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伊斯兰教清真食品优惠和补贴刻不容缓

作者:绿洲猎鹰 来处:西域都护 点击:2021-02-25 20:01:13

原作者其实有些天真,穆教徒持续强化清真概念,真正目的不是为了那点补贴,要的就是宗教区隔,认为制造小团体,抢夺超然地位,捞取好处,要害在于教权甚至政权,这是政治和生存资源的争夺,伊斯兰教是政治组织,清真寺是社会、政治、军事堡垒,清真就是口号。

当然了,作为打击极端宗教主义第一步,取消清真补贴,甚至禁止伊斯兰教篡夺使用我国道教的清真概念,恢复其为原本“伊斯兰宗教教法”名称,并对其干涉世俗社会的宗教性食品额外收税,用作拯救那些被送入宗教学校小孩子的工作经费,确实刻不容缓。

古代汉语中,“清真”一词常被用来表示“纯真朴素”、“幽静高洁”之意,如唐朝李白就有过“圣代复元古,垂衣贵清真”的诗句。

清真在道教里系清静真实的境界。三清是超越了尘俗的清静之境。三清虽然化而为三,可以理解为分说,而清真则可以理解为统说。

同样,耶教篡夺的中国传统词汇“上帝”,也不能用,只能用“耶魁”。

取消清真伊斯兰教宗教食品优惠和补贴

说起清真食品优惠(补贴),在网上那可是群情激奋各种讨论。现实情况是否如网上说的那么严重?本着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的精神,笔者选取了分别位于西北、中部和东部四个省区,查阅了包括清真食品管理条例、年度预算在内的资料,做一个简要的分析。

新疆:

条例中有“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在投资、税收、信贷等方面给予优惠”的规定,不过从笔者向疆内一线小伙伴了解的情况,该条款现实中已经基本不在执行。

河南、宁夏的清真食品管理条例中没有看到直接查到涉及优惠或补贴的内容,但2020年宁夏民委预算中有一项“用于民贸民品贷款贴息”,不知道是否有关联,在此不做过多猜测。

上海的清真食品条例比较实在,不但明确有补贴,还把优惠补贴的具体项目、方式和资金来源一并写明。做事情确实相当细致。

从网上和线下有限的了解看,针对清真食品(餐饮)行业现实中确有存在或曾经存在(查到过内容相关但已经废止的规范),至于其执行力度、优惠范围和程度仅从查到的有限资料无法评估,故存疑。

行业补贴也许有疑惑,但针对部分群体的清真食品补贴可是确定存在的,笔者在百度上随手一搜就看到了这么多,地域涵盖全国,东部中部西部都有,连我老家无锡都没落下。

考虑到其中有不少是4、5年前的新闻,笔者特意搜索了一年以内的信息,然后找到了这些。

说到针对特定群体的补贴(优惠),笔者还算有点发言权。笔者妈妈1959年出生在吉林长春,她小时候口粮是定量供应,成年人每人每月32斤,分为粗粮和细粮,细粮又有大米和面粉两种,一般大米只有2-3斤,其余为面粉。

大家都知道我国的主食食用习惯呈现“南米北面”的格局,北方人普遍以各类面食为主,但同样生活在东北的朝鲜族却习惯以大米为主食。

所以,笔者妈妈家作为少数民族(朝鲜族)有一个优惠待遇,可以多买5斤大米,但面粉指标相应扣减。说白了,口粮总量大家平等,具体结构上照顾一下部分少数民族的饮食习惯。我想这样的民族优惠大多数人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现在的一些优惠政策在执行的过程中有些变了味。就拿所谓的清真食品补贴来说,针对“有清真饮食习惯”的群体发放补贴的依据何在呢?

很多地方发放补贴的依据是这些“吃清真群体”不吃猪肉而要吃价格较高的牛羊肉,所以要发补贴。所谓的清真饮食习惯定义五花八门,没争议的部分就是不含猪肉及其衍生品。

咱先不去探讨清真饮食习惯本身,就说不吃猪肉难道就必须吃牛羊肉吗?鸡鸭鹅兔狗鱼都可以吃,这些肉食中有不少都比牛羊肉便宜,换句话说价格较低的猪肉替代品有的是,为什么要发补贴呢?

更不要说很多地方发清真食品补贴的标准就是那十个所谓“天然吃清真”的民族(这里也有教族捆绑的嫌疑),可是笔者认识好几个属于这个群体吃东西却百无禁忌的朋友,人家不存在这问题还给发补贴,是不是过于机械了?

无怪乎内地一位入党多年从不忌口的回族朋友已经拒领清真补贴很多年。

清真食品税收优惠也有类似的情况,都是平等市场主体,因为沾了清真就有补贴和优惠,这不是人为制造不公平竞争么?

此外,这两年受疫情、猪存栏量等因素的影响,猪肉价格暴涨,今年春节全国大部地区猪肉价格已经突破60元/公斤,有些大城市猪肉价格更是高的吓人,稍微精装一下那更离奇。而同期,牛羊肉价格基本维持在70元/公斤左右,根据市场预测,今年的牛羊肉价格将进一步下跌。以我家今年春节购买的猪肉价格为例,价格是一斤32元人民币,也就是一公斤64元人民币。

从网上数据以及生活实际案例可知,猪肉与牛羊肉的价格已逐步趋同。牛羊肉补贴政策制定的最基础因素已极大缩小,那这个政策还有必要执行吗?如果继续执行,其作用可能将不会再促进公平公正,而是进一步加大不公平现象的生成,甚至导致新的矛盾滋生。

笔者的看法,这类补贴和优惠很可能和高考加分一样,最初是为了拉近各民族之间的发展差距实现公平的。

毕竟解放初各少数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高度重叠,发展程度也都很差。更不要说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实行生活物资计划供应,选择有限,交通物流也不甚方便,一些有忌口的群体找到平价替代品较为困难,因此对他们进行补贴或许还有道理。

然而时至今日,这些政策措施的社会基础早已发生很大变化,比如很多少数民族群体进入城市,生产方式和生活水平并不比同地区汉族群体差;现在食品供应丰富,可选择范围很大,有饮食禁忌者可以相对容易找到平价替代品;随着发展水平提升和各民族交融,各民族的传统习俗也在发生变化,原先的禁忌或多或少出现了松动等等。这些原本实现公平的做法就可能和不合适的高考加分一样,反而可能成了制造不公平、加剧不同群体矛盾的“罪魁祸首”。

因此基于以上情况,建议针对清真食品行业的行业性补贴应尽快步取消,让经营企业凭实力参与市场竞争。至于清真食品补贴,建议两个改变方向,一是改成针对有特殊困难群体的补助,包括经济困难和有其他困难(比如残疾、重病)群体,而不是按照民族、宗教之类的指标;其二就是针对物品的补助,说白了就是各地都在做的投放储备肉、储备粮、储备菜措施。不管你啥民族,符合条件就可以购买。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102/2118.html

继续阅读: 伊斯兰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