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资本主义乱象:人民被高利贷收割,信用机制成剥削绞索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12-06 18:53:07

前两天我们在《蛋壳跑路租金贷事件最要命的地方:住建委、公安局、银监会装死狗坐视平民被欺诈和侮辱》里提到:

高利贷“金融创新”畅通无阻宰割中下层,社会信用机制成为政府和资本用统治阶级制定的法律钳制人民的牢笼。

注意这个“社会信用机制”。

和很多人以为的处置老赖不一样,它和横行的高利贷结合起来,是收割穷人的利器,再高的贷款利率,只要披上了法律保护衣,你就不能不还,对方就能通过法律确定的信用体制,通过法院起诉把你拘留起来,通过限制消费让你寸步难行,什么都不能干。

人民作为被统治阶级,被包庇高利贷的法律以信用的名义给吃的死死的。

工人给女儿过生日,都被诱惑用花呗。如果还不上花呗,马云是让工人卖女儿吗?还是让女儿下海还债?

杨白劳的旧中国悲剧,再度在中国舞台上上演。

所以我们得深思:中国当年为什么要革命,中国当下为什么革命被污名化,中国人如何继续革命:

像支付宝花呗、腾讯借呗这种东西,罪恶的地方就是蚂蚁财富支付宝平台作为中国头部互联网平台,把高利贷这种高效收割血腥工具,从收割很小部分人扩大到了大多数人,甚至连没收入的学生,都能便利开通这种高利贷,丫天天无处不在的诱惑你,点击一下就开通、试用免息、使用送红包……,把远远超过以往比例的人群变成了高利贷的奴隶!

尝到了甜头,示范效应明显,现在稍微有点用户量的平台,都把放高利贷当成了当红生意,美团、京东白条、苏宁、电信翼支付、联通沃支付、移动和包、国网电力,都臭不要脸的在首页横幅广告里“借吧、借吧、借吧。”

这就把高利贷的危害给大大放大了。对资本来说,高利贷肯定是利润最高的生意,百分之三四的资金成本,贷出去就是百分之几十,十倍的利润,难怪他们冒着上绞架的风险,也要用高利贷先吊死广大人民。

对绝大多数高利贷的负担者来说,沉重的高利贷在吞噬他们的未来。

这里就不说前几年疯狂的高炮贷款平台,年利率百分之几百,甚至百分之几千,不知道逼死了多少人,逼娼了多少人。

前段时间,终于有政策姗姗来迟,把小贷贷款利率从原来的36%或24%限制到了现在的14%多一点,但并没有约束银行信用卡等贷款利率。而众多知名的互联网贷款平台,其借款年利率依然在至少18%,有的甚至只是名义上18%,但通过提前还本金的形式,实际利率远远超过18%。

以市场的名义,以消费的名义,这种宰割人民的逻辑,依然看不到这个政府有任何深刻反思,多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监管层不情不愿,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已经与前台作恶的资本沆瀣一气。

根子或许就在七十年代末修正主义政变后,公权力去人民化,当然这是更深入的话题了。

2%的人掌握120%的财富,剩下的98%的人负债20%

@历史的进城:昨天有个段子火了,是说:2%的人掌握98%的财富是典型的当铺思维。现在就是要让2%的人掌握120%的财富,剩下的98%的人负债20%……

不过数据背后的情况可能比段子更严酷。我查了下官方数据,央行在2019年的《金融稳定报告》里做了专题分析了居民部门负债,他们引用了北大课题组2016年的数据,低收入家庭的债务负担整体重于高收入家庭:有负债家庭中,年收入低于6万元的平均债务收入比为285.9%,而年收入高于36万元的平均债务收入比为89.0%。此外,年收入低于6万元的有负债家庭中,有0.8%的家庭债务超过50万元,意味着这部分家庭在收入水平不变的情况下,需要用近10年的全部收入偿还债务。低收入家庭金融资产有限,消费支出刚性,很可能因为意外支出需求导致财务状况恶化。[二哈]然而今年新出的《金融稳定报告2020》已经对居民部门负债避而不谈了。

  • 穷鬼们不仅要一无所有,还必须欠一屁股债,用其一生来还,最好还能让这些债务由其子女继承,并且一定要通过法律程序,以法律形式保护穷鬼终身还债责任【一介布衣】
  • 只要98%的人不捣乱不造反,那就这么办吧。【黑旗军】
  • 就是给居民加杠杆。这里面的意思是,官府不断的印钱,然后印出来的钱前面是居民扛了,然后最近几年是企业扛了。胆儿大的前面扎了这笔钱,现在就看怎么脱身了【板车】
  • 居民杠杆房贷是大头,从2010年居民贷款10万亿现在50多万亿,其中近五年是36万亿。【片儿川】
  • 提前收割了未来二三十年的韭菜【DomesticSniper】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12/2039.html

继续阅读: 资本主义 剥削 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