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务处前废柴处长卢伟聪面对暴徒无能坑害香港,国安法颁布后仍有警队中高层现场指挥官是敌人潜伏者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20 19:07:24

国安法颁布后仍有警队中高层现场指挥官是敌人潜伏者

笔者曾财安退休总警司以一针见血笔锋凌厉地分析形势并客观地指出问题的症结作出建议、大家值得一看

敌人反衝锋 执法宜有谋有勇

2020.07.04 曾财安

2020年6月30日晚上11时正,覆盖范围全面的《港区维护国家安全法》66条正式成为香港法律。绝大数市民对此都拍掌欢迎,有些更相约在当天及翌日一起吃喝庆祝,民心向背如此,确实值得高兴。

不过,自5月28日第十三次人大第三次会议通过在香港实行国安法之后,我就不断指出这只是一个好开始,最终的胜利也必属于国家,但之间的过程注定是跌宕反覆的。原因很简单,我们的真正敌人绝非是眼前的港独黑暴徒团伙,而是20多年来躲在暗角使坏的美英情报机关。他们的颠覆网路既深且广,加上破坏经验老到,单凭特区警队新成立的国安处实在难以匹敌,上下全力以赴或能招架一二,大意轻敌的话就举步维艰了。

 

挑战国安法威信

每年7月1日是特区成立纪念日,多年以来,这一天都是港独团伙耀武扬威,上街骗钱的日子,尤以去年为甚。所谓食髓知味,这些渣滓今年故技重施,更负有测试警队在执行国安条例上有多好的准备及多大的决心的任务。故此,虽然港独组织民阵申请在港岛示威游行被拒,但其头子仍然一意孤行发动街头暴动,挑战国安法威信及特区政府执法能力的居心昭然若揭。

自国安法生效之后,敌我之间再无一丝一毫的缓衝空间,已经到了短兵相接的巷战阶段。中央立法的目的是夺回<争主动权,在一段时间内把外国及本地的颠覆组织及份子清除殆尽,使香港可以重新踏上坦途。另一方面,在香港潜伏蔓延超过23年的美英颠覆核心绝对不会不<而降,自动偃旗息鼓,必定会出动其旗下众多港独组织猛烈反扑。这几天,敌人使用的是《孙子兵法》中的「作之而知动静之理,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而知有馀不足之处」技巧,由此可见敌人绝非是省油灯,更阴狠的毒招将会层出不穷。

 

敌人仍满手王牌

除街头的黑暴组织外,敌人手裡还控制著如立法会港独议员、政府团队裡高中低层的潜伏者、教育、司法、传媒、医护等界别的渗透颠覆者,满手「王牌」,黑能量满满。

敌人这些傀儡分布既广,又钻得极深,不把他们全部挖掘出来的话特区恐怕仍会是永无宁日,但这绝对不是一蹴即就的事,必须讲究策略与施行精淮手术。

在过程中,如果国安队伍执行不到位,旷日持久,那对整个社会将有进一步的负面影响,这样的话,现在高涨的民意支持恐怕会逐渐流失。对敌人来讲,这正是他们希望见到的情况,到那时,他们便会振振有词地抹黑国安法果然是恶化,到处煽动搞事,使中央及特区政府变得很被动。明瞭了这点,就知道香港警队的国安处实在是任重道远,许胜不许败。

最近,享誉世界的德国联邦国防军精锐KSK特种部队竟然被新纳粹份子成功渗透,其国防部长卡伦鲍尔不得已把灾情最严重的第二突击连解散,更表示不排除最终会把整枝部队拆散重组。德国军队素以严谨精练、纪律严明见称,最终却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见防止与清除渗透是一件多麽重要,又是多麽困难的事情。比起德国军队的水准,香港警队自觉如何?在挑选与管理国安处人员时是否要慎之又慎?

去年暴动发生后,警务处前废柴处长卢伟聪的垃圾表现几乎坑害了整个特区。在极度的逆境下,幸得警队的前线人员以鲜血及汗水苦苦支撑大局,才使局面不至一溃千里。

现处长邓炳强在2019年年底上位后改变了指挥策略,形势才有了明显的改善,值得一讚。但是,在连串反攻获得初步胜利后,战事至今陷入胶著,敌人的有生力量快聚快散,随时进行破坏,警队一直不能有效地根绝。如今新法已立,过往警队权力不足,也不够全面的难题已经一扫而空,但在几天前的7月1日暴动中,警队似乎仍然是没有转过身来。

 

黑暴徒比前激进

当天的暴动发生在中环至铜锣湾一带,黑暴徒比前激进但人数却大幅度减少,也没有太多和理非在背后声援,证明敌人的兵源不足,只能集中兵力在一处干。

警队事前公布有4000防暴队落场,以此全歼敌人,打出一个初战大胜,为国安法立下头威绝对不是问题。

可是,我们却看到警队的打法跟立法前并没有太大的分别,最终只抓捕了约370暴徒,却有多位警务人员被刀刺、被车撞倒等受伤,战果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战后,敌人的气焰似乎比前高涨!

以我防暴队教官、打过暴动的经验来看,这是因为行动中最为关键的中、高层现场指挥官出了问题。据我所掌握到的资料,他们当中不少都是连纸上谈兵的本领也欠缺之徒,不但没有正常的指挥能力,更只是浑浑噩噩的阶级追逐者,也难说有多少是打了进来的潜伏者

幸运的是,这些指挥上的缺陷都被前线人员扛住,他们不顾己身安危,勇往直前,浴血奋战到晚上,大家在电视机前可以清晰感受到其大无畏的精神,值得我们喝彩敬礼。

但就算是这样的一支能打敢拼的队伍,如果欠缺良好指挥的话,哪怕是得到中央国安署的支援,又能坚持多久?

在往后的一段日子裡,敌人必将针对警队的弱点调整战法,以更阴狠、更暴力的手段对付前线人员,挑战国安法。

所谓将熊熊一窝,如果邓处长不在中、高层指挥官的任命上下点狠劲,恐怕中央所布下的一盘好棋很快便会变成残局,这绝对不是中央所愿看到的,也更不是邓处长之福。

敌人正在反衝锋,执法宜有谋有勇,勇敢不愁,谋略却亟需加强!

香港督察批评警队高层迟迟不强力支援前线

@小凡好摄

以下来自一名香港督察心底话:

我是一个督察级人员,于警队指挥架构中,可谓微不足道。 于过去十数年,每次警队的重大行动中,如世贸部长级会议,违法佔中,旺暴等,适逢其会,本人都站于最前线,总算累积了一点前线经验。 而几个月前,本人调任现在的后勤支援岗位,以致于今次踏浪者行动中未能与各手足于前线并肩作战,心里很不是味儿。现希望向管理层提供一些愚见,望有助前线解决眼前危机。

事件已发展了近四个月,前线同事日复日面对前所未有衝击,我相信没有人怀疑他们已达身心俱疲阶段,上星期东九龙同事阿辉的离去足证此点。但,警队是一个拥有三万人的组织,现在是时候调派后勤单位人员去接替前线,如RRC 的工作。记得当日接受机动部队训练时,教官曾说,当香港进入内部保安的情况,需要时会实行警队动员,Force Mob, 但为何今日仍只依赖Tier I, Tier II 等数千人员日夜执行防暴工作呢,警队是否有空间调动更多后勤资源,暂且放下后勤工作,上前线,执行现今警队眼前最危急的工作呢。

如人事科,现在还有迫切需要运用如此大量人力资源继续招募工作吗? 如服务质素监察科,现在还需要如此大量人员埋首案内处理投诉或进行调查研究吗?

又如警察学院,大部分警队内部训练已暂停,何解不调派教官们上前线呢? 受训中见习督察及学警,何不暂停训练,转为支援前线后勤补给工作呢?我明白,暂停训练可能于警队退休潮下会影响到前线未能及时补充新血,但他们的训练课程是否减省空间呢?一些非必要的内容确实可省略,我看不到减省步操训练,减省公开大学课堂,减少guest lecture, 或减少一些非最基本的法律课堂,会对他们的专业有何影响。若今时今日,还沉醉于满足资历架构等要求,实在无话可说。况且,暂停他们的训练,最重要的是可调派教官们到前线,接替防暴队工作,令现在最需要支援的前线得以喘息,以逸待劳,方为上策。

在前线屡立战功的特别战术小队,他们每天于战场上肉搏,相信亦已身心俱疲,理应考虑轮换。在警队中,有一批接受过武力使用教官训练 (UFIC)的同事,警队可以徵召他们到前线,加强或接替速龙小队的工作,而且他们曾接受相关专业训练,如他朝使用武力受质疑,其专业训练或有助他们站得住脚。

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我不是质疑任何部门工作的重要性。在太平盛世下,警队部门各司其职,环环相扣,没有一个是多馀的。 但在非常时期,实在应该搁下一些非紧急工作,将人力资源集中于处理最紧急的前线暴乱。

其次为武力使用,相信大家不会质疑,过去几天防暴队面对的全是致命攻击,利器、汽油弹不计其数,10月1日晚竟然还有人于大街向天燃放烟花。我敢肯定的说,如当时警察在场,暴徒们的烟花肯定不会是向天空放,相信大家不会怀疑此点吧。但为何,警察使用的武力仍缺乏相称性呢,当日机动部队教官们的训示还历历在目,对付气油弹等致命武器,AR15 是防暴队唯一选择,但为何到今时今日仍未见此等装备呢?使用武力的相称性盪然无存。衝锋队的MP 5 又是否在此等环境下应该运用以保障市民生命财产呢? 此等问题实在值得我们三思。

警队今日的光辉,是靠前辈们于过去175年辛苦经营而来的,我们走过六七暴动,船民骚乱,枪林弹雨等年代,才得以建立今天的金漆招牌。警徽在警队人员心目中,实在不能污蔑,亦不容践踏。

我希望再次强调,上述所有都只是出于本人热爱警队的一些愚见。我并无长官们如此身经百战,亦未能深思远虑。但实在希望42楼长官们能考虑当中一些意见。若无禆益,请随意删除。如认为有机会帮助化解危机,希望帮忙转发到有能力作出决策人士手中,我相信警队内仍有不少具使命感的同袍。

止暴制乱,刻不容缓。

 

@:金融时报说香港有警官私下说四分之一的警察下班后参加游行。这个不知真假和是否离间计?

https://www.ft.com/content/12119746-e67d-11e9-b112-9624ec9edc59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920.html

继续阅读: 叛徒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