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富豪”资本寡头马云的996福报畜养奋斗逼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8-10 11:16:11

谁在杀死那个奋斗逼?

斯卡汶奇,X博士。激流网  http://jiliuwang.net/archives/93005

你还记得这个网站吗?https://996.icu/#/zh_CN

2019年3月27日,一位饱经“自愿加班”摧残的程序员老哥,在程序员聚集地的github中,写下了996 ICU的项目,也就是上边那个网站。

彼时加班文化被推到风口浪尖,人民日报发表《强制加班不应成为企业文化》,与阿里发布的福报论共同组成舆论的两大漩涡。

 

时隔一年多,无论加班文化是否还在继续,996 ICU事件的风波已经逐渐平息。

在这里,我们要先知道,奋斗逼并不等于奋斗。可能你从小就知道什么是奋斗,但可能你对“奋斗逼”的定义并不是很了解。

奋斗逼的定义是这样的:

1、免费加班不要加班费

2、个人能力不足,靠额外延长工作时间来拉高自己的劳动价格

3、看似工作时间延长了,其实啥都没干

4、会变着法子证明自己在加班,以此迎合老板

 

 

奋斗逼是职场绿茶吗?

有一个叫做脉脉的软件,职场老手喜欢在上边找工作和扩展人脉、刷职场八卦,相当于一个职场版的微博。

 

通过浏览脉脉中的“奋斗逼学”,我们能知道在互联网大厂内的奋斗逼,有多么令人害怕。

这是一位吐槽奋斗逼谄媚行为的职场人士,他列出四大点,并邀请八方网友踊跃留言。

 

还没等反对奋斗逼的仁人志士站出来发声,楼主就书接上文,继续列出三大点。

 

如果说上述的奋斗逼现状只能说是职场舔狗,那另一篇帖子,你能看到奋斗逼的进阶版。

在奋斗逼的生活中,除了没完没了的工作,还有凌晨一点的公司食堂和一把一把的续命药。

 

脉脉用户们把杭州称为奋斗逼之都,认为杭州内阿里一家独大,许多高管们从阿里出走后,又把996管理学向杭州四处布道,以至于“加班福报学”辐射全杭州。

 

似乎在奋斗逼和资本家的联合下,互联网大厂的员工们,生活岌岌可危。

在脉脉上,清晨,会有数千人如蚁群拥挤在深圳5号线排队候车。

 

早晨,又有许多拼多多男员工因为坑位不足,排队拉屎,有人憋不住了,于是在小便池里拉屎。

让同事感到好笑又悲凉。

 

在深夜,后浪们才匆匆下班,回去睡觉,结束“奋斗”的一天。

 

这是深夜的深圳1号线,回家只想睡觉的后浪们还在排队等车。

 

最后,有人忍无可忍了,在脉脉上怒斥奋斗逼,要求大家一起抵制阿里系员工,并称这类奋斗逼为工贼、业界毒瘤。

 

你应该注意到了,这些与奋斗逼有关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是国内互联网企业。

只要研究下互联网行业,我们很容易发现,从15年到20年间,倒闭的互联网企业多了去了,但是倒闭原因基本不会是“员工不够拼”。

与之相反,往往是因为老板决策不力,资金链断裂、商业模式匮乏而倒闭。

但为什么奋斗逼依然络绎不绝?换言之,为什么996的奋斗鸡汤,它不好使了?

 

无论中外,历朝历代都不乏奋斗者,但是奋斗逼,具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已经难以溯源。

15到17世纪,地理大发现,无数欧洲船队从港口出发,有钱的拉点皇家赞助,没钱的自己搞艘小木船搏命求财。

 

敛财与暴行时代

数百年后,咆哮的二十世纪30年代,美洲殖民者的后代们在帝国大厦的格子间创造利润,昼夜难辨。米尔斯为此撰写了《白领》,谨献给工业浪潮中奋斗的新中产阶级。

大洋彼岸,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说道:“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于是涌现了一批为了共同目标的拼搏一代,如钱学森、邓稼先、铁人王进喜。

奋斗,是何时从神坛上跌落下来的呢?

我想,应该是在千禧年之后,随着私有化的确立和市场经济的逐渐引入,个人主义觉醒。2001年加入WTO之后,资本化的作用进一步增强。

地区差异逐渐拉大,贫富分化加剧,社会阶层日益固化。工资增幅赶不上房价,人们不再梦想“白手起家”,开始思考“养家糊口”。

80年代的深圳塔吊吊起来的不只有钢筋水泥,还有房价

此刻起,奋斗逼开始有了萌芽的土壤。

在非洲有一种动物,叫做鬣狗,在非洲雨季,它们通常集体行动,可以运用精湛的捕猎技巧以及极尽残忍的手段分食猎物。

但到了旱季,在食物不充沛的时候,鬣狗则会把它们的狩猎技巧用在同伴身上,啃噬得一干二净。

 

我们会不会也是社会上的一群鬣狗?

在互联网的发展初期,在风口奋斗,可以给每个人带来丰厚的回报,马云、刘强东、马化腾正在此时发家。

他们面对一个如此空旷的互联网领域,自然是雨季中的鬣狗,四处捕食。

但当这一代人分食完后,互联网行业已经饱和,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吃饭,只能选择臣服。而他们的资本家君主,获取利润的方式也从企业互搏、资金对砸,演变成了社畜的驯化大比拼。

比谁的员工更勤恳、更安静、更感恩。

In a big scale,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和阶级的固化,奋斗逼的诞生,是必然的。

换句话说,社畜的旱季到了。

 

2002年,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写了一本《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揭示了新时代下社会阶层流动的本质。

  • “第一,体力与非体力劳动者之间的社会经济差异扩大”,即普遍上看学历高的收入会比学历低的收入高。
  • “第二,管理者与非管理者之间的社会经济差异扩大”,即你老板赚到保时捷,你赚到了医保补偿。

时间再往后退10年,2010年,加班渐渐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成功学在书店热卖,“创业大赛”此起彼伏地开展着,“又通宵了”将是社交动态的资本,“你不逼自己一把,永远不知道自己多优秀”的鸡汤,被写在了书签上、文具盒上,霸榜了当年的淘宝文具区。

奋斗的同时,人们对“阶层固化”的讨论程度也越来越强烈,大家后知后觉地发现,时代变了,努力真不一定成功了。

《无关的流动感知:中国社会“阶层固化”了吗?》

马云等第一波互联网奋斗先驱们,将互联网迅速瓜分。

随着国内软件行业崛起,野蛮厮杀扩张之后,2016年开始,“奋斗”从神坛跌落,58同城、有赞等企业,开始公开实行了一项更为野蛮恐怖的残酷制度,它叫做996。

  • 马云说道:“996是福报。”
  • 刘强东也说道:“不努力不是我兄弟。”

确实,在他们初步创业的年代语境下,这些话都不会有错,付出就有收获,甚至百倍千倍。但问题在于,这已经不是一个四处充满机会的时代了。

网友镜头下,凌晨的阿里巴巴,灯火通明

我们这一代“85后、90后、95后”后知后觉——我们的奋斗不会再是一种新教徒式的征服与扩张了。

我们似乎成了资本的人肉燃料电池,当一节电池被榨干,只会换下一节电池,没人关注废电池的结局。

更讽刺的是,白领们、码农们,各种青年们,渐渐发现了一个更为残酷的事实,奋斗,不一定让你的生活变好,但可以让你不会被辞职。

 

老板可能还会开掉那些准时下班拒绝“奋斗”的人,然后留下你为他奋斗。

于是,你通过同行间的相互倾轧,通过消耗身体健康的形式,渐渐获得了更高的收入,在行业斗兽场赢下一局。

2019年,据智联招聘的《2019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统计,有55.42%的白领们,平均一周加班超过3小时,有9.18%的白领更是加班超过了20小时。

但偶尔翻翻我们的留言区,各种读者跟我们诉苦996,甚至007,我总感觉这个数据还是低估了。

 

在中国私企,更是有80.9%的白领表示自己没有加班费。

 

换言之,如果你要求加班费,你就成为了私企中19.1%的少数白领。

法国哲学家福柯说过, 话语(discourse)即权力。权力的斗争也就是话语的斗争。

2012年,我们渐渐把富人分为了“高富帅”与“白富美”,把我们一齐叫做了“屌丝”,把“奋斗” 改称为了“逆袭”。

再往后,无意义的内耗与“奋斗”进一步被撮成了“996”,宿命是“ICU”。

这是有真实案例的,2020年5月19日,知乎用户“卷眉毛山治君”,刚做完切肺手术,他的领导问他:“感觉没什么事了,再回来(加班)呗。”

实在太残酷了,就不放图了,大家可以打开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5666834/answer/1326000094

最终,奋斗的意义被残忍消解了,老板把“狼性世界观”、“福报方法论”轮流摆上了办公桌。

白领们开始迷惑自己到底是“奋斗”,还是作秀的“奋斗逼”?

表面上看是主体产生了话语,实际是话语造就了主体。

表面是我们创造了“奋斗逼”这一词汇,实际上是“奋斗逼”影射着我们的现状与未来。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苏联笑话

列宁在一次演讲时对群众说:“ 同志们,不要惊慌,当形势对我们不利的时候,我们只需要把绳子抛给资本家,他们自己就会把绳子往脖子上套。”

台下的布尔什维克同志问:“ 好极了,可是我们从哪儿能搞到那么多绳子去吊死所有的资本家呢?”

列宁回答道:“ 你放心,他们会卖给我们的!”

可现在,一些奋斗逼们,正在把献给资本家脖颈的绳索,套向了劳动者的脖子。我们的旱季,到了。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8/1957.html

继续阅读: 资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