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学校温州商学院强制全校学生卖伪劣坑爹保健品——教育私有化下的资本嘴脸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24 16:07:24

温州商学院强制全校学生卖伪劣坑爹保健品这件事很恶劣。

首先这个狗屁保健品没有任何作用,只是因为温州商学院董事长的公司弄了这个典型的微商流商品,就直接拿来强制销售给学生。

其次手法太恶劣,居然逼迫老师、学生全员销售。

再次,居然将推销与学分挂钩,已经是完全践踏正常教育的奸商嘴脸。

全国那么多学校,下做到如此地步的,还真不多见。

人都说浙江人敢为天下先,可当沦丧到这种地步时,这种人获得财富越多,越是对这个国家基石的损毁。

让人齿冷的是,市场监督局轻飘飘的不予立案、责令整改,事情就放过去了,其它有关部门,一个个躺在那里装死。

资本在教育领域如此行恶,毫无制约,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另一个典型案例:私立学校河南本科高校郑州科技学院强制要求学生实习否则不发毕业证

开学第一天便强制安排实习,否则不予颁发学位证、毕业证。2020年9月16日,河南本科高校郑州科技学院的多名学生向澎湃新闻反映了前述情况。

许星称,截至目前,他已到前述公司实习一周多,所做的工作主要是一些机械、重复的流水线生产工作,与其所学专业并不对口。“(这段时间)上的是夜班,从晚上11点到次日早上7点。挺累的,我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就是在熬身体。”许星说。

私立学校温州商学院强制全校学生卖伪劣坑爹保健品

学分里的“生意经”: 大学生实践“卖肽”与学分挂钩,产品公司与学校校董关联

诸多学生都在抱怨“全员卖肽”、“不想去卖肽,就拿不能毕业威胁”。同为大一学生的邓旻打算等暑假快结束的时候,买上六盒优健肽,“卖不出去就自己留着吧。”邓旻说,校级团队的硬性要求是一个人卖出八盒优健肽,不然就没学分,“我们辅导员还在班里提到过,优健肽销量和辅导员的业绩也是挂钩的。”

记者/张蕊 实习记者/甘笠男



“今年的暑期实践活动要求大一学生卖优健肽,引起了学生们的强烈不满。” 温州商学院大三学生邱杰称,特别是把学分和“卖肽”联系起来,更让人反感。

邱杰和李潇潇口中的“肽”全称为“优态健源胶原蛋白肽固体饮料”,是温州优健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州优健肽公司)推出的一款小分子胶原蛋白肽产品。其介绍称,该产品功效强大,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几岁的儿童全部都可以服用,不仅能够增强人体抵抗力、美容养颜抗衰老、保护肝脏清病毒、提高人体免疫力,还可以调理肠胃缓胃痛、提高学习记忆力。

今年5月,温州商学院与温州优健肽公司签署校企合作协议,准备合力打造优质创业实践平台和项目,鼓励和支持学生把创业实践项目按照企业化运作,“零成本、零风险;加奖励、加学分”。

但学生们并不买账,有人质疑,到底是商学院,还是“肽学院”,“凭什么强制大家参加?”

 

学校推荐项目为“卖优健肽”

4月初,李潇潇所在班级的辅导员下发了一份通知,称“学校响应国家大学生创业政策开设创业实践项目,鼓励学生参加,积累实战经验”,李潇潇说,通知还强调,“参加的学生有学分奖励”。

彼时,李潇潇正在上创业基础课,于是报了名,“班上的同学差不多都报了。”李潇潇告诉记者,参与的同学很多,建了好几个微信群,她加入的群里有两百余人。

按照通知要求,报名的学生需要统一将简历发给辅导员,由辅导员安排线上面试,分数合格后才能参加。在李潇潇的印象里,面试有分数不合格的同学,但最后选组长组队时,不管通过的还是没通过的,还是变成了一个组,“群里一个人都没少,还多了几个人。”

李潇潇记得,面试的内容是小组话题的讨论,他们这个小组讨论是“如果给你一万块,让你去投资,你会选择什么?”李潇潇他们给出的答案是国潮服装以及无人机快递等。

小组确定后,项目老师就布置了保健品市场调研的任务,称要根据调研结果再做一轮筛选。

“我们做的市场调研就是在网上查找资料。”李潇潇告诉记者,他们没做表格,也没有线下调研,纯靠资料“水”了一波,“我就是为了凑热闹,加学分。”

李潇潇原以为是让学生自己找项目做,但还没等学生市场调研的筛选结果出来,项目老师就拿出了优健肽产品,让各个小组去销售,还制定了销售目标和业绩。

满心疑惑的李潇潇和小组成员去问原因,老师告诉他们,学校担心他们找不到好项目,做不出成绩,所以就推荐了优健肽这个项目。但该说法并未打消学生的疑虑,不少学生表达了要退出的想法。

“不用自己出钱,学校先给产品,卖出后把成本交给学校即可。”李潇潇告诉记者,项目老师还保证,这并不是传销,是正常的、光明正大的销售行为,“要是发生什么事情,学校会负责。”

尽管父母支持李潇潇听从学校的安排,但她思前想后,还是决定退出创业实践项目,一同退出的还有李潇潇小组的其他成员。

但李潇潇没有想到的是,躲过了创业实践的“卖肽”,却还是没能躲过暑期实践的“卖肽”,“都得参加,不能缺席。”

学校下设的学院公号对于社会实践活动的报道

 

销量与学分挂钩

暑假开始前,李潇潇的班主任组织了一场暑期实践的启动仪式,给同学们讲推销中的注意事项的同时,让学生签了一份承诺书,“按照承诺书上的内容,推销中的安全责任、花费等都是自己负责。”班主任还强调,如果被举报,学校会负责,“甚至连进‘局子’都考虑到了,说明这个还是有风险的。”李潇潇说。

大一学生许磊则告诉记者,关于“卖肽”,最初学校说是创业新模式,并开办了创业实践课程,由学生自由报名,后来就演变成了全校“卖肽”。

对于今年暑期创业实践的“卖肽”项目,温州商学院表示,此举是为了给学生提供“零成本创业”的机会,学生充当代购的角色,不用自己花钱囤积货物,推销出去之后,将购买人的地址、电话上报,由学校统一寄出产品。“省内免费邮寄,如果是省外,快递费要学生自己来负担。” 李潇潇说。

按照优健肽的宣传,该产品原价396元,目前五折促销,一盒198元,学生卖出一盒可返利99元。“要先把货款打入老师账号,99元才可以返回到学生自己的账号。”许磊告诉记者。

李潇潇没有吃过优健肽,她只是听自己的老师说,“有股腥味儿”,要和其他的饮料混合喝才没有味道。这也得到了一名在网上卖肽的学生的证实,该学生表示自己一直用牛奶泡肽服用,“喝起来无味,闻起来有点腥。”

采访中,诸多学生都在抱怨“全员卖肽”、“不想去卖肽,就拿不能毕业威胁”。同为大一学生的邓旻打算等暑假快结束的时候,买上六盒优健肽,“卖不出去就自己留着吧。”邓旻说,校级团队的硬性要求是一个人卖出八盒优健肽,不然就没学分,“我们辅导员还在班里提到过,优健肽销量和辅导员的业绩也是挂钩的。”

温州商学院的二级学院内,对于学生“卖肽”的任务量并不统一,有学院要求卖出六盒,有学院要求卖出八盒。“卖掉八盒是4.5学分,六盒是3.5学分。” 在国际学院的江子辰看来,这并非是免费“进货”,还得自掏腰包,“你给钱,他给肽,这时候就默认你卖出去了,到时候学校会一盒返你99元。”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售卖数量的确和学分有关系。有学生表示,暑期实践课绩点评估中,平时工作及报告占40%,销量要占到60%。这就意味着,如果学生一件也没卖出去,最多只能有40%绩点。

“如果不卖肽,绩点不够高,出国会受影响。”对于温州商学院的学生来说,想要申请好学校,就必须要去卖肽,“这次暑期实践,我们学院卖出六盒就是优秀,就能拿到4.5分。”许磊称,出国只是一方面,申请奖学金也会受绩点的影响,“分数低了,自然就排不到前面了。”

 

“卖肽”师生齐上阵

参加暑期实践后,李潇潇才知道,不少同学不是卖给了亲戚,就是“自销”了,感觉是在“杀熟”。

而大三学生邱杰则告诉记者,据他所知,有今年毕业的学生因学分不够,没达到毕业标准,就自己买了几盒优健肽当作创业业绩,之后顺利毕业。“如果大三大四的学分不够,可以参加卖肽,换来的学分是万能学分。”许磊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7月17日,生“肽”链-广告2团队又在抖音上传了一条有关“肽”的短视频。视频中,三名女生在三垟湿地,先称“做实践、看风景、来调查”,然后画面直接转换成为“宣传肽”,称其“药效好、功能全”。

生“肽”链-广告2团队在抖音上注册的信息显示,19岁,温州商学院。从7月6日发布第一条有关“肽”的视频为止,截至目前,一共发布了9条宣传“肽”的视频,不是普及“肽”知识,就是宣传“肽”产品,还一直在号召大家点击关注,了解“优健肽”。

据了解,温州商学院的“卖肽”团队,不仅有班级团队,还划分了院级团队和校级团队。“校级团队有二三十人,学校会安排他们去不同地方,用不同主题去卖肽,也带着他们去优健肽公司参观。”李潇潇说。

温州商学院传媒与设计艺术学院的公号中,有关于2020暑期社会实践队的总汇,目前已经更新至了第四期。从文章的内容来看,参与该项目的学生都在想尽办法推销“优健肽”。

7月8日,“侨都山庄”老年公寓,“肽快乐”小分队暑假实践活动以“肽”为主题,同学们积极地与护工们一起商量探讨,推广肽产品。文章称,“看似普通的而活动实际上蕴涵了巨大的人性价值和人文关怀,是一种美德,更是老人与大学生之间心与心的交流与沟通”。

7月11日,“肽肽乐”社会实践队按计划分组前往大罗山、五马街、学子广场等地进行实践活动。队员们克服自身不适,头顶烈阳,细心捡取垃圾、耐心宣传产品。就连去参观温州市美术研究所,也不忘向工作人员推销优健肽源,甚至还有社会实践队为了卖产品而去摆地摊。

许磊发现,在疫情期间,有老师在朋友圈中发“优健肽”的内容,刚开始他并未太在意,后来越来越多的辅导员和老师都在发布或转发“优健肽”的广告。

实际上,早在5月,就有温州商学院的老师和辅导员以直播带货的方式在网上对优健肽进行宣传。这场直播带货被包装成了“网红+创业”网络直播课,优健肽在直播中变成了“教具”。

“我们教学改革的出发点,就是让教师将自己所拥有的知识,结合学生在课堂中学到的内容,落点到某一个具体的产品。”温州商学院传媒与设计艺术学院院长郭乐天在直播中,如是评价这次对于“优健肽”的直播带货。

 

产品公司与学校校董关联

据天眼查相关信息显示,温州优健肽公司的法人代表和大股东均是叶晓燕,其还是温州三和盛明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州三和盛”)的联系人、助理。

公开资料显示,温州三和盛的法人代表、大股东、执行董事均为张汉鸣,他的另外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温州商学院的董事长。

2006年,温州三和盛与国外公司一同出资成立了罗赛洛(浙江)明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赛洛”),张汉鸣出任罗赛洛的副董事长。2017年3月14日,罗赛洛的经营范围发生变更,在生产销售食品添加剂明胶的基础上,又增加了胶原蛋白、固体饮料等项目。

据许磊提供的宣传图片显示,优健肽的八大功效分别为增强人体抵抗力、美容养颜抗衰老、保护肝脏清病毒、血压血脂可预防、增加骨骼强硬度、提高人体免疫力、调理肠胃缓胃痛、提高学习记忆力。

“起初流传有八大功效的图片,被人向市场监管局举报,坐实了虚假宣传,所以就不让用了。”邓旻说。记者获得的一张截图证实了这一点,有人曾在微信上举报,温商师生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大肆向亲朋好友推广蛋白肽固体饮料,并在原料和工艺不明的前提下,鼓吹产品具有神奇的八大功效,举报人怀疑温州优健肽公司对其宣传的产品涉及虚假宣传。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市场监管局对上述举报做出了“不立案”的决定,瓯海区市场监管局称,5月14日,茶山所执法人员对温州优健肽公司进行调查,根据该产品的包装和执行标准,判断其为固体饮料,当日该公司立即整改删除了其微信公众号和网站有关不当宣传的内容。

5月15日,执法人员向温州商学院领导送达了监督意见书,要求提醒师生停止不当宣传,提高甄别能力。温州市瓯海区市场监管局表示。“5月22日,约谈了公司负责人,目前已经根据《广告法》第五十五条和《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向该公司送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

优健肽的产品包装上显示,配料为胶原蛋白肽。每一大盒30小袋,每小袋的净含量是5克,产品属性为固体饮料。

目前优健肽的产品仍处于代加工的状态。产品包装显示,受委托方是上海同舟共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同舟共济”),该产品有明确的生产许可证号,记者经查询,在此该生产许可证下,可以生产的有食品、饮料、包括风味固体饮料、蛋白固体饮料等在内的固体饮料、保健食品等。

在天眼查上,上海同舟同济从2016年7到2019年11月,共有11条行政处罚信息,其中,2017年7月4日,一份由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管局做出的处罚显示,该公司曾因为传销行为提供经营场所、培训场所、货源、保管、仓储等,被罚款7万元,并被责令停止违法行为。

7月中旬,记者询问上海同舟共济公司后得知,代加工胶原蛋白肽固体饮料需要10万袋起,根据工艺、配方和规格的不同,费用也不同,一小袋5克的胶原蛋白肽加工费约为2毛钱,除此之外,还有原材料、包装材料等费用,“原料有每公斤五六百元的,也有二三百元的。”

据食品安全专家介绍称,食品和保健品代工厂家必须具备相应资质。如果是代工保健品,被委托方需要有保健食品的食品生产许可证,而委托方则要有注册备案,办理食品生产许可证后才能生产。

食品生产许可实行一企一证原则,即同一个食品生产者从事食品生产活动,应当取得一个食品生产许可证,生产许可范围之外的产品则需要增项,出租、出借或者转让许可证证书、生产许可证标志和编号是违法行为。

目前,记者查阅到的相关信息显示,温州优健肽公司申请的“优态健源”商标还处于等待实质审查阶段,申请日期为2020年3月10日,国际分类为啤酒饮料。除此之外,该公司还一同申请了优健福态、泰莱美等商标,这些商标均处于实质审查阶段。

但“优健肽”已经成批地卖了出去,7月18日,李潇潇的班长在班群里通知大家上交暑期实践报告和“卖肽”货款,为了完成任务,李潇潇自己掏钱,花了五百多买了三盒产品。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935.html

继续阅读: 教育 私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