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春天弄死了“灯塔一号”导航卫星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8-05 17:16:50

“灯塔一号”导航卫星,1969年3月13日~~1980年12月31日,下马。

101挖掘机,2020.8.4

​​1965年1月8日,钱学森(时任七机部副部长)向国防科委提交《研制卫星打算》的报告,建议早日制订我国人造卫星的研究规划,并列入国家任务。

报告中对导航卫星也明确提出了规划“导航卫星——由卫星上发出无线电信标,舰艇可以利用信标的多普勒频移来测量自己的位置,可以将位置误差降到160米,是舰艇发射弹道式导弹必须的措施。”

【注意这句话,非常非常重要,与潜射弹道导弹命中精度有关】

 

1967年12月,在安排东方红一号卫星、返回式遥感卫星方案论证与复审会议之后,钱学森提出开展导航卫星、通信卫星的探索研究,开展论证。他要求在论证期间要到海军调研,主动争取并促进导航卫星、通信卫星能在国家立项,从而列入计划,早日着手开展工作。

【导航卫星,不只是军用:

导航既可三军共用,也可民用,而且应用面异常广泛:飞机、 船舶、 车辆导航、 海洋工程、 精密测绘 、 空海资源调查、 智能车辆导航与列车监控、地震监测、 科学研究、 森林防火与灭火、 农业网格种植及其施肥、 喷撒农药等等,但是后来有人觉得,这东西不实用】

 

1968年1月,钱学森派人参加“718”远洋测量船总体方案论证工作。

测量船可在公海水域范围内任意配置,扩大了航天器测控范围,对于进行洲际导弹的远程试验和载人飞船的全程跟踪、数据采集以及救生都是不可缺少的。

【【这里,与前面的定位精度问题相呼应】】

导航定位手段由惯性导航系统、卫星导航设备、天文经纬仪组成综合定位系统。

卫星导航和天文经纬仪导航的高精度数据,校准惯性导航系统因长期航行累计造成的零漂移,可通过计算机使测量船的定位精度达到较高的水平。会上根据测量船工程的需要,对卫星导航定位提出使用要求,一致认为卫星导航是测量船的重要手段。【【再次提到定位精度问题】】

会后,将测量船总体方案有关情况向钱学森等领导作了详细汇报。

钱学森指示 :“测量船与导航卫星、通信卫星和载人飞船关系密切,要紧密配合,搞好大协作。”

 

1968年6月,海军向中央军委提交《关于研制和建设潜艇指挥通信、导航系统的报告》,

提出了对通信卫星和导航卫星的使用要求,即要求通信和导航实现全球性、全天候、高精度、高速度、高可靠性和不间断地工作,报告还提出了相关项目的具体要求:

1972年,完成微波通信、卫星导航系统的建设 ;

1974年,完成超长波通信、导航系统建设。

1968年7月9日,国防科委要求空间技术研究院尽快论证导航卫星研制方案。

钱学森对此十分重视,组织有关人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针对存在的现实困难,为了确保任务的完成,他向国防科委建议,导航卫星使用要求必须由用户(即海军)来组织论证。

1969年1月6日~~2 月5日,海军司令部在天津塘沽以三结合的形式召开了卫星导航使用要求论证会议。由于当时艇、船、弹、箭、星、测控跟踪站的论证工作都是处于起步阶段,急需各方进行技术交底和相互协调。

经过论证认为,由于技术原因,近期内不可能满足潜艇部队水下导航的要求,可先发展水面卫星导航系统,以解决海军和一般用户的急需。

 

1969年3月13日,国防科委确定导航卫星工程代号为“691”任务。

钱学森、常勇亲自安排,抽调相关单位技术人员组成导航卫星总体研制队伍,由孙家栋、闵桂荣负责主持水面卫星导航系统方案论证。钱学森对参与人员提出:“上来一把抓,回去再分家”。

也就是在研究总体方案时,各单位都从全局出发,提出几种总体方案进行比较,从中找出具有共性的各系统支撑课题,回去再开展系统项目研究,并尽快提出外协课题。他还反复强调要充分利用已有的研究成果,从正在研制的卫星系统吸取实际经验。

总体人员要经常到各分系统单位调研,学习相关专业知识,总体要按照分工对口联系,这样才能起到总体与分系统之间的桥梁作用,从而提高总体设计水平。

 

1969年6月底,钱学森到总体部听取卫星导航系统初步方案论证的汇报,孙家栋、闵桂荣、韦德森、吴玉石、何正华、李秉勣等及总体室有关人员参加会议。

会上,总体室提出了导航实验卫星和导航应用卫星两个方案报告。

对导航卫星的研制工作采取两步走,还是一步走,要不要先经过试验星再到应用星,对这些问题有不同的看法。

钱学森讲述了科研工作必须遵循科技发展规律的实例,说服大家搞导航卫星应该采用试验卫星和应用卫星两步走的方式。

 

1969年7月29日~8月11日,受国防科委委托,五院主持召开了水面卫星导航系统方案论证会。

钱学森、郭天才主持,罗舜初、刘华清到会作了总结发言。

通过讨论和协商,确定水面卫星导航系统采用双频多普勒体制。

这种全被动式导航系统,具有较高的精度,能满足用户要求,且在国内具有一定的技术基础。

钱学森最后指出 :“导航卫星是关系国家战略防御和人造卫星发展的重大问题,涉及火箭、潜艇、09工程、718工程等国家重大工程的全局。导航系统的高度综合性和技术复杂性,靠五院一个部门是难以胜任的,必须依靠国家的力量,依靠全国各有关部门和地区的协同支援,把系统方案论证好,安排好各项工作,多次协调,多次试验,尽快圆满完成任务。”

 

1970年11月,七机部主持召开导航卫星技术方案论证会。钱学森(此时已是国防科委副主任)对导航卫星的技术方案进行审查,他建议,卫星命名为“灯塔一号”。

 

1972年3月4日,“灯塔一号”经批准后正式启用,导航卫星转入工程研制阶段。

1973年,“灯塔一号”列入国家计划。

1977年4月,“灯塔一号”初样卫星达到了设计要求,完成结构模型、热控模型、电性模型。

1977年6月,转入模样研制阶段,

1977年9月,进入正样研制阶段。

【按照七机部的流程,正样研制阶段通常研制一颗正检星和一颗发射星。正检星进行地面的各种鉴定试验(振动试验、热真空试验、电性能测试、电磁兼容性试验等),发射星只进行验收试验。正检星和发射星的技术状态完全相同。正检星的星上产品通过试验证明其技术状态正确,经受了鉴定试验的考验,可以作为发射星的备份产品,如发现问题,经修改、补做试验合格后,也可作为发射星的备份产品。也可以说,到此时的“灯塔一号”,基本完成了研制历程,就等着上箭发射了】

1978年8月初,伟人在专门听取了七机部的工作汇报后指出:“中国是发展中的国家,在空间技术方面,中国不参加太空竞赛,要把力量集中到急用、实用的应用卫星上来。”

1980年6月前,“灯塔一号”卫星设备研制的各单位完均按进度完成研制工作,制造出星上正样产品4套,经过验收全部合格。

 

“灯塔一号”使用了重力梯度杆,类似美国子午仪卫星定位方式(定位精度约100米),卫星能始终指向地球,“灯塔一号”的重力梯度杆长12米,可伸缩,顶端一个天平动阻尼器,对地精度5到7度,运行在极轨轨道,4-5颗就能组成全球导航网络。

美国子午仪卫星导航系统(Transit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1964~1996.

【极轨卫星,轨道高度840公里,通过地球的南北极,轨道是与太阳同步的,每天两次飞越地球表面上的一个点,而且总是在同一个钟点(钟表面数字点)】

“灯塔一号”星上采用壳式叠瓦太阳电池阵(于1969年研制成功),在当时来讲,也很先进滴。

 

1980年12月31日,国防科委正式通知,为了进一步贯国民经济彻调整方针和研制急用、实用卫星的原则,“灯塔一号”卫星研制任务撤销,卫星完成环境试验后封存,将卫星资料归档。

至此,历时12年的导航卫星研制终止。

 

1978~1984,国内各部门(包括海军)引进18种类型,49套卫星导航系统船用定位设备,价值1725万美元 。​​​​

(最后一句是胡扯,因为俺就知道,绝对不止这个数,不是不止,是特码的远远超过。【pop3】)

 

更多可阅《炎黄专题:科学的春天?请要点碧莲

要把力量集中到急用、实用的应用卫星上来——如果这句话都看不明白,建议重修中文【沙龙】那个是借口,一共就搞了两种卫星。。。。。【黑胖子】

北斗那么多故事,要记住的恰恰是最初是准备加入“伽利略”的,份子钱都交了,合作也开始了,最终还是因为“非我类族”被人家一脚踢出来,这才有了北斗。记吃不记打是不对的,怎么挨打才要记住【漏斗子】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8/1954.html

继续阅读: 政策 改革开放 科学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