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山东为何衰落,及河北某县官员豺狼化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6-26 15:37:24

关于官僚利益集团、社会主义民主,我们前几天已经谈了下——《山东官僚法西斯发动邪恶的强制合村并居运动:严重损害农民就为官僚自己那点鸡皮蒜毛用地指标利益》。

值得关注的是,下面河北涿州、山东聊城几个案例中,都出现了同一现象,就是下层民众反映、甚至媒体监督,都毫无作用,官僚躺下装死,他们只关注、畏惧上层官僚传来的压力,上层官僚装死,他们就肆无忌惮,对举报和监督视之无物。

河北涿州案至今无任何下场,区区市委办主任直接贪污四亿多,受害者无数,上层官僚就是一个个全装看不见,因为他们自己屁股也很脏?

山东聊城被冒名顶替的王丽丽,如果不是碰到这场声势浩大的山东顶替风暴,上层官僚被迫承诺一一查实,恐怕聊城官僚至今还会装死不动弹。眼下这波撤职,也基本就是处理极限了,只是躲风头临时举措,后续的什么“涉及的其他问题”,必然继续拖字诀,保护官僚共同体中的罪犯。

官僚们一个个自己不干净,自然不敢戳穿上级、平级和下级官僚的杀猪盘。

都烂了,没干净的,最要命。

山东衰落的原因讨论

关于山东,我的家乡。

山东的衰落,我曾认真思考过分析过。从根子上讲有3点,学、产、官。

年轻的时候在外边跑,大家都对山东人印象普遍很好,心中极自豪。现在久居污烂,看着周边1天天衰落下去。溯源下去,归根结底有2点:1是数学系在被山大肢解掉。2是胶东势力在官场被肢解掉。剩下的是官场化的大学 + 蒙元满清化的官场 + 傻瓜化资本场。

从建国初到80年代,政府主导型的经济-比如栽树养猪和修高速公路-有很大成果,从此形成很高的威信。现在的官府,只是在装腔作势,狐假虎威。

1、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传统上一直是数学系当家。展涛被搞下去以后,就失去了系统性、基础性、科学性,无法完成对科技与产业的规划指导和顾问工作。政府和产业都各自以戏剧性方式在自由裸体运动。

展涛出事,是个标志性事件。

校内大量的文科生爬上领导岗位,大量基础性奠基性学科由于与房地产和快钱联系的不够密切,而被边缘化。

对一个大学的声誉能杠把子的教授,陆续出走。清华的先进计算和北大的密码,都是捡了数学系的漏。

大学对政府的顾问、规划、提前布局等作用,淡化到零。有两个比较清晰的后果:一是山东省政府决策随意化,二是产业布局几乎与互联网和数字技术无关。

 

2、官有产业资本。

发改委下面的产业基金,规模上并不小,但最近10年很明显的没有孵化出1个高新技术企业,没有孵化出1个互联网企业,,没有孵化出1个数字技术企业。

前天出去吃饭,山东财政全年仅22亿,其中11亿是国土贡献的。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贡献是零。

前年有家公司,是做大数据的。

我去他们那里,看到所谓的大数据,就是做了个介面。没有实质性的技术,与大数据的概念没啥关系。结果去年这家空壳子公司,从山大找来院士和教授做了评估,说是很先进,然后就被政府以好多个亿收购。假高新技术企业、假院士、没有识别能力的官有产业资本,1起做假的财务报表,1起骗政府,把钱分了,把1屁股屎留给政府。

 

3、鲁西南的干部。

胶东的干部,在乡镇企业阶段是锻炼出来的,提到省里的很多。吴官正来的时候,是带着中央的意见来的,就是胶东的势力太大,要平衡一下。然后陆续的20年里,大量鲁西南的干部起来了。虽然也是根子红苗子正,但是在产业上缺乏格局、远见、知识,除了跟着江苏和上海炒房地产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漫言不肖皆山大,造衅开端无官正。

20年房地产下来,基层干部与银行和开发商除了把分钱洗钱搞得产业1条龙,对基础学科和数字技术进行了彻底的遗忘。对比杭州和深圳的互联网和高新技术,人家的财政80%是靠高新技术,而山东50%还在靠卖地。

山东新的技术增长点,新的产业结构,新的经济形态,实际上都被官有产业资本给逆向淘汰了。官有产业资本失去了对经济的大孵化器的作用,因为他背后站着2个人:1是假的院士和教授,没给出知识和技术上的顾问、指导、评估。2是站着冒牌的官,没有啥政治经济学的层次,深度,认识,理念,决策,就像100年前的满清旗人和300年前的蒙元大字不识的糊涂蛋。【夜走锦衣】

 

山东的根子就在学和官。除了山大没有真正有科研实力的高校,特别是数字产业,承接不了经济转型的人才和项目;土官们官僚主义,官本位思想严重,没有产业布局的前瞻能力,只有收税搞基建的能力。不过只要不再继续烂下去,潍坊以东还有希望。青岛现在拼命拉全世界高校过去建分校。海大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基础科研能力,只不过有海洋研究这块特别的自留地。而且这些年也被各种文科商科搞的乱七八糟。【Pave_Hawk】

我也不知道为啥。山东的执行力很强,就是出不了啥有创新的高科技企业。以IT为例,北上广深,甚至南京武汉都有不错的软硬件公司。山东干巴巴的以浪潮等为首。歌尔等代工的是另一回事。学校更差,是因为上头没人所以没政策吗?还是山东民风太保守?【俺是个马甲】

甚至不説创新,小商品基地都不行,看淘宝京东上的日用工业品,山东的少,有也竞争力不行,实在不明白。【俺是个马甲】

我认为山东比河北强多了。同行业竞争,河北都败于山东。山东人太土匪。干高科技我觉得难。干汽车我到觉得可以。乘用车就算了。山东企业能干事,就是不能吸引外来人才。特别容易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干多大也是农村气息。河北就是作坊,只看小利,连眼光都没有。感觉河北人精【gdyx】

山东出响马……90年代初,严打都过去好多年了,我姨夫回山东老家……路上被劫……他家烟台乡下,回到家到处找人亲戚找到了那批车匪路霸把200块钱要了回来---反正说明都是一伙的……【发霉的花生】

现在很难是出了问题纠错改正,多数是想办法捂、混。只有烂透了,才会官场大换血,就像山西陕西甘肃宁夏。但这样代价太大,山东真的很可惜,一个无论地理条件、资源禀赋都有超越粤苏的省份,搞成现在这样……【漏斗子】

我也是山东人,很少回去了,官本位思想深入人心。另外酒喝太多了。【老二郎】

山东 那沿海渔村 为什么对普通村民 或外来渔工 不太当人看待?【鱼皮】

河北某县官员就是一群豺狼

到我们这你才会知道啥叫贪!啥叫胆大妄为!一群豺狼啊!

我们河北这边地方官胡折腾的老百姓真过不了!对老百姓那个凶残暴虐比日本鬼子还狠啊!反腐都反不了它们!赶捞敢送!一出手几百万?上千万的送!河北经济十强县!短短几年亏空二十多亿!工厂逼跑了一大半!全搬临县去了!老百姓哭告无门又不许上访!今年扒房抢地!一个手续不全几十年的工厂!农民的宅基地白拆白收!真的一分钱不给!所有公路沿线工厂民居拆了整成绿化!搞绿色家园胡折腾啊!我看非出事啊!

 据我知道的下拆迁违建通知的几家村里划拨的宅基地建的房子都翻盖几回了!人住了三四代!但农村农民宅基地谁办证啊!国家也不就去年才整确权吗!2020必须完成!它们打的这半年的时间差!今年全白拆!吗的明抢啊!村里人快疯了!几代人的房子白白拆了住哪!

我们村临国道!南边一里来地有个河北最大京养殖厂老板还整个全国人大代表(本地人都知道除了谝国家巨额补贴年年亏损!半个城东地皮加城里几条街都是他们的!子侄是安平当年最大的黑恶势力!已经被抓了几个!)今年和县里几个头图谋上了我们村临路的街面!国家要求的农民土地宅基地确权压着一年多不办然后已手续不全(四白多门店)白拆不补偿!都是二三十年的宅基!由它们开发成门面值四五十亿!想钱想疯了

请记者或律师县里一出手就十几二十万!没救了! (小伟五金二号)

 

俺已经强烈感觉到,当年毛泽东同志所担忧的、所抵制的、所预防的、所批判的、所无奈的事情,这几十年来,都在不断地发生。而毛泽东同志最大的担忧,就是历史周期律的问题,希望中国能摆脱这个周期律吧。 (pop3)

毛泽东在建国后27年都无法彻底解决的问题,在其后40年的偏离下,纠偏何其难也?限制公立医院、外国人永居条例、禁吃狗肉、贱卖国有资产等等及等等条例的出台,还不能看出端倪?  (pop3)

周期律避免不了了,很多事情进入不可逆阶段了。经济领域已经基本完成私有化,现在到了民生领域这一块了,限制公立医院,限制公立学校给私立的腾位置,即便疫情还没完全过去都坚定不移的在推进。(kscf)

周期律避免不了,但可以延长,原来只是局限于中国一地,以后如果放眼全球治理,那么中国没准真可以再搞个一二百年才会步入衰落轨道(遥远的桥)

有担忧是正常的,毕竟当官的都是人,是人都有私欲,有的人多些有的人少一些,而人民的数量虽不少,但是力量不大,理论水平也不够,只怕不是某些官僚的对手。  (hotmouth)

很难逃过历史周期律的。人类社会是通过多个文明的竞争实现社会进步的。对中华文明来说,已经做的很好了。最危险的时候差一点亡国灭种。感谢先辈们,我辈努力吧。  (cima)

比较悲观啊,估计很难逃过周期律。某院近期的法规条例都是在积极推进私有化,限制公有制。 (zhwl001)

习大大目前只是把官场的腐败风气抑制了增长势头,迫使他们从明转暗,但那帮子官僚依然还是那些人那些圈子那些作风  (坚挺)

刚刚新闻播北京副食供应保障,一口一个大肉,卧槽宣传口是不是集体信猪教了  (家在东北)

毛主席已经播下了火种,后人可以再次革命! (xianccj1968)

从“河北涿州巨额拖欠案”看“塌方式腐败”的利益勾当

2015-08-05 ,中华网

近日,“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被调查”,又一大老虎被中纪委带走调查,作为权倾一方部级官员政治身涯就此结束,我们不免叹之。周本顺主政河北期间,纵容其属下懒政憜政,面对习总书记亲自指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甚至还搞起自我批评的假象。该人被带走调查,不是偶然,其与河北地方政府各级官员视群众切身利益苦而不顾是有很大牵连的,河北省范围内“塌方式腐败”正悄然上演。

无独有偶,发生在河北省涿州市因官商勾结而导致的“涿州巨额拖欠案”,曾经一度被各大新闻媒体传的沸沸扬扬,引起社会强烈反响。面对如此舆论压力,然而涿州市官方一直保持沉默,毅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有关主管部门并没有任何实际作为,该案至今悬而未决,以致诸多受害人据理四处举报投诉,甚至作出许多过激行为,给党和政府带来负面影响,现在我们来围观一下该案之中官商勾结的利益勾当。

据群众说,“涿州市巨额拖欠案”主谋钟某强曾经放言“就是机枪扫来,还有大个挡着,一时半会也轮不到我!随你们去告,告到哪里?我的朋友交到哪里,有的是钱!”如今该人正在悠闲的旅游,打起了高尔夫,等着前面的官员朋友挡子弹呢!

现在我们反观一下发生在“天下第一州”、“京畿门户”——涿州的“涿州巨额拖欠案”。自2015年5月22日《河北涿州:古稀老人讨要工程款 独自苦守工地多年》、6月6日播放50多万次的腾讯视频《巨额拖欠在涿州》、7月10日《群众跪求解决“涿州市巨额拖欠案”》相续在中国网、央广网、人民网、腾讯等各大新闻媒体相续刊发,全国上下一片哗然,人们都对其中受害人的悲惨遭遇而惋惜。然而,作为事件发生地的涿州市,却一直稳如泰山,一点点官方的声音都没有,是何原因导致如此结果呢?

个中原因还在“涿州巨额拖欠案”本身,案中的主体“涿州市六合新村社区”建设发包单位原义和庄乡政府,工程中标承包单位 “涿州市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和“天保建设集团”。

据资料显示,在“涿州市六合新村社区”工程项目的招投标到实际施工作业,再到施工人垫支施工,最后4亿多工程款被涿州市委办公室主任钟某钢的亲弟媳刘某红领走,其中都必须有“涿州市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和“天保建设集团”这两家公司签章同意。

“涿州市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和“天保建设集团”这两个中标公司,疏于管理,碍于涿州市委办公室主任钟某钢的面子。甚至充当钟某强的马前卒,视国家法令如废纸,不给施工队签正式合同,也不给参与施工农民工建立工资档案,是造成整个事件发生的罪魁祸首,作为中标建筑公司罪责难逃。

我们再来看看如今是涿州市安监局副局长、时任义和庄乡党委书记的付某辉,该人滥用职权,在“涿州市六合新村社区”工程施工期间,直接包揽了整个工程的外墙材料供应。知情人透露,付某辉发现网上曝光之后,慌忙将自己高档会所里价值昂贵的红木家具一搬而空。

时任义和庄乡乡长王某伟包揽了整个工程用砖供应,并高价强卖给各施工队伍。

工程款拖欠事件发生后,“涿州市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和“天保建设集团”这两个中标公司,任涿州市委办公室主任钟某钢的亲弟弟钟某强摆布,不理不问,妄想推脱作为一个大型建筑企业应有的责任。

整个事件是由涿州市委办公室主任钟某钢幕后操纵,亲弟弟钟某强导演,时任义和庄党委书记付某辉、时任义和庄乡乡长王某伟、涿州市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和天保建设集团等单位及个人参与的一个大骗局。他们相互勾搭,各自利用手中关系,结成一张罪恶的关系网,将黑手伸向了上亿工程款,妄想坑害实际垫支施工人,坑害农民工及参与该工程的材料商。

是什么胆量让一个市委办公室主任的亲弟弟敢如此作为呢?

问题还在各级政府监管部门。既然是政府工程,监管部门就有好几家,特别是财政拨款,是谁的批示让政府建设项目工程款,直接拨付给了钟某强的妻子刘某红了呢?而不是拨付给“涿州市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和“天保建设集团”?钟某强的妻子刘某红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涿州市六合新村社区”建设工程巨额拖欠案,既有现任涿州市委常委、现任安监局副局长等政府官员参与其中,还有特殊背景的钟某强,也有涿州市住建局属下的涿州市建安公司,更有实力强大的天保建设集团。面对新闻媒体的跟踪报道,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各级党委及政府皆集体失声,谁还敢在“涿州巨额拖欠案”中有所作为呢?

“涿州巨额拖欠案”的种种现象,暴露出其中官商勾结的利益勾当,比“山西塌方式腐败”过之而无不及,应该得到法律的严惩。(网评员 秦明强)

王丽丽顶替上学案,山东聊城政府拖延四年拒不回应、拒不处理,直到2020顶替风暴发酿

1996年王丽丽考上了山东聊城农业学校,但是,王丽丽一直都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等到所有的学生都开学之后,她还是没有收到,这个时候王丽丽就以为自己没有考上,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事情在2016年,也就是20年之后有了新的转机,冒名顶替者王丽(现任柳园街道办事处党委委员)找到了王丽丽,说自己在1996年冒名顶替她上了学。

为何王丽要主动投案,自我接发,难道是良心发现了吗?

当然不是了。

原来王丽所在的单位要调查她的身世,包括自己出生的年月日期,还有父母的姓名出生年月日等等相关信息。

还必须要让王丽丽的父母写一个证明,按上手印。

王丽是冒名顶替者,她哪里知道这些事情呀!按手印是关键呀,因为不知道,她只能硬着头皮找到人家,然后从人家这里光明正大的要。

同时王丽还说会给他们一定的经济补偿。

王丽丽一听就火了,这个人明明是个“贼”偷了别人的东西, 毁了别人的前途,还让别人承认所有的东西都是送给她的,证明她的清白。

太无耻了,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王丽丽知道自己原来是考上了学校的,只是被冒名顶替了,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是20年之后了。

王丽丽送给王丽一句话:“我就是穷死,也不会要这种钱”。

随后,王丽丽将王丽举报,要求还她一个公道。可是,这件事在王丽丽举报之后,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到了2019年8月的时候,王丽丽分别又向山东聊城市监察委、东昌区纪委、东昌区组织部等部门反应情况。

但是,一直没能等到相关部门的调查的任何的结果,反而,这期间多次收到顶替人委托他人来私了。

在这期间一位东昌府区干部审查科的工作人员,他曾对王丽丽说,身份冒用情况基本属实,但查不出事情的来龙去脉。当王丽丽要求对方出具书面处理结果时,被断然拒绝。

这是什么事呢?

冒名顶替情况已经查明,但是,查不出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不是自相矛盾的一句话吗?可不可以把它认为成,自己就是在袒护王丽呢?言外之意她就是冒名顶替你了,但是,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调查不清楚了。

相关部门相互推诿,并且拒绝做出处理。

这个时候王丽丽是动用了所有能够想到的办法来举报王丽,但是,好像所有的办法都是行不通的,难道自己就要认倒霉了吗?

可是,不认倒霉又能怎么办呢?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了,自己又奈何不了政府部门与党委组织及顶替者,谁料今年6月份的时候,山东陈春秀被冒名顶替的事件曝光了,引发了媒体和网友的关注。

舆论哗然,山东顿时成为网民们关注重点,质疑之声不绝于耳。

无奈,山东省表态要彻查这件事,要彻查山东所有冒名顶替的事件。

做贼心虚的王丽和她所在的单位,终于坐不住了。很明显纸里已经包不住火了,再不处理就会引火烧身了。

2020年6月16日,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政府新闻办,在其区政府官网上发布通报称,给予王丽,柳园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这次,当地政府是在党媒发声后在舆论压力与省委省政府的压力之下主动第一次做出反应。

2016年事情的败漏,到了2020年这件事才算有了结果,如果不是网民们关注,舆论压力过大,当地政府还是会一如既往的保持沉默。

山东等级观念浓厚,官僚主义思想根深蒂固

@菊爆陈八尺:葱省其实是一个准种姓制度社会,等级观念浓厚,官僚主义思想根深蒂固。

社会资源高度集中于体制内,国有经济成分占比高,此处的体制包括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大部分民营企业都千方百计想着跟体制内的领导建立裙带关系,因为同等技术条件下,有裙带关系的企业会对无关系的企业构成降维打击。

经济结构落后,传统行业的国有企业效率低下,人员臃肿(带动了大量低收入就业),管理落后,官僚主义根深蒂固。官员和企业领导热衷于刷GDP(营业收入)、形象工程,实际利润率极低甚至为负,所以GDP虽然排全国第三,但是一看财政收入就会露馅儿。

当一个社会的资源高度集中于体制时,领导干部就具有至高无上的社会地位,相当于高级婆罗门,社会其他部分都依附其上以求生存。于是大老爷思想严重,政府服务意识和能力差,是典型的“媚上欺下,行政命令式政府”。

各种家庭出身的联姻阶级依次为:

1.厅局级及以上的体制内领导干部家庭(包括机关、事业、军队、待遇好的国企,待遇差的国企降半级或1级),具有省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身份的各界人士家庭,省内顶级的医生或知识分子家庭。

2.县处级体制内干部家庭,具有地市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身份的社会人士家庭,省内大型上市公司的中层及以上干部家庭,高水平的医生或知识分子家庭。

3级以下省略,按上面的规律类推就行。另外不写省部级,是因为他们人太少了,且子女要么不在省内,要么就跟第1级的家庭联姻。

各阶级实际找对象的时候都是优先在本等级内部找,其次再降一级去找,所谓的高攀,其实是对方愿意降一级。年轻人如果是名牌大学毕业,或者考入较高级别的体制内单位,都可以提升自己的相亲阶级。

 

@guy123:山东地儿尤其是大城市以外是个极度内卷的社会

从教育到饮用水等等一切资源相对人口极度匮乏,完全依赖政府强制分配。

不然立刻就是乡镇群殴火并的结果,二十年前可以说这是日常。解决比根本矛盾清末民国靠闯关东闹革命,解放后靠土改和工业化,现在经济潜力早挖尽了。

要解决这些问题其实也简单,把头上压得大神搬走效果立竿见影,往大了说放开投资贷款教育招生用水用地指标。往小了说清洗整个山东官场,斩断各地家族联姻性质的公务员串联,集家并村打散原有社会体制也行。

论干活儿山东人在全国是有口碑的,但是再能干的伙计也成不了东家,尤其是东家对你时刻保持警惕的时候就更要自保。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6/1873.html

继续阅读: 官僚 革命 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