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专题 > 正文

韩德强扇反毛老贼巴掌扇得好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20 18:17:08

关于打人事件答乔木

韩德强2020.7.8

​​乔木的微博,我加了关注。他自称出国前是公知,出国后嘲笑公知。我看了他的一些微博,觉得他比较客观公允,比较讲道理。可是,他有一个帖子,批评养尊处优的、享受特权的公知,却提到了我多年前的打人事件,认为此事不受道德和法律的管束,就是特权。网友转此贴给我,我愿意再回应一下。

任何事情都有因有果,有来有往。我对毛主席的崇拜之情,发自内心,溢于言表,自始至终,与日俱增。我体会到,正是对毛主席的崇拜之情,带我深深走入历史深处,复活历史现场,从而对西方泊来的自由主义、马克思主义有了深刻的反思。八十年代以来,正是这两大思潮联合否定乃至妖魔化毛主席。这两大思潮如今仍然是主潮,虽然一些人的极端言论被阻止,可是,那只是冰山一角的表皮。我主持和参与过许多座谈会、沙龙,和这两大思潮的各色人物都有深入交流。越深入,我就越孤立,越感受到反毛思潮的强烈。但是,能深入的前提,是也曾深受这两大思潮的影响,所以,交流起来,并无概念的障碍,只有思维方式和心态的对立。所以,记得2006年时,我也曾被列为百名公知之一。

在这些座谈会或沙龙里,面对这股左右联合的反毛思潮,我内心也有情绪,但是,都还能平静交往。不记得具体年份了,蒯大富来京,邀请我和秦晖对话。在五道口附近的一家茶馆里,蒯大富开场说,你和秦晖如能谈拢,则中国就有希望了。那天,其实没展开,只是相互表达了善意。后来,在昆明有过一场深入的交流,双方也是态度友好的。具体内容后来有人整理成文,不知现在百度是否还能搜到。谈拢没有?没有。只是各自明确了概念、逻辑、立场。

如果一言以蔽之,秦晖主张民主,而我主张为民。秦晖无条件相信人民,而我则以为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深刻的矛盾,没有毛主席这样的领袖及相应的中央集权制,就不存在作为整体的人民,而只存在彼此竞争、斗争、战争的阶级、民族、宗族等。秦晖是自由派,我则是保守派。毫无疑问,他否定毛主席,而我则强烈肯定。但他是基于其政治哲学而否定,至少在我面前,并无对毛主席的人身攻击和侮辱谩骂。所以,我们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却也友好相处。

2012年那场反日游行,我去得晚,快四点了,才到达使馆区附近。其实,游行是自由派的政治参与方式,我早已知道其幼稚,并且在《重新认识中国历史》的文章中明确表达。所以,我只是去观察情形。恰好碰上我熟悉的学生在现场,打着“毛主席,我们想念您”的横幅,便和他们一同前行。不久便碰上那个老头,看见横幅便开始辱骂,喋喋不休,我真动了火,上去扇他的巴掌。

此情此景,恰好有人照下来,传到网上。自由派掌握的报纸和网站便铺天盖地指责我打老人,不道德。他们忘了毛主席可是更老。他们这么多年明里暗里、私下公开辱骂毛主席,这就是道德吗?这位老人如此侮辱毛主席,道德吗?据我所知,自由派中有些人对毛主席可是咬牙切齿,有刻骨仇恨,他们只是将这种仇恨倾泻到我身上而已。

退一步说,他们也是人民的一分子,我也是人民的一分子。人民内部就是积累着这样的深刻分歧和仇恨,难道不是铁一般的事实吗?最近美国黑白对立充分暴露,也是人民内部矛盾,两百多年难以调和,不也是铁一般的事实吗?当对立两派的游行队伍相遇时,难道不会相互辱骂,从文斗发展为武斗吗?

所以,游行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自由派相信游行可以示威,我却不相信。若游行到达了示威目的,实现了政治目标,那只是有人利用了游行而已。

说实在的,我很欢迎有人谈道德,即使是以为我不道德。因为,道德是中国文化所崇尚的。西方自由主义文化只讲法律,不讲道德。马克思主义也认为没有超阶级的道德。我却认为有超阶级的道德,认为离开了道德的法律只能受金钱支配。用法律来监督干部,必须拿出证据。用道德来监督政府,却可以防微杜渐。为人民服务是道德承诺,比法律承诺要深入细致得多。目前的报纸杂志网站大体仍然掌握在西化派手中,不擅长道德监督,只擅长法律监督,故往往不得要领,软弱无力。

至于我打老人是否触犯尊老爱幼的道德,我也自问过。中国文化推崇有经有权,持经达变,并不拘泥经文。这个老人侮辱毛主席,为老不尊,打了,又没伤,又没死,教训教训他,没什么不对的。如果用自由民主的逻辑,国家不管的事,民各有各的想法,各自行使主权,恰恰是民主本义。美国人持枪开枪是行使主权,我一个巴掌只能表达情绪,还远谈不上行使主权,何错之有?

当然,打人是触犯了治安管理条例。这我承认,也准备接受法律调查处理。但是,那位老人至今不露面,更没有向公安局报警,怎么办?当事人自己知道理亏,自由派还抓住不放,逼我道歉,是何道理?我知道,自由派形成了一个相互声援的话语圈子,只要我道歉,他们这个圈子还可以给我留一点话语权,否则,就要封杀我。这个道理我懂。可是,我不在你的话语圈子中,为何要你施舍话语权?

我至今不悔,还引以自豪。正是这一巴掌,扭转了毛派总是被追着打的局面,而开始追着毕福剑一类的打。配合着轰轰烈烈的反腐败运动,如今,公开反毛反体制的言论已经臭了,那些人也一个个忙着删自己的帖子。对此,中青报的曹林心知肚明,借着体制反体制的风光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正惴惴不安地担心被网络舆论掀下马呢。

再退一步说,我和所有这些公知真的没有任何私人恩怨。他们之所以被西方文化俘虏,成为第五纵队,也是百年历史大潮的产物,并不是个人真有多坏,甚至一些人的人品还很好。他们毁灭着良知与道德,编制着美国梦,想象着给美国带路,但主观动机上仍然有可能是为中国好。这就叫迷信,这就叫盲目,这就叫幻觉,这就叫真愚昧。愚昧着还嚷嚷着给人启蒙,那是盗梦空间的故事。

乔木先生,看明白了吗?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917.html

继续阅读: 毛主席 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