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高官孟宏伟及其家人如何把战士们当奴隶——汲取明末军户悲惨遭遇的灭国结局教训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18 21:42:47

2020年1月2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中国海警局原局长孟宏伟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孟宏伟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孟宏伟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孟宏伟,男,1953年生,黑龙江哈尔滨人,197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2年参加工作,北京大学法律系法律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法学学士学位。曾任公安部部长助理、交通管理局局长、公安部副部长、国际刑警组织主席。

经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7年,被告人孟宏伟在担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中国海警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职务升迁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或者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46万余元。

2018年10月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涉嫌违法,目前正接受国家监委监察调查。这则消息,看起来像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又一条司空见惯的“打虎”公告。但细了解会发现,这位落马的副部长其实是个身份相当特殊的人。他虽为公安部副部长,却是正部长级别的领导干部,同时兼任中国海警局长、国际刑警组织主席。

 

孟宏伟为什么落马?请看当天的中纪委的通报:

孟宏伟毫无党性原则,毫无组织观念,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对抗组织,拒不执行党中央决定;

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

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

权力观扭曲,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职务晋升、岗位调整、企业经营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通报中既有落马大老虎的标配项目:对抗组织,不报告个人事项,收受他人财物等;也有孟宏伟的个性项目:其一,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其二,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

曾是周永康下属,落马前两次“去职”

但孟宏伟的落马并非没有迹象。2017年起,他两次引发关注都是因为“去职”。

第一次是在2017年12月8日,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孟宏伟被免去国家海洋局副局长、中国海警局局长的职务。

中国海警局是在2013年的大部制改革中重新组建的单位,孟宏伟是首任局长。在当时的改革中,国家海洋局中国海监、公安部边防海警、农业部中国渔政、海关总署海上缉私警察的队伍和职责被重新整合,由中国海警局统领。

第二次是在2018年4月,孟宏伟不再担任公安部党委委员。

人们还发现,孟宏伟曾是周永康的下属。2002年12月,周永康开始兼任公安部部长一职;2003年6月,孟宏伟作为部长助理陪同周永康去往浙江考察;2004年4月,孟宏伟升任副部长、党委委员,成为周永康的副手之一;2004年7月,公安部举行副总警监警衔授衔仪式,周永康向4个人颁发了警衔命令证书,孟宏伟便是其中之一。

在公安部期间,孟宏伟分管国际合作等事务,并担任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局长。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在国际上引人瞩目的身份。

2016年11月10日,孟宏伟在国际刑警组织第85届全体大会上高票当选新一任主席,这也是国际刑警组织自成立以来的第一位中国的主席。


蓝色巨贪,祸害边防和海警事业

孟宏伟落马前,在公安部内部分工上,长期分管公安边防部队和海警部队,而那些年的相关改革,就是他在任时完成的。

当把原孟宏伟分管的工作与前文中两条违纪项目放在一起展开联想时,一些令基层官兵们再熟悉不过的桥段就出现了。中央编印的一份文稿,也详细披露了孟宏伟的罪行,对其中部分内容加以梳理,主要有三类。

第一类:滥权妄为,败坏政治生态。

自2005年以来,孟宏伟就开始分管公安边防部队,后来又分管海警部队,时间达10多年。由于公安边防部队和海警部队体制特殊,孟宏伟就相当于最高领导。到了这个级别,加上没有“政委”来监督约束,所以他大肆挥霍,非常任性,滥权妄为。

孟宏伟掌管的是“军权”,对于普通群众来说,“军权”不仅具有不可动摇的权威,而且事关国家安定、国防安全,事关战争与和平。孟宏伟利用这一点,肆无忌惮地滥权。

先举一例,当孟妻和单位同事发生矛盾时,事情传到孟宏伟耳中,他马上出面威胁这个单位的领导,说如果同事继续和孟妻过不去,他将命令边检站,在这个领导每次通关时,都严加盘查。在孟宏伟的淫威之下,相关领导和人员选择了屈服和顺从。

再举一例,公安边防部队每次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孟宏伟都出席并作“重要讲话”,挂在他嘴上的都是“清正廉洁、从严治军”等等,可会场之下,每次会议都成为孟宏伟收受下属钱物的绝佳时机。天长日久,借会议受贿便成了孟宏伟的规定动作,而下属们每当参加会议,也养成了自觉准备钱物的习惯。孟宏伟收受钱物,就会在人员的提拔任用上予以特别关照。

有了孟宏伟亲自带领和率先垂范,公安边防部队的政治生态严遭到重败坏。

 

第二类:把军用设备和物资当成了私家财产。

由于军车用起来相对比较方便,所以部队领导违纪的,几乎都不离开“占用军车”一项。但是像孟宏伟这样占用军车的,极为罕见。

孟宏伟有严重的特权思想,喜欢奢华和排场,他充分利用自己分管现役部队的“优势”,把权力用到极致。人们想象不到的是,孟宏伟一下子就占用了5台军车!

这些军车,还做到了“专车专用”,有接送家人的,有供全家出游的,还有留作长期“战备”的。

一次,孟宏伟的妻子看中了一台军车,孟宏伟便要求把这台车“借”给她。当然,车一经借出,归还就遥遥无期了。

有一年,孟宏伟在河北休假,一眼便看上了河北公安边防总队海警支队招待所的一栋别墅,他要求部队进行装修,一共花了200多万。孟宏伟又明确要求,今后使用这别墅,必须经过他的批准,事实上当然没人敢用,自然而然地成了他的私家专用别墅。

远不止如此,孟宏伟的休假规格还相当高。休假期间,他要求海警支队派10多名官兵进行保障。夜间,还为他家人的住所设置了警卫哨。孟家平时出行,多名官兵前呼后拥,那可是大阵仗,完全的“官老爷”做派。再有,只要家人出游,都要出动军车、海警巡逻艇等,那架式就像军事演习。

再比如,2014年冬天,因为嫌自家房子冷,孟宏伟带着全家住到了海警局的一个会议中心,要求按照重点客人的标准进行服务保障。

会议中心为了满足他们的口味,专门从河北聘请了一个厨师做菜,又从孟妻的老家陕西聘请了一个面点师专门做面食。至于费用,当然都是公款支付。

后来,孟宏伟当上了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也给他挥霍权力提供了更大的“舞台”。他长期安排家属去里昂游玩,并借口自己属于国际组织主要负责人,不断谋求更高待遇,还派出部队官兵出国保障其妻子旅游。

虽然后来中央明确,孟宏伟不属于常驻国外工作人员,但他仍然一次又一次突破政策界限。

 

第三类:把解放军军人当成了自家的佣人

孟宏伟分管的是公安部队,他的工作作风像一些部队的领导一样,正面说叫敢作敢为,往反面说叫专横跋扈。

在个人的私生活上,他很自然地沿用了解放前旧军阀的那一套,也就是把战士当成自家的“佣人”和“保安”。

资料显示,光保障孟宏伟本人的战士就有10多个。这些战士分工明确,有的搞卫生,有的做饭,有的开车,既照顾孟宏伟本人,又照顾他的家人。另外,还有人专门照看孟宏伟的孙子,接送上学、陪伴玩耍;有人专门负责保障孟宏伟的妻子,甚至在她出国出境旅游时,都要跟在身边当保镖。

也许有人说,这种伺侯领导的事儿,在部队司空见惯,那些跟随领导的官兵,不知道要有多爽呢,而且他们基本最后都会有个好前程,高兴得不要不要的。不过,在孟宏伟这儿,又与人们的想象大不相同。

孟家不仅让官兵免费服务,而且对待官兵非常苛刻。比如,那个给他当厨师的战士,早上四五点要起床到孟家去做早餐,晚上11点多做完夜宵或者洗罢碗刷完盘子才下班,而这中间,稍有不合口味,孟宏伟就大发雷霆。

孟的妻子则有过之而无不及。她针对到家里当“佣人”的官兵,制订出“服务人员工作守则”,并实行量化管理。而那些官兵在她家里战战兢兢,必须呆在狭窄的“工人房”里,不能随意走动,要随时听从召唤,每天“工作”时间经常长达十七八个小时,甚至周末和节假日也没有休息。服务稍有不周,还会受到孟妻的严厉训斥,甚至被退回原单位“反省”。

这样的“佣人”,当得憋屈不憋屈?

堂堂的解放军军人、人民子弟兵,竟沦为孟家的家丁私佣,军人的荣誉就这样被大肆亵渎!

 

总有人会问:没特权当官干什么

“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是孟宏伟被通报的严重问题之一。

那么,什么叫特权?特权就是个人或小集团在政治上经济上凭借其特殊身份和地位所享有的超越法律制度规范的特殊权力、特殊利益。

由特权所衍生出的思想,就是特权思想,它是封建残余思想在现实中的反映。

特权思想最大的误区,就是感觉搞特殊是“正常的”。这种“天经地义”“正常”的观念,在一些党员干部身上依然存在。如有人总以为:没有特权,当官干什么?

搞特殊、耍官威是“特权病”的主要“症状”,具体也体现在:

凭借其地位和影响追求特殊待遇,乘高级轿车,住豪华酒楼,吃超标宴请,大肆挥霍;

以职务之便行特殊权能,做决策随心所欲,用干部任人唯亲,对法治不以为然,出问题规避责任;

以工作和职责上的需要为掩护显摆特殊身份,前呼后拥,飞扬跋扈,用军警车牌,带专职秘书,住单宅别院,让群众投见无门……

“特权病”严重脱离群众,造成官民对立,严重引起人民群众的不满。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896.html

继续阅读: 腐败 官僚 解放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