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媒体的内在矛盾:偏见、同一化、责任外移……

作者:王孟源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6-23 14:20:17

王孟源 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11157635

在经济/政治/心理学里,有一个很有名的实验:教授在课堂上拿出一个透明的塑料或玻璃罐,里面装满了小弹珠(或是球形口香糖,或是M&M巧克力),然后让(必须是文科的,否则不是估计,而是计算)学生们猜有多少个(必须依照猜的准确度,来算是一次测验的成绩,否则学生不一定用心合作;准确度最好是用对数的绝对值来算)。第一步先让每个学生自己猜,时限很紧,不能讨论;等猜测的结果上缴之后,再给学生们半个小时公开讨论,如果有志愿者,可以上台演讲,发表自己的意见,然后再收集一次修正的答案。

这个实验要比较的,就是整个班级总预测的(对数)平均,是否随公开讨论而接近或远离正确答案。因为这个实验很容易做,所以已经被重复很多次了。

它惊人的地方在于,一般来说,讨论后的新猜测反而比原本的直觉要差,而且讨论越久、越激烈、越彻底,修正后的准确度就越糟糕。

从逻辑上来看,这个结果并不难解释:每个学生的猜测固然一般会有相当的误差(Error),但是因为没有理由大家都一起猜多或猜少(也就是没有偏差,Bias),一旦有很多学生来做独立的猜测,这些猜测的平均值就必须遵循中央极限定理(CentralLimitTheorem,CLT)来接近正确值。因为CLT说平均值的错误与独立猜测的数目(N)平方根成反比,所以经过讨论后,个性柔弱、没有自信的学生会放弃自己独立的意见,结果是N值变小了,那么自然错误就反而增大。

这个实验要模拟的,正是普罗大众的政治意见,在经过大众媒体的讨论之后,是否会因而改进。

如前所述,即使假设媒体的编辑和记者(相当于实验里主动表达自己意见的学生)没有私心,那么除非他们都是绝对理性的政治学大师,否则他们好心宣扬的立场被广为传播之后,仍然会造成普选制结果的退步。这是现代大众媒体的第一个内在矛盾。

但是自从19世纪报纸开始普及,实际上的大众媒体都是充满着报社老板的私心和编辑个人的偏见的。就算读者们有能力过滤这些Bias,任何私有大众媒体最终还是必须讨好读者,让他们自我感觉良好,那么因为这些偏见来自读者本身(这已经和前述的实验不一样了:现实里的政治意见显然是主观的、相对的,不像实验里的那个问题,所以必然有些先天的Bias),当然不能期望他们做什么过滤。

这个现象的例子很多,尤其是把责任外移,像是美国人在讨论为什么会有贸易逆差的时候,绝对不会想要听真实的原因(主要是1.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可以轻松、凭空地印,然后用来买外国的实际资产和劳动成果;2.中国的体制效率高;3.中国人更勤劳聪明),必然是要指控中国作弊,因为这才是自我感觉最良好的解释。

所以美国媒体,不论左右,对贸易逆差的报导都有同样的偏差,然而这当然会有实际上的政治后果。这个效应也就是现代大众媒体的第二个内在矛盾。

我曾经在留言栏提过很多次,现代大众媒体越是方便、普遍、多元化,普选制的结果就越差

在只有报纸的时代,还可能选出林肯、罗斯福;一旦有了电视,像是罗斯福这样不良于行的残废者固然连想都别想选总统,选民更会逐步把选举与娱乐混肴,极度追求一时欢乐的后果,最终出头的变成了里根这样的演员或甚至Trump这样的真实秀名人。

追根就底,问题正是出在大众媒体的内在矛盾上:同一化使得几亿人可以犯同一个错误,而追求自我感觉良好更是打消了社会自我修正的能力,每下愈况,一路错到底。

以上还只讲到电视。过去20多年互联网的普及,更是使大众媒体进入了双向化的时代。欧美居然还有人以为这是民主进化的又一步,说每个选民都有了自己的声音。其实是造谣更加容易、辟谣更加困难,偏差也就被放大得更快、更极端。

美、俄互相通过互联网来影响对方的选举(通俄门被美国媒体广为报导,但是其实CIA也承认自己干同样的事历史更悠久、范围更广泛,参见http://thehill.com/blogs/blog-br...lections-for-a-good),是有心人主动造谣的例子;但是就算没有外界的恶意捣乱,互联网的负面效应也是可以用科学来证实和量化的。

MIT的LaboratoryforSocialMachines(社会机制实验室)刚刚在《Science》发表了一篇新论文(“The Spread of True And False News Online”,参见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59/6380/1146),研究了过去11年的Twitter信息,发现假消息被转发的机率比真消息高6-10倍,其原因来自1)假消息比真消息新奇;2)假消息的内容更加令人恐惧或愤怒

正因如此,假消息不但传播得广、传播得快,对消息的接收者来说,假消息也更加让人印象深刻,并且更可能影响他们的实际行为反应。

这是现代大众媒体的第三个内在矛盾。究其原因,是一般公民的政治专业知识和理性思考能力,比旧媒体的记者和编辑还要低得多,把传播公共讯息的权力交到他们手里,自然是劣币驱逐良币,放任谣言充斥了。

正由于大众媒体的许多内在矛盾,它不可能成为挽救直选制的力量,反而是造成西方现代民主功能失调的主要因素之一。台湾人常常自夸,欧美媒体也偶然会褒奖台湾的新闻自由,这其实是莫大的反讽。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6/1869.html

继续阅读: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