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古籍删节的几点意见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23 12:21:45

(微博 @人間良夜靜)近来的古籍点校中,对一些色情描写,也进行了删节。有的是整篇删,有的是删个别段落字句。人民文学出版社点校的《醒世恒言》,在序言中说:“对于个别色情描绘的字句,作了必要的删节。对于过于猥亵的《金海陵纵欲亡身》一篇,则整篇删去。”个别删节的如书中卷八《乔太守乱点鸳鸯谱》中,假扮女装的玉郎与慧娘同寝。“两个说疯话耍子,愈加亲热。……云雨已毕,紧紧偎抱而睡”。原本在两句话之间,还有一大段文字,被删去了。

产生于封建社会的作品,不可避免地带有迷信、色情等封建毒素,为了今天读者的身心健康,对古籍做必要的删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由此产生了几种情况。

(1)删节而不作具体说明,破坏了古籍的本来面目。如前引《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前后两句话有明显的割裂,使人读起来很不舒服。如果象其他重版古籍中注明:“此处删去若干字”,读者还可以理解。

(2)什么该删,什么不该删,历来没有一个标准,点校者在整理古籍时,完全由自己掌握。如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袁枚《子不语》,对原书卷二十一中《蔡京后身》、《暹罗妻驴》,卷二十四《控鹤监秘记二则》、续书卷九《急淫自缢》四篇,“事涉YH,因予删去。其它个别字句,也偶有删削,并在原删处加括号注明”。而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5年出版汪辟疆先生点校的《唐人小说》中《游仙窟》一文,作者自述与崔十娘云雨共欢的一段描述,也很色情,则被保留下来,使我们得见这篇作品的全貌。

(3)删节是否都合理,也是值得商榷的。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出版的清代梁绍壬著《两般秋雨盦随笔》卷八中有一篇《妒律》,被点校者认为“反映封建地主阶级玩弄女性的腐朽思想”,予以删去。核对原书,我们认为这是一篇反映明清士大夫欺侮压迫女性的代表作。文中列举的许多整治妇女的条文,在当时的笔记野史中都可以找到实例。这对研究明清封建专制下的妇女命运,有一定参考价值,而且其中也没有什么色情描写,删去是不适宜的。

(4)色情内容是否都要删节,也值得考虑。《子不语》卷十七《采战之报》曰:“京师人杨某,习采战之术,妓妾受其毒淫者众矣。”点校者删去了中间三十六字。原书为:“京师人杨某,习采战之术,能以铅条入阴窍,而呼吸进退之,号曰运剑。一鼓气则铅条触壁,铿然有声,或吸烧酒至半斤,妓妾受其毒淫者众矣。”明清之际,封建士大夫借宗教迷信,残害妇女,多有记载。元代陶宗仪著《辍耕录》卷十四《房中术》条曰:“今人以邪僻不经之术如运气、逆流、采战之类,曰房中术。”但他没有详细说。袁枚所述,具体记录了杨某借修房中术残害妇女的事实,而且读罢原文,就知道袁枚是在揭露杨某的荒淫残暴,我以为在这里进行删节,是不适宜的。

还有一些文字,虽然色情,却能反映当时社会真相,未必没有意义。《子不语》中《蔡京后身》一段,描写宋代官僚中的同性恋,这是客观存在的。封建社会后期,同性恋是一大社会问题,需要在社会史研究中加以探讨。解放前潘光旦先生注霭理士的《性心理学》,在研究变态心理时就引用了《蔡京后身》,来说明问题。这种科学态度,值得今人借鉴。

对古籍中的一些封建毒素,任其自流是不对的,不删不行,删节又引起了一些问题,这个矛盾也是需要妥善解决的。对此,我想提以下几点意见,供古籍整理的学者们参考:

(1)对于发行量较大、读者面广的古典文学作品,点校出版时可以删节;同时能否影印一小部分原版善本,供专业研究人员使用。例如《金瓶梅》、《拍案惊奇》等。

(2)对于笔记、野史,发行量较小,读者大多是文史哲专业研究人员,大家都有一定的分析鉴别能力,为了研究工作方便,在点校时应尽量保留古籍原貌,一般不予删节。

(3)对一些有色情内容,但又有较高研究价值的古籍,可采用内部发行办法,也可以不作删节。例如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重印的《明清民歌时调集》那样。

(4)有些珍稀古籍,是在清朝大规模禁毁书籍之后残存下来的,不少是海内孤本,已是凤毛麟角。在点校这类书时,尤其应慎重,不要轻易删节,尽量保存原貌。

 

(摘自刘统《对古籍删节的几点意见》。

转载者按:1.《三言》没有删节的必要。《金海陵》一篇只是描写了许多混乱的关系,具体细节很不重要。《鸳鸯谱》被和谐的部分确实NC-17,但这是全文情节逻辑合理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性的美好,删去后基本看不懂了。这段文笔也算是我国古代涩情文学里比较朴实合理细腻舒服恰当的。前几日有人问如何找到完整版《三言二拍》,其实现在微信读书提供的非权威出版社版本(带很多浮夸的推荐语)反而是完整的。你问我怎么知道的,作为从前读节本后来读全本的读者,我就是检查《鸳鸯谱》这段情节是否完整而知道的。

2.1955年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即今上海古籍出版社之前身。《游仙窟》虽然露骨,但可能有一定阅读门槛,所以直接出了。

3.《子不语》中《蔡京后身》一则描写的是明代崇祯年间某官员的特殊X癖,蔡京只是一笔带过。可能袁枚意在讥讽蔡京。《子不语》和《阅微草堂笔记》内有大量龙阳记载,删起来将导致严重问题,最好还是不要掩耳盗铃。古人将其作为客观存在记之于笔,今人连看也看不得,真可笑事。

推荐阅读:上海古籍出版社《阅微草堂笔记全译》精装全二册;《子不语全译》精装全二册。文白对照,读书无阻碍,三大网店有售。前文所云删节条目,仍然是没有的——如果有人特别需要,我可以私信把删节部分合集发给你——但是其中打擦边球的章节也够多的了。

4.《明清民歌时调集》是中国最好的涩情文学之一。不要抱太高期望,主要是因为没有更好的了。在这个领域,我国最好的仍然是韵文不是小说。)

 

实话实说,《乔太守乱点鸳鸯谱》这段NC17走的甜蜜纯情路线,看完使人讚歎人欲的美好,就算拍成电影都是如诗如画,实在不知有何可罪?再者如果没有同床共枕的感情基础,完全可以露水姻缘丢开手罢了,可是慧娘玉郎经受住了考验,这才博得了乔太守的同情。我严重怀疑某些今人的思想境界远远不及乔太守。换了他们做太守根本就不会成全二人。亏得他们也不治民理政,只好拿起笔来唐突古人文字罢了。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925.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