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区争夺战中极度自私、卑劣的杭州家长们:杭州荒秽逼仄的社会氛围是怎么回事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24 10:11:07

2018年,我们介绍过一起杭州的学区案——《中国阶级歧视链开始明目张胆:杭州立新小学安置案》,当时我们从阶级歧视角度观察,认为是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丑陋歧视。

但2020年下面这篇文章,介绍浙江杭州学区争夺中,杭州家长们丑陋嘴脸不止于阶级歧视,而是时时刻刻都在展现,毫无身为人最基本的体谅、共情和同情心。

何等荒秽逼仄的社会氛围,把这些家长的小都逼了出来?

杭州这个城市里的人丑陋如斯,让这个城市情何以堪。

杭州这个城市让居民丑陋如斯,让居民们情何以堪。

内卷化(involution)

在人口压力下不断增加种植过程中的劳动投入,以获得较高的产量。

然而,劳动的超密集投入并未带来产出的成比例增长,出现了单位劳动边际报酬的递减,即过密化现象。

杭州学区战争

7月20日晚八点左右,20多位家长冒雨从30公里外的下沙赶到了杭州教育局,要为自家的孩子争取一个更好的教育机会。

他们幼儿园刚毕业的孩子,被新的招生政策,“误伤”了。

几天前,杭州公办小学第一阶段录取结束,一些公办小学罕见地出现了“一表生爆表”,报名人数远超招生人数,其中就包括钱塘新区的文海小学。

而且,超载的缺口还很大,有148个孩子,其中有103人是所谓的“一表一学生”——这些孩子不仅住在学区房内,全家的户口也在学区内。

换句话说,这103个最符合学区资格的小学生,要换个地方上学了。

文海小学对此的应对措施是,把他们调剂到其他学校去,方案很快出来了:

75人去云帆、42人到下沙一小、31人去景苑。

调剂政策一出,学生家长不干了,这三所小学是今年未招满的公办学校,即便不是杭州户口的外地人也能读。而文海小学毕竟是钱塘新区最好的小学,这意味着:

学区房白买了。

 

1

文海小学的这100多个孩子,刚从幼儿园毕业,就体会到了社会的残酷。

但他们的家长,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他们中有不少是2012年就买下沙文海的学区房,为了这个上学资格,有人最多等了8年。一位家长告诉社长, 2012年买房的时候问了学校招生办还有教育局,得到一致的回复:

一表一录取没问题。

去年6月,他家刚把房贷还清,马上就落户到下沙,就为了让孩子成为“一表一”。

另一位家长为了孩子读书,把一家人在临安的农村户口都迁了过来,为此放弃了村里每年几十万块的补贴。

还有一位家长是去年人才引进落的户,89平的房子花了350万,为此卖了老家的房子。

这一切,就是为了一套学区房,为了今年秋天孩子可以进入一所好的小学。

 

2

对于家长们的不满,教育局也在尽全力解决,但他们遇到了一些始料未及的阻碍。

最开始,家长们的诉求是让文海小学扩班扩容,只要把孩子放进去就行。

没想到,这个方案最先激起来的,是文海小学的学生家长们。

580位家长们竟然联名发表了《文清录取新生及老生有话说》的**,表示不接受学校扩班扩容,还指责被调剂孩子的家长们:

破坏规则、给教卫局施压、践踏他人利益。

家长之间的对峙,势如水火。

很快,钱塘新区教育局方面提出了一个方案,把这些孩子调剂到即将新建的文翰小学,但是因为文翰小学拆迁还没完成,三年后才能建成:

在此之前,先在养正小学借读。

也就是说,被调剂的这批孩子要先去养正小学借读过渡三年。

很多家长们接受了这一方案,毕竟养正小学是钱江新区数一数二的民办小学,教育质量并不次于文海,而且距离上也可以接受。大部分人就在钱塘新区教育局盖章的通知上签了字。

但这次,养正小学的家长们不干了。

他们的理由是,自家孩子是经过摇号才进入养正小学的:

而且这种民办学校学费一年三四万,就这样给公办的学生免费借读,他们接受不了。

公平、公平还是公平,在绝对的公平面前,人们都觉得自己是吃亏的一方。

闹到后来,288位养正家长也索性跑到教育部门表达不满。

在他们的抗议下,7月20日,结果正式出来,调剂方案作废。

一天之后,被折腾了三次的学生家长们,再次聚集在杭州市教育局门口,希望问题得到结局。一位父亲情绪比较激动,一边说一边就跪下去了。

杭州市教育局和家长代表们进行了谈话,最终的解决方案是:

保留文翰小学的学籍,去起源中学借读三年,等文翰校区建成再回去;

如果不同意,就只能从云帆小学、下沙一小、景苑小学中选一所借读。

签约的时间,是今日下午五点以前。

3

从杭州教育局的解决方式来看,工作人员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协调。只是连他们也没有预料到,最大的阻力不是学校,而是文海和养正的学生家长。

三拨素不相识的家长,无意间站到了彼此的对立面。为了保卫自己的学区,所有人都拼了。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932.html

继续阅读: 阶级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