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作者:赵皓阳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1-05 22:27:25

相关文章:《中国互联网寡头四大原罪:垄断腐败、加剧贫富分化、技术无能、利润被西方资本收割

新年第一天,《云南信息报》发表了云南省咖啡协会的长篇文章质问阿里巴巴:云南生产的咖啡质量到底存在什么问题?阿里巴巴有什么资格联合雀巢要求云南改变咖啡生产标准?

这篇文章的信息量很大,我总结出三个重点:

第一,不知道是雀巢拉上了阿里巴巴,还是阿里巴巴拉上了雀巢,但是从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的回函来看,把火力集中对准了阿里巴巴:

第二,云南想发展自主咖啡品牌,遭到了来自阿里巴巴的阻力,于是咖啡协会内涵:是你阿里的意思还是背后其他跨国公司的意思(没错,雀巢说的就是你):

第三,很惨烈的事实:受国外咖啡企业收购云南咖啡定价影响,云南咖啡贱卖了30年!每吨咖啡豆相比国际同等产品,至少每吨减少收入3000元人民币左右,云南咖农30多年来至少累计损失了上百亿元的人民币,这是不争的事实。

阿里巴巴真是好公司啊!又一次提供材料教育了人民。这一次的材料不是福报,不是垄断,而是熟悉又陌生的两个字——买办。

人家云南咖啡协会质问的很有道理:你阿里巴巴又不是咖啡企业,为啥要当雀巢的排头兵、马前卒呢?

 

下面这段理论知识我讲过很多遍了,但是因为非常重要,还有很多新读者没有看过,所以我不厌其烦地再讲一遍。这是当代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沃勒斯坦的理论,当今世界分为四个阶级:

第一阶级就是美国,英国、瑞士一半在第一阶级,一半在第二阶级。第一阶级统治者金融业,美元是全球通用货币,美联储一印钞,全世界通货膨胀,坐享其成割韭菜。同时他们也是意识形态与文化输出的高地,为什么文化产业是英国的支柱产业?因为英语的地位在全世界无可比拟。美元、英语这就是第一阶级最耀眼的标志。

第二阶级以日德法等国为代表,负责高端技术制造业和奢侈品产业,通过高新技术企业、专利壁垒和剪刀差价剥削全世界,也算是国际局势中的“上等人”。

第三阶级就是中国,东亚半工业化地区,以及近年来的东南亚和非洲部分地区。从事中低端奴工工作——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生产,算是世界贸易产业链的最底层。

第四阶级的亚非拉落后地区。他们连世界贸易的产业链都难以进入,是标准的“化外之地”,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原材料产地、发达国家垃圾出口地、生物化学试验场和人体器官提供方。不只是经济如此,政治、文化同样会有这样的高低之分,全世界就是一个庞大的金字塔,特权永远只属于塔尖的那一小撮人。

 

国际贸易中的剪刀差价就是发达国家“剥削”发展中国家最重要的手段。简单说来就是抬高制成品价格,压低原材料、半成品价格,一个国际大品牌在中国的生产,下游加工产业只能获取利益的极少部分,仅仅负责品牌维护和设计的“贴牌费”占据了绝对多数,这是与马克思主义价值规律相悖的。发达国家能够获利因为贸易规则是他们制定的,定价权是他们一口说了算的。还记得我们政治课本上的漫画么?

对于我国来说,长期在国际贸易中处于第三阶级的状态——即作为发达世界的血汗工厂

在八十年代,我国融入了世界贸易体系,对我国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能够让我国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中国人民吃苦耐劳,无论是血汗工厂还是996,只要能给自己、给家庭一个更好的未来,都心甘情愿为之拼搏,这也是中国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人工成本的比较优势,推动了本国经济发展。

坏处是中国人民的血汗成果,绝大多数被跨国资本和买办集团攫取了。西方凭借先发优势和剪刀差,站在了国际贸易体系中的金字塔顶端,凭借品牌、专利、设计、知识产权,赚走了一件商品绝大多数利润,留给中国劳动者和本地企业家的,仅仅是一盘大餐中剩下的油花。

就拿雀巢咖啡来举例子,雀巢在全世界基本垄断了速溶咖啡市场,大量优质的咖啡原产地,都被雀巢掌控,在生产端压低种植农民的成本,在消费端通过品牌溢价获取暴利,这就是大品牌经典的“一鱼两吃”。类似的新闻随便一搜就很多,2011年《经济参考报》发表报道《雀巢利用垄断地位克扣奶农》,引用如下 :

城市是黑龙江省养牛第一大市,多年来,这个市每日所产的1200吨鲜奶被世界知名企业瑞士雀巢集团旗下的乳业企业———黑龙江双城雀巢公司所垄断。万龙乡奋斗村奶农赵永武告诉记者,雀巢公司克扣奶农,多年来从未间断过。平均一桶奶扣1公斤,有时候送一次奶要被扣3公斤,两次奶扣6公斤。该村的奶农被扣急了,就不给雀巢公司交奶。

奶农反映,雀巢公司不仅在秤上做手脚,计数器也“暗藏猫腻”。奶农交的奶上过秤后,把自己的交奶卡在POSS机上刷一下,交奶斤数就会刷到卡里。记者发现,刷到奶农卡里的数字,并不是奶秤显示屏上的数目,小数点后面的一位数被“处理”了。收奶员告诉记者,POSS机由雀巢公司设定。

双城市奶农还反映,雀巢公司还将“以质论价”变成克扣奶农的手段。黑龙江省明文规定,鲜奶达到国家标准,就该按政府指导价付钱,但雀巢公司却把鲜奶分四个等级收。比如三季度雀巢对外称奶价是每公斤2.97元,其实奶农交的一等奶才能达到这个价格。如果是四等奶,连2.7元都达不到,而且出现四等奶的奶农,要承受一个月的低奶价。对于奶农反映的问题,双城市畜牧局副局长霍志宏承认,确实收到了对雀巢公司的投诉,一是细菌含量问题,二是奶量多少问题。他说,2002年,政府对奶农反映强烈的有克扣问题和不透明问题的奶站进行了整顿,一个奶站站长被判刑,几个被撤了职。

双城市奶农反映,在2010年黑龙江省实施鲜奶收购政府指导价之前,雀巢公司给奶农的收购价是最低的,有时才1.6元一公斤。政府还阻止奶农把奶卖给外地企业,并曾由公安、畜牧等多部门组成工作组四处拦截。双城市畜牧局介绍,双城市在2002年前后曾跟雀巢公司签有协议,不准双城市再建其他乳品企业,双城市的鲜奶原则上必须交给雀巢。

这个例子足够生动形象,不需要我再过多解释了。可以想象,云南咖啡产业经历了雀巢公司怎样的刁难,也可以理解云南省咖啡协会的一腔怨气了。

 

今年国庆档上映的电影《一点就到家》就是以云南省咖啡业为主题的,虽然整部片子充斥着对中国农村、农民的固化印象与偏见,是一部小布尔乔亚癔想的“创业神剧”,但是有一段很不错——也是讽刺雀巢的(电影里这个公司名字叫星雀),生动形象地展示了国际资本对于本地咖农的刁难:

星雀公司要求主角团队种植公司提供的咖啡种子,按照公司标准种植流程来,其实就是通过砸钱(收购)打压本土品牌,不允许中国出现可能威胁到跨国资本垄断地位的新兴力量,让黄种人继续做白皮的低端奴工。

电影里直接就讲了这个故事,这也是国际贸易中一个经典的故事:雀巢公司垄断了埃塞俄比亚最好的咖啡豆瑰夏,帮助雀巢一步步成为国际咖啡巨头,而埃塞尔比亚的咖啡产地,还像一百年前一样贫穷。你说公平,抑或不公平?主要看你的屁股坐在哪里了,是坐在跨国垄断资本那里,还是与勤劳贫苦的本地人产生共情。

原材料&加工,YES;自主品牌,NO。我们盎撒人(和盎撒人的走狗)真是太厉害辣!

这些都是有完整的理论支持的,著名左翼思想家大卫·哈维在其著作《新自由主义简史》中就梳理了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成功的逻辑:为什么里根政府撒切尔政府有底气搞新自由主义,有底气卖光国企、削弱实体经济、大搞货币与金融?因为八十年代中国对外开放了,融进了世界经济体系,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让西方国际资本有了产业转移的巨大战略空间,从剥削本国人变成了剥削中国人,大大缓和了国内的经济压力与阶级矛盾。

大卫·哈维说得很明白:中国成为了资本主义的大恩人——这句话哈维说得时候是满怀悲愤与怜悯之心的,但是被国内媒体一翻译变成了中国的骄傲,实在是南辕北辙。当时美苏对抗进入了最后关头,苏联难受,美国也难受——西方发达国家经历了从六十年代开始长达十多年的经济“滞涨”时期,真要到最后拼家底,还不一定谁能耗过谁呢。然而就在这个当口,中国这一块肥美的劳动力蛋糕开放了,一下让美国和西方世界大回血,让他们有能力有资本去搞新自由主义经济那一套——去实体化,玩金融,印钞票,高端吸血。美国一回血,最后撑不住的就是苏联了。

我们当年不光提供了那么多廉价劳动力,我们还用宝贵的外汇进口了那么多高级小轿车呢,怎么看我们都是西方世界的大恩人,然而这群白皮从来不知道感恩,认为他们现在高高在上的吸血生活是理所应当的,中国想要发展独立的技术与产业还要打压我们,这就是赤裸裸的不要脸了。

这一点是公认的:无论是每个中国人民还是整个中华民族,都不甘心于成为发达国家的血汗工厂,我们也要搞自主研发,我们也要产业升级,我们现在就出在世界体系第三阶级向第二阶级进阶的途径,我们想造世界固有体系的反,我们想革既得利益集团的命,自然也会招致巨大的反扑。

这话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再强调一遍:我们实现经济升级的最大阻碍在哪里?不是外部,而恰恰是我们内部。

国内的买办阶级、自由派专家学者和部分官僚组成了复杂的利益集团,他们是我国从第三阶级进阶到第二阶级的最大阻碍。

什么是买办?我用《让子弹飞》的情节解释过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在电影《让子弹飞》三大影帝飙戏的高潮段落“鸿门宴”中,黄四郎要“三七开”,张麻子要“五五开”,就是代表着我们现在想“站着,把钱挣了”,不再甘心于作为血汗工厂,“三成还得看人的脸色”。

但是师爷就更厉害了,直接向黄老爷献媚——“两成就够了”。我们就把黄四郎想象成美国

。师爷“二八开”的观点代表的就是买办阶层,以及我们领导干部中的妥协派;而张麻子平等独立、共享收益的立场,不仅仅是一些老革命所坚持的,更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诉求。

对于买办阶层来说,帝国主义能赏给他们“两成”,他们就山呼万岁谢主隆恩了;对于少数革命立场不坚定的干部来说,美国人那么强大、那么先进、那么发达,跟我们做生意,多挣一点钱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新时代中国人民的诉求不一样了:我们跟美国人的地位就是平起平坐的,要么五五开互惠互利;要么你们别把我们当成廉价劳动力和任人宰割的韭菜。

师爷说:“不能拼命啊,拼命怎么挣钱啊?”所以说这是一个屁股问题而不是脑子问题——师爷的屁股可高高挂在树上呢。

谁能想到,阿里巴巴这次竟然扮演了雀巢帮凶的角色,自觉地把屁股坐在了买办的位置上。

前两年美国打压我们的时候,有一种声音叫“中美夫妻论”,依然对美国统治阶级抱有不切实际的幻象。其实我这两篇文章的分析大家可以看到了:我们非但不是美国的老婆,还是他工人爷爷!辛勤劳动的中国人民,让西方世界能够铺张浪费玩得起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像极了自己省吃俭用,供自己孙子胡吃海喝的老祖父。

我们工人爷爷不但供养了美国,还供养了一小撮国内的买办阶级,这是最危险的阶级敌人。他们跟美国做生意只想二八开——因为两成都是他们自己吃下了,他们不想让全体人民与美国分享五五开的收益,他们把小六子的死当成了捞钱的资本——小六子是谁?抗美援朝烈士。

任何民族资产阶级都具有这种双面性。在毛选开篇《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毛泽东主席指出:“民族资产阶级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着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的发展感觉到威胁时,他们又怀疑革命。”毛主席为民族资产阶级的未来下了一个“预言”,这个“预言”成为了他们至今都无法摆脱的命运符咒:民族资产阶级必定很快地分化,或者向左跑入革命派,或者向右跑入反革命派,没有他们“独立”的余地,以其本阶级为主体的“独立”革命思想,仅仅是一个幻想。

历史上民族资产阶级的“分化”,或倒向无产阶级和先锋队,参加新民主主义革命;或倒向帝国主义,出卖自己的灵魂和屁股,成为买办走狗。这两种道路就是民族资产阶级身上命中注定的未来。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毛主席的经典论断: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妥协性。毛主席诙谐的把这两个特点称之为民族资产阶级“从娘肚子里带出来的老毛病”。我们历史课本中这样讲:民族资产阶级生长于发展中国家,希望改变为适合经济发展的社会。但自身资金少、规模小、技术力量薄弱,既不敢也无力推动社会变革。

软弱性、妥协性的根源在于其先天不足,即便在当今社会这一特征也适用:我们的产业主要是人力资源推动的加工产业,技术、知识产权、商标、流水线等都掌握在国际跨国资本手中。曾经“造不如买,买不如租”是从国家到企业的指导思想,说当今民族资产阶级先天不足也是有理论依据的。

在抗日时期,我们也一直受到统一战线内投降派的困扰。怎么办?毛主席说过:“斗争是团结的手段,团结是斗争的目的。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如果没有斗争,进步势力就会被顽固势力消灭,统一战线就不能存在,顽固派对敌投降就会没有阻力,内战也就会发生了。所以,同顽固派斗争,是团结一切抗日力量、争取时局好转、避免大规模内战的不可缺少的手段,这一真理,已被一切经验证明了。”(《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

说到底就是斗争。民族资产阶级就好比大明湖上的蛤蟆,一戳一蹦跶,你不戳它就不蹦。一不留神它就跪了下去,当了买办,跟黄老爷二八分成。所以无论国家还是我们普通民众,都要对有投降主义倾向的民族资产阶级提高警惕。国家的层面就不操心了,至少我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谁要投降当买办,我就把他骂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消费者,想跟大企业喊句话:你们这些托拉斯垄断巨头,别总想着内卷,别总想着薅国内消费者、劳动者的羊毛,有点理想有点远见,漂洋过海、翻山入关,也从帝国主义那搞点肉来。

这几年来,我过批评百度的人血馒头、阿里巴巴的钉钉、阅文集团的霸王合同、腾讯/爱奇艺的VVIP事件、滴滴的安全问题、美团饿了么压榨外卖小哥、华为“四大名著”251等等等等,这一切的出发点只有一个——别把你们的獠牙对准我们老百姓。你要是真有本事,从国外刁几块肉回来,你自己吃的饱饱的,我们老百姓也沾点油花,你看我们夸不夸你?

华为之所以能在普通民众里有稍微好那么一点的口碑,还不是因为它真去外面叼肉了,大家看在眼里。

话糙理不糙,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我也认识很多大公司的PR、公关,他们总是抱怨无论做什么事都无法赢得群众的满意,群众就是不明事理的“刁民”。就比如我写文章批评钉钉、批评马云,阿里巴巴举报投诉过我好几次,但是他们不会承认——因为承认这一点等于承认他们公关工作毫无价值白领工资——大公司的口碑归根结底取决于你们自己做了什么。

总而言之:谁阻碍中国的产业升级,谁还想让中国人民给发达国家白打工,谁就是民族的罪人。民族资产阶级跪下去了,就成为了买办,这是我们必须要警惕的。https://mp.weixin.qq.com/s/9g93DS3V-hJUjY6UHhWnSw

附录: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就阿里巴巴相关咖啡公函强烈发声

请拿出依据!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就阿里巴巴相关咖啡公函强烈发声

2020年12月2日,关于咖啡产业发展的某会议在云南昆明召开,雀巢公司代表、阿里巴巴代表、雀巢农艺服务部代表及部分云南咖啡企业参与会议。 会后阿里巴巴致函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并替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起草了“关于规范提升云南生产的三合一速溶咖啡质量的倡议”,并要求协会盖章后回函,然而该倡议内容与云南咖啡行业真实情况严重不符。

2020年12月31日,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公开回函致阿里巴巴:

第一,倡议的内容与云南咖啡行业真实情况严重不符。阿里巴巴替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起草的“关于规范提升云南生产的三合一速溶咖啡质量的倡议”,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感谢阿里巴巴的关心,倡议中提出“云南咖啡行业协会会员企业要提高三合一速溶咖啡产品的加工标准,提高产品质量水平”,那么请阿里巴巴首先要明示出,云南生产的三合一速溶咖啡质量到底存在什么问题?是糖?是咖啡?是植脂末?还是其他?

第二,倡议书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阿里巴巴替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起草倡议书并要求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盖章下发会员单位,如果您邀约协会一起制定咖啡标准,那云南四年前就颁布了速溶咖啡地方标准,如果您要倡议提高云南的咖啡产品品质,那请贵方告知协会,云南咖啡到底违反了哪条国家所颁布的规定或标准呢?我们很费解,甚至认为阿里巴巴所提的这份倡议,不一定是你的本意。 如果是阿里巴巴的建议,虽然你是好意,但是您知道在你不能举证证明云南三合一咖啡不符合国家哪条标准的情况下,协会把章盖给你下发的后果吗?

刚好12月22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商务部下发了通知,明确规定了“九个不得”,如果盖了章,那协会就涉嫌参与违背该通知中的第五条:“不得实施商业混淆、虚假宣传、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危害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如果不盖章给你,也担心有人再去有关部门告协会的状,说协会不作为,不配合那天的“会议精神”! 其实那天的会议本来就没有资料证明云南的三合一咖啡违反了国家标准,相反云南的三合一咖啡全部指标都符合当前的各项国家标准。会后协会也向有关参会部门和企业作了沟通,确实不但找不到云南咖啡违反国家任何标准的情况,而且中国所有省份生产的三合一咖啡,都是按照现行国家固体饮料标准生产的,也欢迎你们继续监督,我协会绝不护短。

如果这份倡议书不是阿里巴巴主要提出的,那还有谁?为什么中国的咖啡事业刚刚有点起色,又那么快受到无端的指责和打击呢?其实阿里巴巴也可能是受害者,因为您不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咖啡企业,为什么要来要求我们做所谓的标准提升呢?尽管您是好意,但协会也必须维护行业的公平和正义。事后,为了慎重起见,协会进一步咨询了中国咖啡工程研究中心、亚洲咖啡协会秘书处和中国—非洲总商会咖啡可可专业委员会,一致认为:不仅云南和中国,就是整个亚洲和全世界的三合一咖啡标准,大部分都是国际咖啡巨头参加制定的,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饮料国家标准,也有三家外资企业参与制定!

第三,倡议书是参照什么标准来衡量?三合一咖啡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咖啡消费层次的必然品类,云南咖啡企业生产的三合一咖啡产品合法合规的情况下,收到了阿里巴巴的致函并对云南咖啡企业提出的倡议,这是危险的,这是有利于少部分“国际级别”的咖啡跨国企业对中国咖啡市场进行垄断的可能。 第四,倡议书的目的是不是要修改国家标准?2013年发布的固体饮料国家标准,由于当时中国做固体饮料的企业比较少,所以固体饮料标准的制定当时邀请了几家外资企业参与,我们表示理解。但现在,中国的固体饮料企业和咖啡企业已经成展起来了,请原谅我们无法再配合和接受由几家外资企业来负责“统筹和发起”,再来制定或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国家标准了! 第五,建议由中国企业起草国家标准。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中国咖啡工程研究中心、海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山东省咖啡商会、重庆市咖啡行业协会等行业组织联合声明:建议国家重新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饮料标准》;原有的固体饮料(三合一咖啡)各类标准,都是由瑞士雀巢、美国卡夫、联合利华等企业联合起草的,国内咖啡行业组织表示无法再理解、再接受;如果需要体现文化包容原则,国外企业最多只能作为标准制定委员会的顾问单位。 再试问一句:有哪个国家能接受我们中国企业去参与制定他们国家的任何标准呢?为什么我们中国能开放的让外资企业在国内任意发展,而外资企业却容不下我们在自己的国家发展呢? 云南咖啡行业负责人希望外资企业和我们中国的企业,能够求同存异、相互包容、共同发展,形成一种公平竞争的格局。 “六稳、六保、经济双循环”背景下,国内咖啡消费市场的公平竞争环境,对云南百万咖农和中国咖啡行业的健康发展都是很重要的。希望阿里巴巴不要来牵这个头,因为这有可能触及到中国咖啡行业又被垄断的危险!

据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不完全统计:受国外咖啡企业收购云南咖啡定价影响,云南咖啡贱卖了30年!每吨咖啡豆相比国际同等产品,至少每吨减少收入3000元人民币左右,云南咖农30多年来至少累计损失了上百亿元的人民币,这是不争的事实。 最后,国内咖啡组织倡议,面对国内万亿级别的咖啡消费潜在市场,国人应警醒、当自强。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101/2054.html

继续阅读: 买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