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文语言中的欧化句式

作者:ygz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2-05 22:13:16

先看两个例句:

  • 1.曾经在1896年营救过蒙难伦敦的孙中山先生的康德黎先生的儿子肯尼斯·康德黎就是其中的一位。
  • 2.作为公安部门,对于盗版行为,必须予以打击。

这就是典型的欧化句式。

  1. 什么是欧化句式

欧化,顾名思义,指的是汉语中吸收西方文法的现象。

欧化中文、西化中文或英式中文,是指语法、文笔、风格或用词受欧洲语言表达影响的中文,一般带贬义。其中,英文所造成的影响最为深刻。欧化中文除了缺乏传统中文的特色,也可能因为用词繁琐生硬,导致阅读及理解上的障碍。

特点:句子结构繁复、修饰成分多、语句倒装、被动式、结构助词和各类从句的大量使用等。

  1. 欧化中文是怎么来的

简单来说,欧化中文源自新文化运动,尤其受一些著名人物推动的影响。

    首先,我们先来看白话文(现代汉语)的来源:

    其一,脱胎于文言,还经历过清末和民国初年半文半白的过程;

    其二,来自口语的明清话本小说和民间说唱,即所谓的俗文学;

    其三,则是“五四”时期以来受西方影响的文化人的创造,而现今使用的现代汉语可以说很大程度上就是归功于“五四”以来好几代作家的努力。

然后,我们就知道了欧化中文就是受白话文第三条来源的影响。

以鲁迅为代表的一些中国文人希望以“直译欧文句法”的方式改造中文,进而改造“中文思考方式”。鲁迅说:“欧化文法的侵入中国白话的大原因,并非因为好奇,乃是为了必要。”

《怎样改进英式中文?——论中文的常态和变态》

今日的中文虽因地区不同而互见差异,但共同的趋势都是繁琐与生硬。

例如,中文本来是说“因此”,现在不少人却爱说“基于这个原因”;本来是说“问题很多”,现在不少人却爱说“有很多问题存在”。

对于这种化简为繁、以拙代巧的趋势,有心人如果不及时提出警告,我们的中文势必越变越差,而地道中文原有的那种美德,那种简洁而又灵活的语文生态,也必将面目全非。

英文没有学好,中文却学坏了,或者可说,带坏了。

中文西化,不一定就是毛病。缓慢而适度的西化甚至是难以避免的趋势,高妙的西化更可以截长补短。但是太快太强的西化,破坏了中文的自然生态,就成了恶性西化。

 

  1. 欧化句式的几种表现

当代的中文也已呈现这种病态,喜欢把简单明了的动词分解成“万能动词+抽象名词”的片词。目前最流行的万能动词,是“作出”和“进行”,恶势力之大,几乎要吃掉一半的正规动词。请看下面的例子:

  • 1.本校的校友对社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 2.昨晚的听众对访问教授作出了十分热烈的反应。
  • 3.我们对国际贸易的问题已经进行了详细的研究。
  • 4.心理学家在老鼠的身上进行试验。

不管是直接或间接的影响,这样的语法都是日渐西化的现象,因为中文原有的动词都分解成上述的繁琐词组了。前面的四句话本来可以分别说成:

  • 1.本校的校友对社会贡献很大。
  • 2.昨晚的听众对访问教授反应十分热烈。
  • 3.我们对国际贸易的问题已经详加研究。
  • 4.心理学家用老鼠来做试验。(或:心理学家用老鼠试验。)

 

在英文里,词性相同的字眼常用and来连接:例如man and wife, you and I, back and forth。但在中文里,类似的场合往往不用连接词,所以只要说“夫妻”“你我”“前后”就够了。

同样地,一长串同类词在中文里,也任其并列,无须连接:例如“东南西北”“金木水火土”“礼乐射御书数”“柴米油盐酱醋茶”皆是。

中国人绝不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以及茶”。谁要这么说,一定会惹笑。同理,中文只说“思前想后”“说古道今”。

可是近来and的意识已经潜入中文,到处作怪。例如:发展道路,A显然比B起步更早及迈步更快,致在观念、行动、范围及对象,更为深广更具实质……

“及”字破坏了中文生态,因为中文没有这种用法。此地一定要用连接词的话,也只能用“而”,不可用“及”。

 

介词在英文里的用途远比中文里重要,简直成了英文的润滑剂。英文的不及物动词加上介词,往往变成了及物动词,例如look after, take in皆是。

介词词组(prepositional phrase) 又可当作形容词或助词使用,例如a friend in need, said it inearnest。所以英文简直离不了介词。

中文则不尽然。“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两个词组不用一个介词,换了英文,非用不可。

“欢迎王教授今天来到我们的中间,在有关环境污染的各种问题上,为我们作一次学术性的演讲。”这样不中不西的开场白,到处可以听见。

“有关”“关于”之类,大概是用得最滥的介词了。

“有关蒋介石的种种,令人不能置信”“今天我们讨论有关台湾交通的问题”“关于他的申请,你看过了没有?”在这些句子里,“有关”“关于”完全多余。

“关于”有几个表兄弟,最出风的是“由于”。这字眼在当代中文里,往往用得不妥:

  • 1.由于秦末天下大乱,(所以) 群雄四起。
  • 2.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向窗内看了一眼。
  • 3.由于他的家境贫穷,使得他只好休学。

英文在形式上重逻辑,喜欢交代事物的因果关系。中文则不尽然。“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其中当然有因果关系,但是中文只用上下文作不言之喻。

 

英文的副词形式对中文为害尚不显著,但也已经开始了。例如这样的句子:

  • 1.他苦心孤诣地想出一套好办法来。
  • 2.老师苦口婆心地劝了他半天。
  • 3.大家苦中作乐地竟然大唱其民歌。

“苦”字开头的三句成语,本来都是动词,套上副词语尾的“地”就降为副词了。这么一来,文章仍然清楚,文法上却主客分明,太讲从属的关系,有点呆板。若把“地”一律删去,代以逗点,不但可以摆脱这主客的关系,语气也会灵活一些。

有时这样的西化副词词组太长,例如“他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地还是去赴了约”,就更应把“地”删掉,代之以逗点,使句法松松筋骨。

目前最滥的副词是“成功地”。

有一次我不该为入学试出了这么一个作文题目:《诞辰的感想》,结果十个考生里至少有六个都说:“共产党成功地推翻了国民党。”

这副词“成功地”在此毫无意义,因为既然推而翻之,就是成功了,何待重复。同理,“成功地发明了相对论”“成功地泳渡了直布罗陀海峡”也都是饶舌之说。天下万事,凡做到的都要加上“成功地”,岂不累人?

 

白话文一用到形容词,似乎就离不开“的”,简直无“的”不成句了。在白话文里,这“的”字成了形容词除不掉的尾巴,至少会出现在这些场合:

  • 1.好的,好的,我就来。是的,没问题。
  • 2.快来看这壮丽的落日!
  • 3.你的笔干了,先用我的笔吧。
  • 4.也像西湖的有里外湖一样,丽芒分为大湖小湖两部分。
  • 5.他当然是别有用心的。你不去是对的。

目前的形容词又有了新的花样,那便是用学术面貌的抽象名词来打扮。再举数例为证:

  • 1.这是难度很高的技巧。
  • 2.他不愧为热情型的人。
  • 3.太专业性的字眼恐怕查不到吧。

目前的白话文,不知何故,几乎一律前饰,似乎不懂后饰之道。例如,一般人会不假思索说成“我见到一个长得像你兄弟的男人。”却很少人会说“我见到一个男人,长得像你兄弟。”

 

中文的动词既然不便西化,一般人最多也只能写出“我们将要开始比赛了”之类的句子,问题并不严重。

动词西化的危机另有两端:一是单纯动词分解为“弱动词+抽象名词”的复合动词,前文已经说过。不说“一架客机失事,死了九十八人”,却说“一架客机失事,造成九十八人死亡”,实在是迂回作态。

另一端是采用被动词语气。凡是及物动词,莫不发于施者而及于受者。所以用及物动词叙述一件事,不出下列三种方式:

  • 1.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 2.新大陆被哥伦布发现了。
  • 3.新大陆被发现了。

目前西化的趋势,是在原来可以用主动语气的场合改用被动语气。请看下列例句:

  • 1.我不会被你这句话吓倒。
  • 2.他被怀疑偷东西。
  • 3.他这意见不被人们接受。
  • 4.他被升为营长。
  • 5.他不被准许入学。

这些话都失之生硬,违反了中文的生态。其实,我们尽可还原为主动语气如下:

  • 1.你这句话吓不倒我。
  • 2. 他有偷东西的嫌疑。
  • 3. 他这意见大家都不接受。
  • 4. 他升为营长。
  • 5. 他未获准入学。

中文的西化有重有轻,有暗有明,但其范围愈益扩大,其现象愈益昭彰,颇有加速之势。以上仅就名词、连接词、介词、副词、形容词、动词等西化之病稍加分析,希望读者能举一反三,知所防范。

 

《韩少功: 优质的汉语正离我们远去》摘录

▍语言应当能够表达最真切和最精微的心理

优质语言一是要有很强的解析能力,二是要有很强的形容能力。

前者支持人的智性活动,后者支持人的感性活动。一个人平时说话要“入情入理”,就是智性与感性的统一。

写这些大话的人,可能心有所思,但解析不出来;可能心有所感,但形容不出来,只好随便找些大话来敷衍。一旦这样用大话敷衍惯了,他的思想和感觉就会粗糙和混乱,就会钝化和退化。

一旦某个民族这样敷衍惯了,这个民族的文明就会衰竭。我对一些编辑朋友说过:你们不是最讨厌某些官僚在台上讲空话吗?如果你们自己也习惯于讲空话,你们与官僚就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可以原谅一个小孩讲话时大而化之笼而统之:不是“好”就是“坏”,不是“好人”就是“坏人”,因为小孩没有什么文明可言,还只是半个动物。但一个文明成熟的人,一个文明成熟的民族,应该善于表达自己最真切和最精微的心理。语言就是承担这个职能的。

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人都说得既准确又生动。陈词滥调无处不在,应该说是一个社会的正常状况。

但知识分子代表着社会文明的品级高度,应该承担一个责任,使汉语的解析能力和形容能力不断增强。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能说白话文已经大功告成。白话文发展到今天,也许只是走完了第一步。

▍现代汉语基本照搬英语语法

至少,我们很多人眼下还缺少语言的自觉。我们对汉语的理性认识还笼罩在盲目欧化的阴影之下,没有自己的面目,更缺乏自己的创造。现代汉语语法奠基于《马氏文通》,而《马氏文通》基本上是照搬英语语法。这个照搬不能说没有功劳。

汉语确实从英语中学到了不少东西,不但学会了我们前面说到的“她”,还学会了时态表达方式,比如广泛使用“着”“了”“过”:“着”就是进行时,“了”就是完成时,“过”就是过去时。这样一用,弥补了汉语的逻辑规制的不足,把英语的一些优点有限地吸收和消化了。

这方面的例子还很多。但汉语这只脚,并不完全适用英语语法这只鞋。我们现在的大多数汉语研究还在削足适履的状态。

还有成语典故。成语典故之多是汉语的一大传统。农民也能出口成章言必有典,但是要口译员把这些成语典故译成外语,他们一听,脑袋就大了,根本没法译。

应该说,其它语种也有成语,但汉语因为以文字为中心,延绵几千年没有中断,所以形成了成语典故的巨大储存量,其它语种无法与之比肩。每一个典故是一个故事,有完整的语境,有完整的人物和情节,基本上就是文学作品的浓缩。

“邻人偷斧”、“掩耳盗铃”、“刻舟求剑”、“削足适履”、“拔苗助长”……这些成语几乎都是讽刺主观主义的,但汉语不看重什么主义,不看重抽象的规定,总是引导言说者避开概念体系,只是用一个个实践案例,甚至一个个生动有趣的故事,来推动思想和感觉。

这样说是不是有点罗嗦?是不是过于文学化?也许是。但这样说照顾了生活实践的多样性和具体语境的差异性,不断把抽象还原为具象,把一般引向个别。在这一点上,汉语倒像是最有“后现代”哲学风格的一种语言,一种特别时髦的前卫语言。

▍创造更适合汉语的语法理论

汉语不同于英语,不可能同于英语。因此,汉语迫切需要一种合身的理论描述,需要用一种新的理论创新来解放自己和发展自己。

要创造更适合汉语的语法理论,一定要打倒语法霸权,尤其要打倒既有的洋语法霸权,解放我们语言实践中各种活的经验。

中国历史上浩如烟海的诗论、词论、文论,其实包含了很多有中国特色的语言理论,但这些宝贵资源一直被我们忽视。

▍汉语的棋局

那么汉语眼下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棋局?外来语、民间语以及古汉语这三大块资源,在白话文运动以来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在白话文运动以后,在经过了近一个多世纪文化的冲突和融合以后,这三种资源是否有可能得到更优化的组合与利用?包括文言文的资源是否需要走出冷宫从而重新进入我们的视野?这些都是问题。

眼下,电视、广播、手机、因特网、报刊图书,各种语言载体都在实现爆炸式的规模扩张,使人们的语言活动空前频繁和猛烈。

有人说这是一个语言狂欢的时代。其实在我看来也是一个语言危机的时代,是语言垃圾到处泛滥的时代。我们丝毫不能掉以轻心。

我昨天听到有人说:“我好好开心呵”,“我好好感动呵”。这是从台湾电视片里学来的话吧?甚至是一些大学生也在说的话吧?实在是糟粕。“好好”是什么意思?“好好”有什么好?还有什么“开开心心”,完全是病句。

“第一时间”,比“尽快”、“从速”、“立刻”更有道理吗?“做爱”眼下也流行很广,实在让我不以为然。这还不如文言文中的“云雨”。做工作,做销售,做物流,做面包,“爱”也是这样揣着上岗证忙忙碌碌make出来的?

我有一个朋友,中年男人,是个有钱的老板。他不久前告诉我:他有一天中午读了报上一篇平淡无奇的忆旧性短文,突然在办公室里哇哇大哭了一场。他事后根本无法解释自己的哭,不但没有合适的语言来描述自己的感情,而且一开始就没有语言来思考自己到底怎么了,思绪纷纷之际,只有一哭了之。

我想,他已经成了一个新时代的barbro,一天天不停地说话,但节骨眼上倒成了个哑巴。就是说,他对自己最重要、最入心、最动情的事,反而哑口无言。

事实上,我们都要警惕:我们不要成为文明时代的野蛮人,不要成为胡言乱语或有口难言的人。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102/2097.html

本文话题: 文化侵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