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英雄 > 正文

《当世界年轻的时候》:那些在西班牙抵抗法西斯的中国人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8-26 16:40:37

《当世界年轻的时候》(倪慧如、邹宁远)。拼凑出13位中国战士残缺的面貌→活出历史,他们不再是躺在纸上的名字:谢唯进—张瑞书—刘景田—张纪—陈文饶—陈阿根—李丰宁—张树生—阎家治—杨春荣—张长官—刘华丰……

“我们没有死光,实在是奇迹!”

20 世纪30年代,当中国在日本法西斯肆虐下挣扎时,居然有中国人志愿前往西班牙抵抗德意法西斯。

历史唤起我们的记忆,

早在1868—1878 年古巴独立战争, 就有上千名华人参加;

1917 年俄国大革命,华工参加红军人数高达数万人。1936—1939 年西班牙内战,华人的参与并非偶然,而是历史的延续。

从1936年到1939年,来自53个国家的4万多名志愿军先后来到西班牙,与当地反法西斯军民并肩作战。在这支国际大军中,也有中国人的参与,但是,他们的身份和故事却被遗忘在历史的角落。

这段历史基本上没几个人知道:在西班牙抵抗法西斯的谢唯进

作者:季雨 https://mp.weixin.qq.com/s/Ssubsb0kfUZ2_H6NNLBtXA

谢唯进,名芝祥,号用常。1904年出生于四川省璧山县广普乡一个破落的地主家庭里,生活比较困难。其先祖,于清朝康熙年间自广东长乐县移居璧山。谢唯进6岁开始上学,1916年考入上海南洋中学。由于他经常阅读进步书刊杂志,受到新思想的影响,在“五四”运动中,他被同学们推为南洋中学的代表。

谢唯进故居

1919年10月,他乘轮船从上海去巴黎,与李富春、李维汉、张昆第等去法国勤工俭学。1920年春他转入英国约克哈罗格特学校军事训练班。在英国的三年中,他阅读了有关十月革命以及俄国国内革命战争的书籍,还有报道英国工人运动的报纸。1922年9月他在《少年》第2号上发表长篇论文《赤俄最近之经济状况》,为俄国十月革命后的经济发展叫好,同学们笑称他为“布尔什维克”。

1923年春,谢唯进离开英国前往德国,途经法国时与周恩来相识,周恩来将一部“莱卡”相机送给了谢唯进(后来,谢唯进用这部相机拍摄了很多珍贵照片)。谢唯进在位于德国中部城市的哥廷根大学数理系就读,后转入政治经济学系。在德国他结识了朱德、孙炳文、徐冰等同志,进一步学习了马列主义。

1925年,经孙炳文、董桂阳介绍,谢唯进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转为中共党员。1927年春,谢唯进在德国柏林体育宫由德共召开的援助中国大革命并反对帝国主义干涉中国的群众大会上代表中共致词,介绍了中国大革命的性质与形势,并将省港罢工委员会及农民协会会旗献给著名的国际共产主义活动家、德共中央主席台尔曼同志。

谢唯进向台尔曼献旗

由于他通晓英法德俄等多国语言,1928年至1936年,党派他担任共产国际主办的“国际通讯社”关于中国问题的报道及专论撰稿人。1929年至1933年又担任在欧洲出版的《中国工农通讯》的主编和发行人,后又担任共产国际东方部主办的“中国通讯社”社长。

1933年纳粹上台后,德国当局企图逮捕谢唯进。谢唯进机警的转往瑞士,并在那里参加了瑞士共产党,不料又被当局发现。正当瑞士政府准备对他下驱逐令时,谢唯进已经悄然离开了瑞士,不久他又化名林济时从容的再度返回瑞士,继续从事革命工作。

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了。当时的共产国际向全世界共产党人发出号召,组织起了共产国际纵队,支持西班牙政府。这年10月,谢唯进受党的委派,用林济时这个名字来到西班牙。

1936年,科尔多瓦前线,保皇党民兵正在射击

谢唯进因为曾经学习过军事,被认为是军事专业人才,受到了重视。法国共产党中央领导人,同时也是国际纵队的最高领导人马尔蒂和意大利产党领导人加诺接待了他。加诺首先非常高兴地对谢唯进说:“我们欢迎你的到来,”还说:“你的多国语言可有了用武之地,再有,你过去在英国学过军事,懂炮兵,现在好好施展你的本领吧!”

于是,谢唯进被派往共和国军第三十五师,负责重炮队的指挥工作。临行前,马尔蒂还告诉他:“你去那里是暂时的,等我们炮兵纵队开始组建,你就得回来”。谢唯进接受了任务,立刻赶到共和国军三十五师重炮队。

当时,原来的西班牙政府军很多投奔了叛军,共和国军大多由民兵组成,军事训练和武器装备都很差,还有不少妇女参战。而叛军则在兵力、武器和军事技术方面占着绝对优势,还有德意法西斯武装的直接支援。但是,“人在阵地在”,共和国军的一兵一卒,都在为保卫祖国的每一寸土地而浴血奋战,他们始终没有退缩。西班牙的妇女们打出了旗帜,写着:“宁做英雄的寡妇,不当奴隶的妻子!”

参加马德里保卫战的国际纵队法国女战士

谢唯进被共和国军强烈的爱国热情和英勇献身精神所感动。他遵照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何塞·迪亚斯的指示,来到这里首先抓好作战指挥,同时加强军事训练。他巧妙利用紧张战斗的每一个空隙,现场训练了各级指挥员。敌人的冲锋开始了,谢唯进准确把握战机,适时下达战斗命令,一阵猛烈的炮火,把进犯的领头羊—摩洛哥骑兵部队打得人仰马翻,丢盔弃甲。

后来,战斗进入城市巷战相近战阶段,重炮难以继续发挥威力。谢唯进报告上级批准,组建了一个便于游动作战的轻炮营。他把轻炮营所属各分队巧布在城市隐蔽角落,到时一声令下,炮弹从四面八方飞向敌人的楼群、仓库和火力点,出其不意地打得敌人狼狈逃窜,溃不成军。

身着国际纵队军装的谢唯进

后来,谢唯进担任了国际炮兵纵队政治委员。国际纵队由来自数十个国家的志愿者组成,是名副其实的多国部队(白求恩也是国际纵队中的一员)。他时常深入基层了解情况,直接和战士谈心,沟通思想,传达上级指示,进行战斗动员,同友邻部队或下级来人商讨作战部署等,经常忙得不可开交。最能体现政治工作的强大鼓动作用的,莫过于率领部队进行战前宣誓仪式。宣誓开始,全体官兵整队集合,威严肃立。然后高举手臂,由政委谢唯进和司令员伊戈纳朵夫领呼誓词:“我自愿来到这里,为了拯救西班牙和全世界的自由,如果需要,我将献出最后一滴血。”

谢唯进领导炮兵纵队首先参加了著名的马德里保卫战。当时法西斯联军投入了4个最精锐的纵队,利用数十个炮垒向市区射击,德国空军也连续轰炸不停,城郊曼萨纳雷斯河的水被染成了红色。在叛军集中了数百辆坦克,发起总攻,战斗进行到最激烈之时,谢唯进指挥炮兵配合第11国际纵队顽强挫敌,把敌人赶过萨那雷斯河。马德里郊区制高点恩格尔堡山是攻防首都的要塞,谢唯进指挥炮兵配合第12国际纵队向守敌发起攻击,一举收复要塞,打破了敌人企图攻占首都的美梦。在血战大学城的战争中,他把指挥所移到阵地前沿,近距离指挥炮兵,重创敌军,取得了重大胜利。

墨索里尼与意大利黑衫军

1937年3月,叛军几遭挫败后,又一次围攻马德里。这一次,打头阵的是以黑衫军为主力的意大利法西斯干涉武装。黑衫军是意大利法西斯头目墨索里尼亲手组建王牌军,对内镇压反对派,对外充当侵略的急先锋。后来臭名昭著的德国党卫军,也在很大程度上模仿了黑衫军。

1935年,黑衫军参加了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的战争,充当了意大利法西斯侵略扩张的急先锋。西班牙内战爆发后,黑衫军的3个师作为干涉军的一部分参加了西班牙内战。这三个师分别是:黑衫军第1师“神的意志”,黑衫军第2师“黑色火焰”,黑衫军第3师“黑色翎羽”。当时的黑衫军师由正规军和法西斯党的支援民兵混编而成,这些黑衫军师都实现了半摩托化,按照当时的标准,装备算是比较精良了。

意军这一次的目标是瓜达拉哈拉,此次进攻的目的是要把马德里从共和政府军的手中“切割”出来。为了支援这次进攻,法西斯方面还出动了90架飞机,200门火炮,120辆坦克,可谓不惜血本。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展示的意大利CV33坦克

一开始,仗着人员和装备上的优势,意军进展顺利,一时间共和国军的防线岌岌可危。情况万分危急,国际炮兵纵队受命前往增援。兵贵神速,谢唯进带领他的队伍日夜兼程,经过两天一夜的连续行军提前到达了战场。

此时,恶劣的天气降临了战场。寒风刮遍了战场上的每个角落,紧接着是冻雨和降雪。法西斯方面没有准备充足的保暖衣物,这无疑给意军的精神和士气造成了打击。同时连续的雨雪使得道路变得泥泞不堪,使得意军的机械化部队无法再像之前那样迅速移动——他们只能待在公路上。糟糕的天气还影响到了法西斯方面的空军,他们的飞机在很多时候都无法起飞。至于共和国军的空军,他们在马德里的机场有着混凝土跑道,使得他们的飞机可以照常支援战场。

国际纵队中的中国战士,左起谢唯进、刘华丰、张纪

共和国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向意军发动了反击。谢唯进指挥炮兵对准意军的屯兵点、坦克群、炮火阵地和后勤运输队猛烈开炮。共和国军的空军也出动飞机轰炸了集结在公路上的意大利军队。意大利军队在持续打击之下,损失惨重,节节败退。丢下数千支步枪,200多挺机枪, 30多门大炮和多辆坦克、汽车及子弹、炮弹等军用物资。根据战后出版的史料显示,意大利军队此战损失超过两千人。意大利法西斯外强中干的本质,经此一战暴露无遗。之后,意大利干涉军在西班牙再也没有单独进行过作战。

接下来,谢唯进指挥炮兵纵队配合捷克和巴尔干半岛志愿者营重创法西斯方面的法兰西和摩洛哥、阿拉伯雇佣军,这次战役击毙生俘敌人近万人,是西班牙反法西斯战争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

1937年8月,谢唯进在攻占东线肯托城时不幸腿受重伤。住院期间他与国际友人联系,商讨反法西斯运动和反法西斯战争的战略战术问题。

朱德、周恩来、彭德怀赠送的锦旗

正当参加“国际纵队”的中国战士(他们的故事并不为国人熟知,我能找到的名字只有12个,他们是谢唯进、张瑞书、刘景田、张纪、陈文饶、陈阿根、李丰宁、张树生、阎家治、杨春荣、张长官、刘华丰)在西班牙反法西斯战争前线鏖战之际,1937年5月15日,毛主席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国工农红军和中华苏维埃政府,致信西班牙人民及战斗在前线的军队,对西班牙人民在保卫首都马德里及在北方和南方前线上的胜利表示祝贺。在毛主席起草致西班牙人民信件的前两天,朱德还发表了《致西班牙人民书》。为了表彰中国同志的英勇战绩,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代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特制了一面锦旗,赠送给国际纵队中国参战的同志,上面用中、英文写着:“中西人民联合起来!打倒人类公敌——法西斯蒂!”(这面锦旗,经过辗转周折,直到1939年4月才送到谢唯进手里)

1938年,阿拉贡前线,保皇党军队在塞格雷河岸发起进攻

1938年7月下旬,共和国军指挥部在西班牙东北部发动了持续近4月之久的埃布罗河战役。这是西班牙内战中最大的一次战役,叛军的大部分后备队和几乎所有的摩托部队、坦克炮兵和空军都参加了战斗。伤愈归队的谢唯进不分昼夜地指挥炮兵纵队,掩护各国际纵队和共和国军强渡埃布罗河,突破叛军重兵把守的河防,收复了600多平方公里土地。他因兼任西班牙共和国军劲旅第35师重炮队指挥部副官,又奔驰到阿拉贡前线指挥炮兵配合35师,协同第11和15两个国际纵队,一举攻下对整个战线极其重要的昆托·德尔·埃贝洛要塞。埃布罗河攻防战使法西斯叛军伤亡8万多人,损毁飞机200多架,是共和国军的一次辉煌胜利。

各国战士告别国际纵队

由于英法等国对法西斯的一味纵容与绥靖,西班牙共和国政府难以从外界得到武器弹药等物资的补充,战局日益恶化。一九三九年二月,谢唯进随同西班牙共和国军和国际纵队从西班牙东部边境被迫退入法国境内。谢唯进与许多国际战士一起,被拘禁在西、法边境的法国集中营内。

在集中营里,谢唯进组织战友们与反动军警进行了不屈不饶的斗争。此时,中国国内正进行艰苦的抗日战争,他认为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就秘密组织各国战友编印反映反抗法西斯斗争的《中国新闻》,邮寄到世界各地进行宣传。他深知中国抗战急需医务人员,除早期与白求恩、柯隶华等国际友人联系援华工作外,在集中营中他又组织联系国际志愿军中的20名医务工作者分批赴中国抗战,为打击日本帝国主义作出了贡献。谢唯进在集中营里写道:“一俟弟等解囚,当速整戎装,趋赴祖国前线,为民族之独立生存而效命。”

谢唯进与战友们在法国集中营留影

1940年3月,在国际团体的援助下,谢唯进被释放出集中营,他与妻子——卡佩娜·谢·安娜医生,历尽千辛万苦,辗转回到了祖国。在与一位巴拉圭战友告别时,谢唯进写下了:“特书此以作我们将来分手到地球之各方,共同为我们公共事业而奋斗之纪念。”

谢唯进偕妻子经昆明到达重庆后,组织上安排他留在重庆工作。他们夫妇以开诊所作掩护,开展地下情报工作。谢唯进根据当时中共南方局书记周恩来的指示,在四弟谢晚樵的帮助下,在重庆临江门韦家院租了一幢三层楼房做寓所,后又在都邮街租了两间铺房,开了一个名为“安丽诊所”的药房,以此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有一段时间,中共南方局的电台就设在他的住房内,谢唯进的住所也就成了南方局活动的一个秘密据点。

1946年5月,谢唯进随参加和谈的中共代表团赴南京,被派往华中解放区作军事外交工作。1948年11月,调到第四野战军特种兵团任政治部副主任兼宣传部长,参加了解放北京,天津的战斗,后随部队南下。新中国成立后,谢唯进历任空军工程部政治委员、副部长,1955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和大校军衔。1965年谢唯进离休,1978年去世。

现在的年轻人估计没人知道谢唯进和这100多个中国战士了。我们用西班牙人的话作为本文的结尾:“兄弟们,你们的名字照亮了马德里。”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8/1992.html

继续阅读: 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