经臭大街了。这一届年轻人,他们喜欢用的语言,越来越像一个无产阶级了。该如何来理解这句话呢?

以前的年轻人,我称之为“精资”,就是精神资本家。他自己明明就是个穷人,竟然喜欢站在资本家的立场上思考问题,比如说反对最低工资标准,比如说坚信政府不应该干涉自由市场,比如说认为谁有钱谁有理,还喜欢管某些富豪叫爸爸,等等。

你相信这些言论当然没问题,前提是你应该是个大富豪,这样一来,这些观点正好符合本阶级的利益,但你只是一个打工人,你再这么想就很奇怪了,一只羊为什么要帮狼说话呢?这难道不可笑吗?

随着醒悟过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你会发现网上的舆论出现了大幅转向,比如,去年一段西安街头歌手演唱国际歌的视频,获得了数千万的点击量,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国际歌》真的是一首振奋人心的歌曲,每次听都会热血沸腾。但你知道嘛,国际歌总共有六段,但我们一般只唱三段,剩下来的不唱,为啥不唱呢?一种说法是重复段落太多了,导致歌曲太长,但我觉得,不唱的三段主要是太刺激了,不适合唱。下面我贴出来,你自己感受一下:

压迫的国家,空洞的法律,

苛捐杂税榨穷苦。

富人无义务尽享逍遥,

穷人的权利只是空话。

受够了监视下的沉沦,

“平等”需要新的法律:

“没有无义务的权利,

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

矿井和铁路的帝王,

在神坛上奇丑无比。

除了掠夺别人的劳动,

他们还会做些什么?

在他们的保险柜里,

劳动创造的财富融化。

从剥削者的手里,

人民只是讨回血债。

国王用硝烟来迷惑我们,

我们要团结向他开战!

让军中战士一齐罢工,

暴力机器乱作一团!

食人魔们若敢再下命令,

让我们送死为他虚荣,

他们将会知道我们的子弹,

全都射向自己的将军。

这两年还出现了一个趋势,年轻人越来越热爱毛主席了,这从《毛泽东选集》逐年热销就能看出来,据某出版社统计数据,自2015年起,5年间《毛选》销量逐年递增,2020年销量更比2019年翻了一倍。

在B站上,还有人非常贴心的做了毛选的朗读版,你终于可以跟着弹幕一起看毛选了:

我觉得,年轻人都应该买一套毛选看一看,毛泽东的文章没有难以理解的大道理,都是大白话,但是他讲的道理比谁都深。如果你觉得看不懂,主要是因为你没有身处那个时代。

这两年“内卷”这个词也快烂大街了,各行各业都在内卷,为啥社会越来越内卷了呢?因为增长越来越困难了,继续做大蛋糕的难度倍增,这时候就开始残酷的存量博弈。在存量博弈的时候,你要知道,我党一定会坚定的站在最广大人民群众那一边,换句话说,资本家一定是被打击的目标,因为人民才是江山,资本家不是,资本家是没有祖国的,他随时随地能够跑路。

你还记不记得潘石屹老婆面对外国记者说的那些话,她说中国人最渴望的,不是食物,不是房子,而是民主。记者问她这一天多久才会到来,要不要20年?她说会更快。当你知道张欣是美国人的时候,你对她这些话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今天我还发现,一些多年没有再使用过的词汇,竟然又开始用了,比如:

人民政协报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很长:《坚决防止避免平台经济无休无限地榨取剩余劳动力极其高额剩余价值》。嗯……我已经快20年没有听到“剩余价值”这个词了。

剩余价值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精髓,他说资本主义本质就是剥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资本主义意思就是资本最大,一切都要为资本服务,就好比消费主义的意思就是消费最大,一切都要为消费服务一样。既然资本最大,那么分配利益的时候,当然是谁占有资本谁就能分最多,如此一来,资本家的钱就越来越多,而穷人是没有资本的,就只有自身的劳动力和时间,那么穷人的所有时间都要用来给资本家打工了,所以资本家才会告诉你说996是福报。

我觉得,报纸重提“剩余价值”这本身就是一种信号,那就是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已经不再是做大蛋糕,而是如何分配蛋糕。人类历史本身就具有周期性,比如我国古代为什么会出现王朝更替?现在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左转?那是因为财富和权力是周期性变化的。

简单地说,权力和财富的争夺,导致重新分配,分配完了之后阶层固化,固化到一定程度又开始争夺,接下来再分配,再固化。在不同的时代会流行不同的主义和理论,这本质上是为了符合当前的游戏进度,所以你不要因为年轻人想法变了而奇怪,那是因为时代变了。

最后,让我们一起拿起毛选,从毛泽东思想中汲取力量,坚定地站在人民这一边。在我们这代人的有生之年,一定会看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对此你不要有任何疑问。

如何看待今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左转?

叶泊枫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36806933/answer/1967182581

若我所料不错,题主所谈的“左转”,就是陈大带路党口中的“打马恩牌”。

具体表现是左手《毛选》、右手《资本论》、眼睛盯着《觉醒年代》。

为什么年轻人“左转”?

因为这世界走到了该谈分配的时候了。

而纵观人类历史,马列毛恩是把分配的问题聊得最清楚的思想家,在国内不仅有深刻的舆论基础,更是写进了宪法和党章的内容。

也就是说,左转(马列毛恩)这张牌,不光有效,还很安全,干嘛不打?

为什么说左转的原因是年轻人要求“财富再分配” 呢?

这就要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开始聊起。

来,把格局撑开。

桥水基金的达里奥,就是那个预言过08年金融危机的男人,说现在政治经济环境跟二战前很像。

他还在新书《变化的世界格局》中论述道:所谓人类百年历史大周期,讲的就是权力和财富的分配周期。

即人类社会的发展周期,可以简单描述为:权力/财富的争夺 → 分配 → 固化 …… 再争夺 → 再分配 → 再固化……

所以那些头面人物侃侃而谈的“主义”和“路线”,说到底都是“权力归属”和“分配规则”

由于存在权力和财富的争夺分配和固化周期,社会思潮也在跟随历史周期的变动而变动。

当社会从动荡中惊魂甫定,经济建设成为上下一致的诉求时,大家想要的都是自由。

当权力和财富逐渐固化,中下阶层渴望打破这种固化,他们就会发出一致的声音,要求公平

美国人艾柯卡的回忆录中有一段挺有意思的话:

当我们贫穷的时候,我们是民主党,大家都知道民主党是市井小民的党派,主张人人只要努力工作、不好吃懒做,就应该有能力养家糊口,教育子女。
而在我们富有时,我们是共和党,毕竟我们曾经辛苦工作,应该有权拥有自己积累的财富。

理解了这一点,就能明白,为什么川普那样的人能当总统,为什么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在资本主义国家也很有市场。

我们现在经常看到,在公共话题的讨论上,一边是知识青年们在大谈马列,呼唤分配公平。

另一边,掌握话语权的人却宣称“要提防西方打马列牌”。

哪个更对?

首先要看当前的社会处于历史周期的哪个阶段,是不是到了该讲分配的时候了?

如果是,那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出来谈分配,这个趋势,耶稣都挡不住。

其次要看双方的利益表达。

所谓既得利益者,就是指从当前的分配秩序中获利的那群人。

他们的任何发言,要么是在维护当前的分配秩序,比如说“现在是伟大的时刻,一切文明成果都向你打开……你得不到,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要么是劝你服从,比如说“996是福报”,“提防打马列牌”。

利益阵营不同,就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也不存在谁说服谁的问题。

你要判断的,永远只有两个问题:

第一,相关主张是否符合历史周期趋势;

第二,相关主张是否符合你的利益。

是,就双击。

所谓“百年大周期”也即“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今年刚好是青年觉醒的一百周年,您说巧不巧?

《大西洋》期刊曾发表过一篇文章,认为美国社会有三大社会问题正在发酵:

1)财富极端分配,贫富分化严重,沉默的大多数生活水平下降;

2)政F债务加剧,财政吃紧;

3)知识分子生产过剩与精英职位供给过少之间的矛盾。

群众生活变差,陷入失业焦虑和内卷中不能自拔,超发货币带来的通胀又让生活成本急剧上升,政f则因为债务高悬而无能为力,社会秩序就会走向瓦解,随之出现混乱。

当知识分子供给过剩,社会又无法提供足够的高端岗位,那些受到精英教育却被统治权力边缘化的知识分子,就会成为反建制运动的领头羊。

美国上次站出来的体制外精英是川普,下次就不知道是谁了,说不定是“希te勒”。

总之,很多人都看到了利用民粹主义夺取政权的可能性,都在蠢蠢欲动。

历史经验表明,人类社会中的贫富分化发展到极致,几乎都是通过经济危机、战争、革命或者文明瓦解来实现再平衡的。

温铁军老师在讲座中提到,看看二战是哪些国家在打,德国,日本、苏联和美国,搞的都是国家主义(左转),搞自由主义的国家,一早就败了。

认真分析一下,二战时,率先从经济衰退中走出来的国家,无不是再分配问题解决得最好的国家。

俄国一战时,脆得一逼,而苏联二战时直接打成了世界第二极,就是因为苏联在通过土改解决了内部的分配问题,后来遇上资本主义国家大萧条,抄了他们的家当,迅速推进工业化。

德国和美国也都是通过国家干预市场,强力推进再分配,才解决了内部问题。

日本则建立起了“1940体制”,也是“集中力量干大事”的一套方案。

有人说,搞集体主义“大锅饭”,会打压生产积极性,降低效率。

私有制就不打压生产积极性了?那最近的低欲望和躺平是哪儿来的呢?

任何一套制度系统,都有其适应周期,且都需要在改革中不断进步完善。集体主义在初期肯定是焕发过无穷战力的,不然你以为志愿军是怎么打平装备水平高一大截的美军的?社会问题积累到后期,集体主义的分配方式也谈不上公平(按权力分配),效率低下,而且轻重工业发展失衡,居民生活水平太差,不得不改弦更张。

自由主义相信市场总体均衡,认为市场是配置资源最有效的手段。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人是非理性的,市场也是不均衡的。

举个简单例子,学过曼昆的都知道,价格调控的有效性在于市场的充分竞争,在寡头和垄断的情况下,就不行。但大家又都认可马太效应(强者愈强)的普遍存在。所以一边喊着“自由市场更有效率”,一边认为“马太效应是理所当然”的人,信奉的根本不是自由主义,而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假设在一个简化的社会模型中,只有马芸和打工人,马芸净资产1万亿,而打工人的净资产普遍是负债30年——需996给马芸打工到退休。

这样的情况下,你是马芸,你会怎么做?

会继续增资扩产吗?你不会,你只会把资本投向别的国家,仍有增长,负债尚未拉满,仍有油水可榨的国家。

打工人不左转,难道眼睁睁看着马芸把社会积累几十年的财富转移到海外?

以上,每一套制度系统,都有它的生命周期,社会有“集中→分配”周期,经济有“兴→衰”周期,相对应的,社会思潮就有“右→左”周期。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006/1868.html

本文话题: 青年 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