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白人,黑人能不能治理好国家?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1-29 10:02:06

离开了白人,黑人能不能治理好国家?。

知乎@小约翰,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1477090/answer/1692774808。

我做B站视频的时候,有很多弹幕说的是:“指望黑人治理好国家就是个笑话”、“黑人独立就是个玩笑”、“非洲还不如永远作为殖民地”。

所以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建议您看看一百年前爱因斯坦对中国人的评价。

1922年,爱因斯坦携妻子访问上海和香港,在观察了中国社会的民情与风土以后,他在日记里做出了如下记述:

:“中国人在迟钝的经济机器下,因为太能生而吃尽苦头。”

“中国人是没办法被训练成有逻辑思维的人的;他们特别没有数学天赋。”

“我注意到男人和女人没啥区别;我不懂啊,中国女人有什么样的致命的吸引力,能勾引男的到这种程度,让他们没办法抵御“桃李满天下”的诱惑?”。

 “辛勤、不干不净、愚钝的民族”。

 “中国人不坐在板凳上吃饭;他们蹲着吃,像欧洲人去树林里解手时那样吃东西时不发一言,畏缩拘谨。连小孩都无精打采,表情呆滞。”

“按我们的标准,就是未开化” “空气中弥漫着层出不穷、千变万化的恶臭”。

“就连那些被迫像马一样干活的人,也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痛苦的意识。一个独特的、畜群式的国家。他们往往更像机器,而不像人”。

(更多可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怎样看待爱因斯坦日记里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对中国人持有种族主义态度真没问题吗?》)。

实际上,在民国时期,对于中国人的愚昧,麻木的记载几乎比比皆是,是所有来华外国人的共同观感。

其中相当的多人像爱因斯坦一样,觉得这就是中国人种族天生劣等。

而有些人如埃德加斯诺,罗素等,会认为这完全是政治体制和社会发展程度的问题。

以埃德加斯诺为例,他对中国的了解远远多于爱因斯坦,他亲眼见过国人对同胞们受难的冷漠,亲眼见过满口流利英语的国民党官员对民众灾难的无视。

但斯诺从未认为这是中国人的人种有问题,反而他认为中国是一个很有希望的民族。

讽刺的是,爱因斯坦言语中充满了对中国人以及其他亚洲人在种族上的鄙视,但作为犹太人,他们同胞在欧洲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而且境遇更悲惨。

一小部分人,一边快乐的嘲讽黑人懒惰,无能,毫无希望,一边对白人瞧不起中国人愤愤不平,这种双标行为连爱因斯坦都不如。

因为爱因斯坦至少在对中国人种族歧视的同时,还对中国的劳动者有着最基本出于人性的同情。

但在一百年后,我们都知道爱因斯坦当初的言论有多么可笑。

在他评价中国人像畜群一样的不到三十年后,这群“畜群”把十七国联军打回了三八线。

他所评价的“特别没有数学天赋”的中国人,现在垄断了全球各大数学比赛,人均数学水平碾压了美国人。

而今日的我们又凭什么嘲讽黑人治理不好国家呢?有人说,你说黑人能治理好国家,你看看曼德拉!最出名的黑人,他把南非治理成什么样了?!在互联网上,最近流行一种观点,就是南非在曼德拉以前是个发达国家,有完善的工业体系,几乎快拥有核武器。

而曼德拉执政以后黑人全面掌权,南非就从发达国家一跃成为了贫民遍地,科技荒废的国家了。

所以曼德拉是南非版的“公知”,是敌人都夸奖的“国贼”,他毁掉了南非等等。

说这种话的人,大概不知道曼德拉以前的南非是什么样的。

你知道白人南非的GDP是怎么算的吗?白人南非的人均GDP等于总GDP除以白人数量,至于国内的黑人?黑人也算人吗?南非政府说他们是祖鲁人,计划单列,不把他们放入数据统计中。

在曼德拉上台前的一年,黑人占南非人口的70%,可是却只有13%的土地是允许被黑人居住的。

黑人不允许进入白人的饭店医院,不允许做白人的公交车,甚至不允许进入一些白人城市。

所有的优质土地都被白人占据。

“发达国家”里的南非白人住着宽敞的别墅生活水平直逼美国,但黑人则住在连片的集装箱里。

1913年,《原住民土地法》,黑人不许拥有土地。

1924年《工业调停法》,黑人不允许担任任何技术性管理型岗位。

1949年《禁止通婚法》,禁止黑人白人通婚。

1953年《版图教育法》,剥夺了黑人受系统教育的权利。

白人南非前后用一百多项法律把黑人权利剥夺的一干二净。

南非政府把种族进行了无限细分,把南非人分成了白人、马来人、印度人、黑人等几个等级。

白人排最上,华人低于白人,而日本人则被视为“荣誉白人”。

南非政府根据人口的肤色、五官和头发来判定种族,全面禁止白人与低等种族恋爱结婚,这种做法跟纳粹毫无区别。

在同一个国家里,白人们住着大别墅,吃着牛排,享受着现代医疗。

而距离他几公里的黑人们住在集装箱里靠巫师们祈祷来治病,同样的岗位,黑人拿的薪水不到白人的十分之一。

然后你说,曼德拉毁了南非?大清再强大,也跟大清治下的汉人没有关系。

乾隆皇帝的文治武功只会给大清统治下的汉人带来痛苦。

四大汗国的地盘再大,元朝统治下的“南人”们也不会有什么荣誉感,因为他并不是国家的主人。

没有人是天生的奴隶。

南非在白人政府的统治下拥有的一些买办产业,对于黑人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白人们变本加厉压迫他们。

你让黑人们为了维护这种“繁荣”而不要革命,怕是他们要锤爆你的狗头。

辛亥革命后几十年内的中国状况也远不如大清,大清至少是一个统一的国家,而民国军阀割据混乱不堪。

所以辛亥革命是错的?备受各国推崇的孙中山也是国贼?能造原子弹的南非经济崩盘了,到底谁的错?其实比南非更有说服力的,是卢旺达。

我在刚果这期节目里(参见我的B站主页:小约翰可汗),提到了卢旺达总统卡加梅。

世人能知道卢旺达,大部分是因为《卢旺达饭店》这部电影。

在比利时殖民者的统治下,卢旺达被人为的分成了胡图族和图西族,殖民者挑唆两个种族互相敌视,即使在卢旺达独立后仇恨依然没有消失。

最终在1994年,卢旺达爆发了大规模种族仇杀,三个月内,卢旺达有80~100万人死亡,这个弹丸小国差不多平均每天被杀一万人。

如果根据“文明国家”的定义,卢旺达毫无疑问是“未开化”的国家。

他的下场无非是与其他邻国一样,成为一个赤贫的垃圾堆国家。

可是在大屠杀以后,卢旺达新总统卡加梅开始掌权(2000年前为时任副总统和国防部长),经过这位天降猛男长达二十几年的治理,现在的卢旺达是这样的:从2000年开始,卢旺达保持了每年8%以上的经济增长,成为了整个非洲最清廉的国家,是极少的海关不索贿的国家。

首都基加利干净的可以发展“会展经济”。

卢旺达经济向中国靠拢,跟阿里合作数字经济,军事上模仿解放军,踢中式正步,连“向右看”的口令都学了去。

作为一个非洲国家,卢旺达实行了完全的限塑令,国内几乎看不到塑料垃圾。

它现在依然是个贫穷国家,确实一个干净的,体面的,有希望的穷国。

古人讲,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事实证明黑人里也有英雄,可以带领自己的国家发展起来。

卢旺达是个自然资源几乎没有,交通条件极其恶劣的国家,但它证明了没有殖民者的存在,非洲人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体面。

哪怕在知乎上备受吐槽的黑人留学生,也有这样的呢:总是有人说,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黑非洲哪怕产生过一个强国吗?!等黑人产生过强国以后再说吧。

同样的理论,也可以套用在大凉山上,大凉山从未有什么彪炳史册的成就,国家投入了这么多资源扶贫还是没有扶起来,所以大凉山人自然也是种族劣等喽?那进一步的,是不是所有的贫困县都是种族劣等?穷人都是因为奸懒馋滑呢?很多人说黑人懒,得过且过,根本不会认真工作。

实际上我跟一些去肯尼亚和埃塞尔比亚工作过的中国人聊过,他们的反馈是——“人都一样”。

肯尼亚内罗毕肯尼亚和埃塞的黑人,只要你愿意教他,他们还是很愿意学习一门技术养活自己的家人的。

在这些国家,中国甚至可以培养出一套黑人的高铁维护团队,教会他们没有任何难度。

天安门上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以外,还有另外一句话。

教员活着的时候,非洲比现在还穷,毛周都没有嫌弃过他们。

现在有些人每天教员的口号喊的比谁都响,转头就说非洲人天生该受穷了?为什么总是有很多人说黑人懒惰?其实原因无过于一句话——有恒产者有恒心。

像我之前讲过的刚果,它的耕地开发率只有不到1%,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黑人懒,把他们批判一番,那么请你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你在一个军阀遍地,贪官横行的国家里,你种地一年的收成可能都不够贪官们盘剥,你辛苦攒下的粮食可能随时被乱军抢走,随时袭来的危险可能让你活不到庄稼收成,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会不会种地?这个答案古今中外都一样——不会。

所以唐末大乱,关东颗粒无收。

黄巢大军被逼的吃人。

明末农民起义,李自成在河南一呼万应,百姓宁可跟李自成造反也不愿意种地,难道也是因为中国农民懒惰?如果国家和社会能够提供一个稳定发展的环境,没有任何人是没有事业心的。

而大量欠发达国家恰恰缺乏这种环境。

这并不是人的问题,而是社会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说到这里讲一句,经济学中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最著名的经济学家是威廉.刘易斯,曾经提出过“刘易斯拐点”并获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是黑人。

当代非洲之所以会贫穷落后,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过去文明传统比较弱,二是殖民者的残酷掠夺。

一个地区能不能诞生文明,不取决于人种如何,而取决于自然环境。

美洲的印加帝国和玛雅文明之所以落后,是因为美洲没有能驯养的牛马,也缺乏浅层的铜铁矿,所以玛雅人把石头玩出花来了也没有发展成金属文明。

森林遍布又缺乏可靠牲畜的美洲大陆甚至没法大规模使用轮子,这样的文明自然打不过欧洲殖民者,然而这是因为印加人和玛雅人更蠢吗?非洲也是一样,热带雨林丰富的物产让人缺乏农耕的动力。

非洲也没有能驯化的牛马,很难发展成农业文明。

但在一些自然条件合适的区域,非洲还是发展出了埃塞尔比亚帝国和马里帝国、桑海文明等等,他们的文明之所以落后于欧亚只因自然条件不允许。

如果当初的殖民者们带来的是交流而不是掠夺的话,黑人毫无疑问能建立自己的现代国家。

可是殖民者带来的只有枪炮和压榨,像比利时人一样砍人手脚,像英国人一样把人的脖子上套上锁链,所以每当这些国家自诩为“文明”时我都感到特别讽刺。

英国人带着礼帽拄着文明棍自诩为英伦绅士,但在海外砍下黑奴的脑袋时没有一丝犹豫。

日本人鞠躬道歉诚恳的不行,用各种垃圾箱把生活垃圾无限细分,可是他们把福岛核电站的核废料排进大海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光一个福岛产生的核污染是日本人再把垃圾分类一万年都无法弥补的。

还是那句话,人都一样,人的麻木和愚钝只因未受教育和压迫。

埃德加斯诺惊讶于上海人的麻木,他在街上看见一个民工身上着了火,路上的所有人都在围观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只有他用自己身上的大衣盖灭了这个人身上的火。

而围观的一个人居然想要走他被烧坏的衣服。

后来斯诺到达陕北时,他发现了另一群中国人。

他在上海见到的眼神空洞的中国人,把人称作老爷。

而这群把人称作同志的人里,十几岁的小孩之间居然会争论是航母厉害还是战列舰更厉害,他们显然是同一个民族,区别只在于接受的教育不同,所处的环境不同。

而更要以前,西方的传教士从上海进入太平天国。

他们明显的感受是,在清朝统治的区域中,中国人是如此的没有生气,眼神木讷。

而太平天国里的“长毛贼”们气宇轩昂,心明眼亮,表现出一种“完全摆脱奴隶状态的尊严”。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别人歧视我们,不行!我们歧视别人,行?没有人是天生的奴隶,更没有哪个民族天生比人低贱。

如果一边反对着白人的种族歧视,一边又歧视黑人,一边说黑人奸懒馋滑有体味,一边对美国人说中国人小眼睛怒火中烧,那等于精神分裂。

而如果一边嘲笑着黑人穷、懒、脏,活该被殖民,又一边喊着“无产阶级们团结起来”的话,那就更是贻笑大方了。

 

卢旺达:上帝遗忘的国家,赌对了卡加梅

小熊飞鱼666

1994年的4月6日,晚上21时,一架客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附近,被一枚来历不明的导弹击中。

飞机当场爆炸,遇难人员中包括了当时的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

当时大部分人都不会知道,这架坠落的飞机,会成为一把开启地狱之门的钥匙。

因为在之后的3个月里,由这一事件引发的报复事件,造成了卢旺达近100万人被屠杀,约50万女性遭强奸......

这不是发生在二战时的恐怖故事,它就发生在距今仅仅26年前的卢旺达。

联合国后来说,在20世纪末的所谓文明世界,还会眼睁睁地看着这样无比野蛮的事情发生,是全人类的耻辱。

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每一个国家的现在和未来,其实早就写在历史里。

卢旺达,是一个地处非洲中部的小国,面积两万多平方公里。境内主要以山为主,被称为“千丘之国”。整个国家没啥自然资源,在地图上只是非洲内陆一个不起眼的小点,所以地理上也没啥战略价值。

唯一出名的,就是山里能看黑猩猩。

就是这样一个小国,历史上还曾是比利时的殖民地,当时的比利时人为了统治的便利,人为地将当地人分成了两个种族。

没错,种族也是可以人为划分的。

比利时殖民者通过测量当地人鼻子的尺度,身高,肤色,以及财产多少为划分依据。身高较高,肤色较浅,财产较多的被称为优秀的图西族人,占总人口的14%,肤色较黑,身高较矮,相对贫穷的被称为低等的胡图族人,占总人口的85%。

在政策上,比利时极度偏袒人口占少数的图西族人,帮助他们长期统治着国家,掌握大量社会资源,而本就贫困的胡图族人,却更加处处被压迫和剥削。

比利时人的思路是,你图西族是少数派,我帮助你们统治这个国家,如果不依靠我,你们很快就会被人口占多数的胡图族人推翻,所以你们就一直得依靠我,为我的利益服务。

思路很清晰,逻辑没毛病,还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不过这种做法,无异于是在人民之间埋下仇恨的种子。

当时的胡图族人未必多恨比利时人,但一定是非常恨图西族人的。

因为乞丐不会去嫉妒百万富翁,但一定会嫉妒收入更高的乞丐。

非洲小国本来没啥文化自信,人家比利时人怎么看都觉得是白人老爷,欺负欺负我们也就算了,你图西族人和我是一样的黑人,你也来欺负我,那怎么能忍?

只是当时国家资源都在图西族人手中,比利时又处处偏袒,胡图族人无计可施。

不过机会总会来的,随着全球的民族独立浪潮,1962年比利时退出了殖民地,卢旺达独立了。

比利时人在离开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给卢旺达输出了一套民主制度,搞一人一票的选举。

胡图族人占卢旺达总人口的85%,按一人一票选领导人,用屁股想都知道,胡图族人必然赢得政权。

多年被压迫的人突然成了统治阶层,这翻身农奴的气焰要多嚣张有多嚣张,多年的仇恨终于可以宣泄了,于是胡图族人在各个领域开始打压,欺负,歧视图西族人,双方在几十年里多次剑拔弩张。

这导致卢旺达独立后长期处于国内对立的状态。很多图西族精英流亡到邻国成立了武装组织---爱国阵线。

这当然是比利时人乐意看到的,思路就是,我虽然走了,但肯定不能让你们发展的好,否则就等于否定了我的殖民历史了,只有你们混乱了,玩不下去了,世界才知道我存在的价值,才有机会,有借口把势力留下来,获得更大的利益。

思路依旧很清晰,逻辑依旧没毛病,依旧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仇恨乘以时间,可以酝酿出非常骇人的情绪力量,这股情绪如果被点燃,就会爆发出狂暴的灾难。

随着胡图族总统专机被击落,积怨已久的情绪终于被点燃了。

就在飞机失事的当晚,卢旺达多个广播电台里都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卢旺达人民们,我们伟大的胡图族总统被蟑螂一样低贱的图西族人谋杀了,他们诱骗总统去签署虚假的和平协议,却在路上用导弹杀害了他,优秀的胡图族同胞们,清算的时刻到了! We must cut the tall trees!!!Cut the tall trees now!!!”

这里的“高树”指的就是长得比较高的图西族人。

以RTLM为代表的本地广播电台开始大肆散播仇恨和指导屠杀,这个电台的老板叫卡布加,他自己还出钱从国外订购了50万把砍刀,几个月前就秘密分发给了胡图族民众,这是一次胡图族极端分子谋划已久的种族清洗。

这个卡布加后来成为世界通缉犯,他被控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种族屠杀的幕后黑手,犯下“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就在前不久,这个逃亡了20多年的恶魔于5月16日在巴黎郊区被捕,被移交联合国法庭审判。

和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秘密行动不同,卢旺达大屠杀是公开的集体暴动,没有任何掩饰。

经过媒体的煽动,成千上万的胡图族人拿着砍刀,一刀一刀地砍杀掉他们遇到的每一个图西族人。上至政府总理,下到黎民百姓,只要是图西族人,不论是谁,全部杀掉。

更绝望的是,大屠杀还得到了卢旺达胡图族政府、官员的支持,军队和民兵也加入到了屠杀队伍中,部队闯进图西人聚居区,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杀人,一个街区接着一个街区清洗。

人们在马路上杀人,在楼房里杀人,在田地里杀人,在花园里杀人,在所有的地方杀人。

距今仅仅26年的卢旺达,是真正的人间地狱,血腥的屠杀整整进行了100天。据说当时的首都基加利,不管你站在哪里,不管朝着哪个方向,满地的尸体都会从眼前一直连接到地平线,整个城市变成了巨大的停尸房。

地狱

据统计,这场浩劫中平均每天杀1万人,每小时杀400人,每分钟杀6个人,每10秒杀一个人,这种屠杀速度比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速度还要快好几倍。

当时的很多图西族人没有选择逃跑,而是把希望寄托在国际社会干预上,认为西方的文明社会一定会阻止这样的暴行。

毕竟大家在媒体里看到的西方国家还是很有正义感的,经常出兵干涉其它国家,保护人权嘛。

但是这一次,面对如此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整个国际社会却异常地冷漠。除了派飞机接走本国公民,就没有其它动作了,联合国甚至还把维和部队撤走,只留下了200多人的小部队观察。

这是为啥?

前面说了,卢旺达资源贫瘠,也没有啥战略价值。

你穷,你弱,你没价值,这就天大的错,这就是是原因。

既然没有利益在那里,大家来趟这趟浑水干嘛?将来免费看猩猩吗?

所以,包括世界警察美国,都表示不太清楚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就算有什么,那也是卢旺达的内政,别国不太好出面的。

据后来的解密文件,其实当时的克林顿政府每天都有CIA提供的精准情报,对卢旺达发生的事情比很多卢旺达当地人都更清楚。

但那时美国刚从索马黑鹰坠落里的阴影里走出来,国内舆论绝不会再允许自己的士兵去毫不相关的非洲冒险,巴不得离是非之地越远越好。所以政府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装作不知道了。

不过后来,克林顿在一次访问卢旺达期间专门参观了卢旺达大屠杀纪念馆,为受害者献上了花圈。并表示:“我为我个人的失误而表示抱歉。”

B.Clinton

既然美国表示“不知情”,其它国家就也不会挑这个头了。毕竟连美帝都说自己不清楚情况,你偏要说你知道的清清楚楚如何如何,你要干嘛?

而在非洲有很大影响力的法国,当时甚至是支持胡图族政府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胡图族控制的农产业中,有法国需要的优质咖啡豆。

触及利益,永远比触及灵魂更有效果。

所以,等待救援的图西族人到死都没有等到一兵一卒的救援。

疯狂的杀戮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持续了3个多月,几十万人每天挥舞着蛮刀收割生命而无人问津,这个国家似乎是彻底被上帝遗忘了。

不过再糟糕的事情,也有结束的一天。最后终结这场浩劫的,正是之前流亡在国外的图西族精英武装---爱国阵线。

当时的保罗·卡加梅是爱国阵线的领袖,在看到家乡经历这样的浩劫,成功说服了乌干达军队支持自己,于1994年7月成功攻入首都基加利,击败了胡图族政府,这场屠杀才告以结束。

爱国阵线很快夺得政权,卡加梅先是出任卢副总统兼国防部长,之后担任卢旺达总统。

掌权后的卡加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利用结束大屠杀带来的巨大威信,要求所有的图西族人放下仇恨。政府仅仅对几个大屠杀的直接策划和煽动者实施逮捕,对其余所有参与屠杀的胡图族平民不予严厉追究。

这一点极其难得,因为种族仇恨很难放下,却很容易利用。大部分政客一般都会选择利用民族仇恨来提高自己的支持率。

而卡加梅就像是上天赐给这个国家的救星,作为一个军入出身的领袖,他没有让这个国家的人民走进报仇,被报仇,再报仇的死循环,而是成功地阻止了这一切。并且重新发行了一种身份证,新的身份证上没有胡图族和图西族之分,只有一个种族,卢旺达人。

说实话,如果不是之前比利时发的标明种族的身份证,卢旺达人自己也分不太清谁是哪个族的人......

在卡加梅政府的民族和解政策下,这个国家的人民渐渐融合了,放下了仇恨。很多当时的杀人者向受害者家人忏悔,并得到了后者的原谅和接受,他们中的很多人又成为了朋友或关系不错的邻居。

这是这个小国家最神奇的地方,既能够正视历史,也能够走出伤痛。

卢旺达每年都会有大屠杀纪念活动,历史虽已远去,但反思仍十分必要。似乎是知道人类这个物种天生不长记性,所以每年这个纪念活动都要长达整整100天,就是要把这个思想钢印刻在每个卢旺达人的头脑中:别再干蠢事!

虽是军人出身,但卡加梅和其他非洲军政强人很不同,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文质彬彬,说话斯斯文文,满脸带着精明。传闻他生活简朴,与他交往过的人认为他“非常正直”和“从不食言”。

但别因此就认为他没手段,军队里当过司令,打过硬仗的人,岂会软弱?

恰恰相反,卡加梅不但手段过人,而且打仗,谍报,外交,谋略样样精通,对政敌也毫不手软。

他执政后,并没有实施西方的所谓民主制度,他的爱国阵线几乎一党独大,每次竞选他都有办法能以压倒性的支持连任。

甚至让很多国家领导都头疼的议会,也从来都不能阻止卡加梅的任何决策。

卡加梅知道要和西方国家搞好关系,民主这层皮还是要的,议会必须存在,但又不愿意真的被议会束缚。

聪明的人一定会找到办法利用规则。

卡加梅总统就是这样的聪明人,他祭出了女权这个武器,故意提拔大量女性议员,以至于卢旺达女议员比例高达63.8%,由于卢旺达基层上还是一个男权部族社会,这些女议员其实根本不能扎根基层,没有实际影响力,唯一的选择就是依附于卡加梅控制的执政党才能继续干下去。

所以卡加梅的政策都能很快地得到执行,他甚至成功修改了宪法,使得其可以长期连任,继而更长久地管理这个国家。

他会还在各个政府部门安排自己军方的人担任要职,听起来好像有点任人唯亲,但是不任人唯亲,难道要任人唯疏?有军方的自己人配合,效率肯定比普通官僚高。

这当然是对的,在非洲的落后国家搞所谓一人一票的民主,搞多党轮流执政,议会辩论,这只会使这个国家更加不稳定和更加贫困,因为这些国家最需要的不是民主,而是效率。

卡加梅是一个非常实干的人,同时很了解西方国家的虚伪,他知道想要发展好自己的国家,不能全依赖西方。

一个人也好,一个家庭也好,一个国家也好,想要过的好,只有一条路,赚钱!

首先自己的传统产业,咖啡,茶叶,矿产的出口要抓牢,同时引进了马云爸爸的国际电子商务把这些产品尽可能多地卖到全世界更多的地方,卢驻华大使馆还找来了薇亚帮忙带货咖啡豆,效果惊人。

其次政府积极鼓励吸引外资,极力改善投资环境,推行一系列引进外资的优惠吸引政策。总统卡加梅多次访问世界各国,签订一系列贸易条约,吸引外资投资卢旺达的工业,而且与中国的往来极其密切。

再就是大力发展基础建设,卢旺达将每年财政预算的10%用来基础建设。中国的企业在卢旺达承建了多达40个项目,累计修建桥梁道路1200多公里。基建起来了,人民生活质量提高不说,还创造了就业,更多国外资本也愿意来投资了。

但最厉害的是,卢政府居然把未来的发展重心放在了科技上,制定了20年的国家转型计划,要让卢旺达从农业出口国变成非洲的信息技术中心,目前已经和华为,阿里巴巴等企业在电信,云计算等领域都有合作项目。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最后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在卡加梅的领导下,这个国家在20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19年的卢旺达GDP增速达到了惊人的10.9%,是唯一一个GDP增速两位数的国家,虽然国家还不富裕,但是被一致认为是非洲最有希望的国家,这里马路干净,人们衣着时尚体面,整个社会充满了朝气。

如果你去卢旺达旅游,你会觉得自己来到的不是一个非洲国家。

卢政府极其重视卫生,对标的国家居然是新加坡。每月的最后一个周六是全民卫生日,在这一天,卢旺达民众会进行义务劳动,一起清扫大街以及在自己社区做一些清洁工作,所以整个国家都十分干净。

白色污染”在卢旺达是不存在的,它是非洲最早实行“禁塑令”的国家。政府对使用塑料袋有很强的惩罚力度,违者将被处以6~12个月的监禁,这发生在一个非洲国家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卢旺达现在还是非洲最安全国家,在2017年甚至入选世界上最安全的十个国家之一。人们晚上可以放心地出门,几乎不用担心被偷抢,因为这里执法很严,警察很作为,一旦发现在路上游手好闲的人,就会立即监控,就地打扫附近区域的卫生。

卢旺达政府,是非洲为数不多的几个最清廉的政府,对腐败零容忍。在这里和公务员打交道很简单,而且效率很高。林毅夫曾谈到去卢旺达开会的经历,原本以为会和别的非洲国家一样,人们基本不会准时到场,没想到说9点开会,结果8:45就上至总统,下到各部门秘书统统到齐。这在非洲国家简直就是神迹。

因此越来越多的外国资本愿意来卢投资,马云爸爸也很喜欢这里,多次来卢旺达考察发展电子商务。然后阿里巴巴就和卢旺达共建了非洲首个世界电子贸易平台(EWTP)。

2018年还被CNN评为全球年旅行最佳目的地。所以我们可以通过一些照片来体验一下这个国家的现状。

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的一次难民问题会上,宣称一些非洲国家是“粪坑”国家。谈话公开后,受到侮辱的国家纷纷要求特朗普道歉。保罗·卡加梅却坦然接受了川普的污蔑,并在公开演讲中对国民说,这就是现实,没什么好愤怒的,如果我们不努力建设好自己的国家,永远无法真正被人看得起。

这个东非内陆小国,在经受了巨大的历史创伤之后,幸运地遇到了一位杰出的政治领袖。

保罗·卡加梅用自己给卢旺达带来的深远变化,诠释了为什么一个好的领导人真的就是救世主。

在他的领导下,人民不仅走出了仇恨的噩梦,还变得更加成熟和务实,已经与其他大部分非洲国家在思想上拉开了一个档次。今天的卢旺达就象一只涅槃的凤凰,浴火重生,成为非洲冉冉上升的一颗新星。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101/2080.html

继续阅读: 非洲 新殖民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