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军是充斥强奸犯、杀人犯的匪军,1940年代在华罪行罄竹难书:沈崇事件、景明楼事件

作者:乌鸦校尉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7-31 11:34:51

谈《不要再美化无能又流氓的雇佣军飞虎队了,它们跟苏联航空志愿队比屁也不是》,不可避免涉及到了米军性质的问题。

米军是私有制社会资本寡头统治阶级的暴力统治工具,这种罪恶本性,注定这支雇佣军打手匪徒,会永远以荼毒各国人民为乐,这和侵华日军是一样一样的,甚至荼毒自己的女战友,趴在人民身上吸血敛财。

很多习惯人民军队的中国人,需要看到另一种罪恶世界的现实,要对白人人性之恶,有足够心理准备。

米军在解放战争中押宝国民党,所以和国民政府有很多合作,派了驻军过来。

虽然驻军数量不是很多,但众所周知,米军的军纪特别差,哪怕他们在中国待了没几年,他们犯下的罪行也是罄竹难书。

强奸是米军悠久传统,它们对内一直如此,直到今天也依然如此:《10年美军10万驻外女兵被强奸,三分之一米军女兵被强奸

相信许多80、90后朋友,都看过《三毛流浪记》这部经典的国产漫画以及改编的无数同名电影,电视剧及动画片。

漫画的主角三毛是1935年漫画家张乐平笔下诞生的角色,他凄凉的身世,悲惨的经历,就是那个时候中国大地上,儿童的普遍写照。

其中,《三毛流浪记》是最有名的一部,最早是在1947年的上海《大公报》开始连载。

那个时期,米军在中国横行无忌,没有人敢管。

在以讽刺著称的《三毛流浪记》中,就有多幅作品涉及米军在上海时期的暴行。

比如这幅《一片混乱》,小小一幅漫画中,就展示了米军当众驾驶吉普车撞人,当街殴打民众,侮辱中国妇女,入室抢劫钱财的几个场面:

还有这幅漫画,讲的是三毛被土豪欺负,土豪又向权贵求饶,但这两个人却连一个普通的米军水兵都不敢惹,挨揍后还得点头哈腰,卑躬屈膝:

此外,还有米国大兵为赖账,当街打死中国黄包车夫;米军开车吉普带着女人当街饮酒作乐,横行霸道等等:

这些漫画创作通通来自于当时的新闻。

比如《中国日报》曾报道,米国兵出去打猎,结果开枪“误杀”了不幸路过的马车夫。

要因为过双十节(民国时期的国庆节)冲撞了圣诞节,小学生挨了“国庆打”,还得登报说明,要尊重米国军人的崇高信仰与武德。

 

另外,米军甭管到了哪里,哪里的花柳病增长率就会显著提升。

1947年的南京《中央日报》记载道:七月间米军患花柳病者之多,达到历史上之顶点,在占领区内之米军四人中,即有一人染有此病。

1946年9月3日,3个米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因为打赌,就把一个正指挥火车进站的中国工人当他们的靶子当场打死。

1947年8月2日,4名米军宪兵在中和桥附近因为好玩,就把2个正在乘凉的中国老百姓抛到了河里淹死。

但是在起诉之后,法院说米军的行为是他们的“游戏传统”,因为中国人不会游泳,才发生了严重后果。

总而言之,现在米军在伊拉克、在阿富汗什么样,当初在中国就什么样;现在米军在冲绳岛、日本、韩国怎么肆无忌惮,当初他们在中国就怎么肆无忌惮。

从军纪上说,米军从来就没有变过。

 

1946年12月24日夜,北京大学选修班女生沈崇在去看电影途经东单时,遭到两名米军陆战队员强奸。

沈崇大声呼救,正好有一个叫孟昭杰的工人路过,他自己尝试救助不成,就赶紧跑到了警察局报告。

沈崇不是什么普通人,她是林则徐的外玄孙女,她的祖父是两江总督沈葆桢,父亲沈劭当时也在国民党交通部任职,是福建有名的世家。

名门之后尚且如此,可见米军当时在中国嚣张到了何种程度?

这起案件一经曝光,就彻底点燃了中国人的怒火,因为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太多起了,大家积怨已久,北京大学的学生们率先走上街头游行抗议。

当然,美联社立刻出来维护米军,污蔑沈崇是妓女;国民党政府则拼命洗地,说沈崇是共产党派来色诱米军的,是共党间谍,结果被学生们批得体无完肤。

这个处理态度激起了大家进一步的抗议,全国数十个大城市的学生和各界人士约50万人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

面对民众要求公道的呼声,蒋介石政府是怎么做的呢?

当然是直接派出大批军警血腥镇压民主爱国学生运动,抓捕爱国学生28人,重伤19人,毒打了约500人,史称“五二0”惨案。

最后,米军法庭迫于压力,暂时判了皮尔逊15年,但是等回到米国之后,很快就又以证据不足将其释放,官复原职。

 

1948年的,武汉汉口还发生了一起更为恶劣的丑闻——“景明楼事件”。

1948年8月7日,美孚公司在汉口分公司的副总经理利富,和米国空军军官乔治·林肯,假借举办舞会的名义,邀请来了一批当地国民政府高官的家属,不是这家的名媛贵妇,就是那家的太太小姐。

起初,她们都以为舞会只是单纯地跳跳舞。

然而,舞会开到一半,米国大兵就原形毕露,他们封锁了电梯,侵犯了这些高官的太太、女儿,只有少数人从太平梯逃了出去,没有逃出去的全都遭到了米国大兵长达几个小时的强奸和虐待。

 

有受害者到汉口警察局报了警,但是警察赶到景明楼以后,根本就不敢上楼,等到凌晨3点警察进楼之后,米国人只是告诉警察,“这里的舞会结束了”。

后来,《中国晚报》的记者调查了当事人,写了一篇《景明大楼的狂舞宴》报道,报道一出,举国震动!

然而,国民政府却全力封锁消息,说不能影响“中美邦交”,要“顾全大局”,在1949年4月1日,审判此案的法庭上,接受审判的不是米国大兵,而是几个中国妇女,景明楼的几个受害者被判了刑,罪名是“妨害风化,意图营利”。

 

后来,还有几个受害者不服气,想要讨回公道,国民政府又把最激烈的几个判了刑,理由是“引诱盟军从事淫乱活动”。至于那些犯了大罪的米军士兵,和美孚公司的高管,一点事情也没有。

 

蒋委员长转进台湾之后,米国驻军随即也跟着进驻台湾。驻台期间,米军同样是人上人。

1957年3月20日,“革命实践研究院”少校军官刘自然参加完朋友的婚宴后,在返家途中经过米军上士雷诺阳明山住所,结果被其无故枪杀。

雷诺对此的解释是,刘自然偷看自己妻子洗澡,所以才开枪杀人的。

因为当时米军在台有“治外法权”,台湾的法庭无权审判驻台米军。结果米国军事法庭直接判雷诺无罪释放,并马上安排转机将其送回国。

 

听到如此不公判决,3万多名愤怒的台湾民众于5月24日前往当时的“米国驻中华民国大使馆”抗议,结果,蒋委员长立刻下令军警开火,保护“友邦”使馆。

3名台湾民众惨死街头,38人受伤,上百人被捕入狱。

这件事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台湾当局向米国谢罪,还赔偿50万美元用来修理米国使馆。

当时,中国大陆政府对这次暴行强烈谴责,在同年发表的《再告台湾同胞书》中还专门提到了这件事:

你们看,米国人有一毫一厘一丝一忽所谓仁义道德吗?其他种种,千件万件气死人的事,你们一一亲历,不必我来多说。积怨如山,一旦爆发,于是有五月二十四日之役。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有一个规矩,绝不能再让外国军队来中国的土地上驻军。

所以,外国在中国的使领馆外面的安保,都是中国武警负责的。

而米国也有一个规矩,就是米国驻外的使领馆安保,都由米国海军陆战队使馆警卫大队负责。

这就和中国的规矩有冲突了,于是,最终双方各让一步,米国海军陆战队警卫大队可以来,但不许在室外穿军装,持武器。

中国和米国之间,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对等关系。http://www.xinghuozk.com/131646.html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7/1943.html

继续阅读: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