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高昱哀嚎三十年新蒙昧主义洗脑失败:傻逼臭大粪自己都没活明白启个JB蒙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2-20 13:54:34

汉奸哀嚎洗脑国人失败

更多可阅炎黄之家womenjia.org:

公知哀嚎,给中国人洗脑30年失败了

【美国史记317:公知哀嚎,给中国人洗脑30年失败了】

熊老六

高昱,财新传媒常务副主编,曾任《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编辑、主笔,《商务周刊》主编。高昱,发了一篇文章《2020年随感》,在文章中高昱愤怒地写道:……

前几天,陈丹青接受凤凰网采访说:“现在的年轻人变了,至少在网上,年轻人现在蛮凶的,因为其实他们很弱,他们在很多领域无法说话,所以在某些问题上,他们非常凶……”

其实,高昱和陈丹青表达的是一个意思:现在给中国人洗脑越来越难了!没想到,他们给中国人洗脑了30年,结果,还是失败了!高昱和陈丹青这类公知,总喜欢让中国人反思,但是,他们自己从来不反思,为什么他们给中国人洗脑失败了?我给高昱和陈丹青举个现成的例子:

2012年的时候,陈丹青说:

“那年美国新奥尔良州飓风肆虐,屋毁人亡逾百千,美国人民却没啥动静,因为这是美国自家事,华盛顿会管,新奥尔良政府会管,全国各州援助,无数民间机构更会援助。这帮慷慨而精明的纳税人很清楚:东南亚海啸灾民比美国人更需要援助,而美国要比南洋更知道如何援助。”

巧了,最近得州的朋友告诉我说,因为暴风雪,导致得州400多万人断电。

由于天气太冷了,一个祖母带着三个孩子用壁炉取暖,可能还用了蜡烛,造成了大火,四人全部遇难。

另外在休斯顿一家人,母亲带着女儿为了避寒,他们在车库里发动了汽车引擎,最终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更气人的是,得州居民没有电,但是空无一人的市中心办公楼却灯火通明。得州电力公司、地方政府、州政府还在互相推卸责任,地方政府把责任推给州政府,州政府把责任推卸给得州电网委员会,得州电网一怒之下说需求太高,供电必须涨价!

得州科罗拉多市市长蒂姆还发推说:

“美国政府的责任不是在这种困难的时候给你们提供帮助!

生存还是死亡,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政府和电力供应商以及其他服务供应商并不欠你们什么。

只有适者才能生存,弱者只会被淘汰,遇到困难就找政府要援助,这是社会主义政府的可悲产物”。

高昱说:“上一个至暗的庚子年后,我们的父辈等待了18年……”

他指的是1960年的庚子年,高昱的这段话,恰恰证明了我昨天美国日记写的那段话“为什么八国联军和汉奸走狗恨新中国恨毛主席?因为毛主席建立的新中国,让八国联军和汉奸走狗只能隔门相望,让它们无法再次联手对中国人民烧杀掠夺!”

最后,说一句:其实,高昱和陈丹青,这三十年真的很努力在给中国人洗脑,你们真的是尽力了,你们完全对得起美国政府!

主要是美国政府对不起你们,主要是美国政府不给你们长脸,总喜欢用事实啪啪打你们的脸!

高昱和陈丹青,你们有什么资格给中国人启蒙?你们除了舌头长一点,灵活一点,你们还有什么特长?美国灯塔都灭了,400多万人停电,你们能把灯舔亮吗?美国死了50多万人,你们能把50万美国人舔活吗?

你们两个如果在美国的话,早就躺在冷藏车里,或者扔到垃圾堆里了,两个孤魂野鬼,有什么资格给中国人启蒙?

https://mp.weixin.qq.com/s/QP6nEo05LkDUafP2UdG74Q

 

@2049年的世界:图中文字是一位财新传媒常务副主编的年终结语(1995年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园艺系)

文中哀叹:【站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我敢僭越的说一句,过去三十年所有启蒙的努力,失败了】

字里行间,除了哀叹,还有一种自然流露的姿态,就是“傲慢”。

我的政治观点如果和你不一样,那一定是我正确,并且我不是要和你争论,我是要站在高处启蒙你。

说句不客气的,这都2021年了,就您一个财新传媒副主编所体现出的水平和认知能力,您还打算居高临下启蒙别人呐?您怎么这么平凡,却又这样自信呢?

这种傲慢的态度,显得文中另外痛陈的那句【自信的队伍发展壮大,批判性的思维忙着切割自残】就更加格外讽刺了。

甚至于当自己的理论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都想不起用天天挂在嘴边的“批判性思维”来检视一下自己的逻辑是不是正确。合着“批判性思维”只是用来批判别人的武器,傲慢惯了,不知道有朝一日也应该照照自己身上。

我对这种虔诚抱着“启蒙对方”思维来做新闻报道类媒体的人是带有一些警惕的,如果他是做新闻评论类的也就罢了,但万一他还做事实类报道,如果调查出的新闻事实是不利于“启蒙”的,那该如何自处呢?会不会为了“启蒙效果”而有选择性的组合裁剪新闻素材呢?这让人作为读者,很不踏实,不知道他哪句是真的,哪句是“滤镜”修饰过的“事实”,读起来会非常累。

文中倒数第二段,作者意有所指地悲叹道:

【上一个至暗的庚子年后,我们的父辈等待了18年,上上一个至暗的庚子年,我们的祖辈等待了11年。明天开始是第一年,等就是了。三十年的青春都没有意义了,还害怕什么。】

失望之情,不加掩饰。三十年的青春都没有意义了——过去三十年处心积虑想在中国达到的目的,被2020年“西方人的愚蠢反衬”彻底毁掉了……

悲夫!

其实,作者是不是也可以,从这三十年的青春里,拿出一天的时间,思考另外一种可能——或许该被思想启蒙的,居然应该是我自己?

网友讨论半文盲的哀嚎

  • 就他妈的一个半文盲文科生,也敢以启蒙者自居,敢站阿拉面前的话肯定一口痰吐丫脸上。【cpower】
  • 三十年前它们在苏联成功了【点点繁星】
  • 自己都没活明白的人,启个JB蒙【窗外】
  • 我接触过一些这类人,社科口子的特别多,他们真是有点悲天悯人。他们感觉现在中国由于体制问题就是一辆往地狱飞驰的车子,而且一车子人浑然不知,只有他们是清醒的,他们看着悲剧要发生,无处呐喊无能为力。我感觉这票人本身性格上可能也偏执。普通中国人,在他们眼里就是蛆,根本没有大脑,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那帮小红粉就是红卫兵,群魔乱舞.......他们还感觉,现在的舆论离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不远了,否则陈丹青不会讲出“他们很凶”这话的,这是群体共识。【antonio_chen】
  • 这种文科废柴美其名曰“感性”,实际就是没有逻辑思考能力,只会以点带面、盲人摸象【胖猴要减肥】
  • 上一个至暗的庚子年(1960)后,我们的父辈等待了18年(1978),上上一个至暗的庚子年(1900),我们的祖辈等待了11年(1911)。(2020)明天开始是第一年(2021),等就是了。———明明白白宣布了自个是个走资派反革命。【高腔】
  • 和传教的一个味儿【长得帅不是我的错】
  • 农业国大脑,你想启蒙谁?启蒙工业国大脑吗?你是来搞笑的吗?【龙神帝国万岁】
  • 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小屁孩, 谈什么三十年启蒙, 来搞笑的吗?【童爸】
  • 你们的失败,就是我们的胜利,你们终将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六百度】
  • 我大cia三十年的软刀子文宣失败咧,真心难过呀。【谁赞成谁反对】
  • 废物 居然说失败光使嘴用什么用 献出你的生命【比较健康】
  • TM这帮人的逻辑就是:我只要认为我是对的,那我就是对的【jishiben】
  • 咋不纵身一跃唤醒国人呢。【醉东风】
  • 实验数据和我的理论不符合,论文没法写,不能毕业,崩溃了【喷】
  • 先撒泡尿照照自己吧。【老也通不过的ID】
  • 北美奴隶主反人类匪邦必须被毁灭。【红七军团】
  • 这是肖小终于承认三十年奴化教育彻底失败了哈。【一介布衣】
  • 这是真把自己当上帝了【前进进!】
  • 定期烧一批文科生是个好传统。【宇宙洪荒】
  • 给5000年历史的我们启蒙?我差点以为它是白皮。【山东海鲜】
  • 60年至暗,知道他意思【病院大夫】
  • 这就属于不会做生意的,我看美国最需要他这种去启蒙,那边是真烂真愚昧,要是干好了,还可以携威而返吗【无家可归的JJ】
  • 启你妹的蒙,总是把自己当作开了天眼的神,你们都是愚昧无知的牲口【马站长】
  • 猪打圈。【白旗军】
  • 我们还不算大胜,谁是大胜??【果樹】
  • 这帮人在尼姑庵论坛也是被骂得头臭【熊猫唐】
  • "越来越多我们想给予帮助免于恐惧的人,变成了痛恨我们的人". 你也不反思一下,为啥遭痛恨?!!【atchan2003】
  • 这种调调的文章一股子馊味【鼎盛新兵】
  • 去美国做启蒙大师不好吗,臭大粪【枪和玫瑰】
  • 赶快滚到美国去启蒙美国人戴口罩吧。【黑旗军】
  • 这属于买了唐山的煤炭拉鄂尔多斯去卖。【抓小放大】
  • 典型的反贼啊,民国粉。【我是好狼】
  • 只要有理有据,有真知灼见,谁不让你批判了?但不能脑补一地无主手机【一个鼎盛各自表述】
  • 还特码腆着逼脸敢说启蒙。这个没文化的孬种。【姐本哈根】
  • 接着启蒙30年,发扬愚公精神。千万别挺。【大漠孤烟】
  • 腐朽的东西一定会烂掉,它自以为自己是光,却不知自己只臭!【duncanhx】
  • 明明就是一个汉奸,非要装成一个先驱者,你有毛线资格,滚!【鼎盛KGB】
  • 这种人送去农村干几年体力活,挑几年大粪我估计能治好。实在不行,送夹边沟。【antonio_chen】
  • 什么玩意,无病呻吟,明明是粗鄙却装高深【netsurfer】
  • 满世界就他们几个明白人了,也不去自沉个黄浦江啥的【五鼎】
  • 自己都没活明白的人,启个JB蒙【窗外】
  • 这些傻逼一定要去邯郸学走路,能怪谁呢。【小张飞】

附录:汉奸的哀嚎

财新副主编的年终总结: “三十年启蒙失败了”

今天拿出了尘封半年的旧手机,不是为了回忆,是想对在武汉时帮助我们的认识不认识的人说声谢谢,祝他们新年好。

在旧手机里,看到了这张合影,摄于2020年1月23日凌晨四点,武汉葛洲坝美爵酒店的地下车库。属于我们的一场守城战争的起点。

回来这些日子,尤其是被骂成歪屁股递刀子的时候,有朋友问,当初你说要“让付出的代价不至白白付出”,现在看那些付出值得吗?我觉得,我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南墙已撞,故事已忘,个人得其所哉即可;但这个国家的惨痛损失却变成了凯歌礼赞,教训已经被忽略,甚至都看不到几个人还在追问。

自信的队伍发展壮大,批判性的思维忙着切割自残。天灾和人祸的伤疤早就在西方人的愚蠢反衬中变成军功章,键盘侠们举着放大镜,在微博上围剿着一切敢揭伤疤的人。杜师写道:“医生死去,而病人还活着/事实死去,而假象还活着”。

站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我敢僭越的说一句,过去三十年所有启蒙的努力,失败了。越来越多我们想给予帮助免于恐惧的人,变成了痛恨我们的人,比那些欺压他们的人更恨我们。

失败就失败了,我是积极的悲观主义者,即使回到黑暗,我也不会去回忆那些曾经有光照进来的日子。没有光,那就取火。世界上真正好的事情,都不是因为有希望而坚持,而是坚持才有希望。任何值得拥有的,都是值得坚持和等待的。

上一个至暗的庚子年后,我们的父辈等待了18年,上上一个至暗的庚子年,我们的祖辈等待了11年。明天开始是第一年,等就是了。三十年的青春都没有意义了,还害怕什么。

有信,有爱,才有望。坚守和等待的岁月,愿你惦念的人能和你道晚安,愿你坚持走的窄路不觉得孤单。祝大家2021年健康安好。

作者高昱,财新传媒常务副主编 。曾任《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编辑、主笔 ,《商务周刊》主编

(高昱,河南信阳人,1995年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园艺系,1997年7月毕业于中国新闻学院研究生部第二学士学位班。)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102/2115.html

继续阅读: 公知 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