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藏民翻山越岭磕长头到拉萨朝圣,可悲又可恨,密宗仍需厉行改革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14 23:58:18

普通藏民磕长头朝圣,走着先烈用生命建设的公路,拿着内地各省市输送的海量补贴,又捐给不事生产的喇嘛们,毫无意义的浪费人生和社会资源。

历代灭佛,就是因为佛教耗费太多社会资源,自作孽不可活。

宗教嚣张,向俗世伸手敛取太多,甚至邪教化,是自取灭亡。

新中国人民政府带动密宗进行的很多好改革,消灭密宗依附的农奴制,打倒了奴隶主,现在又走了回头路,很不好。

密宗还是要进行更人民化、中国化、科学化、民主化的宗教改革,包括:

  • 把毫无价值的翻山越岭磕长头朝圣行为,变革为到建设工地上出义务工作为朝圣表现;
  • 把向喇嘛们疯狂撒钱奉献,变革为向学校教育、公益项目捐献,才是虔诚表现;
  • 将喇嘛们不事劳动,变革为禁止敛取钱财,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禁腥荤,禁女色,禁止哄傻逼文艺女青年上床,如此才不会堕入阿鼻地狱。

喇嘛们如果继续狂妄,就让寺院内的消防战士们,用烈火考验一下这帮货色的肉身是否神圣坚固大圆满。

没有公路的旧西藏,藏民怎么翻山越岭磕长头?

@藏区旅行攻略

相信各位不论是在文艺作品,还是在藏区旅行中,都能看到有朝圣者沿公路一路磕长头。那大家有没有想过,在没有公路的旧西藏,尤其是偏远地区,他们又是怎么磕长头的呢?

我们可以设身处地想下旧西藏的藏民磕长头去朝圣都会遇到哪些困难:首先要有人身自由,大家会说了,你这不废话么,偏远地区难道不是想怎么走怎么走?

还真不是,旧西藏实行的是庄园农奴制,农奴擅自离开庄园会视作逃亡,换句话说,占西藏人口95%的农奴是不能自己决定自己能不能去的。并且即使得到庄园主的批准,绝大多数农奴也没有可以支撑朝圣的物质基础。

1951年解放西藏前,西藏人均粮食占有量是135公斤,远远低于每人200公斤的温饱水平。农奴家庭从哪里积攒这些粮食呢?

另一方面,现在朝圣者基本都会带酥油、奶渣这种高热量补给,而在旧西藏,农奴是基本吃不到酥油的,吃酥油的习惯真正普及,也是现代化的产物。

有的小伙伴就会问了,我随处化缘,不带食物不行么?化缘的前提是你得先见到人,而在朝圣路上,绝大多数时间是不可能见到村庄的。磕长头在没有公路的高原上,一天能走5-10公里就不错了。

最后就是恐怖并漫长的冬季,冬天的西藏夜晚温度会骤然下降,又怎么抵御的了零下10-20度的严寒呢?而且有的高原地区,冬天夜晚的温度一般在零下30-40度。又如何保证自己不被冻死呢?

其实,在旧西藏,全程磕长头到拉萨这种朝圣之路是存在的,总会有人克服上面所说的艰难险阻,但这在旧西藏是只有极少极少数贵族或英雄人物才能做到。

实际上,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磕长头已经不是现代信教的藏民首选的朝圣方式。

根据四川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赵兴民在 2011 年针对藏民做的深度访谈中也提到,只有 19.4% 的人选择磕长头,而60.2% 的人会选择坐车,15.3% 选择走路过去。

更有受访者表示:"他们有钱,坐车来转,转完马上坐车就回去了。"

"磕长头到拉萨朝圣,因为我们没有钱,别人也知道我们没钱会给钱,钱用来吃饭和坐车回去。"

修行的方式很多,磕长头、转山这些只是其中的几种,在现实当中他们可能是个别现象。更多的是与日常生活融为一体,每天念念经,转转经筒,或者每年的某一个时段集中做一些活动。

我们在敬佩磕长头的藏民的同时,是不是也要想想,他们脚下的公路是谁修的,修建者是不是比磕长头更累,而又有谁记得他们呢?下图为拉萨公路通车纪念碑:为修筑青藏公路、川藏公路,有3000多名建设者献出了宝贵生命。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884.html

继续阅读: 西藏 宗教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