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生物战基地哈萨克斯坦遭遇神秘致命肺炎病毒反噬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18 13:45:48

米国生物武器实验室遍布全球,成地球之癌》指出:哈萨克斯坦正在成为米国针对中俄的生物战平台:

2020年2月,哈萨克斯坦Yvision网站,源引阿拉木图中央专项实验室人员的消息,语出惊人:“哈萨克斯坦专家获得的COVID-19病毒样本与该实验室两年前研究过的毒株完全一致”,指的是美国国防部威胁降低局名为“中东冠状病毒呼吸综合症”的KZ-33项目。

位于哈萨克斯坦扎姆贝利州科尔达伊区的生物安全研究所参与了研究,这里居住着大量说汉语、与中国贸易往来密切的东干人。

哈萨克斯坦社会运动主席库尔马诺夫认为:“东干人可能了解生物武器的生产情况,甚至可能就是将毒株带入邻近中国的携带者”。

2016年美国国防部为中央专项实验室的建设投入了近1.08亿美元,另外配套设施超过500万美元。每年美国国防部安全威胁降低局为检疫与动物传染病科研中心拨款约130万美元,德国国防军——不少于30万欧元。此外,北约控制、位于努尔-苏丹的“国际科技中心”拨款数十万美元,95%的资金来自北约各国政府。国际科技中心主任莱曼是美国前军控局局长、美国总统办公厅高级官员。

中央专项实验室充斥着“带肩章的生物学家”。为美国国防部及其项目承包商服务的专家、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德国国防军微生物研究所、英国国防部微生物试验中心的人员参与了哈萨克斯坦实验室的项目。哈萨克斯坦实验室的人员定期在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进行实习。

而且哈萨克斯坦议员、公众对这一构成严峻生物威胁、处于北约国家军方控制下的项目竟然一无所知。

例如,哈萨克斯坦教育与科学部部长艾马甘别托夫告诉议员和记者,阿拉木图的中央专项实验室对于开展科研活动是必需的,对这一设施由五角大楼提供经费并控制却只字不提

除了检疫与动物传染病科研中心,从二十一世纪初开始,美国军方就在哈萨克斯坦5个科研中心开展研究:生物安全问题科研所(格瓦尔杰伊斯基)、国家生物技术中心及其分部、兽医专项中心。据公开来源,美国国防部威胁降低局在哈萨克斯坦实现了28个生物项目,总预算不少于2000万美元。

哈萨克斯坦所有传染病、生物安全和微生物学领域都被北约国家军事部门和各类西方非政府组织网络所控制。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 2020.7.9曾提醒在哈中国公民注意防范不明肺炎:

根据哈萨克斯坦媒体报道,6月中旬以来阿特劳州、阿克纠宾州和奇姆肯特市肺炎发病率较同期显著升高。截至目前,三地已有近5百人感染、30余人病危。今年上半年,哈肺炎共导致1772人死亡,仅6月就有628人死亡,其中也包括中国公民。该病致死率远高于新冠肺炎。哈卫生部等机构正对该肺炎病毒进行对比研究,尚未予以明确定性。中国驻哈使馆提醒在哈中国公民注意上述情况,切实提高防范意识,降低感染风险。

中国人必须警惕:《直面生物战:米国没底线却有能力、有动机对中国实施生物武器攻击

哈萨克斯坦面对神秘致命肺炎的不着调表现

当(2020年)6月哈萨克斯坦疑似新型肺炎爆发时,我已经在这里连续工作7个月没有回家了。

从6月初开始,我身边渐渐地有人发烧,有人头疼,有人感冒咳嗽,去医院看病的人多起来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核酸检测。据检测过的朋友反馈,取样方法类似咽拭子,2-3天出结果。目前,还没听说有谁拿到阳性结果,但他们又都出现过类似新冠的症状。

7月9号中国驻哈萨克斯坦使馆发布消息称哈国出现了新型肺炎,提醒在哈华人注意防护。

次日哈国媒体却否认本国出现新型肺炎,并推测所谓“新型”病毒就是新冠。

7月11日早上,事件再度反转,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长在跟总统的对话中,透露新型肺炎跟新冠症状不一样,而且核酸测不出,字里行间中似乎暗示新型肺炎不是新冠。

新型肺炎是不是新冠或许存在争议,但它的致命性却不容质疑。

不久前,我身边一名央企下属单位的中年中国男性员工就因为这个“新型”肺炎不治病逝。还有中方人员一周高烧不退,打120找救护车被拒载,联系医院也遭拒收(说真的也不敢去,当地医院可能就是最大的污染源),只能自我隔离,通过各种渠道从俄罗斯买了消炎药、抗生素回来,坚持服药,才终于退烧,情况慢慢好转。一些轻症中方人员,出现了头疼和感冒症状后却不咳嗽,只是一下子失去了嗅觉和味觉,闻不到烟味和下水道的臭味。

当地人说,在我们这个哈萨克斯坦西部边陲城市,医院缺医少药,每天有几十人因肺炎去世。据当地媒体统计,哈萨克感染病例的30%是医护人员。很多医护人员因感染机率过高而离职,社交媒体上不时出现招聘护士的广告。

 

起伏的疫情控制

平心而论,尽管当下哈国处境狼狈,哈政府在新冠疫情到来之初的表现却可圈可点。

由于哈国政坛腐败积弊,民众普遍质疑政府公信力。不少民众甚至认为新冠病毒在本国爆发根本就是一个谣言,政府谎报病例是为了骗国家预算和国际援助;还有民众在网上声称中国援助哈萨克斯坦的医疗物资被政府人员私吞,没有到普通民众手里。心怀阴谋论的民众自然也就轻视疫情,街上戴口罩的人屈指可数。

好在政府强制措施到位,疫情在5月得到缓解,当月11日政府解除了紧急状态。作为驻哈人员,我们也稍稍松泛了些,姑娘们开始上街购置入夏的行头;当地朋友开始晒郊外钓鱼、游玩的照片,也听说有人在家庭范围内低调举办婚礼、聚会。

不料6月再度爆发疫情,且新疫情的致命性更高。当地民众终于明白原来一切所谓的“谣言”都是真的。市区里路人戴口罩的已明显增多,超市里,几乎人人口罩掩面。

可惜,当民众终于开始重视疫情时,政府却在防疫监管上出现疏忽。

 

新疫情下哈国政府成了甩手掌柜

哈国政府面对疫情可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型肺炎疫情到来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虽然也像应对新冠那样先后出台应对措施,比如6月21日开始,州政府要求所有餐厅饭店关闭、超市周六日全天不营业,7月5日起,中央政府再次宣布全国进入“隔离”期,建议各企事业单位,尽可能多得转入居家办公模式等等,但在执行层面,却成了甩手掌柜。

比如,政府规定对违反隔离禁令的个人处以8万坚戈(约1400元人民币,相当于当地基层员工2/3的月收入)的罚款,这几天我上下班的路途上,却看不到一个警察巡逻执行禁令,而3月份政府第一次执行隔离时,我在前往工作地时从曾有两次被警察拦下查看单位出具的“通行证”。政府缺乏执行力使得当地人违规成本大大降低。

而关于当地哈萨克员工的防疫义务,政府则有意无意地把压力转嫁给企业,而且丝毫不考虑各种纸面上防疫规定对企业经营的负面影响。比如,政府除了没有承担当地员工的新冠检测费用外,还规定员工上班时的口罩和手套应由企业无偿提供,而且按规定口罩每两小时要更换,每人每天工作八小时即要消耗四只口罩,如此提供口罩对一个拥有100多号员工的企业来说实在不现实。最后,我们只能按每人每天1只发放。

另一方面,政府下达防疫指令后又不去监督企业的执行状况,自疫情爆发以来,没有一个政府监管机构来过我司视察。指令是否执行,一切全凭上交的“报表”和企业良心。

当然,作为当地的中资企业,我司还是本着诚信和依法办事的原则,一直严格执行政府规定,比如门把手按照前苏联的方法用浸过消毒液的纱布包裹,并及时重新浸泡保证纱布湿润;遵守20平米/人的办公距离要求,不到40平米的办公室决不允许两个人办公;取消了平时的周例会,能打电话沟通的就打电话,尽量不碰面;要求保安加大巡逻频率,不允许员工超过3人以上扎堆等等。

此外,为了以防万一,公司最近动用各种关系从中国紧急采购了一批药品备用,并联系了一位当地的私人医生,以图必要时赶来救急。

 

新型肺炎疫情下处境艰难的中企

新冠疫情发生后,国际原油价格暴跌,整个石油天然气上中下游产业都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订单和工作量大幅减少,部分当地员工处于无事可做白拿工资的状态。

而哈国苛刻的劳动法又让企业合法减员增效面临重重障碍。劳动法规定,新劳动合同为期一年,第二次续签不得少于1年,有期限的劳动合同最多2次,2次以后只能签无固定期限合同,即长期合同。

此外,我们遭到当地政府机关区别对待。当地企业如发生拖欠工资等违反劳动法的行为时,似乎并没有受到国家机关的惩罚,反倒在中资企业,合法经营反而“备受”关注,时不时有员工动辄匿名状告企业,信口雌黄,劳动局就派调查组来检查,然后少不了各种责难、挑毛病,甚至勒索。

现在第二波疫情“新型肺炎”来了,鉴于我司当地员工多涉及现场作业,居家办公对很多人来说就是在家休息,公司为了防疫和节约成本,建议当地员工拿50%工资居家办公。但这一提议立即遭到当地员工的本能抵触,这里有客观条件限制的因素,比如一些员工家里没有个人电脑,甚至没有被互联网覆盖,但更多的是当地员工想要多拿工资——上班没事干却拿全额工资,再好不过。

很多当地员工为了逃避居家工作、出勤拿全额工资,甚至不惜隐瞒自身病情带病上班,让其他员工暴露在疫情危险中。

比如,一个月前身边一名当地同事突然说血压低,不舒服,请了两天假回家休息。身体恢复返岗后,跟我的交谈中不小心说漏了嘴,承认请假前曾经身体不适丧失嗅觉多日。

这分明是感染新冠的征兆啊!我至今还在感谢上苍让我免于染病。

我不知道身边是否还有这样轻症患者带病上班的情况,毕竟我怎么会知道别人是否丧失嗅觉味觉、是否喉咙痛呢?即使有些当地员工病情严重了请假回家,企业也不知道他们得的到底是什么病,等他们痊愈回来上班,想查之前是否感染新冠也查不出来了。

哈萨克斯坦核酸检测费是中国国内的两倍,当地员工不愿意承担,为了尽可能避免员工之间的交叉感染,最终中资企业不得不全部承担这部分费用。

诸如中石油那样实力雄厚的国资企业,倒是可以发100%全薪让当地员工居家办公,短期内减少了员工暴露在疫情下的风险。但问题是,一些拿了全薪不用上班的当地员工并不老实待在家里自我隔离,而是很可能去走亲访友,参加家庭聚餐、婚宴等社交活动,这就增加了自身染病风险,也相应地增加了当地人居家办公结束返岗后,中方员工的染病风险。这样看来,反倒是让当地员工每天朝九晚五上下班更容易控制他们的个人活动、减少病毒传播途径,因为等他们下班回家吃晚饭后,基本就该睡觉了。

结果,在哈中企陷入了无论当地员工上班还是居家工作都无法控制疫情的困境。而问题的源头又回到了上文的话题:哈当地政府甩手不负责任——即不愿意用公共资金为当地员工做检测,也不采取监督措施严格执行民众居家隔离、避免外出的政策。

我自己也上有老下有小,却常年漂泊海外,无法照顾关怀家人。这次出差的七个月里,我失去了家族中两位亲人,舅舅和祖母。一个在春天,一个在夏天,他们陆续走了。

祖母抚养我长大,我俩感情深厚,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送不了她最后一程。从6月份她住院后,我就心急火燎地咨询撤侨航班的事,可惜终究是晚了。如果我当时在国内任何一个角落,我肯定是能赶过去的。那种无能为力、绝望不可弥补的遗憾,让人抱恨终生。至此,我才真正懂得“父母在,不远游”的含义。(文/半盏茶 发自哈萨克斯坦 责编/权文武。标题为本站选取,原文有删节)

 

平原公子:美国需要给世界一个交代——美军在哈萨克斯坦境内的10所生物实验室研究的是什么?

7月9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 ”发布提醒,根据哈萨克斯坦媒体报道,6月中旬以来阿特劳州、阿克纠宾州和奇姆肯特市肺炎发病率较同期显著升高。截至目前,三地已有近5百人感染、30余人病危。今年上半年,“不明肺炎”共导致1772人死亡,仅6月就有628人死亡,其中也包括中国公民。

请大家注意,哈萨克斯坦的这个不明肺炎,6月份就导致628人死亡,而哈萨克斯坦本国的新冠肺炎,累计死亡才262人。所以,最近这个“不明肺炎”是个致死率极高的肺炎,但在新冠核酸检测中,却显示为阴性。目前,该“不明肺炎”已经在中东地区传播,不仅出现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也正在备受肆虐,在中亚它被称作 Пневмония,暂时被翻译为“社区获得性肺炎”。

对于这种高致死率、新型不明原因的“肺炎”,一定要高度重视,因为新冠还在大流行,我们短时间不知道它是新型病毒…还是科罗娜的变异……今年的地球太惨了。

2020简直是只恐怖的怪兽,瘟疫、冲突、自然灾害……步步紧逼,不给人类片刻喘息之机。

不过,新闻需要联系起来看: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就有媒体报道了美军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生物实验室,他们在2017年就在搞冠状病毒研究,甚至还有人指出美军在研发“生物武器”。紧接着就是今年7月,在WHO准备开始全球病毒溯源的时候,美国宣布退出WHO;再接下来,就是哈萨克斯坦“不明肺炎”忽然爆发。

2018年10月的时候,俄军三防部队时任司令员伊戈尔-基里洛夫少将在一次新闻会议上根据俄军掌握的情报公布了疑似由美军控制的前苏联原加盟共和国内的生物实验室的位置。其中,哈萨克斯坦境内有十所美军背景的生物实验室。分别位于以下十座哈萨克斯坦城市:Алма-Ата(阿拉木图州)、Гвардейск(阿拉木图州)、Астана(首都)、Аральск(克孜勒奥尔达州)、Актау(曼吉斯套州)、Актюбинск(阿克托别州)、Атырау(阿特劳州)、Кызыл-Орда(克孜勒奥尔达州)、Тараз (江布尔州)、Чимкент (奇姆肯特直辖市)。

有人把美国在哈萨克斯坦建的生物实验室在地图上标记了一下,画圈的位置就是美军的生物实验室,而黄色区域则是这次“不明肺炎”爆发所在地......你说怎么就那么巧呢?

前天退出WHO的那个国家,要不要出来解释解释,为什么不肯全球合作病毒溯源?为什么要在全世界搞200多个生物实验室?

请问你们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军方生物实验室,到底在研究些什么鬼东西?能不能让联合国和WHO派人进去看一看、查一查?看看到底有几管洗衣粉?

我真没有什么偏见,我就是觉得这2020年太诡异了,科罗娜莫名其妙就在全球发威,连个源头都查不出来,北美起初那个什么“大流感”死了几万人,忽然就没有了?北美那个什么“电子烟肺炎”,也无疾而终了,只剩下科罗娜在肆虐……忽然之间哈萨克斯坦又出现了一种致死率极高的“不明肺炎”,还就在有着美军生物实验室的阿拉木图……

美国还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迄今仍在独家阻挡重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的国家……他们在生化武器方面,是有前科的,甚至可以说是劣迹斑斑,越南那些被橙剂生化武器害得畸形的人们还活着呢……

1942年,美国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建立了一个大型生化武器基地。当时,美军在犹他州的达格威(Dugway)试验场测试自己开发的生化武器。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基地诞生后,很快就建成了能够大量生产炭疽孢子、布鲁氏菌病和肉毒杆菌毒素的设施,并开始投入生产。

1945年,东京审判前夕,对生物战早有研究的美军对日本细菌战展开调查,并与石井四郎、北野政次等20多名731部队罪犯进行秘密接触、达成见不得光的龌龊交易——以免除战争罪为条件,获得大量日本731部队细菌战与人体试验研究资料。多年以来,美国、英国和日本一直否定这项秘密豁免协议的存在,导致公众对日本使用生物武器的后果一无所知。

在二战之后,美国军方在细菌、病毒等生物武器的研究从未停止,甚至进行丧心病狂的人体试验。

在越南战争期间,为对付善于在丛林中作战的越南游击队,美军喷洒了大量的“落叶剂”,使2.5万平方公里的森林受到了污染,约有1.3万平方公里的农作物被破坏,造成150多万人中毒,3000多人死亡。

1999年,美国爆发西尼罗河病毒事件,矛头直指美国人畜生物试验。

自2003年以来,美国实验室发生了数百起人类意外接触致命微生物事故,可能导致直接接触者被致命病毒感染,病毒经由这些个体传播到社区,形成流行病疫情。

美国审计署2009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过去10年中,美国P3实验室发生了400起事故。同年,老兵状告美国国防部,揭露了美军在士兵身上进行骇人听闻的人体试验丑闻。

2014年,美国政府生物实验室连续曝出多起安全事故,涉及炭疽杆菌、天花病毒、H5N1病毒等。当年10月,美国暂停多个病毒改造项目,其中包括禽流感病毒改造试验。

2017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公开指出“有外国人有目的地采集俄罗斯人生物样本。”随后,美国空军出面澄清:美国空军最大医疗部队第59医疗部队的先进分子监测中心,的确搜集了俄罗斯人生物样本,但是,目的不是用于制造细菌生化武器。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美国一直打着生物防御旗号进行生物武器研发。美国生物防御蓝带研究小组《国家生物防御蓝图:优化工作所需的领导和重大改革(2014)》报告显示,2001至2014财年,近800亿美元用于生物防御,其中大部分用于多危害项目,约10%用于生物防御项目。

目前,美国在全世界建立的生物实验室已超过200个。而且,部分实验室所在地曾出现大规模的危险传染病。今年2月,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统计,美国目前有13家P4实验室正在运行、扩建或规划中;P3实验室有1495个,这还不包括美国在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前苏联地区和世界各地建立的多家生物实验室。

1989年,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科研人员在菲律宾猴子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埃博拉病毒,因为疏忽大意,造成病毒泄漏,并在当地扩散。所幸处置迅速,很快控制了局面。美剧《血疫》就是以该事件为原型的。此外,该基地还曾丢失过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一名叫西格尔的德国生物学家,认为艾滋病便是德特里克堡基地制造,并泄漏出来的。美国媒体统计称,从1992年至2011年,德特里克堡地区共有2247例癌症病例。畸高的癌症发病率,被认为与德特里克堡基地泄漏有关。

2019年7月,美军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关闭。按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说法,此前关闭的原因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系统来净化实验室废水”“工作人员违规打开高压舱室的门”。

但美军和美国政府从未解释清楚,实验室此前进行的“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究竟是什么?工作人员违规操作是否造成了这类毒素的泄露?

2016年,美国国防部报告显示,这些实验室存在“有明显的但未被国防部纠正的缺陷和漏洞”。作为美军唯一一个P4级实验室,这里曾多次发生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调查,2001年引发全美恐慌的炭疽攻击事件,其嫌疑人就来自德特里克堡。

大家都知道,在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关闭之后,美国就出现了“大流感”、“电子烟肺炎”,紧接着就是更可怕的“新冠肺炎”。

涉及全世界人民的安危,你说要不要查?要不要给个交代?

早在去年6月就有报道称:美军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生物实验室进行“不透明的研究”,经费来自五角大楼。该生物实验室从2017年就开始对某些类型的冠状病毒进行研究。

以前查起别人、扣别人帽子的时候雷厉风行,一管洗衣粉就能定罪!没有证据就能军事入侵狂轰滥炸。轮到自己怎么支支吾吾了?怎么就耍流氓退群了?公平呢?说你呢,美利坚,吃了几碗凉粉,给了几碗的钱啊?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890.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