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追求法人自由,中国为什么现在可以追求自然人自由?

作者:佚名 来处:知乎 点击:2021-03-22 18:46:31

美国人追求的自由到底是什么自由?

简单讲,我们中国人普遍理解的自由是“自然人自由”,而美国真正强调的是“法人自由”,根本不是同一个东西。

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中国人,多数都会发现,从直观感受上(或者说从日常活动中),美国并没有比国内自由多少,甚至,你在美国晾个衣服都可能被警察警告,有的城市禁止在街上喝酒,女生不剃腋毛会被当成异类,如果你像我一样去的是芝加哥这样治安崩坏的城市,那你的夜间行动自由就完全被剥夺了(澄清一下,美国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治安崩坏,像芝加哥、圣路易斯、底特律和洛杉矶这样美国治安最差的地方,我恰巧还都去过。。。),就算是白天也未必安全,我在芝加哥遇见的两次枪击案都在白天,可是像匹兹堡这样的城市,治安就还不错,我在匹兹堡凌晨1点上街溜达的时候,看到出门遛弯儿、遛狗和吃东西的人还不少,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转回正题,我们中国人理解的自由,主要是“自然人自由”,也就是你作为一个纯粹的个体,想干啥就干啥,想吃啥吃啥,想玩啥玩啥的权利。在这方面,可以说美国对中国毫无优势,甚至在很多方面是不如中国的。在美国,一些基于感官的单纯感受都能犯忌讳,比如你觉得黑人真黑之类的。

那美国到底自由在哪儿呢?

美国的法人团体拥有极大的自由,美国的自由本质上是“法人自由”。

那啥是法人团体呢?可以简单理解为一群有组织的人,可以持有资产和以组织之名进行活动。法人团体有盈利的,比如各种类型的公司,也有非盈利的,比如政府、各类协会.

美国本质上就是诸多法人团体的聚合体,美国存在的目的就是维护各个法人团体的利益,调和它们的矛盾。社会主要是靠法人团体来维持运作的,联邦政府只做那些一般法人团体不愿意干,或者不放心交给别的法人团体干的事情。在美国,法人团体几乎能够划地为王了,法人团体可以拒绝警察进入自己的领地,甚至还可以自己的领地上组建自己的警察队伍。比如芝加哥大学及其周边的治安就要靠芝大校警来维持。

美国是没有统一的警察系统的,各地的警察局是由地方政府这个法人团体分别雇佣的,彼此之间互不统属。美国各个地方政府本质上就是一些互不统属的物业公司,警察就是公司雇佣的武装保安。反过来,如果你是一家足够大的物业公司,管理大量连片的社区,那你也可以按照一定的法律程序组建自己的警察局。公司开警局你敢信?

回过头来看一些人颇为推崇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不确立国教是为了保障作为法人团体的各个教团的利益,而言论和出版自由是法人团体传达诉求和主张,谋取利益的重要手段,集会和请愿更是法人团体专属的示威施压利器,毕竟如果人数不够多,那就只能叫傻站着而不是集会了。

可见,这条“自由”的第一修正案,其实和“自然人自由”没有直接的关联。换句话说,对于一个只想挣钱然后吃喝玩的人,这条修正案真的无关痛痒。但对于想搞事情的人,这条就很重要了,可当一个人想搞事情(除了吃喝玩这种纯粹的个人活动)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自然人”而是“社会人”了(手动狗头)。但凡影响范围超出个人和家庭以外的活动,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而要想推动这类活动,靠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组织团结支持者,压制反对者,这时候就出现了把零散的“社会人”组织成一个能统一发声和行动的“法人”的需要。而第一修正案正是对这种需要的根本保障。

可以说,美国的自由本质上就是自由组建和运作法人团体的“法人自由”,带着浓浓的政治味儿,洗都洗不掉。

理解了这点就能理解,为啥美国的政治化倾向那么强,各种议题都能被政治化,带口罩都能成为政治问题,就连人们的审美也要被政治绑架(比如著名的黑人大码变性模特)。

那“法人自由”对个人有意义吗?这得分人,对于豪强来说,法人自由就特别重要。

一个人有钱有名到一定程度,其身上的自然人色彩就会越来越淡,而法人色彩会越来越浓。一个人的影响力大到一定程度,ta的一举一动就不再是个人行为,而是社会议题了。任何一个明星本质上都是一个由明星本人和其工作室团队组成的法人团体(有时候还要算上背后的资方力量),它的行为已经脱离了自然人的范畴,而是为这个团体的利益服务。富人也是一样,很少有富人是孤独的,他们基本都有自己的班底。

很大程度上,明星和富人只是他们所在集团推出的一个人格代表。“法人自由”能够给这些有钱有名的豪强提供维护和塑造自己集团利益的空间,美国发达的游说文化就是典型的例子。

但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法人自由”的泛滥却未必是啥好事,有时候还会威胁到“自然人自由”。

举个例子,假如你们学校规定,大家可以自由的加入、运营和组建社团(法人团体),而学校的各种资源(校内广告位、礼堂活动室体育馆、学生活动津贴)都由大家自由竞争决定归属。这这种情况下,不加入社团,你孤身一人毫无竞争力,必然啥都捞不着,可一旦加入社团,你就要牺牲很多个人自由(自然人自由),你需要花时间完成社团的任务,你就被社团代表了。

事实上英美系的大学就是这样运作的,大学其实就是他们社会模式的一个缩影,一个预演。你可能会说我不稀罕学校里的那点资源,我要独自美丽,你能这么干,是因为你还有家人、朋友这些不遵循这套规则的力量在支撑你,可如果全社会都执行这套规则呢?

所以“法人自由”泛滥的结果,就是逼迫个人为了获得庇护和某些利益,而放弃部分“自然人自由”去加入某些团体。

在美国你会发现美国人远比中国人热衷于抱团(这里的抱团是指有组织的抱团,不是像中国留学生一样,简单的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独立个体的群聚娱乐,和独立个体联合成一个团体是两回事)大学里有姐妹会兄弟会,企业有工会,社会上有各种行业协会兴趣协会,当然也别忘了无所不在的教会。

再举个例子,美国的社区是典型的法人团体,拥有制定社区规范的自由,社区能决定你家院子里能种啥布置啥、外墙要装成啥风格、社区的教堂你要出多少份子,社区是自由了,可社区居民真的都喜欢吗?不少华人搬新家之后发现自己完全被安排了,房屋外墙和院子想体现点中国风?不行。自己不信教不出教堂的份子钱,不行,社区基本就被一群光头红脖子把持了。

这就是美国的自由,美国的道路,请问你喜欢吗?

其实我们还可以设想另一条道路,那就是由一个强有力的,能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核心,压制各个法人团体争权夺利的冲动,对利益的划分做出一个较为公正的统一安排。这样普通人就不需要寻求法人团体的庇护了,可以独自快活,想吃啥就吃啥想玩啥就玩啥,最大限度地实现“自然人自由”,唯一缺点是想搞事情就不行了,因为搞事情的主体——法人团体,已经被按在地上了。

为啥我能设想另一条道路?因为,它就在你我脚下。

最后引用杨世光的一句话:“财务自由才是真自由”。

中国人如何追求自由

要配合这篇文章看,大家才能深刻理解中国人有没有追求过法人自由?为什么现在可以追求自然人自由?

如何传承一个家族的财富?

北宋的范仲淹,给出了一个最完美的答案。

那位说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句千古名言的范仲淹。

宋仁宗皇佑二年(1050),时任杭州太守的范仲淹宣布捐出他一生的全部积蓄,在苏州购置了1000多亩良田,专为范氏宗族所用。

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家族基金会了,今天欧美富豪玩的那一套,近千年前范仲淹就发明了。

范仲淹将这千亩良田,划归给“范氏义庄”,并亲自制定范氏义庄的规章制度:

  • 一、口粮:五岁以上的范氏各房族人,不分男女,每口每月给白米三斗。
  • 二、衣料:成年族人每人每年给冬衣衣料一匹;十岁以下、五岁以上的儿童各给半匹。
  • 三、婚姻补助:族人嫁女,给钱三十贯;女儿若改嫁,给钱二十贯;族人娶媳妇,给钱二十贯,二婚不给钱。
  • 四、丧葬费:族人身亡,按其辈份大小,给予二贯至二十五贯的安葬费。
  • 五、路费:族人参加科举,或者外出赴任,给予路费补助。

范仲淹还另外规定:

倘若乡亲、姻亲、亲戚陷入贫困,或遇饥荒不能生存时,诸房共同核实后,可用义庄粮米“量行济助”。

为确保义庄土地不会被后世子孙所糟蹋,范仲淹规定义庄的田地屋舍不得出售,平时由人独立掌管,全族监督,但即便是族长,也不得干预掌管人依规办事,为杜绝贪污,范仲淹甚至不允许族人借用义庄的人力、车、船和器用。

否则,以大不孝论处。除此之外,为了保证义庄的义这个字。

范氏义庄不得使用本族族人作为义田的佃户,不得典买本族族人的土地。

换句话说,就是不准内卷,只准外卷。

有了范氏义庄后,可以说所有范氏的族人都有了一个保底的生存条件和基本的婚嫁体面,然后族人们通过源源不断的教育不断的诞生新的精英。

范仲淹此举,可谓是为自家宗族立下了万世之基。

 

在千年时间里,周边的宗族消失了一个又一个,但范氏宗族始终长盛不衰。

宋朝,范氏宗族中进士者22人,明朝中进士者30人,清朝仅顺治时期就出进士12人。

到了清末,因为每一个优秀族人不断的捐赠,范氏的义田规模已经达到了5300亩的巅峰。

每一个进士的出现,都让范氏宗族成为了周边都不敢惹的霸主存在。

但偏偏范氏一族的进士可谓是连绵不断,让宗族得以辉煌千年。

宋朝有很多人比范仲淹有钱,也有不少人比范仲淹官大。

但能让自家宗族辉煌千年的,几乎一个都没有。

千年时光实在太漫长了,没人能保证自家不出败家子,哪怕皇帝都没这个本事。

但范仲淹做到了这个奇迹。

因为义田的所有权属于宗族,不属于任何人,所以义田又被称之为族田。

族田的一切产出,都为族人共有。

相当于本族人的社保。

利于一切族人,但因为是接近于平均分配,对穷苦族人更为重要,对于富贵族人而言用途很小。

历朝历代,耕读世家都是传递血脉的不二法宝,利用土地做保底收入,利用大量后代博概率出精英。

卖祖田肯定是被禁止的,而且一定是写入家规的。

但不管你把祖田传给谁,都一定会在某一代产生一个败家子,禁是禁不住的。

但范仲淹的这种族田方式,全族共有,没有人拥有实际所有权。

有人想卖田,需要说服全族所有人,卖的钱也不归自己拿,而是归全族所有人共有。

这种极度困难且自己没啥好处的事情,就没人愿意干了。

而只要族田义庄能保留下来,族人们就能有最低的生活保障,时光不再是磨灭宗族的敌人,而是朋友。

族田义庄一经发明,很快就被很多宗族所采纳。

1949年,徽州耕地面积是118万亩,其中属于各宗族的族田就有16.9万亩,占徽州总耕地面积的14.32%。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解放前各地区宗族的影响力那么大,宗族规矩的威慑力甚至比法律还要大。

因为宗族拥有如此巨大规模的族田,给所有族人提供低保,那影响力自然很巨大。

而在解放前,官府只负责收税,其他什么都不管。

所以违反了族规,被驱逐出了宗族,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比违反当时的法律后果要严重的多。

置办族田,几乎成了一个宗族的标志物,没有族田就不配称之为宗族。

后人还在族田的基础上,发明了祭祀田、学田和书田等。

祭祀田就是所有产出专供祭祀的田地。

而学田和书田,顾名思义,就是所有产出专供给族人进行读书所用,相当于宗族举办的免费义务教育。

在古代,皇权不下乡,宗族就是地方上的小政府。

以族田的产出作为经济支撑,族内的救济穷人,兴办教育,祭祀祖宗等一切公共开支,都由族田出钱。

因此,拥有族田的宗族,才能辉煌千年。

而没有族田的宗族,衰落的非常非常快。

在美国,其实也有类似的操作,那就是家族基金会。

卡耐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等等,都是美国富豪为了传承自己的财富而设置的基金会。

其设立初衷,都是假定自己的孩子是败家子,所以只能在基金会里领“低保”。

基金会的目的不是让某一代孩子奢靡无边,而是让代代孩子都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富豪更在意自己的血脉能不能永远流传,不在意,甚至要坚决禁止孩子们的奢靡生活。

没有任何族人能卖族田,也没有任何富豪后代能卖掉家族基金会的财产。

两者的相似性是很大的。

但不同之处也很大。

美国的家族基金会,只会照顾自己的后人,不会去照顾自己远房亲戚的孩子,也没有宗族一说。

而范仲淹的制度,能被称之为义庄,那是名副其实。

因为范仲淹要照顾的,不仅是自己的后人,还有自己的全族之人。

从初衷上,范仲淹的义庄制度,要比家族基金会高大太多。

而从实际效果上,义庄制度也要好很多,因为义庄制度下出精英的概率要大太多。

如果美国的富豪们特别能生,每一代生十几个后代,那么几代之后就可以自成一族,两者的区别不会有太大。

但如今的美国,生育率并不高,几代之后总人口可能变化不大,这就导致家族基金会未必保险,很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后出问题。

族田和义庄之所以能辉煌千年,能持续的供给现金流只是其中原因之一,能让全族代代出人才,这才是最核心的因素。

范氏宗族任何时期都至少有一个进士的存在,而在古代的宗族礼法下,这个进士也必须照顾本族,至少不能让宗族的核心,也就是族田受损,否则全国人都会戳这个进士的脊梁骨,被视为大不孝,哪怕皇帝都会觉得这个人靠不住。

族田供养你成了进士,如今你居然让族田受损而置之不理,这种狼心狗肺的人谁敢用?

这才是周边的豪强在千年时光里都不敢觊觎范氏族田的原因。

不敢动范氏族田不是因为范氏有钱,而是因为范氏宗族里一直有进士,而且很可能十几年后再出一个新进士。

这简直太可怕了。

族田永远有人保护,永远不受损,永远能给族人最低的生活保障,你说这种制度下的范氏宗族,岂能不辉煌。

如果无人保护族田,那当全族遭遇灭亡危机时,所谓的族田不可卖就是一个笑话。

族人都快没了,还要族田干嘛。

美国那边的家族基金会也是一样,基金会的初衷是为了血脉流传,如果血脉都快断了还坚持不给钱,那同样会陷入道德悖论,到时候基金会还是会被卖掉,哪怕饮鸩止渴都得卖。

坚持不卖也没事,血脉断了之后家族基金会失去所有的权益继承人。

那效果和整个基金会被打包卖了送人是一样的,见效还更快,连饮鸩止渴的机会都不给你。

中国族田和美国基金会的出现初衷,都是为了规避最差劲的败家子掌控财产这种情况的出现,期待通过普惠政策,慢慢等候精英后代的出现。

只有源源不断出现的精英后代,才能真正保护族田,才能真正保护所有人的利益。

美国的家族基金会只保护自己的后代,格局低了,不如族田和义庄。

族田和义庄只保护自己宗族之人,其实格局也低了。

1949年解放后,中国所有的族田和义庄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国田。

而国田,也承担了过去族田和义庄的功能。

以前的官府,只负责收税,其他一概都不管。

而今天的政府,把接济贫穷,赈恤孤寡和协济国人读书应试,作为自己的主要职责。

把一国,视为一族。

然后,对本族之人给与最低生活保障,通过种种手段,让所有人都吃得饱穿得暖。

在能吃饱穿暖的基础上,给与全民义务教育,让每个人都有读书的机会,费用国家来出。

全民义务教育推行后,每一代,都能出现大量的精英族人。

然后这些族人,再反过来保护全族的核心利益不受损害。

以前,只有大宗族才能拥有族田,也只有大宗族才能保证一直有精英族人的保护,小族之人只有逐渐衰亡一条路,生存空间会慢慢被大宗族蚕食一空。

现在,全中国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以前大宗族的待遇。

以前是宗族所有人联手对外,现在是全国所有人联手对外。

这就是为什么旧社会的政府在新中国政府手底下不堪一击的原因。

中国已经形成了族田的制度,而且是举国为族,生活低保+义务教育已经覆盖到了每一个中国人。

这个制度,能保证中国全族代代都出精英人才。

培育这些精英人才,是设立族田制度的目的,因为族田制度需要这些精英人才来守护,否则就一定会被外部势力所觊觎,所破坏。

在古代,任由族田受损,宗族核心利益丧失但坐视不管的精英族人,会被所有人看不起,脊梁骨都会被戳断,被视为大不孝。

今天的中国,自然也是一样。

讨论:什么自由

很有意思的角度,但我觉得还不够本质,还不完全符合。我觉得中国的自由是人的自由,美国的自由是神的自由。。。【无家可归的JJ】

国家强大了才有自由,其他都是虾扯蛋【百万雄师撸一发】

源头是教会自由,本来就是少数异端建立的国家。【游糊】

现在的卖国就等同于古代的大不孝——不过族群大了,内部就有利益团体,就有阶层差异,这个不可掉以轻心。【楼上老王】

族田已经是过去时了,成功比例已经意义不大,解放后,也就“三年灾害”,至于扶贫是关系不大,公有制的核心是全民社保【六方窗帘】

接班人问题从来都是大问题。毛主席那么厉害,接班人都没搞好。【独霸】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103/2157.html

本文话题: 自由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