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对拜登白宫内阁的渗透与控制

作者:饱乐促和谐反极端 来处:微博 点击:2021-02-06 21:47:01

声明:我们对犹太群体没有任何仇恨和歧视。他们和世界所有其他的民族一样,拥有不可剥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利。大部分犹太民众也和我们一样,向往平静安详的生活,并不是经济、文化乃至政治渗控的直接帮凶。

但是有压倒性证据表明,犹太群体长期趋向损害他们寄居的主体民族国家利益,因此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开诚布公的探讨此问题,才能避免积怨和矛盾升级,找到适合双方的和平解决方案。

写在前面:

在国内拥有诸多粉丝的美国当代“保守主义”也是腐败系统的一部分,共和党背后的资本精英与犹太精英和左派民主党的背后势力本质上是一体的,是相通的。

因此,如今的保守主义并不能拯救美国。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谈到,美国历史教授吉尔·特洛伊(Gill Troy) 在海法大学发表的研究显示:占美国人口2%的犹太人,为民主党提供了50%的经费。

同时,犹太人也为共和党提供了25%的经费。所以,红蓝两党均对仅占美国人口2%的犹太选票极为重视。

详见文章:美国大选背后真相:民主早已沦为摆设,犹太精英掌控红蓝两党

因此,难怪保守主义在过去数十年什么都“保守”不住,无论是主体民族人口结构、伦理观、家庭凝聚力、基督信仰、中产阶级数量都节节失利。在保守犹太精英的利益上却是捷报连连。

因为“保守主义”早已被渗透控制,并非真心代表主体民族利益,沦为看似与美国左派争得面红耳赤“伪反对党”,其实是在唱双簧,欺骗大量白人基督徒选民,期间榨干美国财力、物力、人力,补贴以色列等其他犹太势力。

关于这面的细节,详见文章:美国政坛新星挺特朗普,但认为在他任期,犹太人却成最大赢家

今天的共和党只是比民主党慢20年的另一个自由派政党,二者的禁忌也是类似的,若谈种族平均智商差异、犹太人的渗透控制,西式民主制的不可持续性,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会异口同声的给人扣上“歧视、纳粹”的大帽。

下面我们来详细看一下,犹太精英对拜登家族和白宫内阁的渗透与控制的程度,可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正文:

在拜登政府公布的提任名单中,超过十一个重要职位被犹太人把持。

他们是:

1. 白宫幕僚长 (Chief of Staff) 罗纳德·克莱恩 (Ronald Klain)

白宫幕僚长是美国总统办事机构的最高级别官员,同时亦是美国总统的高级幕僚,领导白宫办公厅的运作。幕僚长是一个拥有很大权力的职位,常被称为“华盛顿第二最具权力的人”,甚至有人称之为美国总理。

而这远非犹太人克莱恩第一次进入白宫,他曾是两位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和拜登的副总统幕僚长。在美国报告了埃博拉病毒病例后,他还于2014年底被巴拉克·奥巴马任命为白宫埃博拉病毒应对协调员。

不但如此,之前还有多位犹太人掌握过白宫幕僚长这个关键职位,他们包括小布什任期的约书亚·博尔顿(Josh Bolton)。还有奥巴马任期的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和杰克·卢(Jack Lew)。前者伊曼纽尔是现任芝加哥市长。

特朗普任期时,他最信任的亲信除了犹太女婿库什纳,还有犹太人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二者的头衔均为“美国总统高级顾问”(Senior Advisor to the President)。

2. 国务卿(Secretary of State) 安东尼·布林肯 (Anthony Blinken)

这也远非布林肯第一次入围白宫,2013年至2014年11月,他曾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2014年11月,他曾任美国副国务卿。

国务卿主管美国外交事务。国务卿代表美国总统执行对外政策,相当于美国外交部长,其地位要比其他内阁部长高,是所有内阁成员中的首席。

布林肯上台后不久就宣布他不会逆转特朗普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的决定。这象征着对以色列的无条件支持和完全的承认。

要知道,民主党对特朗普的几乎所有政策的批评都非常尖锐,都迫不及待要扭转。但是偏偏在以色列问题上,布林肯却在还没正式上任之前就给犹太人吃了一个定心丸。

更荒唐的是,布林肯竟然也将继续坚持特朗普的反华战略,称只是”战术上是错的”。

(来源:https://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article/3118412/antony-blinken-next-us-secretary-state-says-trumps-tough)

3. 财政部长(Treasury Secretary)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

耶伦曾于2010年-2014年任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副主席,2014年-2018年任美联储主席。

当时,美国媒体大肆炒作耶伦是美联储首位女掌门人,欢呼雀跃“妇女权利的又进一步!” 但媒体绝对不会告诉你,她是当时美国最近6任美联储主席中的第5位犹太人。

2014年时,美国近6任美联储主席中有5位是犹太人

可见,媒体鼓吹的所谓“妇女权利进步”其实是给犹太权力进步打掩护而已。

如今,耶伦又摇身一变成为了美国财政部长,有趣的是,她接任的现财政部长史蒂芬·梅努钦(Steve Mnuchin)也是一名犹太人,

看来美国的经济命脉是牢牢的把握在了犹太人的手里了。

4.司法部长(Attorney General)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

梅里克·加兰德曾在司法部任职,1997年4月被任命为哥伦比亚特区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并在2013年2月晋升为首席法官。

2016年3月16日上午,总统奥巴马宣布提名他填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空缺。但是无奈被共和党阻止,特朗普上任后另提名了保守派大法官,犹太人加兰德与最高法院失之交臂。

如今拜登担任总统,加兰德卷土重来,虽不能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但是司法部长被认为是美国政府的首席法律顾问,职责是替美国政府处理法律事务及对美国法务部门进行监督。该职务设立的时间比美国司法部还早,在总统继任顺序中排名第七,是相当重要的内阁职位。

5. 国土安全部长( Secretary of Homeland Security)亚历杭德罗·马约尔卡斯(Alejandro Mayorkas)

亚历杭德罗是犹太人,他的父亲是有犹太血统的古巴人,母亲是罗马尼亚裔犹太人,他曾多次访问以色列,并表示反对反犹主义。

亚历杭德罗曾任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局长(2009年-2003年)、国土安全副部长(2013年-2016年)等职务。

国土安全部长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首长,负责保护美国本土和美国公民的安全。辖下机构主要转移自其他原有的部门,其中包括海岸防卫队、联邦保护局、海关及边境保卫局(包括边境巡逻)、特勤局以及紧急事务管理署。

6.国家情报总监(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埃夫丽尔·海恩斯(Avril Haines)

埃夫丽尔·海恩斯,曾在奥巴马任期担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和中情局副局长。

海恩斯将是第一位担任国家情报总监的女性。

国家情报总监直接受到美国总统的指挥与管理。负责为美国总统和其行政办公室提供关于国家安全的咨询。另外,国家情报总监统领包括17个成员的美国情报体系。

国家情报总监还负责制作“总统每日简报(President's Daily Brief)”,这是一份每天早晨呈给美国总统和其他授权人员的绝密文件,其中包括来自各个机构的情报。

7. 副国务卿(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温迪·舍曼(Wendy Sherman)

克林顿任职期间,温迪·舍曼曾任美国国务院顾问,在与北朝鲜弹道导弹方面的谈判中发挥重要作用,她也是伊朗核协议的首席谈判员。

8.  美国科学与科技顾问(Science and Technology Adviser) 埃里克·兰德(Eric Lander)

生物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怀特黑德研究所成员、麻省理工和哈佛布罗德研究所主席。他是“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参与者之一。

9.国家网络安全顾问 (Deputy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for Cybersecurity) 安妮·纽博格(Ann Neuberger)

纽博格在纽约布鲁克林的传统犹太教社区长大,她在2009年加入了国家安全部担任网络安全总监。

美国传统犹太教联合会领袖称纽博格被任命对美国犹太人来说是“历史性的时刻”。

10. 中央情报局副局长 (Deputy CIA Director) 大卫·科恩(David Cohen)

这将是科恩第二次担任此职,在2015年,科恩就坐上过中情局第二把交椅,他曾在财政部担任反恐怖集资助理秘书以及从事反恐金融和情报工作,因擅长经济制裁而得到了“制裁大师(sanctions guru)”的称号。

拜登内阁的犹太人如此之多,以至于犹太媒体打趣称拜登内阁都可以“开犹太祈祷会了”(一种至少需要10人才能举行的犹太教集会)

但不得不提的还有这位高官,只因太辣眼睛...

11. 助理卫生部长(Asistant Secretary for Health) 雷切尔·莱文(Rachel Levine)

助理卫生部长担任美国卫生部长的主要顾问,处理涉及美国国家公共卫生的事务。

雷切尔·莱文生来是男性,却认为自己是女性,他曾是宾夕法尼亚州卫生部长,以及宾州州立大学医学院儿科和精神病学教授。他将是美国国会第一位确认就职的变性人高级官员。

莱文表示:“我为我们宾州卫生部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我也为我本人为LGBTQ平权所做的呼吁感到骄傲。”

一个自己性别错乱的人竟能够成为儿科和精神病学教授、宾州卫生部长,而现在竟染指处理国家健康和卫生事务的助理卫生部长的高位。

可见,美国这次真的走远了,恐怕是条不归路……唯恐以后正常人将被视为精神病,这可能是为何莱文要成为精神病学教授的原因,这样他就能把不认可他是女性的人以医学的名义归类精神病,既然是精神病人,那么社会就可以动用强制力来“治疗病人”……

犹太人莱文还是儿科教授,如果他对孩子下手,谁来救救孩子们脱离魔爪?


深度分析:

观察拜登以上的任命,我们可以总结出三点。

1. 大量的犹太人“转正”,控制力更深。

我们看见,大量熟悉的犹太面孔“转正”,以前的副总统幕僚长,副国务卿,国土安全部副部长等皆荣升头把交椅。即便不是转正的也是以前受挫,现在卷土重来(梅里克·加兰德)或者类似领域平行移动的(珍妮特·耶伦)。

2. 占据的要职涵盖各关键领域,控制力更广。

美国关键高位几乎被犹太人包揽,从白宫最关键的办公厅幕僚长岗位,到外交、财政、司法、国土安全、国家情报、科技、网络安全、中央情报局几乎没有不染指的领域,而这些只是一部分,随着拜登政府的权力巩固,只会有更多的犹太人手握大权。

78岁的拜登,作为美国年龄最大的总统,在公众场合口误、离奇言论频发,一度被人怀疑患有早期老年痴呆症。很难想象他是能够掌控全局的总统,更可能他只是在美国白左和犹太精英的民主政治秀中扮演一个角色,真正掌权的不是拜登,而是环绕他的影子政府及其背后的势力。

3. 不但如此,犹太人的影响力也渗入拜登的家庭,他的三个孩子的配偶均为犹太人。犹太人哈莉·奥利弗(Hallie Olivere)是拜登大儿子波尔·拜登(Beau Biden)的妻子。

波尔·拜登因脑癌去世后,哈莉·奥利弗开始和他的弟弟,拜登的二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约会,老拜登夫妇表示支持,但最后二人分手。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后来娶了来自南非的导演,犹太人玛丽莎·科恩(Melissa Cohen)为妻子。

拜登的女儿阿什利·拜登(Ashley Biden)的先生是犹太人霍华德·科瑞恩(Howard Krein),一名耳鼻喉科医生。

而拜登的副总统搭档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的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 Emhoff)也为犹太人,是一名律师。并且像多数美国犹太人一样,都积极支持全球彩虹运动。(关于这方面的细节,详见文章:同性恋LGBT运动是犹太精英和白左策动的全球文化战争)

他是第一个副总统的男性配偶(Second Gentleman),即“第二先生”。

 

可见,犹太精英对拜登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家庭上,他们对国家和家庭都实现了360度无死角的影响,更甚于特朗普的内阁和家庭。这一切都确保了美国最高层的非犹太势力被深度绑定,因此“不能反,不敢反,也不想反”。甚至真觉得自己非常崇高,真的在为多元彩虹乌托邦大同社会奋战。

在美国民众对犹太精英贯穿左派右派的控制开始觉醒之时,他们在此节点深化了对美国政治、经济、文化尤其是互联网络的控制。将所有揭露探讨真相的言论都归类为“反犹”,从而保持自己对美国国家机器的钳制。

可能有人仍然认为,犹太人占据如此之多的关键位置仅仅因为他们面对完全公平中立的筛选机制更加的优秀和出类拔萃。持此观点的人士恐怕对西方社会的认识尚浅,仅仅是有选择性的盲人摸象。

一个占人口2%的群体,对西方文化、政治、经济的影响力如此不成比例,可以期待他们担任公职后,公平、中立并且竭尽全力的为主体民族效劳吗?

可能有人仍然认为,犹太人占据如此之多的关键位置仅仅因为他们面对完全公平中立的筛选机制更加的优秀和出类拔萃。持此观点的人士恐怕对西方社会的认识尚浅,仅仅是有选择性的盲人摸象。

一个占人口2%的群体,对西方文化、政治、经济的影响力如此不成比例,可以期待他们担任公职后,公平、中立并且竭尽全力的为主体民族效劳吗?

白宫幕僚长、国务卿、 财政部长、司法部长、 国土安全部长、国家情报总监、副国务卿、国家网络安全顾问、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科学与科技顾问、助理卫生部长全是犹太人。请问这如何体现多元、包容与公正呢?但不许质疑,质疑的话你就是“反犹、阴谋论和种族歧视”了 ...

占总人口近4%的美籍亚裔群体(两倍于犹太人)中,难道没有同样优秀的,能帮犹太人分担美国治理重任的人才吗?为何只有一人获得拜登提名?(戴琦获得贸易代表提名,此为相对边缘的职务)

请问这正常吗?

难道这就是犹太人和白左们大谈的“多元与包容”吗?

许多犹太人把以色列自己真正的故土,所以一旦掌权,利害冲突和裙带关系垄断不可避免。犹太人大谈“多元、包容”,只是为了瓦解主体民族的凝聚力和影响力,当有人开始质疑犹太人的权力垄断和统治集团,他们就开始谈“反犹和歧视”了。

在犹太人掌握的大众传媒中,最容易被嘲讽挖苦的就是主体民族。而没人敢批评的自然就是那2%的群体。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美国将是血雨腥风、动荡不安的。

这一切对于正在崛起的东方大国来讲有一个重要启示:只有清楚美国背后真正的对手是谁,我们才不会像该国主体民族一样,温水煮青蛙,在无知中被操纵和沉沦。

相反,只有冷静理性、实事求是的看待的西方陨落,我们才能走出西方的思维定势,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和平发展之路,为子孙后代构建更美好的未来!(全文见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596626294702412)

更多可阅《不加掩饰的“过度代表”——少数族群主导的拜登政府》https://new.qq.com/rain/a/20210128A01I0E00

拜登的政府成员以及家庭成员里有很多犹太人。不过要指出原文一点错误,Paul Volcker并不是犹太人。现任美联储主席Powell也不是犹太人。但是Arthur Burns、Greenspan、Bernanke、Yellen则都是犹太人。【newtruth】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102/2098.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