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政权拜登集团对华舆论攻势比之前会更凶猛

作者:乌合麒麟 来处:微博 点击:2021-01-31 18:57:35

敏锐的人可能已经发现了,舆论攻势已经到来,这两周爆出来的社会新闻比过去两个月的的都多,平均一天两到三个,而且这些社会新闻的发酵时间极短,标题煽动性极强,从小号爆出来到媒体竞相转载到上热搜基本在几小时之内完成。在过去的时候社会新闻的发酵基本要在两到三天,快的也要一天,这个过程被缩短了。

关于有组织发动舆论围攻的典型敌对力量,可见:

缩短带来的相应问题就是应对机制已经略显疲态,其实我们的社会应对机制已经是非常有效率了,基本上出现舆情一天之内主流媒体就可以发生表态,两天之内就可以查明真相,实施措施,措施见效果根据不同事件需要时间有长有短,不过老实说世界上能做到这种速度的基本也没几个。

舆情数量上来了,发酵时间缩短远了就带来了几个问题:

一是大家不去证伪

当你看到铺天盖地所有人都在发某事的信息的时候就形成了一个不断重复与强调的效果,更多的人在努力去接收铺天盖地的信息而无暇怀疑事件的真伪。

第二就是反转与辟谣的无效化:

很多新闻他要的就是你第一天的话题度和讨论,等第二天有关部门了解情况去公布实情或者辟谣的时候没人信,人们更加愿意相信具备社会认同的话题,官方说的数据大家不信,网上转载的随便几个人的“现身说法”反倒更多人信。

而且官方信息没人关注,第二天已经有新的几个社会新闻爆料出来了,大家都去追新的热点了。

即使你官方辟谣了谁信谁转呢?用新的热点转移旧热点的关注度使旧热点的结果无效化。

第三是即使处理效率快但是你里外不是人

有些社会事件即使不上热搜政府也已经关注到了也已经在着手解决了,只要一发酵出来政府功劳归零,政府解决问题这么快这么迅速全靠这些刚好在隔空挥拳的意见领袖对公权力的监管与制约,好似没有他们社会就完全不运转了政府就不解决问题了一样。

第四是国际问题的关注度和讨论度断崖式下滑

有些论调会说社会都乱成这样了你还去关注国际?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乱其实只是社交媒体上乱,现实中的社会并不乱,社会还是那个社会,国际还是那个国际,国际和社会上的事都不会某天突然变多或变少,各种各样的社会事件也是每天都有很多会出现也有很多会被解决,这是社会和国家运转的一部分,你觉得社会乱只不过现在更多的社会新闻被拿出来当炒热点而已。

 

这一波凶猛的舆攻势代表今年的舆论环境将会更加凶险,敌人目前只是试探,还没开始来真的,2021刚开始,这才哪到哪。

 

说起来我前两花了点时间和一些“特殊群体”的人聊了聊(这个特殊群体具体是什么我就不说了,这个定义是他们自己给自己的,我也并不知道真伪)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在坑里探险过,这里分享下我的探险体验给大家乐一下

这群人虽然有十几个,但是说话方式和思维方式非常一致,也与我们不同。

很奇怪,其实这些小号我本身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群体,也没有半点觉得他们奇怪的意思,我觉得大家意见不同但是还是可以平等的聊两句吧,对面在聊天过程中首先在不停地强调自己的身份认知,他们对于自己群体内自贴的几个标签反复多次强调,其实对于我来说你是个“什么人”真的不是那么重要,隔着网线你就只是一“人”而已。

身份认知和标签对我或者我的聊天对象来说完全不重要,但是对他们自己来说很重要,这似乎是他们和人聊天的前提。

然后聊天过程中我关注点都在话题本身,但是他们似乎更关注自身的表现,令我讶异的是他们试图在以一种表现自己很恶心的方式来恶心我,就像在满地爬来爬去说“你看我奇怪吧?”“你看我恶不恶心?”然后我说“确实奇怪”他们就觉得倍有面子贼开心。

小众群体内的群体认同与大众群体内的认同排斥是他们更加在意的,我想说把自己变成屎恶心别人这事吧,可以但是没必要,凡事都有更好的方法,看你们这样有点累。

然后他们虽然不在意我说的观点但是好像特别在意我说的字词,会对截取我说过的话题里的一些词语来制作tag或者不断重复,其实我这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从来没啥话题是避讳不能聊的。

就好像我说到了“性爱”他们会全体高潮“乌合麒麟刚才说了性!爱!是吗?”“我听听乌合麒麟刚刚是不是说了性!爱!”大家快来听听乌合麒麟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随便两个字就能让这帮人炫耀半天,街头巷尾老百姓都在聊的话题也不知道在这自我避讳个啥。有点像小学生第一次看色情擦边球漫画的反应。

他们还会很惊讶我没挂他们或者举报他们,好像很没成就感。其实我说咱们就是聊个天,你们也没冒犯我我干嘛举报你们?我坐在最中间看你们围一圈表演两女一杯恶心我,说实话猎奇是猎奇,恶心是恶心,尴尬也确实尴尬,但是你们觉得这是在攻击我就错了,我有点心疼你们人经历了什么要这么自我歧视。

有个有意思的事我发现他们似乎很在乎学历,过程中我发现聊别的他们都不听,或者回我一些屎尿屁梗,一说他们没文化他们就破防,期间我说一个自称多伦多博士的人书白读了读这么多书也没把智力开发出来,多出来好几个人跑来怼我,后来发现那个博士骂完我就给拉黑了[摊手]这说明他们还是很在意这个人生成就的,或者说知识分子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对于他们的人生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通过短暂的接触和了解,我发现这真的是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一个群体,他们重视圈层内“我们都是怪物”身份认同,哪怕别人没有把他们当作怪物他们也会自己努力证明这一点,喜欢给自己贴标签。

他们恶心我的方式让我想起了小学时候班里喝钢笔水恶心女生的那个淘气孩子,他们觉得我和他们的地位是并不对等的,因为他们会炫耀我对他们随意的夸奖以及辱骂,以及他们很在意自己人生曾经取得过的微不足道的小成就。

昨天有的人看我自己去招惹这么一大群给我发留言,说我别去招惹这些,其实而且即便我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一样会来招惹我的,我可是乌合麒麟,个人信息身份证号电话号户口本甚至家庭住址公司地址甚至合伙人个人信息早都被挂到外网了,天天都能收到外国电话和威胁短信,遗体也被捐赠了,早就被他们盯上了,在国内你们面对的是一个会听你们话照顾你们感受的政府,在境外战线要面对的可是恶俗废青民运轮子等一群疯狗,就像现在中国在国际舆论上面对的一样,不是我去招惹别人而是随时随地都有人招惹我。

 

经过交流我认为其实这一批人或者类似群体在舆论攻势里并不是起到攻击的作用,而是起到防御作用,他们其实是T,开嘲讽的目的其实是引你集火他们而不去集火对面dps,他们攻击力很弱,但是防御力还行。

所以我不是过去和他们战斗的,民主党在攻击我们的社会问题本身,而希望我们这边有战斗力的去攻击这些小僵尸,所以他们的这些和他们战斗没意义。

还是我之前说的破局方式只有对攻对面的社会问题本身。

拜登集团坏就坏在会在明面上缓和对中国关系,比如禁止说中国肺炎之类的面上做的绝对足够,而暗地里的舆论攻势却比之前都要凶猛,因为面上做的够了也让我们官方不好反击。

所以我公开说今年的计划是加大剂量,提高针对性的定点输出,去年我画国内和国外题材的比例是一半一半,今年我不会再画国内题材,专职骂美帝,所以国内社会新闻也别圈我了,我这直接给出答案,就俩字:不画!这么多专们画国内题材的去圈他们去。以后社会新闻圈我的见一个拉黑一个。

 

自古以来文人士大夫都有个毛病,就是太在乎这个忧国忧民正义公理的名声,所以他们打不了仗,我不一样,我是真没想过当什么人权卫士正义使者啥的,也从没标榜过自己是为了正义和真理发声,也并不想成为一个水平多高的艺术家千古流芳啥的,不要对我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拿这些可架不动我,看美帝这些政客出丑我就开心,你想骂我就骂,你想说我就说,骂我,我就骂美帝,之前对于我认知有偏差的赶紧取关,之后我不会再对类似观点有丝毫回应,老子不辩经。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101/2082.html

继续阅读: 舆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