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间维吾尔语里汉语借词的大量减少正常吗?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4-05 12:17:52

维吾尔语中国语借词骤减,背后是怎样的细思极恐?!

​​​小时候我生活长大的村里只有一家商店,村里人都叫它老江商店,就杵在马路边上,我感觉它里面什么都有。长大了点儿的我就负责给家里买酱油、买醋、买菜,当时普通话说得不怎么样,能听懂一些,但是不太会说,所以每次过去买东西前先要在心里默念几遍。当我买土豆、酱油、白菜、辣子之类的蔬菜时,是不用去默念的。因为土豆又叫洋芋,维吾尔语里也叫yangyo,酱油维吾尔语叫jiangyu,白菜叫basay,辣子叫laza。感觉很亲切记得牢,因为这些维吾尔语的词都是从汉语吸收进来的借词。

小时候这种借词遇到的很多,桌子我们叫zhoza,战士我们叫jiangqi(战的音译再加qi),衙门我们叫yamul,可以举的例子很多很多。

1

人类的语言不只是交流工具!语言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没有语言也就不可能有文化,只有通过语言才能把文化一代代传下去。语言是在特定的环境中,为了生活的需要而产生的,所以特定的环境必然会在语言上打上特定的烙印。

刘慈欣是我最喜欢的科幻作家之一,最近翻译了他的《流浪地球》,让我受益匪浅。尤其对于语言和语言的表达方式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也有了我脑海中的三问。

在翻译《流浪地球》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们维吾尔语在科幻领域的词汇量少得可怜,要么就是直接音译英语词汇,有些过于繁杂难懂,我一般都用大家熟悉的汉语进行了代替。有幸读过维吾尔语翻译的四大名著,真心觉得老一辈翻译的真好,后继乏力啊……

这是为什么呢?

前几年,我很喜欢喝卡瓦斯饮料,尤其去伊犁河游玩儿,喝了点高兴之余,几个朋友争论起来这个卡瓦斯是维语还是外来节词这个问题。曾经习惯了说白菜维语里叫bacai,辣子叫laza,但是现在都有了很绕口的叫法。很多朋友说最近这两年维吾尔语里阿拉伯语、英语的借词在增多,有很多以前用国语来表述的东西改成了阿拉伯语、英语和其他外来语。

这导致了我们的知识分子说话跟老百姓就有了明显的差别,老百姓还在用简单的汉语表述,很多知识分子用复杂的外来语。

这是为什么呢?

经过这几年的思想解放,我们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维吾尔族人能熟练的用汉语来交流,汉语水平越来越高。有些人就觉得你们以前不学汉语的吗?其实03年我们去内地上学的时候,不管北疆的孩子还是南疆的孩子,汉语基础还是有的,只是南疆的孩子口语不好,写作文却是一把好手。有人说他们是哑巴汉语。

以前去南疆农村老百姓都说自己说不好汉语,听不懂,但是平常生活中还是会听到他们跟筷子叫kuaiza,面汤叫mantang 等等。

为什么呢?

2

除本民族固有的词汇以外,由于民间的交往,文化的交流,语言在发展中还会吸收一些其他民族语言的词为本民族语言服务,丰富本民族语言,这种词汇一般称为借词。各种语言都会有借词,比如汉语中有“咖啡”“模特儿”“巴扎”等等都属于借词,有的是借用国外语言的,有的是借用国内某个民族的。

维吾尔语也同其他语言一样,有本民族语言固有的词,也吸收了其他民族语言中的词。以前,进入维吾尔语的汉语借词,不仅时间早,而且数量多,意义范围也相当广泛,它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全方位地反映出维汉两个民族之间丰富的交流和交融内容。维吾尔族人民早在使用突厥语和回鹘语时,汉语词语就被借了进来,而且这些汉语借词基本上都保留着中古汉语的语音特点。

我并非专业人士,所以涉及这些词汇专业的解读,只能通过网络书籍等获知,通过阅读前人的研究,我才知道维吾尔族语言学家麻赫默德·喀什噶里的巨著《突厥语词典》序言里,就提到过维语中存在大量汉语借词,有的学者认为维吾尔语引进汉语借词不是零星的,而是系统的进行引进借用的。这从侧面反应了自古以来,两个兄弟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和交融,也让我更加认定了从很早很早开始,维吾尔文化跟中原汉文化的密切联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有自己的特色,你有你独有的韵味,但是我们同根同源。

维吾尔语有汉语借词,当然肯定会有其他语言借用来的词汇,英语、俄语、阿拉伯语,这本正常。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维吾尔语里的其他语种借词数量越来越多,使用范围越来越广,而汉语的借入词被严重挤压,维吾尔语中的汉语借词在短时间内大幅度减少。

3

文字是文化的承载体,突然之间维吾尔语里汉语借词的大量减少正常的吗?

汉语随着国力增强,越来愈受欢迎,各种新科技,新名词都有汉语的专用名词,我们维吾尔语因为我们本民族发展受限,维吾尔语本身表达不了,那就用汉语啊!

维吾尔语不能表达,我们还有汉语言可以表达,为什么舍近求远,为什么不用更先进更完备的汉语呢?

从初三毕业踏上首都北京求学的路,让我跟母语的接触变少了,拼命的吸收科学知识的那几年,我接触的先进文化知识都来源于是汉语,而不是其它语言,但是反观这些年,维吾尔语里的外来借词越来越多,汉语借词越来越少,这个现象很不正常。

尤其是我在司法考试的时候原先想的用维吾尔语考试,因为大学我是汉语学的法律,但是我在新疆想服务的是最基层的群众,他们有些人可能国家通用语言不是特别好,我要是用维汉双语,服务的群体会更广。

但是当我去新华书店买书籍时,发现最多的只有维吾尔语的小说,法律书籍翻译的很少,而且不全面,极少的法律书籍里的专业词语基本看不懂。

我心里疑惑,我们的翻译机构怎么这么懒了?国家的法律法规不应该都翻译出来个全套吗?如果没有这些专业的书籍怎么给南疆的老百姓宣传法律法规呢?

有的基本翻译书籍也根本没办法满足我要考司法考试的知识储量,尤其是看到把“婚姻法”翻译成了nika kanuni(尼卡),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其实都是阴谋!是“三股势力”和它的代言人,两面人们的一个让人后怕的巨大阴谋!近期刚刚播出的《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链接:《四部新疆反恐纪录片全部推出!致敬英雄的新疆人民!(附四部纪录片视频》)里,就有详细、大篇幅的展示。

从语言文字入手,渐渐地把维吾尔语里的汉语借词挪走、变更,然后大量引入英语、阿拉伯语等外来词汇,通过这种方式,帝国主义,“三股势力”在文化领域进行的渗透。这种行为与“毒教材”异曲同工。

而在教育领域,则更让人后怕!从一些简单词汇的翻译可窥见其斑,他们把老师翻译成——muallim(),把学校翻译成——maktap(),把学生用的笔翻译成——kalam(),都是从阿拉伯语吸收的词汇,我们维吾尔语就不能表达学校、老师、笔的意思吗?非得用阿拉伯语借用?

作者:甲鱼的守护神,维吾尔族基层党员干部。

 

更多相关资料:

聊天时谈到维族语言的发展,维语中曾经引入不少汉语词汇,如“共产党”、“书记”、“电视机” 、“录音机” 等,现在都被英语词取代。原本汉语发音的“身份证”被维语的“你是谁”代替,这与新维文改回老维文有关。新维文中,有zh,ch, sh的发音,老维文却发不出这种音。相比之下,维语和英语接近,和汉语较远。采用英文词汇一是发音方便,另一个目的一般不说,就是为了避免被同化。这是维族知识分子集体的不约而同一在媒体和公共场合逐步排除汉语,用英语和维语词代替。对此没有串联,只是共识,打的旗号都用官方话语,做的事看上去没有政治性。如用维语翻译汉语电视剧,过去只译对白,唱歌歌词保留汉语,现在也译成维语重唱,而且翻译质量高,动听不亚于汉语原歌词。这样做法坚持多年,效果明显。

据说,在六十年代推广新文字后,维吾尔族中老年人员学习新文字很吃力,很难接受新的字母;而中小学生非常喜欢,也容易掌握新文字。维吾尔新文字还有几个特点。比如:新文字自左往右拼写,遵循了汉语拼音的写法,而老文字是自右向左拼写,缺乏统一性;还有新文字中zh、ch、sh. ng等分别由两个字母表示一个音素,比起老文字,新文字在这方面对汉语的拼写非常到位,而老文字缺乏发音的准确性。比如:山东(新文字shan dong),而老文字只能拼成(发出来的音是:先东);深圳(新文字shen zhen),而老文字拼成(发出来的音是:新进);张震中(新文字zhang zhen zhong),而老文字拼成(发出来的音是:将今窘),显得比较落后,不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尤其是在广播电视宣传行业,维吾尔语播音主持人在说到汉语称谓的时候总是发音发不准,有时造成工作的不严谨,有时遭到别人的耻笑,在所难免。而且这些人已经掌握了维吾尔老文字以后,对于后来学习掌握汉语,尤其是发音方面带来一定困难。所以,80年代以后的中青年非常青睐维吾尔新文字,他们对于过去返回到老文字的做法非常反感或批判,要求全面推广使用新文字的呼声一直在继续。

 

讨论:

其实,我在08-09年上维吾尔论坛的时候,就有维族人提出这个问题了,他们说以前很多词汇都是跟汉语差不多的,变个音而已,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了新的读法,并且,这个读法当中很多是阿拉伯语,还有英语。有个词儿记不得了,维语当中有这个词的读法,不过大家不太用,都直接用汉语的读法,约定俗成了,某年突然变了,邪门吧,用一个阿拉伯词语代替维汉两个语言了。好像还有就是化学这个词儿,近代维族基本上没有化学这个概念的,维语里面是空白是没有的,于是大家一起借助汉语化学这个词儿,维语念“霍嘘”,其实就是变个音罢了,念了几十年了,好家伙一下给改了,改的莫名其妙,改成了英语chemistry的维化读音,维族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现在反过来看,这里面的渗透真是早已有之了。【antonio_chen】

回回地盘连正宗阿拉伯语都用了。薇姿借用也不奇怪。【达鲁花赤】

这个不光是少数民族语言。即使汉语,各种港台词汇霸占主流媒体自媒体,ccav带头使用港台词汇【胖猴】

文化殖民,看看港灿就知道了。【楼上老王】

交流的语言是意识的重要载体。别人对意识形态的态度端正多了。【午时到了】

对汉语的渗透也不少,什么“车厘子”、“黑布朗”,都是强行用音译代替原本的汉语词汇。出现这个问题,不知道语言文字委员会有没有察觉。是不是他们的精力都花在找繁体字的麻烦上了?【DF21D】

这种渗透,图谋挺深远的,是从根子上的,比颠覆政权更深,是在教化上,意识上的渗透【鼎盛新兵】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104/2197.html

本文话题: 软战争