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罗马教酋方济抨击资本主义专制和私有财产神圣论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12-03 11:04:43

用于批判资本主义罪恶的罗马教酋方济各

罗马教酋方济各(Pope Francis)相对亲进步主义,警惕资本主义的暗黑邪恶面,崇尚公平正义,关注平民利益。他的主要主张有:

第一,抨击资本主义的罪恶。

方济上任以来,天主教内反资本主义的声音更高涨,方济各带头抨击原教旨自由市场主义者。

他认为∶人类社会疾苦之根是不平等,不平等之源是资本主义。方济各还用“市场暴政”(tyranny of markets)来精准形容资本主义。

二是人类的各种宗教,多是强调来世,肯定精神,不看重物质享受,并倾向“均贫富”。如果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那麽宗教对人类精神的升华有其正向价值,同时其负面作用也不至於导致灾难性的结果。

罗马教酋抨击资本主义的正义声音,感动了那些充满理想精神、生来就浸泡在资本主义灾难深重社会里的西方年轻人,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最好不过的教育了米国和欧洲平民,让他们意识到所处资本主义社会的黑暗和邪恶。

据2011年美国皮尤机构(Pew)的民调∶在18到29岁的美国年轻人中,愈50%对社会主义有好感,对资本主义持负面看法;而在65岁及以上的美国人中,对社会主义有好感的只有13%。

罗马教酋曾经选在纽约多为黑人居住的哈林穷人区演讲,也是重在提醒米国人身边的不平等,不公义。

第二,理解社会主义领袖。

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曾访问梵蒂冈,跟教酋方济各在反对资本主义上,谈得非常投机。

卡斯特罗见到教酋方济各,除了感激,更是共鸣社会主义理想。

卡斯特罗对方济各坦言,他阅读了这位教酋所有的演讲,所有的公报,说如果教酋的想法继续这样,他也准备去教堂(信教)了。他严肃地说,“这不是开玩笑”。他甚至说方济各是耶稣,从某种角度,他自己也是。也就是说,他们都是同一个反资“教派”的。

所以美国极端偏执的右翼电台节目主持人Rush Limbaugh 公然攻击教酋方济各宣扬的是“纯粹的马克思主义”(pure Marxism)。

教酋在结束访问登机前的数分钟,特意不点名地批评了美国对古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经济封锁,他说这项举措对古巴人民造成了“不公平的负担”。

此前方济各在访问南朝鲜时同样,正义的评论南朝鲜人民要放弃对北朝鲜的“对立思维”,要民族和解。正式侵略和对立成为撕裂亲人的悲剧祸首,才是全球灾难之源,包括目前涌向欧洲的难民问题,不正是米国等北约国家悍然侵略攻击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家,毁掉她们家园导致的吗?

当然,他也有局限性,方济各呼吁西方国家收留更多难民,却回避北约、土耳其等邪恶势力是造成难民潮的主因。

罗马教廷和天主教内有很多左倾信徒,这位新教酋上任后正视这种现实和潮流,方济各取消了梵蒂冈执行了29年的禁令,允许社会主义神父布鲁克曼(Miguel Brockmann)主持弥撒。布鲁克曼曾是尼加拉瓜的左翼马克思势力“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的外交部长,因拒绝教廷要他退出政治的谕令,而被当年的教酋保罗二世削职。

方济各戴上教酋桂冠后就解除禁令。布鲁克曼一复职,就直言不讳批评了广受进步力量谴责的已逝教酋保罗二世,指其滥用权力,与此同时赞美古巴人民的领袖卡斯特罗,说卡斯特罗是“神圣精神的传信人(a messenger of the Holy Spirit),说古巴的共产革命是一场取代地球上的帝国的“必要斗争”,以建立上帝之国。

另一个秘鲁的教士Gustavo Gutierrez曾热衷“解放神学”,也被教酋方济各请到梵蒂冈。那个秘鲁左翼教士对记者说,教酋从没责怪过他的解放神学;他还歌颂教酋方济各的反对资本主义立场。《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Charles Krauthammer 分析说,进步的 “解放神学”在六、七十年代曾风靡热衷社会主义的拉丁美洲,“它强烈反对资本主义,并非常左倾,教酋方济各在阿根廷时(他的出生地)可能深受其影响。”

资本主义喉舌《华尔街日报》遗憾的指出∶在教酋方济各青少年时期的阿根廷,知识界被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反美主义所主导,方济各受这些意识形态的影响,不会令人惊讶。

方济各在米国国会演讲时,特别歌颂激进的天主教工人运动家Dorothy Day。她是一个主张无政府的和平主义者,当年曾强烈反对美国参加反击纳粹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推崇卡斯特罗的革命战友格瓦拉、并以同情共产党反资本主义而著称的美国左翼分子。

第三,传播集体主义,对抗个体主义。

教酋方济各在演讲时,不断提到“共同善”(common good)“共同需要”(common need)“共同法律”(common law)。

作为天主教中的左翼代表,方济各热衷传播的是集体主义。

社会主义思想以群体主义价值为核心,为穷人、为弱者呐喊,人民利益第一。

在全球资本主义颓势越来越明显之时,全球进步力量都在反思∶在经济领域,法国左派理论家皮克迪(Thomas Piketty)推出《21世纪资本论》,抨击资本主义;在政治领域,中国道路为全球发展中国家指明了道路;在宗教领域,方济各当上教酋后,全球演讲“均贫富”,反对资本主义,呼吁公平正义。

美国《市场观察》(MarketWatch)的专栏作家Paul Farrell认为,由教酋方济各率全球12亿天主教徒加入左派阵营,这场左右大战,米国极端右翼保守派将是输家,“教酋方济各正进行一场软性革命历史将站在他的反资本主义的革命一边。

第四,教酋身体力行进入人民当中。

教酋方济各的左倾,在相当程度上是遵循原教旨基督教义的,当然有其可理解之处,历来的教酋都是这种路子。但方济各更积极与人民共处。

他选择在梵蒂冈广场,亲吻一名全身长满肉瘤的男子。这个新闻照片撒向了世界。意大利媒体把此举跟13世纪的天主教圣人方济各亲吻麻风病人的圣迹相提并论。

这教酋也参加过巴西的摇滚乐大会,鼓励台下热情的年轻人起来革命,《时代周刊》随后报道的标题是∶更像摇滚明星的教酋呼吁“反叛”(Disorder )。

这次教酋前后访问古巴和美国,从电视画面上看到,他在游行车上,不断地抱、吻警卫送上来的孩子,且多是黑人小孩。

教酋方济各还去给女人洗脚(以往教酋从没有过),当众亲吻穆斯林人的脚,还在自己生日时把流浪汉请来做客人。

当然了,方济各对耶稣基督的态度也很特别,他在美国国会的英文演讲(约3300英文字),没有一次提到Jesus Christ(耶稣基督)。

方济《福音的喜乐》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种种弊端

教酋方济各首部宗座劝谕书《福音的喜乐》出版。

在这份长达84页的报告式的著作中,方济各措辞犀利地批判了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弊端,颠覆了不少让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深信不疑的市场和经济学理念,在欧美引起轩然大波。美国媒体甚至认为,方济各此番言论是针对欧洲和美国的。

“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在我的生活中,我知道大部分马克思主义者都是很善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觉得被冒犯了。”教酋在一次长时间的采访中如此回应,之后他指责了毫无节制的资本主义。“劝谕不代表你必须接受教会的社会训导。”教酋如此说道。

《福音的喜乐》中提及,现代资本主义是一个新的专制。资本主义专制将导致更广泛的社会动荡;由这个体制造成的不平等性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崩溃和死亡。他表示,西方金融体制需要“全面整顿”,并指责这个体制鼓励毫无节制的消费主义思想。

教酋在劝谕书中针对资本主义的言论包括“资本主义杀人”的论断——方济各认为,资本主义经济是劫掠穷人的经济,其本质无异于“谋杀”。他说:“十诫中,‘不可杀人’这条戒律设立了明确的限制——要保卫人们宝贵的生命。今天我们也可以将它套用在经济问题上。一种具备排斥性和不平等性的经济体制就是在杀人。”他表示:“为什么无家可归的老人冻死街头无人关注,但股市大盘才跌了两点就成了新闻?这就是穷人被排斥在外的例子。”

美国《大西洋月刊》26日将上述论断解读为“天主教已将现代资本主义视为敌人”:“方济各的观点不能再明显地显示出了他的政治立场——他反对右倾的支持经济自由的经济政策的观点。他的指责很大程度上是对准了欧洲诸国和美国。”

天主教近年在拉美和非洲逐渐兴起,这两个区域大都是发展中国家,它们又在全球金融危机中蒙受损失。

支持者称,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贫富差距、以及社会两极分化确如教酋方济各所言。美国《华尔街日报》26日报道,以美国为例,2012年美国处于“金字塔尖1%的富人”年收入占据了全国总收入的19.3%;2009年到2012年间,“最富有的1%”平均收入增长了31.4%,而其余99%的民众收入仅增长0.4%。《华尔街日报》称,美国的收入差距仍将持续存在,而且将越来越明显。

英国《每日邮报》称,方济各对于资本主义的批判并非首次。他刚当选教酋时,就曾呼吁对全球金融系统进行改革,并指责该体系将穷人排斥在外。此番言论曾将他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他还曾致信英首相卡梅伦,提醒后者“金钱应服务于人,而非统治人”。欧美批评人士认为,如今这位来自阿根廷的教酋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提升到了新高度——措辞更严厉、打击对象更明确。

方济各自当选教酋后在政治领域异常活跃,甚至有人认为他更像一名“政治家”,他对政治的影响也非常大。而他的简朴和亲民也让他得到了很多支持。

2015年脸书盛传一张天主教教酋弗朗西斯(PopeFrancis)反对资本主义的图片,教酋弗朗西斯各的照片下方写说放任的资本主义是“万恶之源”(thedungofthedevil),短短十个小时内已超过2万多人分享。其实,这段话是来自上周教酋的拉丁美洲访问行程中,7月9日于玻利维亚圣克鲁斯市(SantaCruz)发表的最为激情的一场演说。

根据CNN报导,教酋弗朗西斯各在这场全场一个小时的演说中,呼吁受到压迫的各国民众改变全球经济秩序,并谴责施行财政节约计划的相关机构是“新殖民主义”。教酋弗朗西斯各说,他支持弱势族群争取居住、土地与劳动等三项“神圣权利”。他谴责盲目追逐利益的现有体系,要人们“不要害怕说出来我们要改变,真正的改变,结构性的改变”,认为“这套体系已经令人忍受不下去”,其实是引用了公元4世纪该撒利亚的主教巴西流(BasilofCaesarea)的话。教酋弗朗西斯各说“一旦资本成为偶像并主导人们的选择,一旦对金钱的贪婪主宰整个社会经济体系,它将败坏这个社会,谴责并奴役所有男人女人,摧毁人类的博爱精神,让人彼此对抗彼此。我们能清楚看到,它威胁者我们共同的家园。

此外,教酋弗朗西斯各也批评国际货币基金(IMF)等国际机构所执行的开发援助政策。他表示“没有强权有权剥夺人们行使完全主权,每当有人这么做,就是新殖民主义的崛起,这足以严重损害和平与公义。”这场在第二届全球民众运动组织大会的演说是教酋弗朗西斯各2013年就任教酋以来,所发表时间最长、主题最广、最激昂的演说之一。

罗马教酋方济各(Pope Francis)对自由市场经济学的批评,作为全球天主教徒的精神领袖,教酋认为资本主义是不平等的来源,这已经是最好的评价了。

教宗:社会正义是把穷人应得的还给他们,私产并非碰不得

(梵蒂冈新闻网)为了建设「新的社会正义」,我们必须承认,「基督信仰传统从未认同私有财产权是绝对不可触碰的」,却强调了私有财产权始终具备社会功能。我们诉诸于法律和权益,「把必需品给予穷人时,我们给的既不是我们自己的东西,也不是第三方的物品,而是把穷人应得的那一份还给他们」。这是教宗方济各11月30日寄发的两个视频讯息的核心要点。这些讯息是为非洲与美洲法官促进社会权益委员会首次线上会议所发表的。

本次会议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在秘鲁举行,主题为「建设社会正义,迈向全面落实弱小者的基本权益」。与会的法官和律师等司法人员,来自阿根廷、巴西、加拿大、美国、古巴、危地马拉和摩洛哥,以及宗座社会科学院的成员。他们当中有许多人曾于去年6月3日至4日在梵蒂冈出席峰会,并与教宗方济各相会。这次为期两天的线上会议,延续了去年在梵蒂冈的峰会。

教宗在第一个简短的视频讯息中用西班牙语发表问候词。教宗强调,司法人员在日常工作中稍微「暂停」,有助于他们的使命和社会责任「获得更全面的幅度」。教宗再次以诗人的图像来描述司法工作,说:「你们在每个裁决、每次判决中,都面对了作诗的欣喜机遇:这首诗能医治穷人的创伤、顾及地球并保护大地母亲和她的后代子孙。这是一首弥补、修复和滋养的诗歌。」

为此,教宗鼓励众法官「不要放弃这个机会」,却要「意识到自己的刚正不阿、使命必达所能缔造的一切,都十分重要」。司法如果确实公正,便能促进国家康乐、居民受惠。在第一个视频讯息的结尾,教宗提醒,如果一个判决和法律制造出不平等的情况,或者造成权益受损,那么该判决和法律就算不上公正。

 

在第二个视频讯息中,教宗发表了开幕讲话。教宗称,非洲和美洲的与会者致力于「建设新的社会正义」,然后他列举了这种社会正义的五个基础,

首先便是司法人员的概念不可脱离现实。贫富差距日益加剧的现实情况「令人担忧」,越来越多的穷人「尊严不被承认,人权遭到忽视和侵犯」。「我们的思维不能脱离现况」。

新的社会正义的第二个基础是要重视「集体工作」。「众位善心男女向理想状态提出挑战,承认正义跟福祉和爱一样,都是需要每天为之奋斗、努力博取的任务」,因为分分秒秒都存在著失去平衡的诱惑。因此,第三个基础就是要秉持「使命感」,走在慈善撒玛黎雅人的道路上,因为「对他人,尤其是对最弱小者漠不关心」的诱惑经常袭卷而来。

教宗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习惯于从旁而过,对各种处境视而不见,以免它们直接触动我们。无条件地付出,意味著承担起他人的痛苦,而不滑向冷漠的文化。」

为「渴望尊严的地球」实践「新的社会正义」时,第四个基础是要以历史为鉴。教宗解释道,历史上有过许多奋斗,有些胜利、有些失败;不少前人为此倾流鲜血、献出生命。那些经验的根基,「也是我们今天想要重新省思的社会正义的根基」,我们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成长和发挥。

第五个基础是人民:我们不该「以学识渊博的菁英分子」自居,却要看到「人民孜孜不倦地持续展现出他们努力包容、顾及并扶起跌倒的人」。然而,有些人走在「天主的菁英」的道路上,「最终陷入众所周知的圣职人员优越感中。他们虽然为子民工作,却觉得自己跟子民毫不相干」,不认为自己是子民中的一分子。

接著,教宗叮嘱与会者展现出「团结与正义」。众志成城,解决「贫困、不平等,以及缺乏工作、土地和住所的结构性原因」。简而言之,就是要「对抗一切否定社会和劳动权益的事;对抗那种利用他人,奴役他人,最后剥夺他人尊严的文化」。

针对司法人员的职责,教宗指出,「我们诉诸于法律,把必需品给予穷人时,我们给的既不是我们自己的东西,也不是第三方的物品,而是把穷人应得的那一份还给他们」。教宗由此点出一个常被忘记的观念,说:「我们在建设新的社会正义时,承认基督信仰传统从未认同私有财产权是绝对不可触碰的,却强调了它的各种形式都始终具备社会功能。财产权乃是众人共有的权利衍生而来的次等自然权利。」因此,「以财富集中为前提的不公义,无法构成社会正义的基础」。

在第二个视频讯息的结尾,教宗预祝本次会议讨论的内容「不光停留在理论层面」,却能提出「崭新而迫切的实际法律作为」,促使「人类能在短时间内圆满又和平地予以实践」。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12/2035.html

继续阅读: 宗教 资本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