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强权匪徒用商业超限战维护邪恶的西方中心秩序:米国毁谤海外商业竞争对手的吃相越来越难看

作者:坏土豆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29 13:16:47

其实作者“坏土豆”的两分法分析未必对,不是白皮猪以前手法凌厉现在手法粗糙,更可能是,米国以前手法其实一样烂,只不过没发生在中国身上,驯服的中国逆向种族主义媒体,恬不知耻站在米国霸权的立场那边扯淡,中国人也都稀里糊涂上了套,信以为真。

但当这一切发生在中国身上时,涉及切身利益,大家肯定要追根究底弄明白,此时,南方系财新财经那些汉奸媒体再怎么折腾,都掩盖不住米国冠冕堂皇下的小,这才让米国这套敲诈手法曝光。

西方强权这种“新殖民主义”手法一以贯之,就是不惜用匪徒手法,确保边缘国家沦为原材料资源供应国,和高价低质商品的倾销地,确保西方中心国家在价值链上高高在上的地位,从而确保西方寡头资本家的掠食者特权,维护不公正的西方中心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秩序。

这种邪恶秩序的结果,就是《中国技术和产业升级是打破东亚地狱模式的最后希望:白人轻松赚钱的秘密》所讨论的,中国人如此勤劳,却长期在西方的封锁、制裁中中陷于内卷贫穷,千辛万苦才终于闯出复兴之路。

我们支持作者的结论,米帝国主义这次给中国人上了堂现实主义世界的强权政治课,对被西方中心主义荼毒五十年的中国,是好事。

米国这种手法分析还可参考炎黄之家:《米国司法利益集团利用“域外管辖权”敲诈外国企业》、《从中远子公司被米国肆意野蛮制裁说起:中国何时反击米国肆意操弄长臂管辖

还漏了一个三星门。 正是在销量,势头超过苹果的那一年。 一把被米帝弄的电池门打进边缘【skyLancer】

坏土豆:从战术狂魔到街头烂仔,米国堕落到历史新高度......

特朗普以前的米国政府,也喜欢发动贸易战、制裁别国的跨国企业。

但不同的是,回看以前的每一次战役,都是深谋远虑,步步为营。其排兵布阵之缜密,战术运用之娴熟,跨部门配合之默契,令人拍案叫绝,都是教科书级的经典案例。看完以后,就像看了一部精彩刺激的悬疑大片,值得反复品咂。

而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米国彻底失去了「品位」,失去了将猎物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从容、冷血和无情,变得蛮横粗糙,一点技术含量没有。

只能慨叹米国确实堕落了,自由落体式堕落,从隐藏在草丛里耐心等待猎物上钩、最后一击命中的狙击手、战术狂魔,变成了叼着牙签、拎着狼牙棒、到处收保护费的古惑仔。

我们一起来看看米国人以前是怎么玩的,对比一下今天特朗普政府在战术上的粗糙不堪。

 

01

战后欧洲、日本汽车工业的崛起,尤其是进入九十年代以后,米国汽车业被外来竞争者冲击得伤痕累累,每下愈况。

与大行其道的日本汽车相比,米国汽车无论是外形、能耗、价格、成本都处于下风。

到了2000年以后,米国三大汽车公司更是一年不如一年,市场不断萎缩,库存越来越多,财务捉襟见肘,在裁员问题上又与强大的汽车工会纠缠不清,前途一片渺茫。

2007年11月,奥巴马当选米国第44任总统。米国三大汽车公司也迎来了他们的至暗时刻,亏损严重到了无以为继的程度,不得不向政府求助。

2008年开始,奥巴马政府对三大汽车公司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以通用汽车为例,申请破产保护,政府拨款490亿美元进行救助,并拥有该公司60%的股权。

米国自诩是自由主义市场的捍卫者,却用纳税人的钱挽救一个被市场所淘汰的公司,米国人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奥巴马这样解释道:「请大家理解,我们花费这些资金并不是因为我喜欢挥霍米国民众的税款,而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大家。只有这样,我们所有人家的孩子才能够在一个拥有自己生产能力的米国长大。我们还能生产出汽车,我们还能继续飞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听懂了吧,奥巴马的意思是,虽然我们米国的经济学家,天天对全世界鼓吹说市场有「看不见的手」,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但那都是骗骗外国人的。我们米国可不能做挥剑自宫的蠢事,万一将来打起仗来,连个工厂都没有,拿什么跟别人拼。

拿美钞叠纸飞机、纸坦克吗?

 

02

2009年1月,米国三大汽车公司还在死亡中挣扎的时候,他们的死对头——丰田公司,迎来了历史性时刻。

日本丰田超越米国通用,成为全球第一的汽车制造商。

以我们今天的认知,回头来看当时如日中天的丰田,肯定为他们捏一把汗——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果然,不久之后,震惊世界的丰田「刹车门」事件爆发。

2009年7月,丰田米国公司前法务部雇员比勒,将一本75页的起诉书提交给加利福尼亚中部地方法院,控告自己的老东家丰田公司存在产品质量问题,且在过去几年处理翻车事故中存在销毁数据的行为。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2009年8月,米国加州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事故车辆是丰田旗下的雷克萨斯ES350,车上的一家四口无一生还。

初步调查结论是「地板脚垫卡死油门,丰田汽车不合理的油门设计,可能是事故原因」。丰田不得不宣布召回380万辆汽车,提出整改方案,以平息事态。

米国媒体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舆论从发酵到爆发,如烈火烹油一般,并呈野火燎原之势,蔓延到了全世界。所有关于丰田汽车的质量问题、世界各地跟丰田有关的车祸,全被翻了一遍。最厉害的时候,《华尔街日报》的日本专栏里全部都是丰田公司的负面新闻。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轮到专家出马了。米国汽车安全专家们在电视媒体上粉墨登场,对着所有米国人说,丰田的维修方案治标不治本,依然存在制动系统的安全隐患。

米国交通部也来补刀,在短短一个月内连续发出三次新闻公告,表示严重关切丰田事件。

到这个份上,除了打心眼里想自杀的,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不会去买丰田车了。

丰田公司没办法,又咬着牙召回380万辆车,损失惨重。

但事情还没完,那些只是开胃菜,真正的高潮还在后面。

米国国会正式介入调查。在国会的要求下,米国政府运输部发表声明,这起交通事故,不光是脚垫的问题,是丰田的电子控制系统可能有问题。为了让调查更彻底,运输部还请来了米国航空航天局的专家大咖们,一起来找毛病。

2010年2月,丰田的掌门人丰田章男出席在米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整整9个小时。先是听取受害者声泪控诉,然后国会大佬像包青天一样慷慨陈词,接着是汽车专家深度解析。最后是重头戏,丰田章男上台接受质询。

丰田章男同志,2009年7月刚刚接手丰田,就遇上了这档子事。面对议员们凌厉的质问,有些还是精心准备的专业性问题,他一个丰田家族公子哥,又不是车间技术人员,怎么可能回答得清楚,只好支支吾吾,或者回答不知道,或者频频鞠躬道歉。

丰田掌门人在全世界面前颜面尽失。

米国这一套眼花缭乱的组合拳下来,丰田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整个米国社会,对丰田品牌充满了厌恶之情。

到了2010年4月19日,丰田公司与米国运输部就民事诉讼赔付金额达成协议,这起风波才告一段落。

除了在财务上蒙受了巨额损失之外,丰田汽车在米国的市场份额大幅度缩水,被其他汽车公司填补了空缺。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6月30日,事件突然峰回路转。米国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为丰田刹车门案件翻案,表示未发现丰田电子油门控制系统有任何缺陷。

到了7月14日,《华尔街日报》披露,据了解加州交通事故调查结果的人士表示,出事车辆在撞车时,司机根本没有踩刹车。

丰田汽车副社长山田竹志说,丰田与米国一起对3000多起刹车事故进行检查,发现绝大多数事故都是由司机的操作失误造成。丰田背黑锅了。

2011年2月8日,米国运输部正式公布了对丰田汽车安全问题的调查报告,称事故与丰田的电子系统无关。这算是给丰田公司正式平反了。

对此,日本媒体猜测,米国的目的在于打击丰田的销量,为刚刚破产重组后的米国汽车商们腾笼换鸟。现在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看在日本毕竟是米国的小跟班的份上,于是网开一面。这要是换做中国的公司,就没后面这场翻案戏了。

其实早在2010年2月5日,加拿大《金融邮报》就发表了一篇题为《丰田战争》的文章。说米国对丰田的打压是经过蓄谋已久、精心计算的。

文章还回忆了1986年米国人对德国奥迪车的打压,造成德国大众汽车在米国被彻底边缘化,直到2008年才重返米国市场。

一位日本汽车资深人士说,米国三大汽车巨头只要有问题,米国政府就会敲打日本公司,这个模式四十年不动摇。难怪丰田公司这么顺从,他们知道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米国爹让你背锅,你就乖乖背上就好了。

 

03

另一个经典案例,是米国政府狙击法国工业明珠——阿尔斯通。

2013年4月,阿尔斯通集团锅炉部全球负责人皮耶鲁齐,在米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被联邦调查局的探员逮捕。

起初,他以为这是个误会,事情很快就会结束。因为他打破脑袋也想不出,米国联邦调查局抓阿尔斯通的一个中层领导干嘛。他自己一向安分守己,遵纪守法,如果是公司方面发生的问题,那公司的重要决策根本都不是他说了算的,所以也与他没有太大关联。

但万万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五年半。直到2018年9月,他才得以获释,回到法国与家人团聚。

此后,他写了一本叫《米国陷阱》的书。披露了米国政府为了帮助通用电气收购法国的阿尔斯通,利用所谓的「长臂管辖权」,搜集阿尔斯通向客户行贿的证据,并诱捕了包括皮耶鲁齐在内的三名管理人员,威逼利诱他们认罪,以构陷阿尔斯通公司确实违反了米国人的《反海外腐败法》。

最终,米国司法部认为人证物证俱在,对阿尔斯通公司处以7.72亿美元的巨额罚款。

亏了钱还不是最主要的,米国政府通过威胁制裁阿尔斯通的总裁,使他促成了米国通用电气对阿尔斯通的收购计划。从此法国引以为傲的民族企业,花落他家,成了米国人的盘子里的甜点。

皮耶鲁齐在书中痛心疾首,通过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公之于众,揭露米国政府的真实嘴脸。他认为米国司法部门并不独立,而是在米国跨国公司的控制之下,帮助他们在全世界攻城掠地、为所欲为。

整个故事看下来,会发现米国政府各相关部门与米国跨国公司之间的配合,确实天衣无缝,用了很多漂亮的技战术,比如围点打援、擒贼先擒王、反间计。尤其擅长给别人挖坑,等着你来跳。

米国曾经动用特工人员假扮加蓬共和国国防部长的中间人,向20多家公司推销购买武器合同,引诱这些公司的负责人行贿。负责人一旦上钩,人赃俱获,你这家公司就等着被米国慢慢折磨和修理吧。轻则交纳罚金大出血,重则改换门庭,成了人家的公司。

总之,任何一家外国公司,只要入了米国人的法眼,被他惦记上,他就制定一整套方案来搞你,把《孙子兵法》上的招数都给你用上。一步一个陷阱,让你防不胜防。

在具体的微操作上,那些米国的办事人员,也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油条,皮耶鲁齐就抱怨说,跟他打交道的那些米国律师也好、检察官也好,你不知道他们是在骗你,还是在吓唬你,总之最后会让你没得选,乖乖顺着他们指引的方向去走,直到掉进坑里。

 

04

时间一路滚到特朗普时代,一切都变了。

动员没了,分工没了,战术布置没了,打野没了,更不存在什么猥琐发育别浪。特朗普大帝简单粗暴、浪得不行,看谁不顺眼,上来就干。

大嘴一撇,说中国人抢走了米国人的工作岗位,偷了米国人的专利技术,污蔑我们专制独裁、侵犯人权。

唆使国务卿蓬佩奥到处煽风点火,威逼利诱西方各国制裁中国,怂恿中国南海附近的各国跟中国斗,撺掇印度在中国的西边搞事情。

说华为的5G设备留有后门,会偷窃其他国家的机密。但是严谨认真的德国人专门做了检测,说根本不存在。不过特朗普根本不听,依然自说自话:我说华为有问题就是有问题。

把疫情甩锅给中国,禁止全世界卖芯片给华为,准备禁用TikTok,给中国学生到米国留学设置障碍,关闭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考虑禁止中国共产党员及其家属进入米国,凡此种种,给人的感觉就是特朗普和他的团队都是一群疯狗。

不光跟中国,跟西方盟友也是一样态度粗鲁,要求北约各国、日本、韩国给自己交军费,威胁撤出驻军。看德国跟俄罗斯的「北溪二号」项目快建成了,出来捣乱,威胁制裁参与项目的所有公司,不惜跟德国撕破脸。

在中东,明目张胆地把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承认以色列对叙利亚戈兰高地的侵占,完全不把阿拉伯穆斯林放在眼里。

在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暗杀事件中,公开偏袒沙特王室,将所谓的「人权」当成了嚼两口就吐掉的口香糖。

总之,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打破了我们的传统认知,米国政府不再玩阴的了,不再搞阴谋诡计了,不看《孙子兵法》了,直接光着膀子拎着片刀当起古惑仔了。

以前米国政府对他的竞争对手,就像《谍海计中计》《局中局》,玩的是权谋、计策,现在就是《大白鲨》《哥斯拉》,玩得是看谁更霸道。

说好听点,前者是放长线,钓大鱼,温水煮青蛙,后者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我情愿选择后者,因为:

第一,能让我们看得更清楚,看清美帝的强盗本质;

第二,能让一些对美帝抱有幻想的人清醒过来,坚定不移地团结起来,众志成城,共同面对美帝的挑衅;

第三,缺乏战略性思考能力的特朗普政府,见利忘义,唯利是图,只会加速以米国为中心的西方体系的瓦解,加速米国内部的大分裂。

另外,特朗普本人反复无常,具有不确定性。他的亲侄女是个临床心理学家,最近出版了一本书,说她的叔叔特朗普有自恋、学习障碍、反社会人格障碍、依赖性人格障碍等一系列心理问题。

就是这样有各种心理问题的人,正驾驶着美利坚这艘大船,他想乘风破浪不翻船,说实话有点难度。

如果再给他四年时间的话,这艘船估计会被折腾得散了架,我们乐见其成。

 

05

只能说米国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真的「堕落」了。

以前的米国在害人之前,一定先把自己道德化、正义化,而把对手妖魔化、污名化,塑造成魔鬼的样子。这样师出有名,便于欺骗本国民众和对方民众,米国的那些狐朋狗友们也可以心安理得地跟着一起狼狈为奸。

在害人的手段上,以前的米国手段花样繁多,令人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掉进他们设置好的陷阱里。而且由于长期坑人害人,技战术不断迭代升级,常常能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再看害人的过程,由于之前的铺垫是道德化、正义化,往往还会披上一件合法化的外衣,比如所谓的《反海外腐败法》等。又由于手段的复杂性、迂回性,最后常常能做到让人雾里看花,找不出米国的真实意图。

等若干年后恍然大悟,黄花菜都凉了,米国总统都换了几茬了。

而特朗普先生,彻底抛开这一切虚头巴脑的掩饰和伪装,抛开一切拐弯抹角,将自己的真实意图赤裸裸地摆在你的面前,固然节约了不少成本,节省了大家的时间,但其结果就是:令对手放弃一切幻想,专心致志地和米国战斗到底!

因为竞争对手一下子就看明白了,原来你想要这个啊!真不要脸。一个彻底不要脸的米国政府,活久见。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940.html

继续阅读: 新殖民主义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