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富”是资本家和精神资本家污名化穷人的话语炮弹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19 16:50:12

话语权争夺至关重要,话语自带立场,“仇富”则是自带阶级立场的污名化劳动者的辞藻。

腐败权贵、无良资本家们、汉奸买办,仗着有文人伴当帮忙辩护,这些年无所不用其极的生产了大量类似劣质话语。

所谓“仇富”就是这种先捂人嘴的玩意,妄图剥夺人民抨击那些土豪劣绅的权利。

再衍生开来,类似“爱国贼”、“五毛”都是这种性质的话语,其生产之初,就是用作打向中国人民的炮弹。

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做“仇富”?

申鹏,2019.8

前不久,那篇《寄生虫》影评引来了争议。

很多人说我“仇富”,其实我一点都不仇富,相反,我支持普通人努力奋斗追求美好生活,赚钱这种事情,自然是多多益善,我不反对大家赚钱。

比如说,我楼下的小水果店每年赚百八十万,我仇他们了吗?

人家每天起早贪黑进货、上货,帮你把葡萄、榴莲下、西瓜、芒果分门别类码好,人家赚个幸苦钱怎么了?你提一袋子十个西瓜试试?

我小区门口的小餐馆,卖炒饭、混沌、锅贴,一天也能进账好几千,我仇他们了吗?

人家早上五点不到就起来生火、和面、煮汤,老爷子累的弓腰驼背,你大夏天38度蹲在火炉子旁边试试?你给我做个每周都想吃的酸菜炖肉饭试试?

隔着一条街的宠物店,洗一条狗百八十块,剪个毛两三百块,我仇他们了吗?

人家每天和猫狗打滚,洗澡、拉毛、剪毛、捡屎、擦尿、打针、喂药,还要防着被猫抓狗咬,一个个浑身猫狗味,吃饭都能吃到猫毛狗毛,人家多挣点怎么了,你给狗子剪个漂亮狮子头试试?

做生意的,开公司的,只要是正经做产品,正经提供服务,我宁愿他多挣点钱,他多挣钱,他才开心,他开心了,才能更好地提供服务和产品;他多挣钱,才能给员工多发点工资,他的员工也有钱消费,社会才能进入良性循环。

大家回顾我骂的富人,有几个是正经做生意的?这里我就不点名了,他们有的是卖PPT手机的,有圈钱跑路的,有弄知识付费的,有炒概念上市割韭菜的,有玩空气币收智商税的,有坐拥资源当买办的,有囤地十年发大财的,有靠着国家的资源发了财却想着转移资产,还口口声声说:“老子自己挣的钱,老子想怎么花怎么花!”,你说这些人,我骂他们两句有错吗?

你见我骂过任老板吗?你见我骂过董小姐吗?你见我骂过陶大妈吗?

你见我骂过荣毅仁吗?你见我骂过霍英东吗?你见我骂过邵逸夫吗?

但凡凭实力发财,带领员工致富,让中国品牌走向世界的企业家,每一个,都是我推崇的对象,他们是真正的民族企业家。商人赚钱,天经地义,但商人同时也是人,人就要有人性,就要做点人事。做生意的时候,要想着好好做产品,好好提供服务,你的钱不是大风吹来的,人家消费者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你不能屁都不做,就强行从消费者口袋里掏钱;当老板,就要当个好老板,你创业辛苦,人家劳动者打工也辛苦,将心比心,不要待人太苛刻,不要把人当牛马。别嫌弃员工不出色,因为你也就这个水平,你也就给这个工资,任老板说过:“什么人才?给的钱够了,不是人才也是人才!”

当老板还得有点理想,有点家国情怀,不能总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面临大是大非、国家兴亡、民族大义的时候,要分得清轻重!

资本没有祖国,但商人是有祖国的。

当年抗战爆发,卢作孚向公司员工发出号召:“国家对外战争开始了,民生公司的任务也就开始了”。民生公司放弃了当年最后5个月里绝大部分的商业运输机会,将上万吨重的重要机器和军械物资从长江下游的上海、南京运到武汉,再运往宜昌;而运费,只有平时的一半。当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霍英东不顾英国封锁,通过香港向大陆运送物资,自己的工厂都被殖民政府停电,这才叫有情怀、有担当、有人味儿、有家国情怀。

今天的华为任老板最近面对美国政府的全面打压,亲人被用卑鄙手段扣押,依然不屈不挠,面对全世界谈笑风生,对内发邮件说:“收入少300亿也没关系......过去我们只是想挣点小钱,现在我们要战胜美国!”

当老板,赚了钱,得想着推动社会进步,得提高生产力水平,得把钱花在技术创新和研发上,让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带动消费者一起享受现代文明的便利,享受科技进步的快乐。简而言之,你得做东西,得做好东西,得好好做东西,你做的这个东西,得让大家越来越方便,让生意越来越好做,让生产越来越轻松,让体验越来越美好,你掌握财富和生产资料,就有义务去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让人民追求美好生活。

举几个例子,中铁、中建在全世界搞基建,华为、中兴在全世界拉网线、建基站,国家电网在全世界建电站和输电线路,这就叫“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让人民体验到现代化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退而求其次,阿里巴巴在中国发展电子商务、搞移动支付,方便了人民的消费购物、物流运输......这就是提高了生产效率!

再比如京东方这种硬件公司,攻克OLED面板难关,把国外高端屏幕的价格拉了下来,从此国产手机、国产电视,都可以以很亲民的价格卖给消费者,让那些坐地起价的国外垄断企业再也收不了智商税,也是有功于国家和人民,善莫大焉。

相比之下,有的企业家,哪里算什么企业家,靠着特殊时代的政策、资源、信息差而先富了起来,但他发财之后,却并没有带动生产力的提高和发展,只顾自己一人独肥,不顾世间公平。他们损公而肥私,重财而轻人,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嘴脸令人恶心。

工业时代的企业家,和小农社会时期的地主是不同的,在社会组织落后低效的情况下,地主因为时代更迭时的混乱垄断土地资源,可以靠武力在地方上掌握一个独立王国,一切的生产资料、劳动力、产品,都是他个人的私产,他确实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直到被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打倒。

但是在现当代,极少有企业家靠自己就“合法”完成原始积累,没有国家政策先行,没有基础设施开路,没有宏观手段的推动与配合,任何一个企业家,都无法成为“大企业家”。也就是说——你的生意,终究靠的是国家和社会的资源。

别看这些人天天吹什么“白手起家”的生意经,其实那都是成功后编造的神话故事——功劳是自己的,那么企业和资产也理所当然是自己的了?褚时健当年退休钱一定要贪污一笔,就是这么个逻辑!他认为企业能够今天,全靠他自己,所以他理应多拿。

可惜,“救世主”的故事,往往都是蓄意制造的谎言。你翻翻早一代企业家的履历,有几个可以和权力、资源撇清关系?有几个可以拍着胸脯说“老子凭本事挣的钱”“老子的钱干干净净”?。

不信,我们可以细数——微软怎么起来的?比尔盖茨有个当国会议员和大企业董事的老妈;美国互联网来自于军方技术的下放;波音一开始是做军用轰炸机的;卡特彼勒的壮大,得益于他们给美军生产坦克履带和发动机....早期以房地产、港口、零售起家的企业家,哪一个没有依靠上层的政策、资源和渠道?所以,他们必须承担社会责任,必须服务于国家和社会。

虽然有的公司,大到成了跨国公司的地步,但依旧不该凌驾于政权和法律之上。像韩国三星那样,视政权和法度为无物,为所欲为,怙恶不悛的企业,已然是国家和社会机体上的毒瘤。

今天的大企业,有几个不靠国家的扶持?有几个不靠银行贷款?有几个不靠股市股民的钱?有几个不靠成千上万员工劳动者的加班付出?你怎么能认为,这一切都是你一个人的呢?

公司者,“公”司也,公司不是一家一姓之私产,放在美国、日本、欧洲,都是这样,没有哪个企业家,可以只顾自己发财,而不承担社会责任的。更没有谁敢堂而皇之说:“老子凭本事挣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老子就是个商人,不要拿道德来要求我!”

偏生有些人,就是敢不把消费者、劳动者放在眼里,就是敢不把人民群众放在眼里,堂而皇之挑衅普通人的底线,撩拨普通人的情绪。烂产品炸伤了人不道歉,贸易战期间说自己“不是中国企业”,PPT骗了投资者、消费者的钱还骂大家是“傻X”,烧钱开路恶性竞争,垄断市场随意涨价,炒房子卷走了几代人财富还说什么”黄台之瓜“!

你说这样的富人、企业家、老板,不该骂吗?

我骂这样的富人,是仇富吗?

骂为富不仁的坏人,不叫仇富!

当代最大的问题,不是什么“仇富”,而是资本家和精神资本家对穷人的污名化!把穷人说成是“懒汉”、“乌合之众”和“寄生虫”,讽刺他们的“穷人思维”,认为世界的进步,与千千万万的他们无关。

什么是“仇富”?

平原公子的王国

我们几个朋友,私下有个键政茶话会,经常讨论些政治、经济话题,里面什么人都有,左的,右的,中间派,有高校教师,小企业主,普通工人,基层公务员,艺术家,还有我这样的社会闲散人员自媒体营销号……大家讨论还是很激烈的,就差没打起来。

这些人中,属我最没文化,最穷,又不尊权威前辈,最喜欢大放厥词。

有一回,我大放暴论,说这世界是一个个普通劳动者双手造出来的,资本家们占了劳动果实,精英知识分子给他们涂脂抹粉,塑造各种神像,却不给无产阶级多写一笔。还当场吟教员的词:“三皇五帝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

一位高校老师就愤愤不平了,说你这个营销号太极端,又煽动情绪,这个世界的进步,一来源自于科学家知识分子,二来源自于资本家能够组织大规模的资金和生产力……光靠泥腿子能干嘛?他们都是乌合之众,历史给过他们机会了,是他们自己不中用。

不要小看这种话术,他最后一句话是相当厉害的,可以说否定了社会主义的所有尝试,更是直接挑衅唯物史观。

他侃侃而谈,讲资本家搞了工业革命,资本家创造了电气时代,资本家创造了互联网,创造了整个文明进步的现代社会新世界……你看你们用着比尔盖茨的windows,用着乔布斯的MacBook和iPhone,你在看,人家马斯克的猎鹰和龙飞船就要带着人类再次星辰大海了……资本家还不伟大吗?

这时候一个工程师朋友站起来说:“X老师,资本家喜欢贪天之功啊……windows是我们无数码农写出来的啊,iPhone和MacBook也是无数工程师设计师一起干出来的啊,马斯克再牛逼,他一个人也造不出火箭啊……不要说他们,这现代文明的一砖一瓦,拿个不是无产阶级劳工们建造出来的?如果没有我们,资本家再多的钱,他们也休想创造任何工业、科技奇迹啊。”

“这就是个谁养活谁的问题。”

“更不要说在技术进步、科研创新的过程中,资本家通过买断专利权,不知道剥夺了多少属于劳动人民的创造,这更是贪天之功……”

说到这里,就连那个小企业主也附和道:“说得好,狗X的资本家,连老子也压榨、剥削,老子好歹也是个开公司的,却被大企业当血汗作坊使用,压榨老子和老子的员工,贱价买老子的成果,还总是拖欠外包劳务费。”

我们听得哄堂大笑,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你看,仇富才是常理,就连小企业主小老板都仇富,生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养蛊池里,大家都是受害者,超级大资本才是赢家。谁能服气,谁能受得了?

所以,仇富不奇怪,因为我们大多数人养活了他们,却没有享受到公平的待遇、公平的物质和精神回报,大家都是在创造文明,凭什么生产者、劳动者,就不如资本家?凭什么创造财富的,不如享用财富的?

没有人否定资本的作用,更没有人否定资本推动的生产方式,资本的富集,可以促进技术创新,生产力提高,这是高效的生产方式;大家反对的是资本主义的分配方式。

华尔街669,流水线996。不仇富才奇怪。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907.html

继续阅读: 贫富分化 话语权 劳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